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章 偏心爹娘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晚饭在罗氏对段月容的数落中结束,这时候的罗氏还有自知之明,对宝如虽然很是看不惯,却不会摆在明面上。宝如倒是因为同情段月容还要带孩子,帮忙着将厨房的事也一起收拾了,才想起,许家乡户人家门户浅窄,自己不得不和许宁住同一间房了。

    房子许久没人住了,堆放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杂物,又小又乱,段月容匆忙抱了个铺盖来收拾了一会儿便听到外头许敬困了在找阿娘,宝如见状便让她先去照顾孩子,自己就着灯光一边拾掇一边发愁,这屋里没炭盆又不烧炕,铺盖又如此薄,棉被都是结了块的,晚上只怕要受冻了,不由的怨念丛生,对许宁又多了分嫌弃。

    木门一响,她抬头便看到许宁进了门,看到她卷着袖子在铺床,皱了眉头道:“别弄了,我去车上拿铺盖过来,我们不用他们的铺盖。”

    宝如愣了愣,愕然道:“你还带了铺盖过来?”

    许宁淡淡道:“我回来得少,这边没有铺盖的。”重生后和岳母关系改善,自从和宝如成亲后,逢年节的时候,刘氏也不再像从前防着他不许他回许家,反而会主动提出让许宁提前回许家探亲,回家过几次,都是和许平睡的。

    宝如有些好奇:“你开那什么香铺,挣的钱也不给你爹娘一些?”想起罗氏那奇葩个性,又点头:“也对,你娘肯定舍不得花钱在你身上……”

    许宁沉了脸转头出去了,宝如也不理他,去厨房打了热水来自己洗脸洗脚,许宁抱了铺盖进来,便看到宝如正垂头凝视木盆中泡在热水里的双足,五趾纤细,脚掌雪白,许宁心中一动,转过头不再看,将铺盖放到了床上,熟练地铺开。

    宝如微微抬了头看他的背影,既熟悉又陌生,许宁有一双长腿,长得也很俊俏,后来他科举出了头,风度翩翩,不知多少豪门小姐嫉恨她这个占了嫡妻名分的市井女子,她作为他的夫人出席宴席的时候,时常被贵族女子们背后偷偷嘲笑,嘲笑她的礼节生疏、嘲笑她的眼光浅陋……

    她抿了嘴不再想那些过去的事情,许宁铺好床便走了出去,宝如找了张布巾来擦干脚,便端了木盆出去到院子里倒,回来的时候路过许父许母的房间,却听到了罗氏稍微提高些的嗓门:“换活契?”

    她放轻了脚,听到许宁道:“我打听过,这赘婿的契,也有活契的,就是只入赘或十年或十五年,期限到了回归本宗的,如今家里也缓过来了,儿子也略有点积蓄,可作为礼金返还唐家,只需阿爹阿娘出面去唐家交涉……”

    宝如轻轻咬紧了下唇,罗氏语声急促:“谁说家里缓过来了?你爹的脚有风症,那次刮风下雨不疼得狠,为着家里紧张,大夫开得膏药都舍不得贴,家里每天一睁眼就是几张嘴等着吃,你弟弟讨媳妇的钱还不知在哪里!你既有积蓄,如何坐视家里如今这般?连过个年都要精打细算!再说了,当初办的死契,你道唐家那么容易放你?再说了,你现在有什么不好?你看你吃的穿的,哪一样不比咱们家强?咱们已经是尽了做父母的心,把你们都安排好……”

    许宁沉默了一会儿道:“儿子吃住都在妇人家,总归没什么出息,再说三弟还年幼,我回来也能当门立户……”

    罗氏怒道:“你爹还没死呢!要你来当门立户?所以说唐家给你念的书都念傻了!咱们平头老百姓,吃饱穿暖就好,你别恨爹娘,难道眼睁睁看着一家子饿死不成?如今你吃穿尽有,还有个媳妇,如果当时我们要讲那劳什子的骨气,哪里还有你的存身处!你看你这一副木呆呆的样子,也不会好好拢住你那媳妇的心,让她爹将店里的活计都交给你,到时候家私不都是你掌着?然后帮衬着你弟弟把媳妇娶了,再照顾下你侄儿,岂不是两下趁便?你若是回来,家里再添上你和你媳妇两口子,你弟弟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

    许宁沉默许久,宝如心知许宁一定是没想到,在许宁的心目中,他父母当时一直是不得已才卖了他入赘,其实心里是心疼他的,至于不去看他,那是因为唐家从中作梗,父母要避嫌,总之从前罗氏哄得他对父母是感恩戴德,后来许宁归宗后,许父许母对他的万般疼爱倚重也是真心实意的,如今他开口,必是有七八分把握,没想到被一口拒绝了。

    大概许宁脸色不好,许林终于开口:“二郎,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如今读了几本书,听了别人几句议论笑话,便有了想法,大约还怨我们给你丢了人……但凡咱们当时还有一口饭吃,也决不肯送你入赘。”

    许宁低低道:“孩儿并不曾怨怪爹娘……”声音却有些苦涩。

    许林道:“如今唐家供你衣食,给你请先生,又将女儿与你做了媳妇,你们小两口看着也和美,日子已是比我们好过许多,如今不提你回来的事,我们何尝不希望你回来?就是吃糠咽菜,也是一家人在一起,但是我们当初签的是死契,唐家对你也无不妥之处,如今反悔,岂不是让别人戳我们许家脊背被人耻笑?再说了,你那媳妇儿娇养在家的,你回来,难道教她随你过来住这村户,吃穿与我们一样?”

