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章 夜半共食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许宁将碗里最后的饭吃完,嚼尽后放下碗筷,淡淡道:“和离?可以。”

    宝如脸上一松,许宁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只要爹娘同意,解契便可,我可退还礼金。”

    宝如脸上又一僵,想起今日母亲对许宁的满口赞扬,生硬道:“且待些时日我和爹娘说。”一边看了眼平静的许宁,讽刺道:“可合了你的意吧?能回去好好侍奉你亲娘了。”

    许宁喝了口汤,淡淡道:“汤没放胡椒。”

    宝如一愣:“放了味道就嫌过于厚了。”忽然反应过来,看许宁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心头一阵烦闷,讥讽道:“你是不是以为我离开你就过不下去?”

    许宁面含讥诮:“不过是抛头露面去食肆重操旧业罢了,不过这次你可没一个宰相的前夫来替你收拾烂摊子,别连累你爹娘就是了。”

    宝如气得满脸通红,手一摔跑了出去。

    许宁看了下桌上的菜,也没什么心情再吃下去,当那个和他争吵了数年,被他休离的唐宝如回来,他就知道,提出和离是迟早的事。他们见过彼此最不堪丑陋的一面,一个卑微的被亲父母遗忘做被人呼喝指挥的赘婿,一个无子冷漠歇斯底里满腹怨恨的弃妇,他们相互怨恨,攻击,是一对面目丑恶的怨偶。

    寒夜特别长,宝如心中有事,一直未能入眠,只反复想着和许宁和离后如何度日,如何说服爹娘,许宁的讽刺并非只为口舌之利……自己当年被休离相府,因为不甘心回乡,在京城拿着所有银子开了个食肆,原本靠着自己自幼的厨技,经营得尚可,没想到名声渐渐出去,却招来了恶客流氓地痞不断,吃白食的、敲诈勒索的,烦不胜烦,她只得四处请托,求人帮忙,渐渐收不抵出,后来那些恶客不来骚扰,她还以为是自己送出去的银子起了作用,待到许宁问罪下了狱,又有恶客登门,她那时才悟过来,想必是他这个相爷曾经出手庇佑过,这于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即便和离,他大概也觉得她如果受辱会丢了他的人。

    所以才有她使了些银钱做了饭教人送进牢里去的举动,她只是不想欠他的。

    那时候她半老徐娘,被生活磨折得失了颜色,在食肆却仍是引来狂蜂浪蝶,单身女子,在市井中也没有什么好名声,好男人也不敢近身,怕无端被她带累了名声,而近身的,又全都是不怀好意的。

    如今她年方及笄,相貌却中人之上,可以想见若是非要去食肆抛头露面,必不会好过前世……如今虽有父母庇佑,父亲却有病在身,自己若是提出和离……父母必是不同意的,而离开了许宁,自己也未必就能供应父亲治病的花费,只是自己如今再依附于许宁,却也十分膈应而不甘心,一时之间她心里纷乱如麻,翻来翻去到了子时尚未能入睡,因傍晚和许宁赌气,她没吃晚餐,到这时便觉得腹中饥饿起来。

    横竖睡不着,宝如索性起了来,挽了挽头发,披了棉袄开了门去小厨房。

    外头漆黑,有细小的雪花飘零下来,小厨房外有一株梅花,披霜戴雪地开着花,她走过去,被探过矮墙的几枝红梅扫到了头,冷香夹着细雪扑下来一头花瓣,不觉抬头去看,便看到二楼上一间房还亮着——想必是许宁还在挑灯夜读,他将来会一鸣惊人,展翅高飞,唐家于他不过是牢笼。

    宝如低了头进了厨房,灶下冷灰拨了拨,吹了吹,重新燃起火来,开了橱柜看,果然有揉好的面,她是做熟了的,把面和硬揉匀擀薄切细,又剁了些精肉,配上黄花木耳,铁锅烧热油,豆豉爆香,干辣椒放进去爆炒,加上陈醋,那一股酸辣的香味便随着肉香四溢,令人胃口大开。

    臊子炒好盛出,烧汤下面,面煮好起锅淋上酸汤,倒上臊子,色香惊人,宝如的食欲便就上来了。

    热腾腾地香味熨帖着空虚的胃,她才盛出两海碗面,转头便发现许宁不知何时已进了厨房,十分自然地拿了筷子坐下来拉了一碗开吃,动作之熟稔让她一愣,恍然又回到当年他苦读科考的那些时光。深夜她守着个小红泥炉,或者烤点年糕,或者煮一小盅热汤,而他持书一旁苦读,岁月静好安稳。那时候父母接受了许宁恢复原姓的事实,安慰他们自己至少女儿是原配嫡妻,女婿看着对女儿也还尊重,那时他们还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终身未育,贵为相爷的女婿妾室无数……

    宝如父母都是会做菜珍惜食物的人,一贯教宝如吃饭的时候莫要生气,老人家言,吃饭的时候生气,气不顺食不消,就会落下病,更何况宝如傍晚又才和许宁吵过,也懒得和他计较,自己也拉了张椅子,两人相对各自吃完那臊子面。

