当前位置:

第1章 前世冤魂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唐宝如一辈子没有做过亏心事,敬老怜弱,却吃尽苦头,死时也不得善终,含恨死前,她满心的不甘心。

    结果死了一闭眼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咒骂了一辈子的冤家前夫许宁在眼前,她死得颇为痛苦,胸中仍带着一口从前生带来的不甘,怨恨而疑惑地问:“许晏之?”

    对面的许宁明显一怔,他一贯喜怒不形于色,只拿一双乌沉沉眼睛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眼睛渐渐冷了下来,带了一丝恍然道:“唐宝如?”晏之这字是后来许宁恩师所赐,唐宝如幼时叫他宁哥哥,嫁了他以后并不改称呼,直到他入仕后,从别的同僚夫人那边听说读书人夫妻之间好以字相称表示亲近,便改了称呼,后来两人渐行渐远,这称呼便从“晏之”到“许晏之”再到毫不客气的“许宁”、“许二”。

    无论是不该这时候出现的称呼,还是现在面前的妻子不再娇憨天真的眼神,都让许宁对现状有了最快的了解。

    唐宝如却似大梦方醒,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迷惘地坐了起来,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凉,一低头,吃了一惊,自己坐在大红百子丝褥内,身上居然只穿着一件莲生百子的鲜红丝肚兜,堪堪遮住了鼓胀的胸脯,光洁双臂和肩膀都□□在外,更夸张的是,自己在被下的双腿,很明显正和另外一双热而有力的腿交缠着。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许宁,他身上也只穿着中衣,头发尚未束起,披在肩上,一副清晨初起尚未梳洗的模样,面如傅粉,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面上一丝皱纹也无,喉结只微微突起,确然正是十五六岁的年纪。

    她犹如五雷轰顶,迅速将双足收回,拉起丝被遮住自己身体,自己的腰腿都有些酸软……是一种自己曾经熟悉的酸软,她骇然举目四顾,银红帐子上绣着樱桃喜鹊,墙上挂着一幅画,却是自己持着扇子在扑蝶的小像,画下短几上豆青瓷碟供着几只娇黄佛手,屋内冷香浮动,窗上糊了洁白的雪花纸,透着清爽的亮光。

    她不可思议地握紧被角看向许宁:“我们在哪儿?”

    许宁掀了被子下床,拿了床边架上的衣衫慢条斯理地穿着,唐宝如看着他的身躯肩背单薄,尚未完全长成记忆中那高大结实的样子,然而少年修长柔韧的腰身依然笔挺,隐隐有着傲气,他一贯如此傲气,总爱和人拗着,有什么不满也不说,只心里一个人别扭。一身淡青色竹布直裰穿上,许宁扯过腰带系着,腰带上绣着的金钱满地却是自己的手笔,刚成婚的时候,她促狭地绣了铜钱满地的花样,非要一贯清高的他穿上,记得当年他只勉强围了一天就不穿了……她脑海忽然灵光一闪:“现在是哪一年哪一月?”

    许宁转过身来,漆黑眼睛里含着讥诮:“徽熙十五年,十二月五日,快过年了,我们已经成亲三个月了。”

    唐宝如双目圆睁,怔怔看着许宁,仿佛完全不能反应过来。

    许宁看了她一眼,那含讥带讽的话在舌尖滚了两滚,却又吞了回去,深红百子绸被面并没有完全遮住她滚圆雪白的肩头,丰若有余,柔若无骨,叫人想起夜里握着时的滑若凝脂,纤细的锁骨上还有昨夜自己的齿痕,一头长发又长又黑,光明可鉴地拖在被面上,犹有些稚气的脸上满是茫然,因为刚刚生气过,面颊犹有红晕,教人越发想起昨夜缠绵到至美之时的宛转娇怯……然而美好的时光这样短暂,不过是三年而已……那前世的冤魂却又随之而来……让他这一世的打算却是落了空……一贯的好强争胜,为何却没有照顾好自己,长命百岁,却又来乱了他好好的新的人生?

    他终究问道:“你也死了?怎么死的?”

    唐宝如顿了顿,被这怪诞的现状震惊得几乎以为自己在梦中,并不说话,许宁审视着她,略一思索道:“才三年,怎么回事,林谦没看顾你?”

    不提林谦还好,唐宝如愤气潮涌:“那做牵头的老狗,该杀的马泊六!”

    许宁在那些污言秽语中捕捉到了关键词,隔了一刻缓缓道:“他没给你钱?”

    唐宝如听到这个道:“我一辈子清清白白,站得直立得正,稀罕他那腌臜钱!”忽然一顿,奇道:“你怎么知道他要给我钱?”

    许宁沉默了,睫毛垂下来,在白皙如瓷的脸上留下一片阴影。

    唐宝如心中的念头越来越离奇:“我们这是在梦里?”

