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章 疑心暗鬼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隔了两日许家唐家两家人在宋秋崖以及族老们的见证下,由原中人担保,解了入赘的文书,重新签了兼祧的契书,并去官府重新上了许家的户籍,并注明兼祧唐家。

    归宗一事算是尘埃落定,而唐家坚辞宋秋崖代许宁归还的赘婿礼金,则让街坊们叹息唐家仁厚,许家孩子有良心,相较之下,许家两老的名声就不太好,连许家族里都嫌许家两老丢人。族长专门找了许留去教训:“平日看你也是个明白人,如何连妻子也管不住?你们白发送黑发,我们也同情,许宁是个好的,我们也不会不赞成你们让他归宗,但是凡事要讲个理儿,唐家看起来也不是那等不讲理的人家,你们央了族老和中人一同上门好好劝说,再请宋大人居中调停,岂有不成的?如今倒是如何?你家是只有个小娃娃未曾婚配了,我们阖族还有许多年轻人尚未成婚,眼看许家这忘恩负义不要脸的名声传出去,听说前门许礼家的三姑娘家正议亲的,如今黄了,说是族中有如此泼妇,只怕教养不好,现在那三姑娘正哭着寻死呢!”

    许留再三赔罪道歉,族长仍是气不消,到底是看在他如今有了个有功名的儿子份上,没有多说什么,只道:“你也要体谅我的难处,阖族多少事都着落在我身上,睁着眼看我如何处置,不然要说我不公道。如今罗氏无德无礼,惩戒是要的,不然别人说我们族没有教养,所以祠堂还是要开的,念她是才死了幼子,又给你生了三个儿子,就算给你们些体面,罚她自掌嘴十下,诚心在族中父老乡亲们面前认错,再罚三百钱给族里修祠堂用,以儆效尤,如此此事才算了了。”

    许留无奈,只得拱手谢了族长,又再三告罪才送走了族长,回家又是唉声叹气,罗氏一贯好强,被这么罚了一次后,自觉颜面无存,连在段月容面前,都有些气短,也不敢去见儿子,只好整日关在屋内做些针线,待众人淡忘此事。

    许宁唐宝如并不知此事,他们只在唐家歇息了两日便被唐家两老赶回了西雁山那儿,两老仿佛拨云见日,这些日子的糟心事都被抛到了后头,连对一直低声下气赔小心的许宁也和气了些。

    刘氏其实很想亲自照顾女儿,但是丈夫也需要自己照料,看着许宁还算妥帖小心,便将女儿交给了许宁,走之前千叮万嘱,连小荷也叫过来叮嘱了一番才放他们回去。

    回去之前许宁特意先回去,将屋里的香全都给清理了,其实并非所有的香都不利孕妇,但许宁宁枉勿纵全清理干净,又收拾过一回后才回来接了唐宝如。

    自那一日谈判后他们两人关系陡然和缓,一切重心都放在了宝如腹中的孩子身上。

    虽然没有明说,二人心里都清楚,这个前世并不存在的孩子能不能生下来,决定了他们究竟能不能扭转命运,毕竟上一世他们都付出了太惨重的代价,谁都不想重蹈覆辙。

    虽然大夫说唐宝如身子调养得挺好的,虽然有些不稳,静养一下便好了,俩口子还是被刘氏正儿八经说的头三个月要特别小心给吓到了,两人都有些大惊小怪的慎重。

    唐宝如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入极尽小心,连剪刀都不敢拿了……说是怀胎不吉。

    许宁同样是没离开过家,顶多只到前边香铺子看一看,其实元宵过后,书院便已开课,许宁先是忙三弟的丧事没有回去,他去书院本就是为了结交士子,功课有前世二十多年的积累,是不妨事,干脆向书院告了假。每日制香或是去过香铺子后,则要先要了水洗过然后换过衣服身上一丝香都没有了才回后院。他甚至亲自操刀下厨,可惜唐宝如只吃过一次便坚决地拒绝他再下厨,许宁便改为每日厨房所有食材都要一一验看,他买了不少妇科千金方、食疗本草之类的书回来,对着书列了长长的禁忌单子,一一照办。此外他让同乡的捎了点银子和话回去,说媳妇已有孕,近期暂不回许家。

