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秋闱生变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天刚卯时,天边依然还黑漆漆的,雨势终于小了些,却仍是淅淅沥沥的,灰檐粉墙的贡院大门前参加秋闱的学子们已经排成了长龙,各自在自己对应的号院前提着考篮等着唱名、搜检,心里不免咒骂着天公不作美,这样冷湿的进去号房里头,谁能专心答题?

    许宁站在队伍中撑着伞,心不在焉,他总觉得心里隐隐的忐忑不安,距离宝如产期越近,他越对那未知的命运愈发惧怕,甚至时常半夜无端惊醒,他怕这又是一次给他希望再将之击碎的一次玩弄。这时忽然远处有人奔走骚动,过了一会儿排队的学子们后边的也开始骚动起来,有人拿了考篮直接离开了搜身的队伍离开了,许宁心中的那不安感更浓重了,拉了位从别的队伍路过的一位蓝衣学子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学子脸上仓皇:“曲江决堤了!听说徐牛村那一带全淹了!我这一科横竖无望,还是赶紧家去看看!”

    许宁全身都凉了,问那学子:“可知道木原村那边有没有事?”

    那学子摇头:“也是听乡里人说的,到底冲了哪里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水很大!又是半夜决的,许多人还在睡梦中!如今我也不知道我爹娘如何了……”一边挣脱了许宁匆匆走了。

    许宁又拉了几个人打听,却都不甚详细,有的说可能淹了,有的说不知道看着只是波涛一片,也不知到底淹了哪里。

    许宁直接往外走了出去,却当头遇到了宋远熙和宋晓菡两兄妹站在一马车旁,原来他们是来送宋远甫赴考的,许宁上前急促道:“借一下马车!”宋远熙看他面如铁色,伞也不打,衣服肩膀上已淋湿了一片,连忙道:“可是为决堤的事?我也才听说了,只是未必就是书院下头那一段儿,你别着急,我让家丁替你去看看,照应嫂夫人,你且先考试了再说!我定能照应好嫂夫人的。”

    许宁的唇抿成一线,面色青灰,直接跨上了马,宋晓菡第一次看他如此脸色,心下暗惊,连忙提醒道:“许大哥!秋闱三年一次!你若放弃,便要等三年后了!莫要错失了机会!”

    后头宋远熙也上来抱住他的腿道:“许兄听我一言,寒窗苦读十年就为了这一朝,那堤如今已决了,如今你赶过去也于事无补,如今那边必定是洪波一片,你哪里进得去?这第一场考试不过三天!你忍一忍先进场,我派人去探也是一样的!更何况还未必就是那一段,到时候若是嫂夫人平安无恙,你却误了秋闱,岂不是误了全家前程?”

    许宁拿了马鞭,腿脚一夹马肚子,宋远熙不得不松了手,许宁表情近乎狰狞地道:“多谢宋兄借车之恩!”一边鞭子一甩,将那马车隆隆驶走了。宋远熙站在原地跺脚叹气:“许兄真正是要栽在这儿女情长上了!他这时候去有甚么用?若是淹了,他过去也甚么都做不了,还是要等官府援救,若是没淹,他不是白白误了这三年?”

    宋晓菡看着许宁挺直着腰身义无反顾地疾驰而去,却略略有些心折道:“他若是为了那青云道抛弃妻小,连我也要看不上他了。”

    宋远熙摇头叹气:“真正是时也运也!若是晚上一刻,他进了贡院里头,那便无事了……这一科他原是必中的,可惜!可惜!”

    天边依稀有了些微光,却仍是乌沉沉的云堆着,雨点时大时小打在许宁脸上身上,有湿透狼狈的流民不断的往广陵府来,有人看到许宁正在疾驰而过,还会好心叫一句:“那边在发洪水!别去了!”许宁置若罔闻,身体微微发着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的状态中。

    他如今心里只想着宝如的安危,那一夜许平的死亡反复闪现在自己面前,自己费尽心思说动父母只给许平吃粥,他却提前被汤圆噎死,自己花了多少功夫挣钱让家里经济好转,结交宋家,却反而促使了娘提前上唐家闹着归宗,他这一世为了提前结交士子先到了有名的沐风书院,为了考试方便到了万松山下居住,结果却偏偏没注意到,前世广陵府的洪灾!他当时秋闱一过便结结实实生了一场大病,错过了这些消息。他未雨绸缪了那么久,却依然都是无用功,反而迎来一次一次的失败!这样大的雨,又是深夜决堤,宝如还大着肚子……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唯一的感觉居然是,若是这次再失去了宝如……

