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2章 泊船邂逅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宋晓菡虽然不说话,显然脸上就是这么说的,宋秋崖道:“你如今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禄蠹习气,我且就先从这方面给你掰扯掰扯,许宁年方十八,才学惊人,出身寒门,这的确不算什么,毕竟家门低得很,然而你还记得前些天京里来的那个孟公子么?他是高官子弟,今上伴读,前程锦绣,那天带了个宗室子弟到了广陵府,在外头通过别人结交你两位兄弟,之后又忽然对许宁十分有兴趣,刻意结交了一番,连秋闱他还来了一次,那会儿我也只是听你大哥说的,后来广陵府水灾,我也是事后才知,当时圣上居然亲临了广陵府,坐镇府衙救灾!”

    宋晓菡不知宋秋崖如何说到这上头去,脸上有些茫然,宋秋崖继续道:“这之后许宁为了妻子弃考,事后却听你大哥说,那孟公子专程找他打听过许宁的事,事后没多久京里难得的开了恩科,今年本就是正科,得了皇长子,一般也就是大赦天下,偏偏仿佛就为了成全许宁一样开了恩科,你哥从开蒙起就是我一手教导,又请了多少名士宿儒教导,中了二甲四十五名,也是进士出身,已是难得,许宁赘婿出身,却一举夺了探花,这却不仅仅是他才学惊人,更是简在帝心了。”

    宋晓菡睁大双眼问:“这和那孟公子有什么关系?”

    宋秋崖皱眉道:“只怕那日那李二郎,便是当今天子。”

    这一句话不止宋晓菡吃了一惊,连宋夫人都吓了一跳道:“怎么会?官家能私自出京的?”

    宋秋崖摇头道:“官家才登基没多久,想必是要物色得用的人,年初听说是去祭天过,想是悄悄拐过来,他王府出身,和自幼养在深宫的皇子不同,又曾是次子,无需承爵,王府管教不甚严厉,从前就是爱到民间私访的,后来进宫入继,太皇太后、太后于小节上也并不怎么拘束他,毕竟隔了一层,轻重分寸不好掌握,因此听说他时常会出宫私访民情的,前后一想,这许宁,想是入了官家的眼了。”

    宋晓菡极为震撼,喃喃道:“那日那宗室子弟,竟然是官家?”

    宋秋崖点头:“我细细问过你大哥二哥形貌年岁,再加上上一次带着的安妃,无一不合,八|九不离十就是御驾亲临了。”

    宋晓菡脸色雪白:“安妃?”

    宋秋崖看她神色,口气又严厉起来:“你不会又做了什么蠢事得罪了那安妃吧?那安妃原是官家在王府之时有过口头之约的未婚妻,其父安庆丰任的云阳知州,是徽王妃的堂兄,后来官家封了太子,先帝和太后另外给他指了祝皇后,登基后帝后恩爱,但安妃毕竟与他是自幼的情分,又与别个不同,所以官家待她也分外恩宠些的。”

    宋晓菡慌忙摇头:“并不曾得罪,她也不太理我的。”

    宋秋崖叹了口气:“她若是来日生下皇嗣,贵妃必是能封的,心气自然是高的,不理你也不奇怪,不过以后你见到她的机会也少。”

    宋晓菡脸色苍白,犹有泪痕,宋夫人十分心疼,连忙道:“晓菡还小呢,明儿我备份厚礼给许家送过去,待过两日同行之时,再让晓菡与许夫人赔罪,你看如何?”

    宋秋崖点了点头,又与宋晓菡教导道:“你莫要看不起那唐氏,她年纪幼小,那日许家闹上门要求许宁归宗,她却毅然要求和离,反倒是许宁不肯和离,她是个有心气的,能让许宁对她死心塌地,也必有过人之处,绝不是徒有美貌之人。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还需虚心与她结纳相交,不可得罪了她,你两个哥哥乃至我,来日只怕还有依仗许宁之处,不提别的,前些日子他弃考,却专程让你大哥给我说了一席话,着实让我茅塞顿开,他年纪轻轻如此缜密周到,又待我们宋家一片赤诚,他既敬重妻子,你若是给她妻子难堪,便如同给了他难堪,今日之事,应当为戒。来日进京,你不可再犯此等错误,若是再让我知道,必不轻饶。”

    一边却又转脸对妻子说道:“那许家两老十分昏聩贪婪,这次邀请礼做到也就罢了,不必深交,再有这等情况,他们两家情况与别的亲家不同,是差点成了仇家的,若是再有饮宴,当小心分开,谨慎处置,好在我们不日进京,我听许宁道暂时还未有接长辈进京的想法,以后应是打交道得少了。”