    许留和罗氏当时一听颇为意外,许留倒是高兴的,罗氏却道:“若是按宋大人说的,这一胎为男的话,合该姓唐,却是别人的孙儿了。”许留道:“能生就好,他们年青夫妻,恐怕不知轻重,你倒是该找机会去看看他们,儿子这些日子恐怕有些埋怨我们,之前儿子回来说想改成活契,显见本来心是在我们老许家的,后来我们没答应,恐怕冷了他的心肠,如今他媳妇儿又有孕,只怕一颗心要偏到唐家去了,也是你当时操之过急了,如今闹得我们一家在族中都没脸了。”

    罗氏怒道:“不是我闹这么一场儿子怎么能回来?到底是我们亲骨肉,我就不信他能不认亲爹亲娘。族里那些势利眼,待到哪日许宁得中了举,你怕他们不来奉承?”

    许留叹道:“如今我们膝下只剩这一子,还有敬哥儿需要他以后多加照应,你须得对他和缓亲切些,将他煨暖过来才行。”

    罗氏道:“整天见不着人,倒能如何?依我说趁着如今二媳妇有孕,不若我带着大媳妇去城里照应一二,顺便带着敬哥儿过去,这一来二往的,慢慢熟了就好了。”许留原是有些不乐意留下自己一个人,不过想了想如今香铺还是唐家的,若是自己整家过去住,定是要招人风言风语,但若是留下大媳妇照顾儿媳妇,顺便让敬哥儿和二儿子熟悉亲近,这是好事,便点头同意了,再则今日罗氏刚受罚,也不愿意出门,索性去城里都罢了。

    于是罗氏便选了个晴日带着段月容、许敬一路风风火火到了西雁铺子,伙计们还认识她,又看都是女眷,连忙通报了里头,许宁便出来接着进了内院,宝如也懒怠梳妆,只随便换了件过得去的家常衣服出来迎接,罗氏看她一副眉低眼慢的日子忙问道:“果真有孕了?”

    许宁点了点头道:“已一个月多些了。”

    罗氏连忙做了副替他们高兴的样子道:“你爹爹听了很是高兴,只是如今家里才办过丧事没多久,不好就上门道喜,又怕你们年纪小,赶着让我和你大嫂过来照顾你媳妇儿,给你们说些禁忌,依我看,过几日我回去,留你大嫂在这儿照应你媳妇儿可好?”

    宝如眉梢都没动一下,只是微笑,却看许宁摇头道:“娘和大嫂来住几日教教我们,我们自是欢喜,但却不宜长住,我这儿门舍浅窄,前边一进都是铺子,来来往往每日客人多,嫂子还年轻,住在我这儿瓜田李下的,于名节有碍,对孩儿的前程难免也有影响。”

    罗氏如今对这个儿子是百依百顺,最是喜爱不过,又看他得了县太爷的青眼,更是信服他,听他说出一番道理来,自然道:“是我没想周到,那我们便看几日便回去了。”

    唐宝如在一侧听到却是看了许宁一眼,有些意外,许宁虽然尊重嫂子,却不是这等迂腐的人,上有婆母,下有孩子,自己也在内院,乡户市井人家,房舍浅窄,哪里不是这般一家人住的,哪里就会想到名节这上头,再则他一贯对罗氏算得上极有耐心了,很少当面不给亲娘面子的,即便不想她们住下,也不至于才见面便直接拒绝,先住下再私底下说服更符合他从前一贯的样子。

