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章 魂飞魄散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水流端急,船吃水很深,船终于到了万松岭,连山门都已被淹得只看到了檐尖,下了船许宁便快步从湿漉漉的山间狭道台阶上拾级而上,官差看他这样一副着急样子摇了摇头,知道这年轻人心忧家人已是失了方寸。

    沐风书院一路许宁原是熟门熟路,三步变成两步很快便冲到了书院静观堂前,看到堂前两旁抱厦里全是一群一群的灾民聚集着,无精打采,衣衫褴褛,有人在低低地哭着,有的人砍了书院里的灌木来烧火,一片兵荒马乱的情形。许宁心里提得高高的四处找着,每看到一名妇人便注目而视,却一直找不到那身形臃肿笨重的熟悉身影,更不见刘氏等人。他内心仓惶地东张西顾,颈至背心水津津地,凉得透彻,不顾礼仪大喊道:“宝如!宝如!”忽然听到有人激动地叫他:“姑爷!”

    他转头看到小荷,浑身血液似乎骤然停流,心里砰砰剧烈跳动起来,小荷鬓发散乱,脸色苍白,眼睛红肿,身边并无旁人,他张嘴欲要问,却发现喉咙哽住了,小荷却哭着叫了声:“姑爷!如娘子不好了!”

    这一句听得许宁肝胆欲裂,肺腑间陡然泛起尖锐的剧痛,他耳朵边嗡嗡地响,头脑昏沉,眼前一会儿漆黑一会儿白茫茫地闪,待要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冲出了一口甜腥的血来,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小荷尖叫了一声冲上来要扶他却没扶到,正好有位正在帮忙的林姓先生认得许宁是本院的学生,过来替他扶了脉,又看了看他面色青白牙关紧咬,说道:“是气急攻心,痰迷心窍,一时厥过去了,能吐出血倒还好,先抬进去吧。”一边跟着小荷扶着许宁进了里院后堂内一间厢房里,刘氏正从里间出来,看到许宁吃了一惊:“这是怎么了?”

    小荷哭丧着脸道:“我出去找稳婆,看到相公居然来了,才说了声娘子不好,他就晕过去了。”

    刘氏一看许宁面如金纸,大惊道:“你这孩子如何说话的?不好也是能乱说的?他考试都没考跑过来找宝如,定是担心得狠了,再吃你一吓,如何受得了?”小荷几乎要哭出来:“我只是看姑爷一向稳重,我们夜里担惊受怕的赶路,那般辛苦,娘子又情况不好……连稳婆一时也找不到……”刘氏一边数落道:“姑爷到底年未弱冠,没经过事,你这么没头没脑*辣地上去说一句话,他本就担心,岂不要吓到了?”一边上前扶着将许宁安置在外间临时用长条凳拼成的榻上,掐按了一会儿人中也没有反应,忧心道:“这是吓得狠了。”又摸他身上衣服:“都湿透了,也不知怎么找到这里的,从府城过来也要一个时辰的路,又是下雨又是水淹的……这里一时又去哪里找衣服给他换去。”

    林先生道:“我那里有些衣服,过去拿来给他换上,再给他用针灸一灸试试看。大娘还是先照应着里头小娘子吧。”

    刘氏叹了口气道:“这真是……有劳先生了……我们家这真是,没想到女婿居然放弃了秋闱跑过来,女儿又劳累一夜提前临盆,只能求菩萨保佑……”那先生宽慰:“吉人自有天相,许秀才一贯济危扶困,助人为乐,定能得天护佑,母子平安,一家团圆的。”

    刘氏合十祈道:“愿承先生吉言。”这时银娘端了热水过来,刘氏便唤她过来照应许宁,又让小荷出去继续找稳婆或是有经验的妇人帮忙,然后接了热水往里屋去了,里间唐宝如正躺在榻上,蜷缩着抱着枕头,额头上密布着汗珠,看到刘氏进来,睁了眼睛问:“什么事?”

    刘氏叹了口气,用毛巾沾了热水一边拧帕子替她擦汗一边道:“许宁也不知怎的忽然跑来了,连试都没考,小荷在外头遇到他,说话没个分寸,说了句你不好了,他就急得晕过去了,外头有先生看着呢,你不要着急,现在如何了?”

