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章 兴家之道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隔了几日打的小床小凳小桌子这些家什都到了,唐宝如这几日破了不拿剪刀的戒,亲自裁剪了两张小被子和一打锁了边的尿布,她许久不做女工,兴致勃勃,却被许宁联合着银娘和小荷,管得甚严,不许她夜里做针线,不许久坐,不许低头太久,虽然知道是为孩子好,她被管束得心里十分不耐。正好此时家什到了,她便想着要带着东西回去看看爹娘,顺便看看新过继的弟弟,奈何许宁顾念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许,只教银娘带了东西回去,唐宝如不满,沉了脸,心里想着许宁看重孩子到如此地步,连自己回家都要管,更兼触动心事,与许宁冷战起来。许宁劝说了两句,他原不长于安慰劝说,看唐宝如一心一意的生气,自己关在房内不理他,孕妇如何能生气,他只得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让她消气,却总算让他想出个法子来。

    晚饭过后唐宝如在屋内翻着书,听到了外头有小兽呜咽的声音,有些好奇走出去,便看到许宁拿了个提篮,里头布包了两只小狗,一只纯黑的一只黑白花的,看上去还小得很,溜光水滑的毛皮,肉嘟嘟的短腿,毛茸茸的两团摇着尾巴,伸着粉色的舌头在舔许宁的手指,乌溜溜的湿润眼睛看着人,十分憨态可掬。

    唐宝如已是忘了生气的事情,问道:“哪里弄的两只狗儿来?”一边蹲下来要摸小狗,许宁递了张小杌子给她坐下,笑道:“我若是去书院,院子里剩下都是你们女流之辈,不太放心,这两只狗儿养上一个月便能看家护院了,我从同窗家里讨来的。”据有经验的同窗长辈介绍,养些小猫小狗可让孕妇心情好些,再则身子重以后多半孕妇不愿意走动,有个宠物带着走一走,才好生产,他想着有道理,便去弄了两只小狗来。

    唐宝如逗着小狗那小尖尾巴,好奇道:“这花的莫非是黑狗和白狗生下来的?”

    这个问题登时难住了许宁,皱眉想了下去讨狗时见到的那只母狗似乎是只黑狗,很是犹疑道:“大概……吧。”

    唐宝如却是豪迈地将那小花狗提了起来翻过肚皮看:“狗是怎么分公母的?这是公狗还是母狗?”

    小花狗哀哀地叫着,用可怜的目光看向男主人,许宁却已是被难住了,张口结舌,旁边的小荷笑道:“这我知道,娘子我教你看。”一边提起另外的小黑狗毫不羞涩地指着肚皮上粉红的小凸起道:“你看这里若是近□□的,那就是母狗,若是远的,那就是公狗了。”

    许宁终于起身落荒而逃,剩下两个不知羞耻的女子继续研究两只小狗的性别。

    唐宝如与小荷兴致勃勃地逗弄了两只小狗一番,小荷看唐宝如小黑小花的叫上了,到底孩子心性,有些为小狗不值,嘟着嘴道:“娘子你能不能不要这般是黑狗就叫小黑,是花狗就叫小花啊!相公这般有学识,也不起个好听点的名字!”

    唐宝如撇撇嘴:“狗子要什么好听名字啊,你看十个人定是又有八个人按我说的叫!”

    小荷跺脚:“姑爷来往都是有学问的相公哩,到时候听你说甚么小黑小花的,岂不是要给姑爷丢人。”

    唐宝如哪里管许宁丢人,她懒洋洋地摸着小狗软绵绵的皮毛道:“别人要觉得你丢人,你做甚么都丢人的。”

    小荷看说她不过,只好去厨房弄些剩饭来喂狗,一行走一行嘟囔:“现在给狗子起名随意倒罢了,将来给孩子们起名可要上心。”

    唐宝如忽然想起一事,站起来去找许宁。许宁正在书房悬臂持笔写字,唐宝如却闯了进来问:“竟是忘了,娘不是让你给唐远那幼弟取名么?今儿你捎信回去的时候写了名字没?我还是刚才想给两只小狗起名字才想起来的。”

    许宁笑了笑,岳父岳母这叫他起名的举措其实也是要安他的心,虽然收养了嗣子,仍是尊重他的意思,他颔首道:“写了几个给捎过去让岳父岳母选了。”

    唐宝如道:“怎的也不让我看看?”

