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4章 京城相会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水送舟轻,不过几日船便到了京都,这些日子卫三公子在船上与宝如碰过几次面,却都不得其门,其实他着实是被宝如那相貌给震住了,却不知宝如因前世的缘故,对读书人都有些敬而远之,一听到文绉绉的话便觉得脑仁疼,她虽然得了秦娘子的教导,前世曾经下过苦功,却仍是将这些应酬当成一件苦差事,并不似那些天生就生活在大宅门里的闺秀一般如鱼得水,得心应手,而对这位卫三公子,虽然美则美矣,宝如却只停留在“这人居然和自己姨母有一腿!”这样的事实当中,对其相貌再无旁人那般震撼了。

    船靠岸那日京都正在下雨,岸边一片蒙蒙细雨,宋家人忙乱着替女眷们打伞,宝如在船头正顾着给女儿遮入蓑衣,忽然听到前头卫三公子“咦”了一声问道:“那是谁?”

    众人往下一望,只见岸上一少年一身青衫,手里举着一把油纸伞,往船上看来,岸上人并不少,这少年水边闲闲而立,却犹如临风玉树,矫矫出群,待到看到他们,走近而来,油纸伞微微抬起,便露出一双如夜似渊的眸子来,深沉而清冷,前头宋秋崖笑道:“是贤侄来了。”宝如怀里的淼淼早已看到阿爹,伸出双手呀呀而叫,十分欢喜。

    许宁看到女儿展颜一笑,微弯的眉眼和挑高的唇角让脸部线条瞬间柔和起来,那眼睛里含着的冰冷凛冽仿佛只是适才众人的错觉,他上前对宋大人、宋夫人深深施礼道:“内子小女有劳贵府一路护送,在下感恩不尽。”

    卫三公子立于一旁,喃喃自语:“难怪……”宋晓菡听他含糊说话,转头好奇问道:“三郎在说什么?”

    卫三公子有些自失的一笑道:“没什么,想不到许探花神秀仪然,风流内蕴,与许夫人真是郎才女貌,好一对璧人。”

    宋晓菡看了眼许宁抱着孩子,一只手扶着宝如下船,她上次被宝如连贬带损讽刺了一顿,对许宁也生出了恶感,如今看过去只觉得这人有些阴郁,衣衫鞋履都极为普通,虽然才学尽有,却到底不过是市井俗人罢了,虽然中了探花,却也要从七品开始慢慢熬起,便是官家青睐,又如何?说不定还是看在自己父兄推崇他,才会如此青眼有加。自己爹爹虽然是七品县令,却是侯府嫡子,将来是要承爵的,连公主府上的公子见到自己父亲也要喊一声世伯。

    她原来是有些嫉妒唐宝如一个市井妇人平白发迹,如今看来,市井寒门出身到底前程有限,和自己这些高门大户,仍是有着天渊之别的,自己大概是在地方上久了,眼界也变得浅窄起来,如今才到京里,才知道这天下之大。

    一时她也心平气和起来,笑盈盈对卫三公子道:“三郎真是谦谦君子,过于谦逊了,你之才学,比之那许探花应不逊色,只是你出身高贵,倒不好与那些寒门学子去争那科举前程。”

    卫三公子笑看了她一眼,这几日他与宋晓菡交谈甚为相得,相处较为融洽,只是这位小娘子却是安阳侯嫡长子唯一的女儿,不好一亲香泽,只能做个红颜知己罢了,虽然有些遗憾,不过有时候这种思而不得的感觉也是十分美妙的。他一边想着一边上前施礼,与许宁攀谈,彼此通禀姓名,许宁才听到他的名字,脸色便微微变了下,之后只顾着让宝如几位女眷上了车,淡淡地应酬了几句,先拱手相别,与宋大人约好迟些日子登门相谢,便匆匆登车而去。

    宝如在车内抱着孩子看到许宁上来坐在她身侧接过孩子,有些不自在地往里侧挪了挪,许宁一张脸登时就沉了下来,低着头逗弄了一会孩子,才缓过脸色来,侧过头看她,眼睛在车厢里摇摆昏暗的光线里晦暗不明:“那个卫云祥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见到要离远些。”

    宝如正理着头发衣袂,听到他说,忍不住抿嘴笑道:“那个人我记得,不是那个后来与那什么公主通奸,到处流言蜚语的吗?”

    许宁脸色陡然一缓,眼睛里的薄冰仿佛也解了冻,嘴角含了一丝笑意道:“你倒对这些小道消息清楚,他一贯自诩风流,其实金玉其外,你须注意不要与他有牵扯,平白赔了自己的清白名声。”

    宝如漫不经心道:“这人一说话满口文绉绉,七万八绕地掉酸文子,只有宋晓菡那样的假斯文才和他说得起来话,我一听就烦得很,哪里还上前凑呢。知道他的事情还不是靠你娘当时那叫一个愤慨,不知哪里听来的流言,就一直反复在我面前说,简直好似担心我会出墙一般。”

    许宁垂下头,眼里的笑意似乎再也含不住,终于笑道:“你这真是……也不能怪娘,你这相貌着实是招人了一些。”

    宝如冷哼道:“你放心吧,你女儿如今长开来,越发神似你,倒不必担心了。”

    许宁低头去仔细端详淼淼的脸,有些疑惑道:“果真像我?”

