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章 探亲许家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一大早许宁租了个马车,带着宝如回许家探亲。

    许家所在的青溪村离府城有些远,宝如坐在车厢内,对面坐着许宁,他手里拿了卷书,正襟危坐地看着,车厢下方堆着各色节礼,更显得逼仄,甚至能闻到许宁身上淡淡的柏香味。宝如有些恹恹的,心里暗骂许宁一贯不是都追求生活自在的,连多雇一辆车都不肯,如今这样膝盖几乎相抵的共乘一车,真是万般不自在。

    前世对许宁的怨恨,在得知许宁被问罪凌迟后已了了前尘,虽然如今又重生相对,却也没什么心思再和前世一样针锋相对。

    她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安静下来,没想到大概是晚上有心事没睡好,早晨起来太早,又或者是车内放了炭盆比较温暖,车轮滚滚的声音过于单调,很快她便昏昏欲睡摇摇欲坠。

    挣扎了几次后,她终于不顾仪态卧倒在横椅上,陷入了黑甜梦中。

    快午时的时候,终于到了青溪村,宝如是被许宁摇醒的,她睡眼惺忪地坐起来,还有些懵懵懂懂,许宁拿了件带着兜帽的披风替她穿上,揽着她下了车。

    一些小孩子围上来好奇地看着,许宁拿了一把糖炒栗子打发他们,便都拿了一哄而散,有人还跑到许家门口大叫:“许家大嫂子,你们家那入赘的二郎回来了!”

    宝如被寒风吹了吹才清醒了些,听到孩子们这天真的带着恶意的叫声,不由看了眼许宁,他果然面上一派平静,不扰于心。

    许家屋里有人迎了出来,却是许宁的寡嫂段月容,段月容一身蓝布衣裙,虽然补丁叠补丁,却洗得分外干净,她背上背着个襁褓,里头的孩子含着手指在睡觉,卷着的袖子有些湿漉漉,想必是正在洗衣服,看到车子进来便赶紧迎了出来,笑道:“原来是二弟和弟妹来了。阿爹阿娘带着三弟去隔壁蓝山村舅舅家走走,应该用过晌食就回来了,你们且先坐坐喝口水,我给你们做几个菜。”

    许宁一贯尊重这位寡嫂,端端正正地行了礼道:“有劳嫂嫂费心了。”宝如对这位妯娌一向是有好感的,她脾气温和,勤快朴素,岁数比宝如大不上几岁,是许家唯一一个还能说上几句贴心话的人。而且,在许宁和自己感情还算好的时候,段月容其实才是许家最悲惨的人,她娘家落魄穷困,毫无依仗,罗氏觉得是段月容克死了自己的大儿子,对这个长媳是分外刻薄,在家里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还要带孩子,却仍是时常受到辱骂。后来宝如肚子迟迟没有消息,和许宁之间越来越恶化,又和许母顶了几次嘴后,便一跃成为了许母心中最恨的媳妇,从此便时常自怨自艾自己两个媳妇没一个好东西,享不到媳妇的福。

    此时的段月容尚未被辛苦的劳作折磨得失了颜色,头发乌黑,肌肤瓷白,细眉细眼的,犹如宝如后来看过的工笔仕女图,宝如不由有些怜惜地上去挽了她的手道:“你抱着敬哥儿吧,午饭我来做好了,你知道我的,别的虽然不能,这灶台上的功夫还是可以见人的。”

    这时段月容背上的许敬也醒了过来,笑嘻嘻地喊了声:“二叔!”

