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章 新仇旧恨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是小伤,第二天许宁便退了烧了,唐宝如后来再也不肯替他擦药,他只能出去外头店里找伙计搽,却绝不肯让伙计踏足后院一步。

    唐宝如则在自己房中拣看自己的东西,衣物首饰不消说,虽比不上后世富贵时节,却也尽力的精巧细致,便是区区一盒胭脂也和自己年少时用的大不一样,小荷一边做针线一边看她翻检,一一讲解给她听。

    她却越听脸上表情越是古怪,那个知冷知热,娇宠娘子的许官人,真的是她记忆里那个结了婚,却总说自己年纪太小不圆房,每日手不释卷,只有吃饭时才给自己一点关注的许宁么?

    那会儿自己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结婚前娘亲拉了自己悄悄讲了洞房夜该怎么做,自己只吓得紧张极了,待到洞房夜许宁却是淡淡的和自己同床睡了,白日里相处仍和从前一样,自己还庆幸逃过一劫,娘亲悄悄问自己圆房没,自己害羞只会摇头生气,娘亲有些着急,爹也只是宽慰说自己还太小,两夫妻先处着,时间长了水到渠成自然就好了。

    结果这静待水到渠成便一直拖到了许宁归了宗,爹娘虽然气了个倒仰,仍然是担心女儿的地位不保,找了许宁去谈了一谈,总算圆了房,却因为两人都是第一次,又因为那段时间因为归宗的事情一直冷战怄气,虽然勉强圆了房,情况却十分惨烈,不过当时自己疼得直哭,他似乎是愧疚了,抱着自己安慰了许久,后来很长时间内都做小伏低,温言软语,待自己父母也仍是一样孝顺,自己那会儿年纪小,哪里扛得住他那一套温柔小意,渐渐便被他哄得软了心,况且他又中了举,人人夸赞她嫁了个好夫婿,眼看就要成为官夫人。父母亲虽然心里仍然耿耿于怀,在自己面前却也都强颜欢笑劝自己好好和许宁过日子……于是自己和许宁最和谐甜蜜的时期就是那几年了。

    随着许宁进京会试金榜题名得了官,又接了许家人进京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那样的好日子了。罗氏一进京便捏着自己无子的事情不放,整□□着自己看大夫,求神拜佛,自己当时正为官场应酬的事情手忙脚乱,毕竟市井小户人家出身,再被罗氏一膈应,少不得和许宁发了几次火,罗氏干脆忙着要给许宁纳妾,总之那些年磕磕巴巴,再没有一日顺心。

    一想起来仍是不堪回首,她有些没好气地将手里的胭脂扔回盒子,心里想着许宁该不会是对前世的自己愧疚吧?呵呵,怎么可能,只怕是换了个法子哄年少无知的自己罢了。正腹诽时,院门那儿的铃铛却响了响。

    平日里后院门都是锁着的,许宁自己有钥匙进出,外间的伙计和客人是不能进后院的,若是许宁不在,外边又有事或者送东西进来,便会拉门口的铃铛,小荷会出去应门。唐宝如才来几日,颇有些看不惯许宁这派头,却也知道前边就是店铺,他若不这般门禁森严,若是进来些轻狂客人或是伙计没安好心,自己一个弱女子的确不妥当,更何况经历过前世京城大宅生活,这内外院泾渭分明也是应有之义,也就忍了,心想自己若要出去,他也不敢不许。

    小荷出去开了门,过了一会儿引了个两个女子进来,笑着道:“如娘子,是宋大人家的千金,宋三娘子来了呢。”

    宝如一愣,站起来看出去,正看到一个华衣少女带着个小丫鬟走了进来,一身妃色晕红衣裙,绣着玉色缠枝芍药,既不显得过分素淡,却又有别于过年人人一身的花红柳绿,削尖的脸蛋上双眉修长,相貌甚美,正嘴角含笑喊自己道:“宝如妹妹,是我。”

    原来是她,唐宝如心里一阵腻歪,此人正是许宁的再生恩人本县县令宋秋崖的嫡女宋晓菡,宝如脸上堆了个假笑,一边心里想着按说此时许宁不该就认识她了,这又是提前了?她心念数转,忍着那点子腻歪顺着她的称呼笑道:“原来是宋姐姐贵脚踏贱地,有失远迎了。”

    宋晓菡已是进了门,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她笑道:“几日不见,怎么宝如妹妹居然嘴上伶俐许多,居然也会揶揄人了?从前总是羞答答的样子。”

    唐宝如只是笑而不语,心里暗恼许宁也不提前通个气,宋晓菡已是上来亲热地揽住她道:“马上就要过年了,昨儿许大哥遣人来送礼,却是说着了凉发了热怕过了病气不敢登门,我爹十分挂念,正好今儿我大哥二哥从学里放假回来,正想过来买些香回去,父亲便让我们几个小辈过来探探病了,现下大哥二哥正在前边和许大哥说话呢,大哥嫌外头人杂,让我进来找你玩。”