    宝如有些不自在地哼了声:“我娘说小时候还有几分像我,如今越来越像你了。”

    许宁又看了一会儿淼淼,两父女漆黑眼睛四目相瞪,许宁居然忍不住傻笑起来:“真的像我?”

    宝如有些瞠目,将也嘿嘿笑起来的淼淼抱了过来道:“你这是高兴傻了?”

    许宁笑得踌躇满志:“儿像母,女肖父,你再生个儿子就像你了。”

    宝如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抱着女儿从马车往外看,可惜下雨,街市上并不甚热闹,而且上一世宝如曾在这里生活了许久,如今故地重游,陡然让她想起从前许多不开心的事,可以说整个京城生活,就没有一件让他开心的事情。

    她默默看着外头熟悉的街景,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失落,又分外想起家来,恨不得立时回了家去。许宁敏感地感觉到了她忽然低落的情绪,说实在话他能理解这种低落惆怅,京城生活前世来说,同样也是给予他沉重打击的地方,他曾雄心万丈踌躇满志,曾与官家君臣相得展望未来,最后却家事国事天下事,无一事成,落得个惨淡收场。他皱了皱眉,仍是扬眉而笑:“今日虽然下雨,过两日便晴了,我们带淼淼去花市玩一玩,又或者去大相国寺赏花?”

    宝如有些怏怏道:“从前大相国寺烧香还少么,不去了,花市可以去看看,买些花来屋里摆着也好。”

    许宁看她心情不好,只得又转个话题:“你还记得秦娘子么?”

    宝如终于来了精神:“她如何了?你可将她赎出来了?”

    许宁笑道:“已替她赎身,我盘了间小小的铺子,放在你名下,请她店内掌着,仍是卖香。”

    宝如喜道:“如此甚好,她从前不是都急着返乡投亲的么?如今如何肯留在京城?”

    许宁短促笑了下:“她当年无依无靠,我们当时家境也一般,又和她无亲无故,自然只能投亲,只是如此潦倒回去,又无儿无女,可以想见即便投亲也是寄人篱下,如今我将店面交予她掌管,眼见着能自给自足,不必求人,她如何不愿?”

    宝如喜上眉梢,嘴角怎么都忍不住笑意,连忙问:“她如今住哪里?”

    许宁看她兴致盎然,心情也好了起来,含笑道:“我们住在双槐坊,买的香铺就在银杏街上,店名就叫燕居香铺,她住在香铺后楼,平日也可照应店里,从我们住的地方过去也不过一刻钟。”

    宝如笑起来道:“那可好了,我正愁白日无人说话呢,这般正好。”一边又愁道:“这会儿秦娘子还没认识我呢,我得给她准备点见面礼才好。”又有些担忧道:“如今手里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秦娘子见过的好东西多了,会不会看不上。”

    许宁看她兴头起来,只是含笑,见她着实发愁了,才闲闲建议道:“做几样拿手好吃的便是了,她从前不也对你厨艺赞不绝口的。”

    宝如才恍然:“对啊我竟没想到!”一边又开始计划起做什么吃的好,一路嘀嘀咕咕念叨着也不知能买到甚么食材,这季节该吃些什么合适。一时却又想起宋秋崖做戏震吓许家两老的事,和许宁说起来,不知不觉说了许多许宁别后之事,许宁时不时问上一句两句,似乎对这些琐碎家事也极为感兴趣的样子,一时又问道:“我托人给大嫂物色了门极好的亲事,也不知她应了没有。”

    宝如讶然:“没有听说大嫂要改嫁啊。”

    许宁眉眼不动,只是嗯了一声,又问了些唐父的病情,唐昭如长得如何了,饭馆如何,竟是前世今生头一次与宝如闲话家常,说起人间烟火事来。

    转眼车子到了双槐坊胡同内,后头银娘和小荷乘坐的车子也跟了上来,他们先后下了车,叩开了门,进门后原来是小小三进的院子,白墙灰瓦,院落清净,虽然小,却正房、卧房、厢房,厨房等一应俱备,转过照壁后,院中果然有一树海棠开得娇嫩得很,繁花重重叠叠,洋溢着勃勃生机,淼淼一看到便已喜得呀呀伸手,许宁抱了她过去给她折了一枝花拿在手里便不肯放了,一路进去看小荷她们将行礼归置,宝如忍不住低声与许宁道:“这比我们从前住得好多了。”他们从前进京,只能赁个小小院落,还要与人合住,用土墙将中间隔开变成两户,连说话都要细语小声,京里样样都贵,只得精打细算,也不知当时怎么熬过来那样清苦的。

    许宁抬头看她,数日不见,她产后原圆润了些的脸稍稍减了下来,但眉目间那一股秾艳仍然不减,一身鹅黄袄裙,人比花娇,难怪今日那卫三郎看她时的眼光炯炯,他忍不住调笑了句:“有美妻若此,怎能不砌金屋藏之。”

    宝如笑了声,她看了房子,心情甚好,想到第二天便能见到秦娘子,更是喜悦,也不和他计较这口出不逊,只美滋滋地换了外套,自去厨房洗手要给女儿做个鸡蛋羹。

    许宁看着她窈窕背影,深深呼了一口气,感觉到整个房子乃至整个京城,都忽然鲜亮而生动起来,便是一日看尽京城花的游街夸官之日,也比不得今日之春风得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