    许宁脸上柔和起来,微笑道:“敬哥儿还记得二叔啊。”

    宝如知道许宁定是又想起了前世的事,前世她一直无子,在许母的要求下,许宁后来纳了不少妾室美婢,也尽皆无子。为着这些,她和许罗氏针锋相对,许宁夹在中间劝和不成干脆时常夜不归宿,后来他似乎对孩子的心也淡了,反倒是一心教养起许敬,许敬这孩子脾性也像段月容,温和腼腆,对许宁又十分孺慕,许宁更是喜欢他起来,专程荐他进了太学,又亲自督他功课,俨然视为传人,许母虽然生气他不挂心在子嗣上,到底也是侄子,也没说什么。

    宝如当时对这孩子也谈不上特别喜欢,毕竟自己一直无出,开始觉得自己好歹比段月容强,结果到了后来才发现,段月容虽然没了丈夫,至少有个听话出息的儿子,自己呢,丈夫有和没有一样,又始终没有孩子,到最后连这个之前同情过的寡妇都不如,总归有些不是滋味,但是这孩子温和安静,见了她也总是非常有礼,倒让她也不好表露出心中的抵触来,只是不远不近地处着。

    如今重活一世,那些鸡飞狗跳的过往,那些为了孩子毫无意义的挣扎,那些妯娌之间一厢情愿的攀比,那些婆媳之间的斗法,如今看来,都是那么的可笑。

    她看许宁指挥着车夫帮忙卸下了节礼在堂屋,有心趁着许家的人都不在,做几个菜给段月容和许敬补补,要知道许母如果回来,那段月容是别想上桌了,许敬虽然能吃一些,却到底不如许平受宠,许母对许平这个幼子那才是宠爱备至,为人又极是悭吝,而许宁带回来的节礼,想也知道段月容是吃不上的,肯定一些拿去送人,剩下一些藏起来,做给许平吃。

    她淘米将饭煮上,然后和段月容合作杀了只鸡,淋了热水拔毛剁开炖上鸡汤,加了几根柴,让段月容看着火了,便提了那桶鲜鱼到了厨房,拎了只鱼去水缸宰杀。

    剥麟去肠,宝如将鱼去头尾,刀贴着脊梁剖出两片鱼肉,然后熟练地斜刀将鱼片成半透明的薄片,正专心致志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孩子啧啧夸奖的声音,她抬了头,看到许宁抱着许敬正好路过,许敬看到她抬头,笑着拍掌道:“婶婶好厉害!”许宁脸色却有些发青,抱着许敬转头便走了。

    宝如和他夫妻多年,知道他这是又不高兴了,有些莫名其妙,许宁上世好鱼脍,从前也特别喜欢看自己片鱼,总说宝如施刀如神,美不胜收,而宝如当年为了他这爱好,苦练刀技,片出的鱼片薄如蝉翼,轻可吹起,洁白如雪,入口即化,算得上是她拿得出手的绝技了。如今他这是怎么了?她将片好的鱼片都摆入碟子内,看着一片片洁白的鱼片,忽然想起许宁上一世可是被凌迟而死……

    原来许宁是触景生情了,宝如看着那些鱼片,登时也觉得有些吃不下口,想了一会儿索性将那鱼片又全剁成了细茸,加了淀粉调料直接做成鱼丸。眼看着鸡汤也已熬好,宝如想了想,用鸡汤煮了一砂锅的饭,水煮鱼煮好后,粳米也已将鸡汤吃进,放出了饱和的油脂亮光,粒粒饱满晶莹金黄,松而不乾,润而不油,宝如将之前杀鸡时剥出来的鸡油煎了一煎,榨出了金黄色的油,便将那滚热的金黄鸡油沿着砂锅的边沿儿慢慢倾倒进去,耐心把锅底饭烧成金黄的锅巴,这时,一股*的香味传出来了,这是她从前摸索出来的绝活,鸡油饭,这饭最难得的便是那香味,她从前喜欢傍晚的时候在食肆做,光靠那香味便能招揽不少饥肠辘辘的食客进来,而下头做的鸡油锅巴,切一切便能再成一碟子菜。

    许家家贫,一年没几次能吃着鸡肉的,许敬闻香而来,垂涎欲滴,问段月容:“阿娘,什么这么香啊,我想吃……我肚子饿了……”

    段月容有些尴尬地看了眼许宁和宝如道:“待你阿爷阿奶回来才行。”

    宝如道:“孩子哪里抵得饿,再说了孩子的阿爷阿奶只怕要吃过才回呢。”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开了锅盖,拿了对筷子拣了几块熟烂的鸡肉出来,盛了碗鸡油饭,递给许敬道:“小心还烫,吹凉了再吃。”

