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章 母女恳谈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送走了不速之客,刘氏仍然在恨铁不成钢地念叨着:“真正是气煞人了,怎么扶都扶不起来,偏偏这样穷的还越是不要命的生,一个接一个就没歇过,她才多大,眼看着脸就干黄下去了,老得飞快……哪里是在生孩子,竟是在挣命呢。”

    宝如截断她的话道:“阿娘,下次这样的人,你若是要帮她,就莫要再骂了,你恨她不争气,然而这世上这样的人多着呢,他们好像总受累,总被欺负,总是特别倒霉,你想替他们打抱不平,却会发现你他们只会说什么命该如此,就是这么倒霉,有些人不需要你救,因为他们会自救。有些人不值得去救,因为他们像滩烂泥一样赖在深渊里……你是骂不醒的,俗话说利刀割肉疮犹合,恶语伤人恨不销,您想想,族里您帮过的人有多少,念你情的又有几个,如今这世道,你要施恩于人,就莫要言语辱骂,否则一不小心反结了仇,别人倒记得你骂过的每一句话……”

    刘氏被她数落得倒是笑了:“说这话,你还不是和我一样不忍心?适才你怎么又帮她了?”

    宝如道:“却是看在孩子份上,至于她这样的人,骂也没用,我看那孩子是个能出息有主意的……”

    刘氏却是个心思敏捷的,早反应过来:“你别想打过继那孩子的主意,不成的,那孩子的父亲就是个烂酒鬼,整日里醉醺醺的,根本没个清醒的时候,过继他的儿子,只怕要被他这无底洞赖上,再说了,谁知道他那儿子会不会有样学样,将来也是个酒囊饭袋……”

    宝如心下暗叹,道:“我昨儿只是想了想,觉得如今阿爹养着病,家里的饭馆靠请外头的厨子,赚得少,如今家里的进项大头竟是靠着许宁那香铺子,然而如今花销也大,许宁眼看就要去考试了,若是得中,不好再让他操这商贾贱业一面落下不好的名声,如今他不过一个秀才的功名,开的香铺也算是个高雅行当,无人嚼舌,若是要中了举,却是不好再出头露面谈生意了,依我想着,还是要想办法开源节流,找些别的进项才行。”

    刘氏眼睛一亮道:“这倒是,我连雇人都不敢多雇,减了几个,如今家里的店我也在操持着,只是我们妇道人家,所做有限,你又花枝一样的年龄,断不能让你出去抛头露面的。”

    宝如点头道:“这进项也不能投入太大,因不知能不能回本,我们家原是吃食起家,竟是做些小本钱的吃食生意合适,如今念恩寺那边如今渐渐红火起来了,我想着不若我们做些好带又好吃的吃食,譬如炒香瓜子、陈皮梅、山楂糖、蜜饯枣、米花之类的小吃食,找个半大孩子提个竹篮,每日去念恩寺游人那儿来回兜售,我算过这利应是不少,投入也不多,横竖我们闲着在家,做些吃食也简单。”

    刘氏喜得一拍掌:“我的儿,想不到这几日你竟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我明白你意了,你是想让适才那孩子去替我们兜售小吃?”

    宝如点头道:“正有此意,只是没有合适人选,今儿看这孩子有股子狠劲,又是个吃得苦的,且知根知底……”

    刘氏道:“只怕他那酒鬼父亲又来歪缠……不若再另外寻人。”

    宝如笑道:“这利太薄,活儿也辛苦,这般大的孩子一般人家父母不舍得放出来做的,仓促间去哪里找合适的人呢,再说孩子哪有不贪吃的,这门生意利润这样薄,哪里禁得起孩子偷吃,只今儿这个唐远,明明饿得很,羊肉汤在跟前,却不伸手动嘴,是个懂规矩忍得住的,又吃过苦,应当更珍惜些。不若先做起来再说。待我来和那孩子说,钱只给他拿着做个零花,每日除去成本,赚的五五分,我看那孩子比他娘要心里明白多了,这事做起容易,且先试着年后做上一个月,正好是上香人最多的时候,若是能做呢我们便做下去,积少成多,将来也算多个进项。”

    其实刘氏说得有道理,那孩子的父亲始终是个隐患,然而宝如一心想着要还了唐远当年的人情,再一个也怜惜他当年大概真走投无路了才去入了伍,最后却是那般收稍,那孩子有着一股狠劲和匪气,只怕未必不能做出一番家业来。

    刘氏被她说得动心,一时和她盘算起做什么吃食合适,卖多少价钱合适来,竟是越说越高兴,恨不得一时三刻立刻做起来,当下立刻便又盘算着去买瓜子来炒,现有馆子里的一些干果蜜饯也可直接拿去卖。

    宝如看说动了刘氏,也放下了一些心,毕竟如今家里进项全靠着许宁,如今说要和离,许宁若是翻脸不认人,吃亏的还是自己爹娘,需得找个稳妥的后路才行。

    许宁和唐父回来的时候,刘氏正和宝如说得开心,许宁听到一两个话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宝如一眼,宝如避开了他的眼神,她当然要自谋出路,百年喜乐由他人,这样的日子,她已过够了,不愿再将自己一人喜乐寄托在一个人身上。

    刘氏却看了许宁几眼,她毕竟是女子心细如发,吃饭的时候就已看出宝如和往日歪缠着许宁不同,面上虽然和气,夫妻双方目光几乎不接触,开始还觉得是小两口闹了别扭,不以为意,再连着宝如晚上和她说的过继、做小生意添进项的事,不由想得更深了些……这是许宁有什么让女儿不放心的地方了?