    唐宝如暗暗纳罕,这位宋大小姐,前世从认识自己开始,就一直是冷若冰霜和自己多说一句话似乎都会污了空气的样子,视自己如阻碍“许大哥”前程的罪魁祸首,而自己更是托她的福,进了京就被她四处散播了无礼、粗陋的名声,这些都算了,谁叫当年自己却是是诸多礼节不通,后来宋晓菡订了亲,却运气不好,没过门便守了望门寡,也还罢了,她心气甚高,她父亲又挑了几年才又又给她订了亲,结果偏偏一次出门宋秋崖遇了山匪,一命呜呼,她不得不守了三年父丧,原该她父亲袭的爵位转了别人,家境渐渐衰微,那和她定亲的人家便悔了婚,寻个理由退了婚,这下她年纪老大,竟是看着有些不好了,兄嫂又渐渐有些容不下她,那时候她依稀听说过她嫂子有私底下抱怨这个小姑子太难伺候,却是被人流传了出来,结果她数次议婚不成,竟是把主意打到了刚刚拜了相的许宁身上,许是看着自己多年无子,她又是许宁恩人之女,逼着她哥哥来说亲。

    那会儿正是自己和罗氏水火不容的时候,罗氏一连给许宁买了几个美妾,自己作为丞相夫人,上有公公婆婆大人压着,一点都做不得主,和许宁呕了几次气,许宁虽然和自己恼了,却也到底头脑清醒着,并没有让那几个婢妾什么正经名分,更不敢让那些妾越过了自己,也只有罗氏命下人含糊地叫着二夫人三夫人的,这时候杀出来了个宋晓菡,罗氏巴不得来个人能压住自己的气焰,竟是喜得不行,许宁尚还随驾巡猎在外,罗氏便已撺掇着许林应了,换了名帖办了六礼,许宁一回京,便大张旗鼓地纳了二房。

    自己当时也趁着许宁不在京里,回了娘家看父亲,等回了京城,米已经成炊,那宋晓菡又是和许宁有着一层恩师之女的情分在,许宁待她不比那些买来的婢妾,轻易不拂她的面子,罗氏暗自称心,甚至以自己不熟管家为由,让宋晓菡管了家……一时间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唐宝如从牙缝里缓缓吐出字来:“劳姐姐费心了。”劳你这么多年都惦记着别人家的相公,甚至不惜做小,“姐姐对我的好,我一向都记着。”夺夫之恨,简直刻骨铭心。“将来总有一日,妹妹定会报答姐姐。”总要你求而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才好。

    宋晓菡不知唐宝如正咬牙切齿,仍是亲昵地拉着她的手道:“报答不必,只上一回在你这儿吃的那水晶乳糕,又清淡,又有一股奶香,却一点都不腻人,却不知你什么时候再做一回给我尝尝呢,连大哥二哥都赞不绝口呢。”

    唐宝如心里冷笑,许宁这是打着妻妾和美的主意呢?若是十四岁的唐宝如,也许就真被他哄过去了,可惜现下是她在,许宁他想得美!

    她忍住胸中熊熊怒火道:“这些天天冷,正懒怠动呢,待天暖和些再说吧。”

    宋晓菡摇头嗔道:“才说要报答我呢,就做个糕都不行。”

    那一刻唐宝如几乎难以控制心下的戾气,门外铃声一响,被人推了进来,却是许宁引了两个青年男子进了院子,许宁脸上带着微笑,一路说着什么,一抬眼已是撞到了唐宝如带着怒火的眸子中,神色微微一怔,却仍宋家的两个兄弟说着话,宋晓菡已扬声笑道:“许大哥,宝如妹妹都不肯做上回那水晶奶糕给我们尝尝了,还得您出面才行。”一边拉着唐宝如迎了出去。

    唐宝如听着那软了两个调的声音,汗毛竖起,胸中怒气更盛,却是冲着许宁去了,虽是勉强保持着仪态向宋家两兄弟行了礼,一双眼睛却几乎和着了火似的看向许宁,许宁笑道:“那水晶奶糕是凉糕,这大冷天有什么好吃的,寒舍浅陋,难以招待贵客,我已命人在念恩寺订了素斋,正好赏梅吃斋,过两日便是过年了,先给你们清清肠胃。”

    宋晓菡已是笑逐颜开,拍掌道:“还是许大哥想得周到,我也爱那几树绿梅,听说是从别处移来,花了好大功夫。”

    许宁对唐宝如使了个眼色,一边笑道:“三娘子满意最好,如今你和令兄可先移驾过去,我和宝如换了衣服便上去。”

    宋晓菡一边嗔道:“许大哥总是如此见外。”一边喜滋滋地问她兄长选了什么香,一边和许宁告辞出了去,小荷便也送了出去。

    客人才出门剩下宝如和许宁两人,唐宝如就爆发了,恶狠狠指着许宁:“要去你自己去!我告诉你许宁,少做什么妻妾和谐的美梦!我和宋晓菡是不死不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