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章 宁枉纵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唐宝如感觉到脊梁上生气一阵冰凉的寒气,身子微微颤抖:“怎么可能,嫂子一贯软善怕事,连杀鸡都不敢的……再说了你早已出赘,她难道就能未卜先知,知道你能大富大贵?知道来谋算你的家产?许家全都无后,对她又有甚么好处?”

    许宁摇了摇头道:“昔年我曾听京兆尹说过一个案子,一家子爱磋磨媳妇,媳妇一贯逆来顺受,有一日却忽然受不了了,便将药老鼠的□□放在饭里将一家子全毒死了。宝如,我知道你同情大嫂,但是人心莫测,当年你一直待大嫂很好,和宋晓菡水火不容,偏偏宋晓菡和嫂子也算融洽,她还说大嫂有教她制酒,可见她此人与人交往并无个人好恶,只为别人对她有没有用……她孀居在家,唯一指望只有儿子,俗话说为母则强,她未必不会为了儿子尽力搏一条出路。若是我和三弟都无子,许家唯一的孙儿就是敬哥儿,那时候整个许家都不敢再委屈她,更是要举许家之力栽培敬哥儿……甚至也并没有想那么远,仅仅不过是为了气不过为自己日子好过些罢了,又有可能并不是针对我,我细想若是只是对着三弟,可能我只是池鱼之殃,我娘一贯吝啬,家里的油粮米面肉,样样都要把持,还经常偷偷给我三弟做吃的……”

    唐宝如连嘴唇都在抖:“我对大嫂一向尽心尽力,连敬哥儿也是,一年四季衣服鞋子哪样不是亲自过问,每天食宿、伺候的丫鬟,也是样样考虑,她一贯也是温和可亲,待我从无异样,时常和我说些体己话……”

    许宁淡淡道:“你若有了亲子,待敬哥儿还会那样好吗?便是爹娘,定是也更偏向我的儿子一些……哪里还会重视她和敬哥儿。”

    唐宝如忽然揪住许宁衣襟霍然站起来厉声道:“你是不是前一世已有怀疑!却从来没说,看着我傻乎乎的……”她已是气得微微发抖,自己上一辈子的所有苦痛,几乎全因这无子而起,从前只怨命苦,怪许宁忘恩,却没想过这苦命居然有可能是被人害的!

    许宁有些愕然,连忙扶住她道:“前世我并没有疑过她,你想想我们在京里也是站稳脚跟后才接了我爹我娘并大嫂过来,之前我们两人独居京城那样长的时间都无孕,我如何会疑到她身上?只以为是我们命中无子,这一世你有孕后,我仔细回忆,方想起节礼这一节来,只如今那些东西都已不在了,无法查证,虽没有确凿证据,我只是想着宁枉勿纵,你小心一些总是好的,过两日我就把她打发走,待生下孩子再做打算。”

    唐宝如松了衣襟,心思烦乱,许宁看她气成这样,连忙轻轻抚摸她的背替她顺气道:“你消消气,上次一生气都晕过去了,如何生这样大的气,兴许也是我多想了……毕竟经历过前世,我如今轻易不信人,大概大嫂也未必就是这样的人,她也就一村妇,平日也很是软善的,未必就能如此心思缜密了,再者也有可能是因为前世没圆房的原因……或许我们命中仅有这一子了……便为这,你也要好好保重身子。”他有些懊悔起来,唐宝如如今有孕,大夫说过切忌思虑过多,自己开始只是怕宝如没有戒心被人算计了去,如今想来自己兴许也是太过疑神疑鬼了——曾经恩重如山的座师将自己推出去成为众矢之的,曾经相交莫逆的好友出卖自己,曾经信任有加可托付妻子的良朋却在死后将宝如送给上司……

    他知道他这一世很难再信任谁,即便是生身父母……奇迹的是和自己共同经历过一世一样没有好下场的唐宝如,却的了他的信任,至少她和自己一样,绝不舍得腹中的这个孩子不能出世。

    唐宝如被许宁扶着坐下来倒了杯热红糖茶,顺了顺气,想了一会儿仍是不得头绪,发现如今除了敬而远之段月容,别的也什么都不能做,总不能为了这无稽之谈就毁了一个可能被冤枉的人,更何况段月容还带着一个敬哥儿。

