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5章 微服私访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果然雨收云晴,天气甚好。宝如一大早起来洗手做了金铃炙、金乳酥几样精致点心,又拣了一篮子的樱桃,便催促着正好今日休沐的许宁带她去见秦娘子。

    许宁看了那些精致细巧的点心,有些吃味,却也只得抱了淼淼和她出去。

    秦娘子仍然和记忆中的一样,娴雅从容,岁月给过她太多磨折,她却并不为此自暴自弃随波逐流,宝如和许宁进去时,她淡妆素服坐在店内间,纤手焚香,与一位女客介绍香方,她虽已年过三十,相貌已经不复年轻时娇嫩美艳,望之却丰神淡远,清极无比,女客闻过香,又听她介绍后满意地买了两盒“常随香”走了,许宁这才带着宝如上前。

    她看到宝如,神色微动,上前施礼笑道:“这定是许相公的夫人和女公子了,果然是一双璧人。”一边将他们让入内室,命人奉茶,心下却微微惊叹自己身陷勾栏数年,见过的丽色不知凡几,只这一位年轻夫人,秀靥长眉,神清骨秀,风致嫣然,没有一毫脂香粉气,竟已将那花魁翘楚尽皆比了下去,自己只说也有几分姿色了,如今看了她,只觉珠玉在前,令人形秽。这和花魁比的话当然是绝不能说的,只好在心里惊叹,却不知这位许相公得此绝世佳人,有没有本事留住国色了。

    宝如见到秦娘子十分喜悦,彼此见礼后连忙拿了自己做的点心请她品尝,秦娘子含笑略微品尝了一下,赞不绝口。宝如和她说了些闲话,到底因天天带着淼淼,忍不住说了些孩子喂养的事儿,事后又惊觉不妥,讪讪地住了嘴,生硬地转着话题,好在秦娘子一直含笑与她说话,脸上一丝不快都无,这却叫宝如感觉到了隔了一层甚么,渐渐就有点不自在起来,她许多礼节都是前世秦娘子亲手调|教,如今在本人面前,又似乎回到了刚开始被秦娘子以苛刻挑剔的目光观察她一举一动的时候,不觉拘束起来。

    许宁这香铺仍然生意甚好,虽然才开没多久,却已客似云来,聊了一会儿一直有人通报有女客希望秦娘子出去介绍香,秦娘子只是笑请人出去通报主家来了实不得空,请客人先自便,宝如坐了一会儿也不好再占着时间,便起身与许宁告辞出了来。

    总之虽然宝如满载期待而来,回去时却有些意兴阑珊,许宁早算到了此一事,只是心下好笑,就看着她一个人惆怅纠结了一会儿,到底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终于忍不住和许宁开口:“上辈子我们明明无话不说。现下却什么都不好说,只能装作初相识,问一些从前早就知道的话,她也对我好疏远客气。”

    许宁忍着笑道:“总要有一段时间慢慢熟悉彼此才好,她沦落风尘,戒心比一般人强一些,不过总是个八面玲珑不会让客人难堪的,你们不是谈得还好吗?”

    宝如忧郁道:“前世我老喜欢和她诉苦,什么都和她请教,如今却不同……”她满腹惆怅,当年无子、与许宁关系不大好,家里又一摊子糊涂事,与秦娘子说起来,她阅历甚广,一一与她分剖宽慰,渐渐两人便无话不谈亲近起来,如今这一世,却只能说些花里胡哨的闲话。

    许宁心里想如今你在别人眼里是年少得志,备受夫君宠爱的官宦夫人,那秦娘子却刚无端受了恩惠,心里尚有戒心,哪里就肯与你全抛了一片心呢,更何况曾堕身勾栏,如何会相信你这高高在上的官宦夫人愿意和她交心交往?这也是人情冷暖,宝如若是失意求教,秦娘子反会更亲近她些,并非幸灾乐祸,只是失意人总不太想与得意人在一起,更衬得自己沦落尘埃,心里如何会舒服?

    不必许宁说,唐宝如自然知道如今情状,只能说自己是太寂寞了。她转头看了眼许宁,少年低着头睫毛纤长垂着,察觉到她的目光侧头看她微微一笑,双眸明亮如星,唐宝如惆怅地发现如今居然只有这个冤家和自己说得上些话,前世今生自不必说,连孩子也是共同的,每天便是围绕孩子也能有许多话题。

    也难怪从前老辈儿劝闹别扭的小夫妻总是说:“生了孩子便好了。”也是经验之谈了,单看如今他们之间相处,谁能想到一年前他们仍然如同仇人,吵着要和离?