    寒冷的冬夜里一碗*酸爽的汤面下肚,令人身子暖洋洋,心情很难不好,吃完以后,宝如收了碗,许宁显然心情也甚好,说了句:“放着明天让灶上的洗便是了。”

    宝如扬了扬眉不说话,许宁看她头发简单拢着,发上还有着几点落梅,刚吃了辣椒的原因,小巧鼻尖上有着汗珠子,嘴唇鲜艳欲滴,他心头微微一软,很难把眼前这个娇俏鲜嫩,前些日子还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小妻子,当成前世那个戾气冲天的怨妇来对待,他温声道:“爹的病才刚刚稳下来,又是要过年了,你不必着急着去和爹娘提和离的事,省得又招了他们不自在……”

    宝如看他这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窝火,尖刻道:“过了年,你那死鬼弟弟死掉,到时候你娘闹过来,他们不也一样要不自在?”许宁的弟弟许平的死法十分离奇,在家吃饭被噎死的,这可真是猝不及防,即便许宁如今重生一世,有了先知,也不好和他弟弟说你吃饭慢一些不然会被噎死吧?

    许宁眼睛沉了沉,没说话,宝如却知道许宁生气了,想起适才自己的确有些缺口德,毕竟许安虽然娇生惯养,却也没碍着她什么,虽然上一世他早死是事实,这一世毕竟还没死,自己这般说是有咒人的嫌疑,一时有些心虚,住了口。

    许宁看她不说话,压了压心头的火,缓缓道:“我前阵子请了个大夫去给家里人都把过脉,骗我爹娘说许平有些弱症,需要一直吃绵软的粥食,否则会长不大。”

    宝如一怔,狐疑道:“你那娘倒信?”不是她说,许宁的母亲罗氏是她平生仅见的奇葩,多疑而泼辣,当年她不受她待见,不知吃了多少亏,如今一想到还觉得毛骨悚然。

    许宁淡淡道:“我还安排了个游方的僧人,假装路过算命,说许平前世是撑死的,所以这一世不可饱食,应多餐少食,少食干食……”为了取信,他还专门让那僧人一一将家里人的过去未来都说了一次,还将全村的人都算准了,母亲深信不疑,这才改让许平顿顿食粥,也不知能否改变幼弟的命运。

    宝如笑了下:“你娘倒是会信这些,从前她不管听到哪里的寺庙灵就非要拉着我去拜,连累我喝了不少香灰水,那次还撞到了那淫寺里头,差点清白不保,你娘还怪我不灵醒……”

    许宁沉了脸不说话,显然也想起了不好的回忆,那些求子漫长的日子,每一次房事似乎都充满了阴影,夹在母亲和妻子之间灰头土脸和没有尊严的日子……

    宝如却是忽然想起一事,讶异道:“如果你弟弟改了命,那你可就是要做唐家的赘婿一辈子了……”许平尚在,许家有何借口要回许宁?

    许宁沉默了一会儿道:“总不能眼睁睁看他没了……再说现在这样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不是前世的宝如又回来的话。

    宝如嗤笑了一声:“还真是个孝子,可惜你娘不知你为了你弟放弃了多么好的前程,赘婿当相爷可不容易吧——哦我知道了,你是怕了吧?千刀万剐呢,还敢入仕么?依我说不如做个富家翁罢了。”

    许宁默然不语,过了一会儿缓缓道:“唐宝如,你这张嘴,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不那么掐尖逞强呢?”

    宝如其实冲口而出后有些后悔,从前父亲也说过她,夫妻之间不可揭短,不可专戳人痛处,她却一直改不了,小时候母亲还笑说我们宝如这直爽脾气,是刀子嘴豆腐心,后来她和许宁之间越来越僵,落入无法收拾的境地的时候,母亲曾有些懊悔地和自己说:“是我不好,倒教出你一个爆炭性子……”

    是啊,许宁一开始就是赘婿,唐家两老只想着让自己的女儿永远舒心,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女儿,有朝一日也要和其他妇人一样服侍丈夫,很久以后有位夫人和她交好,劝过她:“男子秉阳刚之气而生,女子秉阴柔之气而生,所以男子宜刚,妇人宜柔,但柔可克刚,你不可过于刚强,逞那口舌之快,只会令男子离心……”

    她当时依稀也知道自己有些不对,但禀性难移,更何况明明是许宁对不起她,因此最后再也没办法挽回。

    其实一开始,他们也有柔情蜜意的时候,只是那时候多是许宁让着她,后来,大概是终于不愿再忍了……

    宝如心情复杂,仍是嘴硬道:“我去睡了。”将灶火盖灭,径自回屋歇息,虽然仍然有些心情不快,却到底被许宁说的话给安抚了些,只要许平不死,许家也不会疯狗一样的来闹着要回许宁,而自己父母也不会为之生气。

    至于和离的事……且再慢慢谋之,毕竟自己才回来,后宅妇人,到底不如男子行走方便,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