    许宁嘴角又浮现了那似笑非笑的讥诮神情,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要过年了铺子里忙,我去铺子里帮忙,你自己在家歇着,外边乱,不要往前楼去,明天晚上娘会来看你。”

    唐宝如脱口而出:“谁的娘?”

    许宁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唐宝如看他走了,连忙起了身,看到床头架子上自己的衣裙挂着,趿拉着床前一双崭新的莲花鲤鱼软绣鞋过去,将衣服往身上套,一边穿却一边纳罕,衣服料子都是极好的,连打底的都是软滑的银红丝衣,轻鲜的绛红丝绵袍子,边缘镶着珠羔毛,裙子是茜红的棉裙,倒的确是一副新嫁娘子头几个月的穿着,颜色花样都透着喜气舒心。

    她握着满把的长发怔怔走到了妆台边,沉甸甸的坠着,每一根都乌黑光滑,曾经她是有这么一头漂亮长发,后来却大把大把的掉落,干枯黄细,还有握着头发的手指,纤细洁白犹如春葱,肌肤嫩滑软薄,仿佛不是自己那曾经推过磨、洗过冷水、搓过粗衣,满是冻疮和粗茧皱纹的手上能生出来的。

    镜子里映照出了一张嫩生生的脸,清水脸上脂粉不施,韶颜稚齿,不过方及笄的年龄,荷粉露垂,杏花烟润,是她记忆中少女时代的脸,却又比记忆中稍微胖了些,下巴有些肉肉的,显得整个人多了一股憨态,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心里砰砰地跳着,这时房门轻轻敲了下,她扬声问:“谁呀。”

    门口应答:“是我,小荷。”

    她有些纳闷,谁是小荷?她不认识,一个念头浮现在她心中,她急于验证,却不屑去找许宁,便道:“进来吧。”

    一个年约十二岁挽着双鬟的小丫头端着热水走了进来,团团脸,脸颊有个浅涡,未语先笑:“如娘子今天起得倒早,姑爷出来说让我进来伺候,我还正稀罕呢。”

    唐宝如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十分纳罕:“姑爷用过饭了?”

    小荷将水放在脸盆架上,熟练地过来替她挽袖子:“只赶着吃了几个点心,喝了碗豆浆就到前头去了,正要过年了,前头忙着呢。”

    唐宝如一边洗脸一边打量着小荷:“要过年了,你也要长一岁了吧?过年有什么打算?”

    小荷笑道:“可不是么,转过年我可就十二了,姑爷许了我今年过年可以回家几天,还赏了我不少年货,我娘老子非得笑死不可。”

    唐宝如心下明白,这小荷大概是自己家典的小养娘了,只是……自己记得自己家境一直颇为拮据,家里开个小饭馆,出入不过相抵,薄薄得些利润,又要花钱请先生教自己和许宁,从小不过是饭馆里请个店面,至于家里头的杂务,那都是自己动手,何曾典买得起婢仆?

    她微微蹙起眉头,想到许宁适才的反应,将脸擦干把毛巾放好,转回妆台前,不动声色地缓缓问小荷:“前头生意很好么?”

    小荷一边利落地替她梳头一边道:“可不是嘛,一大早门才打开,排队的客人络绎不绝,伙计们忙得取香都来不及!特别是那状元红的香,转过年可是乡试之年了!这原城哪个家里有读书郎的,不想着抢到初一的头香争个吉利?可不是要赶紧来先买着回家备着,年初一未必能买到呢!另外这会儿哪家薰笼不一直点着,姑爷制的香,咱们府城可是一流的,每天不到晌午,一天的货就全卖光了!”

    唐宝如嘴角撇了撇,当年在京城,许相爷手制的香的确是千金难求……不过座师和相熟的雅友才得一两块,人人皆说他大雅,如今他却大肆贩卖,显然如今也顾不得雅不雅了。她看小荷替她插上了支珠钗,珠子洁白圆润,居然有指头大小,心下暗自揣测,看来许宁靠卖香挣了不少。

    梳洗完毕小荷出去提了食篮进来,一碟一碟的拿出来,一边笑道:“今儿的粳米粥熬得火候不够,原没想到娘子起早了,汤包也不够火候。”她看到是一碟子她最喜欢吃的水晶汤包,一大碗豆浆,一大碗粳米粥并一碟子青红丝,正好腹中饥饿,连忙坐下用餐,一会儿工夫便已全吃光,小荷不过出去倒了水,回来看到唐宝如居然将早餐全用光,睁大眼睛道:“今日娘子胃口倒好!”

    唐宝如脸微微红了下,她自幼受娇宠,虽然出身市井寻常人家,然而父母亲厨艺都是一流,对她这个独女又是千娇万宠,以致于养了根刁舌头出来,但凡差一些味道的,便不肯吃,之后她历尽千辛万苦,人间多少坎坷都遇到了,最贫苦时,连一饱尚是奢求,如何还在吃上矫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