    唐宝如怔了怔,她只在阵痛发作期间听到外头的说话声,却没想到许宁居然跑回来了,一阵疼痛又从腹部席卷而上,她握紧枕头咬着牙抖了一会儿,待这阵痛过去后才道:“倒是疼得密了些,有些难捱了。”刘氏道:“我让小荷去找稳婆了,你再忍忍,我记得我当初生你是越来越密,然后稳婆让用力就用力,就生出来了。”她虽然面上镇定,其实心里十分没底,毕竟她只生过一胎,还十分顺利,如今宝如还未到产期便发动了,也不知胎位对不对,曾听说过脚先出来的,靠稳婆推进去又转过来从头出来,又有听说婴儿有脐带绕颈的,生出来便不好了,她心惊胆战,身边又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书院只有守院的几个先生,肯收留她们已是大恩,其中一位略通些医术,却不通妇科,又碍于男女大防,并不进产房,只把过脉后道脉象有力,还好。

    唐宝如咬着牙细细地发着抖,疼痛仿佛没有尽头,一阵一阵席卷而来,让她几乎觉得已过了许久许久,然而她心里清楚从半夜爬山时感觉到阵痛直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半夜和半个白日而已,想来许宁从府城过来,再想办法进到书院来,那必是一知道消息就马不停蹄赶过来才能做到,她喘息了一会儿在疼痛的间隙问:“他没考试就来了?那岂不是要再等三年?”

    刘氏一心只在女儿身上,不在意地道:“考也不一定考得上,再说他还年轻着呢,三年后尽能再考的,若是听到你有危险还能去考试,这样的男人就算加官进爵,又能要来做甚么。”

    唐宝如腹内暗想,许宁这可真真儿的是放弃了通天前程了,这一科他原是必中的,更何况经过上一世,他知道考题,本就十拿九稳,下一科却要等到三年后,这一切可就难说了,多少名士才子才华横溢天下皆知,偏偏就是屡试不第皓首穷经不得进,盖因科考运气成分太大,譬如换了个考官,不喜欢你写的文章甚至不喜欢你写的字,那便要落榜,更不要说还有春闱这一关要闯,每一样都有变数。

    阵痛再次袭来,她没心情再思考许宁这一大出她意料的举动,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着这一胎顺利无恙。也不知疼了多久,小荷终于带了个发髻利落穿着藏蓝色大襟衫裙的中年妇人进来道:“找到稳婆了,是柳庄的陆大娘!”

    陆大娘显然对这生产情况见得多了,并不着急,先净手后上来解了她的下裳看了下:“毕竟年轻,才疼了大半夜便已见着头了,莫要慌,快好了,你听我叫用力就用力努!”一边上来示意刘氏和小荷扶住唐宝如的腿,用手去按摩她的腹部,一边道:“屏住气,好,好,用力,用力……松口气歇息下……再来,屏住气用力!用力!”

    唐宝如在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中麻木地用着力,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要生下这个孩儿,忽然下腹一松,有什么东西滑落了出去,陆大娘和刘氏都发出了欢呼的叫声:“生出来了!”

    陆大娘十分利落地拿起备好的剪刀替孩子剪了脐带扎好,一边抖了抖拍了拍,孩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唐宝如全身虚脱无力地看向那个红彤彤的小东西,如梦似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有孩子了。

    陆大娘笑道:“恭喜,是个千金。”将孩子递给刘氏让她洗去血水包上襁褓,一边继续去按唐宝如的腹部,加速娩出胎盘,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稳婆,没多久唐宝如身下也收拾利落。陆大娘道:“看起来很好,下边没有撕裂,应该很快能恢复,先平躺着,每天可以走一走但是不要久站,去开些下恶露的产后药,好好调养就好,不过孩子有些小,要好好补了。”

    唐宝如慌忙撑了身子要看孩子,刘氏抱了孩子给她看,唐宝如含着泪笑了,伸了手要去抱孩子。陆大娘却笑道:“别着急,洗一洗。”将孩子抱去洗去血水,熟练地包好襁褓才递给唐宝如,唐宝如低头看那张红嫩的小脸哇哇大哭着,心里的喜悦喷薄而出,满满地充满了感动,这是她前世百般求而不得的孩子!她掀了衣襟给那孩子授乳,孩子犹如觅食的雏鸟张着嘴,叼住了一个突起便用力地"yun xi"起来,哭声止住了,只听到他啧啧的声音,刘氏喜悦地大笑起来,一边感激地拿了支扁头金钗递给那陆大娘道:“出来得急,身上并没有带几个钱,这支金钗还烦劳娘子收下,这几日恐怕还要烦劳您过来照应照应,指点指点。”

    那陆大娘家里也是才被淹了,多少家什付之东流,虽说是穷家破物,却也是全家财产,正是满心惶恐之时,不过听说这里有产妇临盆,同为遭了难的,少不得打起精神来助人为乐,看到生的是千金,又是难民,只怕要白白辛苦一次,没想到这家如此殷实,喜得脸上笑得也轻松了几分,连忙又说了几句吉祥话,又约了明日再来照应,交代了一些保暖少走动等应该注意的事项,才满脸喜气的出去了。

    送走陆大娘后,刘氏端了碗才熬好的小米红枣粥来喂她吃只说是催奶的,唐宝如吃了一点便不肯再吃,抱着孩子喂了一会儿精疲力尽,迷迷蒙蒙地睡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