    她抬头看许宁喃喃道:“我们真的能生下这个孩子么?”她的脸色有些发白,一向要强的脸上多了一股脆弱之态,许宁一向见她都是刚强之态,不由微微怔了怔,虽然这一段时间的事情让他心里也笼罩着浓重的阴云,这一刻他却陡然生了豪情,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坚定道:“当然可以,有我在呢。”

    宝如有些不习惯许宁的亲近,挪了挪开,许宁觉察到了她的疏远,收了手若无其事道:“厨房那边我会让人盯紧,我娘她们带进来的菜我全让人换掉,你需要注意的就是眼前的吃食茶水只要离开视线过了,就不要再用了。”

    宝如应了声,过了一会儿又有些担忧道:“若是冤枉了她还好,若是没有冤枉,她会不会见事不成,一不做二不休害人,你爹娘不会被她谋害了吧?”她虽然十分厌恶许家两老,但还没有恨之欲死的地步,而一想到前世自己无子可能是段月容害的,之前种种软善都有可能是心机深沉,她就感觉到毛骨悚然,仿佛身旁窥伺着一条阴险的毒蛇。

    许宁叹了口气道:“她谋害了爹娘对她有甚么好处,对敬哥儿更是有害无益,媳杀公婆这是死罪,你放心,这些事情我自会考虑,前世她直到最后,也不曾有过什么不对……我被问罪的时候,敬哥儿被流配,她听说是充入教坊,也许是我多想了……待我找个时机试她一试。”

    唐宝如问:“怎么试?都怪我快嘴,今儿大嫂问我上次的酒可好喝,我已是告诉她都摔没了……不然拿出来试试她就知道了,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她有些恼怒看了许宁一眼。

    许宁点了点头道:“我本就是想骗她你做的那金瓜烙是用她给的油炸的,看她敢给敬哥儿吃不,结果你嘴太快了,我没来得及描补,我后来想了想她吃饭之前神色也无异样,给敬哥儿递点心的时候也并不惧怕,我想着也许我猜错了也未可知。”

    宝如喃喃道:“希望是猜错了,我真不愿疑她,若是连大嫂都信不过……”屋里暖和,又刚陪婆母大嫂吃过饭,她说着话开始觉得眼皮有些粘滞起来,许宁看出她神色困倦,便道:“你歇息下,想不应付她们就直说不舒服就行,我交代小荷就好。”

    宝如怏怏地挥了挥手,自己宽了外袍窝上床去,她受的打击太大,一时还不能接受,只闭了眼睛歇息,却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许宁有些失笑,去替她盖了盖被子,心里想着唐宝如倒是自己前生后世见过最简单的人,心里想什么,脸上往往直接都显露出来,不需要费心思去揣测和应付。经历过一世的他现在才发现,唐宝如这样的个性留在他身边,为他生儿育女,是一件很合适的事,再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倒是曾听过一句话,上了年纪后,喜欢不喜欢已经不重要了……相处着觉得不累就好。

    因为被许宁提醒过,第二天段月容抱着孩子过来看宝如的时候就小心翼翼的,还是跟着罗氏过来,罗氏来是为了表一表关心,她失去了两个儿子,如今只剩下许宁一个亲子,将来终身都要靠他,如今媳妇又怀了孕,看起来儿子也十分心疼这个媳妇,少不得拉下身段向媳妇示好——毕竟许宁还要靠着唐家读书院参加秋闱,靠许家是供不起的。

    宝如听着罗氏说着些怀孕要多走动不然以后不好生,她当年怀了孕一样干许多家务,给田头送饭,结果在路上发动生下了许平等等的旧话,有些厌倦,这些话她从前也听过,不过当年罗氏都是为了证明宝如是因为太过娇生惯养所以才不好生养才拉出来举证的。段月容倒是说了些实在的经验,吸引了宝如的注意力,她虽然心里还对她有着戒备,却仍然忍不住询问:“果真这样便可看出男女?”

