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6章 后宫风云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宝如在下厨精心做了几道极精美的菜肴,一道红烧樱桃肉汤,深红玲珑的肉飘在浓浓俨俨的乳白汤色之中,红白交加,十分好看,又有清炖圆鱼、肉松卷子炸丸,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香气,连银娘都在一旁心悦诚服道:“娘子好手艺,我看外头开铺子的都未必能有你的手艺。”

    宝如得意洋洋,忽然却一愣,看到李臻一个人大步从书房走了出来,穿过院子直接出了门,从宝如的角度,只看到他的侧脸紧绷,到似负气而去的样子,许宁也并没有相送,很快外头便传来了车马粼粼的声音。

    她有些愕然,旁边银娘也低声道:“不是说要留饭的?”

    宝如让银娘去摆饭,自己到了书房,看到许宁低着头跪坐在地上,一张脸苍白得几近透明,睫毛纤长地垂著,光影遮得眼中深邃,看不清其中神色,宝如小心翼翼地问:“这是……闹翻了?”

    许宁抬眼看她,看到她眼里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展颜一笑,从地上站了起来:“没甚么,只是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他满怀期待而来,本以为能得到我的支持,结果我说了些逆耳的话,他身居高位,一下子接受不了。”

    宝如却仍观察着他的神色,许宁的眼角有点红,似乎是……哭过,她问:“不会被迁怒吧?”

    许宁笑了笑:“他一贯不拘小节,不是会因言迁怒的人,回去细想想就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了。”

    宝如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还担心你白白就没了这个朋友——李相公人其实挺不错的,你们朝上的那些事我不懂,不过你上一世那么艰险的,能多一个朋友总好多过一个敌人吧?”

    许宁笑道:“他很关键,他若是信我,以后一切好办,他若是不信我,那我会早日谋了退路,回乡做个富家翁去。”

    宝如不由有些踌躇起来,既想那李相公和许宁和好如初,又有些盼着那李相公若是不信许宁,那自家的路也应该更好走一些。许宁看她脸上神色,早知道她心里纠结,大笑着牵了她的手走出去道:“你莫要愁,无论如何我都能保住你和孩子的。”

    宝如跟着他走了几步,才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被许宁攥在手心,连忙将手抽了回来,摔了袖子自去了饭厅。许宁在后头又哈哈大笑起来,宝如将他撇在身后,心里却总是觉得怪怪的,许宁一贯深沉自持,极少这般情绪外露。

    还有她进书房的时候,许宁做什么要跪坐在地上?有什么事他要下跪的?他做了甚么对不起那李相公的事吗?还是有甚么要求他答应?他为什么要哭?她皱了眉却没想清楚,自去抱了女儿喂奶去了。

    大内正阳门上,李臻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城门楼上,看着暮霭沉沉落下,晚风悄无声息,渐渐万家灯火点起,光影流金,宛如盛世,他却知道这下头的百姓有多少苦楚,远方他这个帝王看不到的地方,有更多的百姓流离失所,买儿典女,民不聊生。他耳边仿佛仍回荡着那明明谨慎恭敬,老成持重得不像话,却偏偏敢在自己面前说出忤逆刺耳的少年翰林所说的话。

    一句句沉痛而悲哀,尖锐而刺耳。

    自己是想要百姓好,想让这天下人人有田耕作,想让国泰民安,为何被他那样一说,居然反而成了祸国殃民的法子?反而会被贪官强豪以此为由,任意谋夺百姓田产?会子会变成无用的白纸,朝廷国库变本加厉的空虚,佃农交不起官田的租逃荒导致公田大量抛荒,民怨沸腾,群臣反对……自己成了昏君……

    他咬了咬唇,不想相信,却又怀疑,不过……还有时间,不急,他还有时间——去验证许宁所说,到底是忠言逆耳,还是妖言惑众。

    他慢慢步下城楼,往后宫走去,先去了慈元殿,祝皇后正在替皇长子换衣服,想是做好了给皇长子试试,看到他进来,连忙站起来行礼。李臻道:“免礼吧。”一边去看刚穿好衣服的皇长子,稚子无知,只会咿咿呀呀地叫着,祝皇后笑道:“这是见到陛下,高兴呢。”

    李臻盯着那张天真无辜的脸,自己的血脉亲儿,五味杂陈,转眼去看祝皇后,她一贯节俭,身上也只穿着半旧的家常衣裙,她相貌仅是清秀而已,比起安妃差得远了,她显然也深知自己的不足,并不在头面衣裙上用太艳丽的打扮,而只是往持重走,平日里性情静婉,说话也从来不疾言遽色,绝不作狎昵态,他一向也十分敬重这个皇后,为此还特意先让她生了皇长子。

    他问祝皇后:“这些日子你身子可调养好了?”

    祝皇后抿嘴笑道:“有劳陛下动问,已是大好了。”

    李臻垂下睫毛道:“这些日子都是安妃在打理后宫诸事,既你身子已好,那我让安妃将凤印送回来给你,主持后宫诸事吧。”

    祝皇后一怔,谦道:“安妃这些日子替臣妾分忧,主理后宫诸事十分妥帖,妾身这些日子虽身子已大好,却仍要分心皇长子杂务,不若还是让安妹妹掌着好了。”

    李臻道:“过两日便是四月初一的太庙夏祭了,虽然前朝有礼部、太常寺办着,后宫诸礼也颇为繁琐,还是你理事好一些,不要出了差池。”

    祝皇后连忙曲膝道:“陛下既然有命,臣妾遵命。”一边又笑问:“陛下今儿留下么?”