    许敬睁大了眼睛,狠狠地吞了下口水,宝如看他这情状,不觉又怜惜了几分,抬眼看了下许宁,却看到许宁也盯着那鸡汤鱼丸发呆,宝如有些窘迫,叉开话题低声道:“这鸡油饭是我摸索出来的拿手菜式,你也没吃过吧?”许宁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嘴角翘了翘,却一句话没说,拿了许敬的小碗,抱他出去堂屋喂他吃去了。

    鸡汤鱼丸、白切鸡、鸡油锅巴烧虾仁,再加个素炒豆芽,虽然有段月容帮忙,几个菜捯饬起来也还是花了不少功夫,等菜全烧好放到堂屋的时候,将将也到了傍晚,许宁的父亲和母亲罗氏带着许平回到了家里,宝如还在里头拾掇那些鸡毛什么的东西,便听到罗氏在前头问:“怎么杀鸡了?不是说了要养到过年的?”

    宝如嘴角冷笑,看许宁和段月容都迎了出去,她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洗了手,才走出去,便看到罗氏皱着眉在念叨:“回来便回来,做这么多菜做什么?这鱼这样新鲜,如何用来做鱼丸?糟蹋了,你舅舅今天起新屋,我们过去帮忙,吃席后带了好些剩菜回来,这不是浪费了?”许宁和段月容立在一旁一声不出,只有许平道:“舅舅家哪里还剩甚么!都是些酸菜疙瘩大骨头的,看着都寒碜,还是这菜好,真香!定是二嫂做的菜!”

    罗氏抬了头看到唐宝如,脸色沉了沉,到底为了面子没再继续数落,许林笑道:“儿子和儿媳妇来看咱们,又巴巴地做好饭,是他们的孝顺。”

    宝如敷衍地行了个礼:“公公、婆婆。”

    罗氏好强一辈子,独因为家贫将二子入赘这件事一直让她引以为耻,在这个媳妇面前有些硬气不起来,而为此对这个耻辱的象征许宁就不太待见,只是念叨道:“月容进去把我们带回来的剩菜热一热在厨房开一桌,阿宁难得回来,让他们爷们儿吃,我们在后头带着孩子吃。”

    宝如心中冷笑,果然!就知道这死老婆子吝啬成性,又惯爱苛待媳妇儿,罗氏娘家也是一样穷得要死,他们盖房吃的席面,想都知道是什么,更何况还是剩菜!她也懒得和这老太婆吵,自转到后头厨房里,幸好还有一锅鸡汤在,烫点豆芽,将就吃一餐便是了。

    她与罗氏吵了半辈子,早已练出了对面视如不见,辱骂犹如过耳清风的本领,罗氏看她也不拜,直接便转头,心下更是憋屈,横了眼许宁,见许宁低垂着眼皮并不说话,到底碍着自己儿子是赘婿,人家来看还带了礼物已是给面子了,便冷哼了声跟进去了。

    宝如给许敬打了份鱼丸鸡汤,便看到许宁进了厨房,手里端了碟菜,对罗氏和段月容道:“母亲今日劳累了,大嫂做饭也辛苦,这是外头的菜,我拨了些进来。”

    罗氏眉头高高挑起,到底没说什么,想是不肯在媳妇面前落了自己儿子的面子,只说了句:“去和你爹和弟弟吃去吧,明儿还要赶回去呢。”

    唐宝如撇了撇嘴,就知道许宁对他娘那是心疼着呢,可惜罗氏疼长子疼幼子,偏偏对他这个赘出去的次子最不在意,总是淡淡的,要不是许平意外过世,罗氏哪里会去豁出命一样的将许宁弄回许家,偏偏许宁为之感动不已。

    他其实对他被赘入唐家一直耿耿于怀,赘者,多余之物也。

    所以他后来才那么努力地满足许家的种种要求,似乎只为了证明,他其实是许家最有用最有出息的孩子,而不是多余的那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