    月容腼腆道:“也是别人说的,不过我当时怀敬哥儿的时候,确实是左边更深一些……反而是酸儿辣女不太准,我当时其实就好吃一口咸辣的,觉得香得很。”

    宝如追问:“若是两边颜色一样呢?”

    月容呆了呆:“这我就不知道了……”

    罗氏接口道:“我生了三个儿子,就没注意过这些。”一边已是好奇地拿起窗前桌上摆着的一方色如玫瑰的鱼形澄泥砚仔细看,一边问道:“这是砚台?怎么还有这样颜色的?值多少银子?”

    宝如睁着眼睛说瞎话:“不知呢,是二郎用的,听说是同窗送的,不知值多少。”其实这样颜色砚台自然是许宁给唐宝如买的,他自己用的都放在书房里,唐宝如对付罗氏有着丰富战斗经验,自然是坚决不给她念叨女人无才便是德,妇人写字用这么好的砚台的机会的。罗氏听说是儿子用的,连忙小心翼翼地放下,又去摩挲那紫檀笔筒,青瓷镇纸,有些惋惜道:“读书居然用这样贵重的东西,摔到地上怎么得了。”

    宝如笑道:“听说学里别人都用这些,讲究个风雅,我也不懂。”

    罗氏登时便觉得这个媳妇看的顺眼了些,会疼自己儿子,便道:“二郎在外,结交的都是博学之人和贵人,需这些行头妆点,你平日里多留心替他打点,莫要让他丢了面子,惹人耻笑。”

    宝如心下冷笑,表面仍是娇憨一片:“二郎说什么便是什么,我都听二郎的。”这一世她才懒得和罗氏掰扯什么道理争强好胜,一切都只管推许宁身上便罢,罗氏听宝如说的话心里熨帖,暗想二郎果然有些本事,把媳妇的心拢得很是不错,口中仍是教训宝如:“你也许学着一二,将来应酬往来,你须知些底里才不会给二郎丢人哩。”

    宝如嘴上应着,敷衍了一会儿便看到许宁果然进来道:“大嫂第一次来,娘要不要带大嫂去念恩寺拜一拜,给敬哥儿求个平安?”

    罗氏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正好也该给你媳妇求个平安符才是。”一边又转头对宝如道:“我看你今天精神好像还好,不如和我们一同去。”

    许宁道:“岳母有替她求了,再则她身子不好,外头冷,又要爬山,还是莫要让她去了,我让小荷已给你和大嫂备好了上香用的物事,娘若是想去,现在立时就能去。”

    罗氏心里却想着要给许平也祈个福,保佑他来世投个好胎,连忙道:“那我们这就去。”一边风风火火的把段月容和许敬都带走了。

    许宁看宝如嘴角似笑非笑,忍不住道:“看来你和娘、大嫂谈得还好?”宝如呵呵笑了下:“其实你娘挺好应付的,真不知前世我怎么那么傻,偏要和她对着来,最后吵得不还是自己肝脾疼。”

    许宁嘴角抽了抽:“大嫂那边没什么吧?”宝如皱眉摇头:“看她还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怕事样子……我真不信她能做出那样断人子孙的阴毒事儿。”

    许宁也只是叮嘱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自己小心就好了,若不是当然更好,只要她一直安分守己,我也不会亏了敬哥儿,他也是你肚里孩子的堂兄,将来好好教养,总是手足兄弟。”

    宝如垂下睫毛,过了一会问:“若是个女儿呢。”

    许宁道:“女儿也好。”

    宝如忽然笑了下:“若是我们只有这一个女儿怎么办?你是不是也要替女儿招赘。”招一个也许永远都不会真正爱上自己女儿的女婿。

    许宁看向宝如,看到她眼里深深藏着的悲切,忽然心头一酸,柔声道:“不了,我们给女儿找个乘龙快婿,让她风风光光十里红妆嫁出去,给她一个最有力的娘家,让女婿不敢欺负我们的女儿。”其实无论前世后世,他并不在意许家的香烟有没有传续,他只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他一定不会让那个孩子觉得自己是无用而多余的,而是给他最丰沛的爱。

    宝如垂着睫毛想笑,却有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许宁知她倔强,想装作没看到,心里却仿佛被那滴泪给滴穿了,火烧火燎的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