    李臻摇了摇头道:“朕还有些奏折未批,就宿在正阳宫里了。”

    祝皇后脸上也并无一丝不快之色,仍是笑意不改:“陛下勤政,还当保重龙体才是。”

    李臻仔细看了她许久,才低声道:“朕知道了。”转身出了宫门。

    祝皇后连忙跟上亲自送他出去上了步辇,才若有所思的回了殿内,却是去了镜前照了照镜子,问左右宫女:“我比从前胖了吗?官家今日怎么一直往我脸上瞅,和平常好不一样。”

    宫女笑道:“娘娘比从前多了许多风韵,哪里胖?官家定是意外娘娘变美了。”

    祝皇后蹙眉沉思道:“陛下前几日见到寰儿都是喜欢得不得了,今日怎么好似冷淡了许多。”

    宫女安慰她道:“兴许陛下朝政繁忙,无心在此呢,陛下心里总还是敬重您的,不然如何会让丽正殿那边将凤印给您送回来?”

    祝皇后双眉松开:“也是,想是我想多了,你让王尚宫进来和我说说夏祭诸事办得如何了。”

    宫女们连忙下去通传不提。

    ======

    转眼便到了四月初一太庙大祭,接连三日,所有皇室成员及大臣们尽皆斋戒,初三日行了常雩礼,出了太庙,李臻一反常态没有回慈元殿,而是直接往丽正殿走去,这几日,他几乎都在前朝忙于政事,后宫几不涉足,今日却一反常态,跟着的内侍忙忙地安排步辇,李臻却不许人通传,直接便往丽正殿赶去。

    安妃正在几前端坐,听到皇帝驾到,慌忙起身迎驾,李臻进了殿中一眼便看到桌上摆着的菜肴都还原封不动,心下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问道:“这时鱼,你可吃了?”

    安妃匆忙迎驾,却与李臻是自幼一同长大的,随意言笑惯了,笑盈盈回道:“赐来的时鱼才由当差的公公送来,听说一般人还不能得到这供奉过太庙的贡品呢,我正要尝一尝。”

    李臻坐到几前,拿了筷子拣起那时鱼来看,这时鱼从江南贡来,出水便死,兵部拨马派船,昼夜不停,所到之处传唤地方官准备冰块,急如星火,即便如此,到京里,也只能是腥臭的死鱼了,然后作为太庙“时享”供奉过后,历来便由官家分赐给大臣后妃,若是没个品级,还真不够资格吃这时鱼,而赐鱼的名单,也历来由礼部拟好呈御览勾定的。

    安妃作为自己的宠妃,自然是能吃的,大家都知道这鱼不新鲜,可作为皇家的恩赐,谁都要硬着头皮尝一尝。

    李臻将一只时鱼放入嘴中,嚼下一口肉,御厨虽然配上了诸多解腥臭的佐料,依然能吃出那*之感,李臻缓缓将那鱼肉嚼碎吞下,放下剩下的鱼,看了眼安妃,安妃正睁大眼睛看着他,显然有些不解其意。

    李臻微微一笑,让人将那时鱼撤下,问她:“我前儿让你把凤印送回给皇后,你可觉得委屈?”

    安妃道:“这有甚么委屈的?拿着那凤印,日日那么多事要理,而且好多事都要去请太皇太后、太后示下,麻烦得很,我巴不得早日还给皇后娘娘呢。”

    李臻笑起来,看了看桌上的饭食,叫人换了一些新鲜的来,重新陪着安妃用了饭,才用过饭没多久,他便开始感觉到胸隔之间,只想作呕,他皱眉感觉到不对,命人道:“去传太医进来。”

    太医跑进来的时候,李臻已经开始上吐下泻,安妃吓得面无人色,连太皇太后、太后、皇后都得了消息赶了过来,待到知道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怒得就要问罪安妃,李臻硬撑着道:“不关她的事,是时鱼,朕刚才也就吃了一小口,觉得不对就让人撤了,没想到还是发作了。”

    太皇太后和太后面面相觑,她们是知道时鱼是什么的,只得苦笑一番,看着太医开了藿香正气汤给李臻服下,总算止住了呕泻,听着太医道皇上身子壮健,并无大碍,好好歇息一夜应能恢复,才算都放了下心来。李臻却道:“请太医给安妃也把把脉。”

    太医听命,慌忙上前给安妃把了把脉,过了一会儿却皱了眉头,低声问:“敢问娘娘上月葵水何时?”

    安妃一怔,回首去看贴身宫女,宫女连忙上前道:“娘娘上月葵水还未来。”

    太医道:“像是喜脉,再过一阵子再诊,或能确诊。”

    安妃啊了一声,满脸茫然,太皇太后和太后、皇后却都笑道:“这是好事,且再过些日子再诊才好。”一边又和她说了些禁忌之事。

    安妃这一夜又是惊又是喜,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看向床上半躺着的李臻。李臻躺在那里,黑得不见底的瞳仁直视着她,仿佛盯着什么珍而重之的珍宝,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李臻却转过眼神,问那太医:“若是那时鱼被安妃吃了,上吐下泻,又当如何?”

    那太医微微色变道:“若是娘娘果真有孕,这上吐下泻,可着实凶险。”

    一时太皇太后和太后、皇后都在合掌称颂祖宗有灵,只有李臻看向安妃,眼里带了近乎沉痛的悲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