    她只好转移话题:“我看秦娘子做香铺掌柜挺好的,她能写会算,又言语便给,人又雅又生得美,那些夫人小姐都喜欢和她攀谈,一买就许多,我冷眼看着竟比你在家里卖得还好,毕竟那边是借着念恩寺的香火,难为你想得到让她掌着香铺。”

    许宁含笑道:“我走一步便要想十步的,一开始重生想要弄个进项,也是斟酌了许久才选了这个的。”

    宝如好奇道:“你这般不觉得累么?会不会睡都睡不好的。”

    许宁失笑:“怎么会累,这是习惯。”

    两夫妻正说着话,一边散步回到双槐坊,才进了胡同,便看到一架青油马车停在家门口,一个小厮侍立一旁,许宁一怔,将淼淼递给了宝如,看着那小厮打了马车帘子,一位轻裘朱履、眉宇文秀的青年男子笑着下了车,一手止住了正要施礼的许宁:“许兄好雅兴,一大早便与夫人出外。”一边笑着对宝如点头:“许夫人,广陵一别,许久不见,听说你得了千金?”

    宝如抱着淼淼看到李臻,十分喜悦道:“原来是李相公。”又看了看车后头再无别人,有些失望道:“安娘子没随您一同来啊?快请进。”

    李臻笑道:“她在家里操持家务呢,因内子才生产,如今中馈是她主理,带她出门不太便当。”一边又好奇地抱过了淼淼道:“女公子长得和许兄倒似一模一样,喂养得不错,好沉实。”宝如看他抱着孩子的手法娴熟,淼淼又是个不怕生的,看到有生人抱着也并不哭闹,十分给面子的露出了没有牙齿的牙床憨然笑着,一边伸手去抓李臻身上暗红色团花缂丝锦袍上凸起的绣纹,宝如钦佩道:“李相公看起来倒是会抱孩子,外子第一次抱孩子根本不敢下手呢。”她是不承认她第一次抱孩子也是刘氏教的。

    李臻笑道:“我也是才得了个长公子,比你们家女公子也就小了一个月这样。”

    宝如真心实意赞道:“恭喜李相公喜得贵子了。”

    李臻含笑着拿了个玉佩递给淼淼手里,宝如看到那白玉佩上雕着莲花,玉质温润清透,知道不是凡品,连忙推辞道:“东西太过贵重,我们小门小户担不起,莫要给孩子糟蹋了。”

    李臻笑道:“你家许相公前程无限,这点子东西有甚么担不起的。”一边言中有意地看向一直沉默恭谨站在一旁的许宁,许宁接到他的目光,额头间甚至微微起了一层汗,目光甚至不敢与他对接。

    李臻心下对许宁这分恭谨感到喜悦,一边亲自抱着孩子进了院内,才将孩子递给宝如,宝如一边慌忙着让小荷上茶,一边又笑着对李臻道:“李相公登门想必是有事要和夫君商谈,我去下厨做几道菜,千万用了饭再走,却不知李相公有甚么想吃的?”

    李臻看她大方利落,心下十分有好感,笑微微道:“不必太麻烦,只做几样你拿手又简单的便好。”

    宝如笑着施礼下去,想了一想,命荷娘去市集买合适的食材,一边手下不停即刻便打点起来。

    书房内,许宁请李臻上座,便一整衣襟,大礼参拜了下去:“臣许宁参见吾皇万岁。”

    李臻含笑道:“起来吧,如此拘束,倒不如你浑家爽朗大方。”

    许宁以额触地:“请皇上赦其冒犯之罪。”

    李臻笑道:“行了起来吧,我今日出来却是有要事和你商谈,没空和你说这些虚礼。”一边手里拿了份折子道:“这份折子你看看。”许宁拿过折子,手心已经沁出了汗,心里却早已知道是哪一份折子,这一份折子便是户部侍郎刘怡提出的“限田法”,将所有官户田产限定数量,一品限田五十顷,以下每品递减五顷,至九品为五顷,凡官户多余田产,由朝廷回购成为公田,租赁给无田之人,以期耕者有其田,又可解决国库空虚燃眉之急。上一世这一份折子也是这个时候递到了他的手里,并着君上的殷殷重盼。

    李臻笑道:“上次广陵一叙,我看晏之也对地主官户动辄良田上百万倾,无地之民却只能四处流浪,无地耕作颇有想法,今儿我看刘怡提出的这法子甚好,只是要推行只怕难,晏之虑事谨慎,不妨提提看有甚么不妥?朕想着再补充一些,便可朝议了。”

    许宁低头看着折子,心却不在折子上,终于开口问了一句:“敢问陛下,目前国库空虚,这回购大量官田,却又该用哪一项银子给付呢?”

    李臻道:“折子上有言,可加印会子即可,每日可加印十五万贯,专用回买公田。”

    许宁垂下睫毛,手微微发抖,终于将折子放到一边,郑重面君跪下,将额头触及冰凉的地砖上,低声道:“陛下,臣认为,这限田法,万不能行!”

    李臻在上头脸色忽然沉了下来,凤目微敛,淡淡道:“晏之这是怕了?”他语气缓慢悠长,却字字如刀,无形的压力沉重的自上而下隔空压迫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