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章 先知便利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小荷看她吃完,便笑道:“小厨房那边已备好甲鱼和火腿,都是上好的,娘子吃完便过去厨房吧?”

    唐宝如一愣:“去厨房?”

    小荷道:“昨天娘子不是吩咐厨房准备材料,您今儿要做火腿甲鱼汤给姑爷进补么?”

    进补?唐宝如撇了撇嘴:“哦,今儿我身子有些不舒服,你让厨房看着做吧,我出去走走散散心。”

    小荷脸上却也没有什么讶异之色,想来自己从前一贯任性,经常改主意已是家常便饭了,小荷径直进去拿了一领大红毡氅出来道:“姑爷早上叮嘱了,说你若是要出去走走,注意添衣。”

    唐宝如披上披风,感觉到里头松软温暖,竟是提前熏烤过的,又有着淡淡的松香……这是许宁最喜欢用的香,唐宝如微微有些不适,也没表露出来,径直走出房门,果然一出门便感觉到外头生冷,她讶异地转头又看了看屋内,奇怪,屋内并没有炭盆。她一贯畏冷,便是夏日也常常手脚冰冷,适才在屋内却温暖如春,以至于她不太信徐宁说的已十二月的话,然而出来便知外头颇冷,走了两步她回过味来,原来脚下的地衣下竟是从砖里丝丝透出暖,这是装了地热?

    倒像是许宁的手笔,他当了丞相后,花用上一点都不吝惜,仿佛是要弥补自己受过的苦,特别是他老娘说冬天会咳,不惯烧炭,便大手笔的将丞相府的厢房都装了地热,冬日里烧炭无数,后来被弹劾问罪的时候,奢靡无度也是一大罪,不过这也是欲加之罪,她好歹也当了几年的官夫人,迎来送往,三品往上,哪家当真清如水?便是许宁的座师王歆,一贯被誉清正刚直,就只有一雅好,刻章,家里收藏的寿山石鸡血石等,她曾有幸一赏,一块便能当平民全家一年花用……正是不怕官清如水只怕官无癖好。

    这次莫非他想通了,改做巨贾了?许宁上一世被判的凌迟,真真正正挨了千刀,这一世定是不肯再入仕了吧,她冷笑了声,看了看房门前搭的葡萄架子只剩下枯藤,白墙黛瓦边看着是蔷薇和紫藤,海棠芭蕉,样样皆有,春日花发叶抽想必热闹,只是如今一片萧条,又有几缸残荷,旁边还有几个大肚敞口水缸,想是养的锦鲤,许宁看书之余喜观鱼,一则养眼,二则活思,唐宝如懒得去看那些鱼,转头看到原来这是两进的楼房,前院一进两层的小楼应是对着外街,后楼想是起居之处,前后楼有回廊相通,月洞门上却是一把铁锁锁着,她转头去看小荷,小荷吐了吐舌头笑道:“如娘子我知你想出去逛,只是如今外头临近过年,多少闲汉到处寻隙,乱得很!姑爷千交代万交代,莫要到前头去,小心被人看到多生是非,娘子若是闷得慌,咱们去后楼上头看看可好?”

    唐宝如心下暗恨,也不去纠缠,只慢慢从小荷嘴里套话:“姑爷说明□□过来,你可准备好了?”

    小荷笑道:“自然,干娘是过来给姑爷家送年货的咧,后日你们便要去乡下探姑爷的家了,干娘一向周到,想是打点好了年礼,娘子不是前些天一直嚷嚷想吃干娘做的豆腐脑?”

    唐宝如有些纳罕,许宁从前对自己那刻薄的娘是怀恨在心,不是不得已绝不肯叫一声“娘”的,以致于适才她还以为要来的是许宁的生母罗氏。

    当年许宁才八岁,被他父亲许林连同一纸入赘文书送了过来,唐家付了五十两的礼钱,中人拿了入赘文书一行行念:“……一入永入,一赘永赘,永为唐门刘氏之子,生不归宗,死不归祖,入籍担差,听伊教育,孝养父母,合好妻子……如若不遵,东逃西走,饮酒滋事,赌赙嫖遥,延时误工……罚银贰拾两……”(注:入赘文书有参考借鉴历代入赘文书),银钱人交割清楚,许林头也不回的回去了,留下许宁穿着身补丁打补丁的衣裤,站在门槛那儿一直看着父亲走远。

    宝如那会儿半懂半不懂,只看着那小哥哥嘴唇越咬越紧,一张脸青白得像豆腐一样,刘氏看了道:“既然入了唐家门,以后便和我们家宝如一样,叫我们爹娘罢!”