    她眼睛变得锐利起来,固然许宁这些年尽孝又宠妻,行事无可指摘,女儿娇憨任性,她却不得不偏着自己的女儿,她不由敲打道:“前儿听一同去惠风书堂念书的林家三郎说,你如今与县令家的两位公子走得颇近,和他们家小姐也一同出行过?”

    宝如正为那惠风书堂吸引了注意力,这学堂却是在府城里,任教的大儒颇为有名,前世许宁却只是在家里请先生攻读,这一世居然能去了那里。正思忖着,许宁却已不慌不忙笑道:“小婿不过几首诗为先生所荐,入了宋大人的眼,得了他些许青眼,令公子与我多来往互相学习,宋小姐则是一次游园和她兄长一同偶遇的,不过是说过几句客气话,并无逾礼之处,且那日宝如也和我一同在的。”

    刘氏看了眼宝如,却看到她正神游天外的样子,顿了顿,反正已是扮了恶人,索性多说两句:“你知道要守礼是好的,眼看就要乡试了,还得收收心,少参加些什么诗会文会的。”

    一旁唐父看刘氏说得严厉,咳了两声道:“许宁这孩子还是知道分寸的,你娘也是担心影响了你考试。”

    许宁恭敬应道:“爹娘教训得是,小婿谨遵教导。”

    刘氏看他态度良好,宝如一旁也并没有说什么,想着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宝如那性子,若是许宁真有什么对不住她的,早就嚷嚷闹出来了,心里哪里是个存得住事儿的?便打发了他们回房歇息去。

    房间仍是宝如记忆中的闺房,却重新收拾过,改得更阔大了些,隔了几进,最外一间也摆着书桌纸砚,放着几本书,收拾得很是干净,里间一张阔大的黄花梨拔步床还挂着大红喜帐,正是记忆中家里特意给自己早早打好成亲用的,想来他们还是在家里成的亲后才去了西雁山住。

    宝如进去坐在梳妆台前解了头发,看到许宁弯腰铺床燃暖炉,便问道:“你何时就找了机会去惠风书院了?那儿的束脩可不便宜,你也不过比我先回来三年而已,倒是做了不少事。”

    许宁正拿着长铁夹子从炭炉里夹木炭进暖炉,听到她问话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道:“心里有恨,就如这火炭,日日焚烧煎灼,反觉得这日子还太长,自己能做到的还太少,等不及。”

    宝如梳头的手顿了下,从镜子里看到许宁垂着睫毛捏着铁筷,火红的木炭映着他的侧脸,眉浓睫长,薄唇挺鼻,双眸波澜不兴,似乎刚才根本没有说出那样戾气十足的话。

    她想到那千刀万剐的凌迟之刑,她胆子小,他受刑那日她并没有去看,虽然恨他,却没有恨到那样的地步,重生以来这人一直气定神闲,不见慌乱,却原来那复仇的心是这般的炽热……她难得地没有讽刺他,而是宽慰了句:“都过去了。”

    许宁冷笑了声,将暖炉旋紧,套上厚套,放入被内,淡淡道:“于我来说,种种犹如昨日才发生,不将仇人手刃跟前,我就一日不得安宁。”

    宝如被那语声里的凛然杀气震了下,居然一时说不出话来,竟是想自己应该没有什么事让他恨之欲死吧?虽然恨他薄幸,却也仍是不敢招惹他这个杀神的。

    许宁已是转身去厨房提热水到了最里间的净房里添满了水,出来道:“你先洗吧。”

    宝如也不推辞,宽了大衣服进去简单洗过头脸,便回来自上了床进了里侧裹了张丝绵被子合目睡了,许宁自己也擦洗过后进来看到宝如已沉沉睡了,一把光明可鉴的长发窝在枕边,脸埋在蔷薇缎面软枕里一动不动——她倒是睡得放心,白天那些桀骜的眼光都已敛入了安稳服帖的睫毛下,仿佛仍是个十四岁就嫁人受尽宠爱不知人间疾苦的女孩儿。

    许宁上了床,忍不住挑了缕枕边人的长发在指尖把玩了一会儿,他何尝不知宝如一刻都不想再留在他身边,可惜,他却不甘心就这般放了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