    许宁笑着从案首拿过一张雪浪纸递给她道:“你看不也还是选不定。”

    唐宝如拿了那张纸看了下,上头许宁写了好些名字,她轻声念了几个:“唐瑄如、唐瑞如,唐昭如,唐熙如,怎的都是带个如字?”许宁微微一笑:“你是长姐,又招赘入门,将来你和你这一支子孙是要写入族谱的,他过继为你家养子,和你同辈,随你名里的一个字很合理,宝字笔画太多,记得你小时候一直为了写不全宝字念叨,为着让内弟以后不再为被罚抄字愁苦,我便选了如字。”

    唐宝如抬眼看许宁双眸含笑,脸红了起来,小时候父母娇宠,“寳”字笔画繁多,先生教他们识字,却是从自己名字开始习字,自己当时为此甚至苦恼着要改名,许宁当时安慰她:“你看你这字和我的寜字有点像呀,最上边都像个房顶盖着,你那里的都是金银珠宝的宝贝,我这里就是一颗心用盒子装着,我们俩在一起,就是房子里既有宝贝又安心,这房子是不是住得很舒服?”

    其实当年她不爱读书习字,大多是许宁哄着她学,平日里玩的时候他阴晴不定,只有读书习字时他会对自己和言细语,后来自己觉得他是为了哄爹娘觉得自己学得不错才那般用心,如今再回首,只觉得滋味难言,无论那自幼就被出赘小心翼翼隐藏保全自己的心机如何,那时候他的确是用心教了她的,可惜自己不受教。她转过脸转移话题道:“女子入族谱会怎么写?”

    许宁笑吟吟在纸张写了行字“唐谦”,在旁边注了一行小字“妻刘氏”,然后画了一竖线,在下头写下“长女唐宝如”,又在旁边注明一行小字“招赘婿许宁”,又在唐宝如下头拉了一个竖线,写上长男、长女几行字,宝如看着许宁那一行小字写在自己的名字旁犹如从属,心下油然而生了一丝窃喜和骄傲,仿佛这般就压了许宁一头一样,嘴角忍不住往上翘,过了一会儿又道:“上头是不是应该也要写上为官的经历,比如曾出仕文华阁大学士什么的?”

    许宁笑了下:“嗯,一般是要写的,比如你有了诰命,也要下头注明的。”

    唐宝如抿着嘴笑:“那可得好好修我们唐家的族谱。”

    许宁拿了毛笔点着下边的“长男”“长女”道:“关键是子嗣繁茂,才是兴家之道。”

    唐宝如脸火烧一般的红,冷哼一声假装听不懂许宁的言外之意,转过身子去书架上拿了本《说文解字》,一个个字对着查去,好知其释义,过了一会儿抬头道:“我们的孩子是不是也该给个字来排辈分?”

    许宁心里暗笑,却不点破,只点头道:“家世兴隆的世家和大家族,是有这规矩,同辈用同一字或同一偏旁,譬如我就知道有一家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偏旁来给儿孙辈起名的。”

    唐宝如兴奋道:“那我这一辈排如字,下一辈该排甚么字?”

    许宁提笔道:“子以四教:文行忠信,我看就以这四字先排下去好了,再接下去的子孙,便由他们再定了。”

    唐宝如喜滋滋看着许宁写下的四个字道:“那我们的儿女便是文字辈了?”

    许宁悄悄看了唐宝如一眼,看她双眼晶光发亮,尤是懵然不觉,似是忘了她一直冷待自己伺机和离,微笑道:“嗯。”

    唐宝如皱眉道:“男女都排同一字吧?当年我听京城那什么良国公府的,他家的女孩子排的德容言工,像是怕人一时一刻忘了规矩一般,挺没意思的……”一时却又想起一事道:“对了,姓许也这么排么?”

    许宁嘴角微弯:“都排,只要是我们的儿女,都这么排。”

    唐宝如猛然回神,想起自己说了什么话来,面红过耳,放了那纸,终究自己失言在先,一时竟觉得许宁嘴角的微笑似乎是在嘲笑她口不应心一般,恼羞成怒,拿了那本《说文解字》,不再说话,直接出门去了。

    许宁看她脸色沉下来,也不说话,只看着她走出书房,心里微微叹气,将桌面上的纸叠了叠,待要扔,却有些舍不得,他前途难定,命运叵测……也不知是否真的能作为一个兴盛大家族的老祖宗,青史留名,子嗣满堂。

    晚饭的时候银娘回来,说起家里的消息,

    另外卧房内唐宝如也辗转反侧,腹内孩子仿佛知道母亲的纠结,时不时动一动,提醒着他的存在,唐宝如却不由自主地想着,这孩子到底是男是女,将来真的排文字么?叫什么名字好?文慧?太普通了,京里好多女子都用慧字……要不放在后头?慧文?

    她皱起眉头,想起今日和许宁仿佛全无嫌隙一般的讨论这些,感觉到鼻子有点酸,大概是被小时候的那一点温情影响,她当时居然真的在想着儿孙满堂的未来,子女皆有,齐声叫自己老祖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