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3章 卫三公子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天才蒙蒙亮,船上就有人投帖来谒。宝如正和宋夫人、宋晓菡用早点,便听到外边仆妇来传话:老爷有话,有京中故交要搭便船进京,请女眷出去见一见。

    宋夫人十分意外,问道:“可有说是哪家子弟?”

    仆妇回答:“老爷只说是宁国公府的小公子。”

    宋夫人皱眉想了下道:“宁国公府有好几房呢。”一边起身带了晓菡和宝如出去见客人。

    舱房花厅内一名少年公子坐在下首正与宋秋崖叙话,见到女眷出来慌忙立起深深施礼,这少年生得十分俊秀,面如傅粉唇若涂朱,眼若秋水时时含情,微笑时面上微微有着浅涡,衣履精洁,礼节十分标准,口称小侄,自称姓名为卫云祥,国公府二房的嫡孙,排行第三的。

    宋夫人终于反应过来,笑道:“原来是卫三公子,帝姬、驸马可安好?”

    卫三公子含笑回道:“家母身体康健,劳您动问了,小侄返乡办些庶务,回家雇的船主家里忽然有人来报其母急病,跪求退还船资让他返乡,我只得另外找船,只是这里着实有些偏僻,不好找船,正好听说安阳侯府宋家长房的船在此,只好觍颜求告,所幸宋世伯慷慨高义,不曾推拒,否则只得滞留在这村镇不着的地方了。”他一边回话,一双眼睛含着笑意,似有似无地掠过站在宋夫人身后的宝如、晓菡身上。

    宋夫人连忙谦逊一番,又给他介绍唐宝如:“这是武进县今科两榜进士许宁的宝眷,许大人如今授官翰林修撰,许夫人带着女儿与我们一同进京的。”

    唐宝如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已觉得有些耳熟,待到听到宋夫人问帝姬驸马安好,猛然想起来,原来这就是那鼎鼎大名的卫云祥啊!弘庆大长帝姬之子,因出生时天边有五彩霞光漫天,瑞云朵朵,其父以为吉兆,便起名云祥。这位卫云祥自幼生得好,又出身高贵,得了先帝喜爱,也曾在宫中养过一段时日,长大了些又听说学问仪态无一不佳的,极得女子喜爱,渐渐便有些怜香惜玉的风流名声在外,而让唐宝如记忆深刻的却是,这位卫公子大一些后,却与他名义上的姨母,孀居在家的安国帝姬有了一段逆伦的绯闻,流言十分香艳不堪,却因为事涉皇家,也只在京城高门中躲躲藏藏的流传,大家都心知肚明,却都只能作为私下的笑谈,并不敢真打皇家的脸。

    唐宝如忍不住打量了下那卫三公子,果然一身绛色袍子衬得他肤白似玉,风采卓然,如今尚是年少,笑容带了一分腼腆……诚然是个十分招女子喜欢的美少年,她正好奇打量,不妨却与那卫三公子眼神相撞,他目中含笑,上前施礼道:“原来是许夫人,这几日还要叨扰麻烦了,请多多包涵。”

    唐宝如回了个礼,垂下睫毛不再看他,心里却暗暗警惕,她前世今生因生得貌美,男人这等眼光看她,却不是什么好意图,这位可是风流名声在外的。宋夫人又介绍了下自己女儿,卫三公子仍然恭谨施礼,笑道:“安阳侯府几位小姐小时候我都是见过的,三小姐却是不曾见过,能随宋大人出仕在外,又得夫人亲自教养,学识定是极不寻常的。”只看礼节言语,是十分周到,然而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却仿佛凝注了多少深情,旁人看着只道他尊重,被他用这般眼光看着的人,却难免要心头一跳。

    宋晓菡尚未及笄便随父外放赴任,地方上偶尔随着父兄见到的也不过是一些年轻士子,虽然见过微服私访的官家一次,却并未觉得十分特别之处,然而今日第一次见到这般身世高贵的翩翩美少年,平日里明明极为大方的,这一次却被卫三公子眼睛一看,一张脸烧得通红,回礼后连眼皮都不敢抬,低着头小声回了句便又回到了母亲身边。