    说话着便已到了午时,段月容便要去厨房做饭,许宁又直接拒绝道:“嫂子是客,这前边大厨房专门请了灶上的,并不需要嫂子辛苦了,陪着宝如说说话给她解解闷便好,只一条,敬哥儿如今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嫂子要多多注意,小孩儿不知轻重,恐怕冲撞了宝如。”段月容白净面皮登时便红了,结结巴巴道:“知道了……我会看好敬哥儿……”一边眼眶却是有些红了。

    宝如看她尴尬,连忙笑道:“敬哥儿一向乖巧,有他在跟前,也能开怀。”将话题带过去了。

    陪着罗氏和段月容吃过午餐,小荷带着她们去客房安置后,宝如问许宁道:“你一向外头都是个温和谦让的性子,今儿怎么竟转了性,大嫂一贯处境艰难,你何必当面让她下不来台,婆婆若是觉得我们也不喜欢她,她日后岂不是更艰难了。”

    许宁迟疑了一会儿道:“你这一胎贵重,你须万万小心,嫂子那边偶然说几句话便好,不必应酬太多劳神。”

    唐宝如不以为意道:“我够小心的了,我娘从前怀我的时候,一样在街上卖夜宵,还说劳动一下才好生的……”许宁却仍说道:“我和小荷说了,这些天我给她加钱,哪里都不必去只管跟着你,你自己食水都要注意。”

    他这些天都是这般啰嗦,唐宝如漫不经心应了,一边解了头发,为了迎接婆母,她匆匆忙忙梳了个髻,却是有些紧了,她一边解开发髻一边想,罗氏和段月容其实不住才好,家里有她们在总有许多不自在,大概许宁也知道自己如今不想看到她们所以才打发走她们……忽然她的手顿住了,转过头去看许宁:“你该不会在想我们前世没孩子……是大嫂的问题吧?”

    许宁沉默,唐宝如睁大了眼睛:“你怎么会这样想?”段月容是个再柔弱善良不过的人,许宁这是复仇心切,把所有人都当成敌人了?

    许宁顿了一下道:“本来没什么证据,不该无端揣测,又怕你稀里糊涂的毫无戒心,我们前世无子,只能过继敬哥儿,若我没有事败,她原应是最大的得益者。自你得孕后,我也一直在想这一世究竟和前世有什么不同之处,如今想起来前世我们这个时候还未圆房,但是过年的时候因才成亲,我娘和大嫂也是来看过我们的,而这一世我们是主动回去看的。”

    唐宝如有些懵懂道:“是啊,那一世你娘和大嫂来看还带了些礼,饭都没吃说有事就回去了,你那几天还和我怄气了,我到现在都没想清楚,你那时候莫名其妙和我生气什么。”

    许宁抿了抿嘴,他那时候刚成婚,年纪还轻,面皮薄,出入都被人指点那是唐家的赘婿,心情本就不好,母亲和大嫂来看自己,却连饭都没留,比出嫁的媳妇还不如,至少别人是正经亲家,自己却犹如被卖出去的童养媳一般……当时那种耻辱得恨不得去死的心情,如今想起来仍十分鲜明。

    他别开话题道:“区别就在于,哪一次家里送过来的节礼,我们收下了,而这一次家里的节礼,我们在路上翻了车,摔了,这一世的节礼虽然比上一世厚许多,但是油、花生、酒,这几样是一样的……我曾听说过北边乡间有棉籽油会令人不育……”

    唐宝如悚然而惊,想到了那日翻车时,节礼尽皆打翻打碎,满地的油污和烂鸡蛋淌了一地,他们当时只简单收了下花生等物,那些油、酒都没有要了……她转过头看许宁,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过年那会儿,许平还在……便是上一世许平也还在,如果是那些节礼有问题,你嫂嫂怎么可能这么早便打算起来!”

    许宁不说话,过了一会才有些疲惫道:“也许是我想多,但是,若是三弟也不能生呢?他在家的饭食,都是大嫂操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