    一时又叫了宋晓菡身旁跟着的丫鬟和妈妈们进来,申饬了一番,才让宋晓菡回房,私底下却又和妻子说话:“我看晓菡这心高气傲不服软的个性,真进了京进了侯府要吃亏,我这次进京,只怕要留在京城一任,在京城不能不住侯府,否则要受人指摘,你找两个机灵些的妈妈跟着她,进京以后也要拘一拘她,多让她养养性子,莫要和其他两房太亲近,一不小心着了算计,到时候悔之晚矣,我知你性情一贯柔婉温顺,不喜与人争执,只是如今事关女儿终身,绝不可轻忽了。”

    宋夫人是见识过侯府那继夫人的厉害的,点头道:“我省得,到时候我只多给她安排些针线、抄书的活计,少让她离了我跟前便是,只是她如今也十六了,这议亲也要着紧了,我先以为你并不在意那爵位,在地方上找合适的也成,如今你却说要争一争,却是要在京里找人家才好些。”

    宋秋崖叹了口气:“我不争,别人会信么?只怕要步步为营,你还记得上次我抓出来的那个门客没?竟是差点一辈子官声都要误在他身上,要不是许宁当时提醒我注意查官仓的账,交任时才事发,我这一任的考语只怕是中下,若是碰上个辣手不给侯府脸面的,丢官都是有的,那门客虽然查不出后头的人,但是无端端谁会来害我,除了那一对母子,再无旁人了,只有我名声污了,她们才好算计我这侯府世子的位子,如今回京,不知多少惊心动魄等着我,但远离京城,被人算计更是被动,不若回京多结交些臂助。”

    宋夫人也叹了口气问:“大郎还好进士出身,找人家应当不难,二郎和晓菡,却是要着紧了。”

    宋秋崖道:“她脾性如此狷介清高,我觉得竟是是进京后找一个寒门出身的年轻举子便好,人品性情为上,才华上倒不必十分苛求,能考出举子,与晓菡也算能谈得来了,不至于夫妻相对无言,而出身寒门,公婆看我们家门第,待她也必是宽和的,我们再厚厚陪送些嫁妆,总能叫她一生平顺。横竖我和远甫、远熙的前程,自有我们去挣着,如今也算一门两进士了,不比那等破落门户要卖女儿到高门求些臂助的。”

    宋夫人笑道:“老爷打算总是妥当的。”两夫妻少不得在儿女终身大事上又议论了一番,又安排了一番进京事宜。

    却说刘氏随着唐宝如不辞而回,十分惊惶,害怕宋家因此生气,唐宝如却笑道:“娘不要太在意这些,如今许宁也是七品官身了,他家虽然势大,却是个讲理的人家,断没有为了这点小事便要迁怒的。”

    刘氏心下仍是忐忑不安,直到第二日宋家果然遣了人来送了一些滋养身体的补品,又派了个能说会道的仆妇来问候刘氏的身体可还不适,一张嘴说得仿佛刘氏那日真的是身体不适退的席,而唐宝如也是言笑晏晏地应对打发走了,刘氏十分佩服,对宝如又更多了一份信重。

    几日后果然定下了进京时间,宝如泣别了爹娘,抱着孩子带着行李和小荷、银娘并一个粗使的小厮与宋家会合,上了宋家进京的船,一路顺风顺水往京里行驶而去。

    果然上船后宋夫人便请了丫鬟来请宝如,专程让宋晓菡给宝如赔了礼,宝如只是笑着道:“宋小姐切莫多礼,你们出身贵家,礼节上必是妥当的,我哪里敢指摘?实是我娘那天用食不当,肚子闹腾得紧,想着宋夫人这般殷勤备宴,怕出丑倒要不美,误了夫人的美意,因着实病得急了,没来得及和夫人小姐以及婆母面辞,实在是奴家的失礼了。”

    两边笑着互相赔礼了一番,便都和好如初,仿佛全无嫌隙。

    这天傍晚船却是泊在了一处岸旁,从船舱看出去,只见烟水淼茫,庐舍遮映,沿岸一带,都是倒垂杨柳,山坡上碧草如茵,江水又碧色可人,宝如抱着淼淼在船舱房里窗边指点着窗外景致,一边逗她说话,一边按许宁的说法诵读些诗歌与她听。

    偏偏附近也泊着一只客船,上头一名衣帽华丽的公子正就着黄昏落日自斟自饮,听到有女子在诵读诗书,又夹杂着孩童嬉笑声,忍不住注目而视,一眼便看到一个年轻美妇淡妆布服倚在窗边,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面上并无施粉,却颜色艳异,光辉动人,曼声娇吟之时樱唇微动,眼波将流,那一股意绪风流,使人忘倦,他年纪虽轻,却于花丛中阅人多矣,居然为这容光艳艳震了一下,吃惊唤了书童来问:“你且去打听下,隔壁那只船,是哪里的客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