    许宁盯着自己的草鞋,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整个人显得十分瘦小,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薄唇紧紧抿着,并不叫人,唐谦见状有些心软道:“小孩家家的还不惯,来日方长……”刘氏捅了下唐谦,道:“五十两礼钱你当是大风刮来的咧,将来吃唐家饭,穿唐家衣,就当自己是唐家的人。”

    许宁小小脸上漠然,一声不出,刘氏见状便一手抱了好奇看着许宁的唐宝如,一边拉了唐谦直入屋内,将小许宁撂在了院子里,唐谦道:“孩子还小,慢慢教罢……”刘氏冷笑一声:“你道我爱做这恶人?只是初来之人,切莫惯了脾气,树苗子要从头扶,规矩要从小立,你要是真心为囡囡将来好,那就要好好磨磨他性子!不然将来受苦吃亏的还不是咱们囡囡!你道我们能陪着囡囡一辈子么?”唐谦是个惧内的,况且到底也是自己亲女儿的前途更重要一些,踌躇一番,到底是被刘氏拉入内去了。

    唐宝如一直记得小许宁站在院子里许久,那会儿正是初冬天气,许家也是被人追债过年,因儿子多,听说唐家坐产招婿,便生了将儿子给人入赘的法子来,长子要顶门立户,幼子许母又舍不得,于是上下不靠的次子许宁便被送了来。

    唐宝如穿着簇新的大红棉袄大红鞋子,透过窗棂看他在院子里一动不动站着,眼看快到了晚饭时间,父母也自忙去了,看着乳母拿了点心给她吃便也到厨房去帮忙去了,唐宝如便悄悄拿了块白糖糕过去给许宁,许宁抬眼看了她一眼,终究还是小孩子,大概也是饿得狠了,听说许家住的村子离县里还是挺远的,一大早赶过来,又是家贫,想必什么都没吃,许宁接了过去那块糕。

    刚刚出笼的白糖糕,松软清甜,中间有许多蜂窝一样的孔洞,是宝如最爱吃的点心,因怕她不吃正餐,每天刘氏只许她吃三块。她只是看到别人家都有哥哥弟弟,自己却没有,如今来了个哥哥,她才忍痛割爱,她看着那个小哥哥低着头小小地咬了一口,然后似乎有水落下,地上的青石板上,小小洇了几点水滴印子,她差点以为天上下了雨。

    后来最后如何她已不记得了,只记得晚餐的时候许宁上了桌,刘氏让她叫他宁宁哥,按刘氏的脾气,想必最后许宁还是低了头。

    只是从那以后,许宁在她面前私下从来没有称呼刘氏为娘,在刘氏面前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和恭顺,许久以后位列宰辅,身穿罗绮,食用膏梁,呼奴使婢,这一段曾为了一口糕而低头的赘婿岁月,想必令他深恶痛绝,成为他讳莫如深的往事,有政敌拿出此事攻击他,被他施予惨烈报复。

    而她也成为了他人生里,最大的一个污点,以致于他终于下了狠手,拔去这肉中刺眼中沙。

    宝如走上了高楼,往事让她眼角微微泛了红,她一生的孽缘,从那一日地向许宁递出了那块白糖糕开始,而她竟是在许久以后,才恍然大悟她之一生,早就已注定了是一场一厢情愿的悲剧。

    小楼阶梯楼板洁无纤尘,朝阳初起,虽是冬日,却也颇为明亮,倚栏远望,远山近水俱在眼前,江烟沙岛,一望无际,正西一座高山,巍巍山上可见盘山小道,山顶一座宝塔,往下金碧辉煌宏伟巍峨的山门后是重楼复殿,人烟凑集,香气霾霭,恍然是一座凌虚高殿,福地真堂。她暗自点头,怪道许宁发了小财,原来他居然在念恩寺前开了香铺,借了地势人和之便,这念恩寺她依稀记得,乃是徽熙十二年时,今上忽然梦见故去的生母先懿德皇后,醒来泪流不止,便命人在生母的出生地选址建了座念恩寺,以为追念生母祈求冥福,报答慈母恩德,更是御笔亲题了寺匾,又下旨广招高僧入寺,一时慈恩寺香火大旺,而这西雁山附近的店铺则登时成行成市,热闹无比,之前的地价贵了数十倍不止。

    想必许宁死后便重生,然后利用先知便利,想法子在这里弄了个地契,这买地也有讲究,近了必要被官府强征了去划给寺院,远了又没甚么用,如今看来这位子竟是刚刚好,靠山接水,紧着通往府城和县里的要道,也不知是他用什么法子说动自己一贯悭吝谨慎的父母买下这里的。他一贯是个内敛深沉、城府高深的性子,想来定然是筹谋多时。唐宝如又看往前头街道,果然依稀可见街道上熙熙攘攘十分热闹,四处弥漫着年关的喜意,再远些接近寺庙山门两边道旁,踢球、跌搏、说书、打拳的一簇簇云集,烧香的、闲游的士女们以及过节来采买的村民们往来不绝,孩童们来回奔跑玩耍,那喧闹即使在楼上也能依稀听闻。

    宝如是个好热闹的,一时也有些心痒起来,然而想到前院的铁锁和步步紧跟的小荷,她心下也知许宁现下定是不会放她出去的,心下暗自拿定了主意,待到许宁回来,定要和他谈和离之事。

    她也不知许宁之前如何想的,只是算算离许宁的幼弟许平意外去世、许宁回归本家也不过半年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