    罗氏也说道:“不错,你那媳妇一看就是个手里散漫使钱,又是个吃不得苦的……”

    许宁道:“她已同意与我和离……我也不怕吃苦……孩儿身上已有功名,先生也说我他应有科甲之分,将来若是联科极第,也能光耀祖宗,贴补家用……”

    罗氏忽然声音高起来:“和离?你疯了?这天下多少读书人读到白头,每次也不过那几百个人中举,正如筛箩密眼里头筛了又筛的,如何说得恁般容易?那先生不过是凑趣哄多几个束脩,如何便信以为实?”

    许宁不说话,许林却接着说道:“莫不是小俩口闹别扭了?我看那唐氏虽然娇养,灶上倒是一把好手,想是家传的功夫,你也算是有口福,你媳妇年纪还小,你慢慢煨她,自来妇人耳根软,不怕哄不住她,你莫要乱耍脾气,惹恼了唐家,倒要问我们的不是,和离这二字是万不可提的……我也知道你年轻气盛,你媳妇一脸孩气,想必不会知冷着热,又不会做小伏低,但是她这不是年纪还小么?女人家都这样,待到她为你生了孩儿,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了,自然日子就好过了……”

    宝如抿了嘴,简直可以想象许宁那一张死人脸上的心情,他大概本来觉得十拿九稳可以劝说他父母出面解契的吧?她虽然心里幸灾乐祸,却也有些遗憾此事不成,这时外头吹来阵穿堂风,她感觉到身上一阵冷,才泡暖的脚又冰凉了,连忙拎着木盆回了房内,连忙钻入了被窝内,这时她才发现,被窝内居然还卧着个熏炉,暖洋洋的,她将整个身子都陷入了软被内,感觉冰冷的身子暖起来,闭着眼睛想了想,知道许宁没处可去,今晚定是要和自己同床的,虽然已是陌路,前世也是做了夫妻许多年,如今就算立时和离,也立不起贞节牌坊,倒也不必矫情,便往床内侧挪了挪,将外侧床沿留出来给许宁,翻身向内睡了。

    过了许久,宝如都有些迷迷糊糊了,才感觉到许宁进了来,解了外袍掀被上了床,吹了灯,然后躺下。

    她稍微清醒了些,感觉到许宁睡在外侧,一动不动,许宁的睡相是极拘束规矩的,常常睡下去到早晨醒来都会是一个姿势,她从前还笑过他,然而到底是夫妻多年,许宁心里当是有事,她躺平过来,侧头看过去,果然看到许宁正睁着眼睛望着帐顶发呆,宝如忍不住嘲他:“睡不着了吧?你那亲爹亲娘的心早偏到胳肢窝去了,我娘从前说过,你爹娘从前到城里,都是来借钱的,我阿爹阿娘怕你伤心,才都挡了去的,只有你信他们为你好每天都心疼你的那些傻话,有什么都巴巴地送去给两老,真正憨子一个。”

    许宁闭了眼不说话,宝如嘲讽完通体舒畅,闭了眼睛也要睡觉,却听道许宁忽然道:“那样想心里会好受些。”

    宝如一愣,不解其意:“啊?”

    许宁仍然闭着眼,淡淡道:“为人在世,总要有点子东西撑着,那会儿还小,也不过是想着,家里人希望我出人头地,所以才能立定脚跟,一心往前冲罢了。”

    宝如沉默了一会儿,兴许是黑暗让她想起了许久许久以前他们夫妻还并未视彼此如寇仇的时候,便道:“我们也都不是小儿了。”

    许宁不说话,夜静如水,黑暗浓稠似漆。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宝如还是感觉到了许宁情绪很低沉,忍不住又习惯性地嘲讽他:“要不是我过来,你现在还哄着骗着十四岁的唐宝如呢。”她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扎着刺,自顾自地说道:“很好哄吧?只要买几件漂亮衣服,教教写字,说几句软话,她就傻乎乎地把一颗心都给了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这儿费尽心思地想着如何解契离开唐家。”黑暗让她沉浸在了过去的情绪中难以自拔,越说越清醒。

    “是有点遗憾。”一直没开口的许宁忽然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