    见过客人后女眷们又回了后舱,宋夫人出去打点给卫三公子的住处,留着晓菡与宝如说话,这几日两人面上恢复了一团和气,虽然心里互相嫌弃,表面却仍是姐姐妹妹的喊着,晓菡便和宝如道:“你大概不知那卫三公子来历,宁国公府极得先帝眷顾,因此次子尚了公主,便是弘庆大长帝姬,帝姬生他时伤了身子,膝下仅得了这一子,驸马和帝姬极为恩爱的,不肯纳妾,因此这卫三公子在帝姬府上是极得宠爱的,偏又早慧,听说一岁能言,三岁诵诗,大一些琴棋书画无不通晓,便是先帝也十分喜爱他,时常召入宫中,大家都说只怕他将来能封个郡王的爵位……宁国公和我祖父相交甚笃,因此小时候我也曾见过他家几位公子,不过帝姬当时看他体弱,并不肯放他出来走动的,后来我就随父亲赴任了,两家也算是通家之好了,竟是今儿才第一次见过他……”

    宋晓菡一说起来便滔滔不绝,看那势头,不像是说给宝如听,倒像是在炫耀一样宝贝一般,听得宝如暗暗发笑。

    却不知那卫三公子到了船舱下处,十分遗憾道:“竟然是官宦夫人,可惜!可惜!我先还道是宋家亲戚女眷,可惜了。”

    那书童有些不解道:“家里那刘四夫人不也是有夫之妇?公子不也和她成了好事,你还说只要两厢情愿,便算风流之事呢,那刘三夫人前阵子眼泪汪汪地送你走,你这么快就又移情别恋了。”

    卫三公子有些怅然道:“那刘四夫人不过是个乡绅妇人,只是那通身新雪也似的肌肤颇为纳罕,容色却是比这许夫人差远了。妇人比之少女,更通晓风情,又比男子还着紧名声,因此十分知情识趣,只是这官宦夫人,却有些关碍,一不小心便要惹上官非,我爹娘要打死我,不好收场,若是那夫人待我动心还罢了,只是看今日她目光清明坦然,并无留恋,听说那许修撰也才十八,是个年少得意的,只怕不会轻易移情动心,倒是那宋大人的女儿,袅娜纤丽,神情娇羞,仿若雨中菡萏含苞待放,别有一段清秀涩美,那许夫人站在一旁,则犹如牡丹盛放,容光艳异,不可逼视,真真儿这天下女子,无一不是造化所钟,千姿百态,各有所长。”

    那书童看自家公子又开始如痴如醉,懒得理他,自出去找吃的不谈。

    是夜卫三公子又在船舱中拿了紫玉凤萧,手中按着宫商徵羽,清清地吹起时样新曲调,箫音嘹亮,犹如凤鸣云端,惊动佳人依窗倾听,唐宝如却十分不耐,因为淼淼年幼,早早便睡着了,却被箫音吵醒,啼哭起来,箫音不得不住了,也不知扰了清风朗月下多少人的雅兴。

    第二日在船舱上遇见,卫三公子告罪不迭:“昨夜天宇澄澈,月色如昼,一时起兴,却是扰了令千金,实在对不住。”

    宝如抱着孩子微微一笑道:“不妨事,是稚子年幼懵懂,扰了公子的雅兴才是。”

    一旁的宋晓菡含笑问:“卫三公子昨儿吹的可是《客窗》?”

    卫三公子笑道:“正是,鄙人技陋,贻笑大方了。”

    宋晓菡微微笑着:“客途中听此曲,果然神伤,早听闻卫三郎才艺过人,真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卫三公子慌忙笑着又谦辞,唐宝如一旁看他们文绉绉掉书袋的应酬,心下十分不耐烦,抱了孩子只道孩子要洗手便撇下他们走了,卫三公子见状有些遗憾,但见宋晓菡问他些词曲,他一贯对女子十分体贴温柔,少不得一一解释,又说了些京中词曲的雅事趣话,连宋晓菡的丫鬟们都听住了,不断追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