    他宁愿死。

    他已不愿意再这般活下去,若是他的重生不过是一场恶意的玩笑。

    已经能远远地看到了万松山上的巍巍松涛,他的心却越来越沉了下去,天已亮了起来,虽然仍然阴沉沉,却已足够让他看到地势低陷的地方,已是一片泽国,黄浊的洪流滚滚,有不少浮木家具在水上随波逐流,更有不少鸡鸭家禽家畜的尸体漂着,木原村那作为标志的大槐树,只隐隐看到了一个树尖,更叫他心惊胆战的是,水里甚至已有婴儿的尸体飘过。

    他整个身子都冷了下来,心犹如坠入万丈深渊,整个人仿佛变成了幽魂一般,木呆呆地牵着马立在山边上,当时心里想着的居然是,明明知道宝如想要什么,自己偏偏为什么要在那上头矫情。喜欢什么的,都能为她死了,这还不叫爱她重她么?两世的情缘,还不能让他另眼相待,更爱重她一些么?

    他心里仿佛空了一个洞,几乎能听到秋风穿过去的声音,他动了动脚,发现脚已经僵硬得几乎没办法使唤……他居然还有心情自嘲,原来这就叫行尸走肉,他适才几乎便要投身入水,却想着怎能教她和他的孩子无葬身之处,无论如何,总要安葬了,他便亲身下去陪着她,下一世,却是希望她不要再遇到自己了。

    自己原是个孤煞命。

    他曾以为忠君报国,开辟盛世是他的道,任何人事都阻拦不住他,朝堂的攻讦、嘲讽、羞辱、怨恨他都能置之不理,即便已无人支持,踽踽独行,即便为之而死,也绝不回头、绝不后悔。可是如今他却知道,他没办法忍受这样的孤独,在唾手可得令人眷恋的温暖又被恶意地剥夺走的时候。

    他沿着岸麻木行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天已大亮,雨绵绵延延,衣服早已尽湿透,他却全部在意,只是沿着水边茫然毫无目的的走着。走到忽然看到岸边靠着有一只大船,一些官差正在往上搬运着一些粮食之类的东西,他摸了摸考篮,从里头拿了小小一锭银子握在手里,走过去和那撑着伞在一旁指挥的官差道:“这位官爷,不知你们的船是到哪里去的,可是往灾区去的?我想搭个便船进去寻家人,不知可否?”一边借着儒衫的掩护将银子递到了那官差手里。

    官差手中一捏便知约有三两有余,看了眼许宁,见他一身儒衫,满脸苍白憔悴,礼也顾不得施,便知是焦心家人,不免有些同情。加上这几两银子已足够给手下官差们分一分了,自己还能留下不少,便倨傲道:“看你应是要参加秋闱的秀才,想是焦心家人,我们这船是要往沐风书院去的,那里地势高,附近不少村子的灾民都往那里逃去了,如今尽皆滞留在那里,知府大人已吩咐下来全力救灾,咱们这正是送些米粮过去呢。”

    许宁听他如此说,心里又微微起了一丝希望:“不知木原村的村民是否也逃到那里的?”

    官差道:“附近村民都有些,得亏那堤岸不是一下子决口的,而是慢慢,村子里淹到了有人敲锣叫起便都往山上逃命了,听说大半人还是逃脱了,只差些老弱妇孺……大雨不止,洪水骤发,西南山岗一带村舍都已看不到了。”

    许宁一颗心仿佛一会儿在火中焚烧一会儿在寒冰中煎熬,他心里明知宝如大着肚子,一屋子四个妇人,这样大雨天,便是逃得出命来……腹中胎儿只怕也受不起这般雨淋水浸的奔波,然而只要人能得活就好,只要……人活着就好……他嘴唇微微颤抖着道:“还要烦劳官爷捎学生一程了。”

    那官差看着东西搬上去了便道:“带你一个人不妨,只回去以后莫要乱说。”

    许宁应声:“当得。”

    那官差带着许宁上了船开了船,看着水流甚猛,一边紧张地呼喝着艄公注意看水,一边捏着把汗道:“往年秋汛若是有决堤的,都是等天晴了才让官府出去清点损害,不知白白熬死多少人……今年却是不同,秀才,所以说若是你家人真能得救,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听说是知府衙门那边来了上峰,听说曲江堤决了,亲自便带着地方官员去江岸巡视,又命官府全力救灾,你说这命大不大?”

    许宁无心和他聊天,却也依稀猜到,那知府衙门的上司,只怕便是前天才来自己家里会文的李臻、孟再福,君上殷殷切切,求贤若渴,显是十分器重他,希望他秋闱得中,春闱再捷,君臣携手开辟一场盛世。

    若是从前,他已感激涕零恨不得以血肉性命酬君上知遇之恩。

    而此时此刻,他却只求他的妻子无灾无难,一世平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