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2章 家长里短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家的时候,唐远等人知道裴瑄居然被贵人看上,人人都大喜过望,宝如少不得又做了一桌子精致好菜庆贺一番。

    晚些时候宝如终于忍不住问了许宁:“那李相公究竟是什么人?借了裴大郎去是否去做什么危险的事?”

    许宁想了想道:“元该早点和你说,只是当时看李相公的意思似乎不想我同你说——那李相公就是官家。”

    宝如唬了一跳道:“怎么可能!官家不是讳炅字么?”

    许宁笑道:“臻是他还在徽王府的名讳了,入继大统后,他便改名了。”

    宝如震惊了一会儿,却是想到那日许宁的表现,茫然了一会儿道:“你那天在书房……是和他交了底?”

    许宁沉默了一会儿道:“是,不过我没提你也是重生的事,只说自己是大梦一场,醒来发现现实与梦几乎相符,却可以改变。”

    宝如不可置信道:“官家信你?你就不怕官家把你给斩了?”

    许宁笑道:“不会,我说了几件事让官家验证,他不是个滥杀之人,于人命上十分慎重,轻易不会下令杀人。”

    宝如好奇:“你说了什么事让他验证?”

    许宁道:“前世这个时候,安妃已因为食用了变味的时鱼结果上吐下泻,偏巧身怀龙种,于是没挺过去香消玉殒,我与官家说后,他回后宫查验,如今安妃一切安好,显然已改了她的命。”

    宝如想到许宁的弟弟,有些心有余悸道:“也不尽然……谁知道下回会不会又吃了什么不对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她又恍然道:“怪不得前世进宫问安皇后并不曾见过安娘娘,所以我压根没想过李相公便是官家呢。”

    许宁脸上阴郁了一会儿道:“有些事情能改,有些事情不能改,如今我想不出这其中的分别。”

    宝如也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道:“会不会和那个被改命的人有关?我想着你弟弟会不会是吃饭的时候本来就习惯狼吞虎咽之类的,所以就算你让他吃粥,他一有机会吃了别的东西,怕是积习难改,所以……但是安娘娘这样,原本是个意外,只要注意饭食,兴许就没事?”

    许宁道:“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安娘娘那个,只怕未必是意外。”

    宝如愕然看向许宁,许宁耐心解释:“后宫诸事本就难解,安娘娘是官家潜邸之时就认识的旧识,颇得官家恩宠,与别人后来的情分不同,未必不是挡了谁的路。都说臭鱼能吃,臭肉不能吃,虽然时鱼不新鲜,为何独独到了安娘娘那边的时鱼偏就*到吃了会下痢的程度,听官家说当时那鱼他只尝了一口,结果病情来势汹汹,事后御厨和经手的礼部等诸人统统被拘了审问,却一无所得。”

    宝如深吸一口气道:“这真是……”一边看了看许宁道:“这便是妻妾成群的好处了。”

    许宁看她一双眼斜睨于他眼波流转,骨头微微酥软了些,严肃道:“正是,我辈合该吸取其前车之鉴,这齐人之福,唯有圣人才能左右逢源。”

    宝如轻哂了下:“少说甚么甜言蜜语,那这般说来,官家在宫中连安娘娘都护不住,再看前世也是连你这般为他冲锋在前的人都护不住,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是早作打算的好,你还和他交了底,万一这一世他还是保不住你……你我都罢了,淼淼怎么办?”

    许宁被她一个“我们”说得心里微颤,是“我们”,不是“我”,他心里酸酸甜甜的,解释道:“前世是我们操之过急了,你莫要看官家是过继的,其实他性子仁厚,学识也好,原本是很得文臣拥戴的,他身后的徽王、徽王妃那边其实也不是全无根基,先帝择他入继,是经过再三考虑的,既不能太过软弱被臣子挟持,被外戚压制,又不能太过独断残暴,我们这次慢慢来,稳扎稳打,小心权衡,胜算不小,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官家要信我,我没有时间再慢慢取信于他了,只能直接交底。”

    宝如轻叹一口气道:“你这样聪明脑瓜若是都玩不转,我们又能怎么办?为什么你就偏要报你那仇呢……”

    许宁哑然,他看向宝如,心知自己始终亏欠着这个女人,前世欠了一份情,负了心,这一世又为了自己前世未竟之大业,终究是带着她和自己女儿再次走上这条充满荆棘之路,他心里反复转了许久,竟然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为国为民?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一世所求不过是一个小家的安宁,而自己本来也可以给她的。

    他脸色不好,宝如却是看出来了,她笑道:“你别下脸子了,我知道我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如今看着也还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许宁惭愧之极,宝如却转了话题:“那官家到底是让裴大郎去做什么呢?”

    许宁道:“官家没说,不过他这些时日调动了一些今科才选的一些武举近身的人,又曾去京营禁军看过,这几日又有些不着痕迹地军职调动,我猜,他兴许是要在军中、侍卫选精锐建一支侍卫队了。”

    宝如道:“啊,那裴大郎去是什么用处?”

    许宁道:“他武艺精湛,人又无根无底,身后没有别的势力牵扯,极是好用,想必是充作教头。”

    宝如看了他一眼道:“若是真的,官家想做什么你都能猜到,我若是官家,只怕心里要不舒服。”

    许宁心里一甜,宝如这是担心自己?他温声道:“我也就在你面前说说,在上位者面前,什么时候要拙愚,什么时候要聪敏,这些我还是拿得准的,再说也不是都能猜到,我也是有前世打的底儿在呢,前边为何不和你说明官家的身份也是这个原因,你这人性情直爽,全无伪势,怕你露了痕迹,倒让官家厌恶了。”

    宝如道:“伴君如伴虎,这般日日夜夜地猜着防着,你不累么?”

    许宁松了眉头道:“三十岁,我如今给自己定的年限,一旦官家无忧,我当急流勇退,找一处山水皆好的地方,陪着你和淼淼隐居,你说可好?”

    宝如冷哼了声:“怕到时候你早被功名利禄迷了心,又或者和前世一样被那么多人牵扯上,想退也退不掉了。”

    许宁含笑道:“我自有打算。”他看到宝如没有反驳他一同隐居的打算,便知如今宝如尚无与别人共度余岁的想法,这两日遇到裴大郎提起来的心,略略放了些心。

    宝如却不知他心里这一番百转千回,酸甜苦辣,她说了几句这些便又说起了端午的一些节庆安排,又要采办些端午节礼送回武进县去给唐许两家,唠唠叨叨地说了一些,许宁只是耐心听着,甚至会给出一些节礼参谋,居然仿佛一对尘俗夫妇,家常里短,宝如商量完后回屋,陡然也感觉到一阵空虚,她这些日子似乎已习惯了有什么事都问问许宁的意见,前一世许宁并不喜欢这些俗事,她也觉得许宁是个官人,又会读书,这样俗事不好扰了他。

    所以柴米油盐酱醋茶,本来并非对不上琴棋书画诗酒花,无非是看说的人是哪一个罢了。

    天气渐渐热了些,裴瑄第二日果然便被徽王府遣来的差人接了去,过了些日子,天子果然颁了明旨,国内各地边防选身世清白的精锐入禁军上四军,身高必须为七尺以上,能开一石二斗弓,而各地选拔进京的精锐士兵,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会举行考核,再次选拔其中最精锐者,充为带御器械,御前侍卫。这样精锐中挑出的精锐,想必都是些以一敌百的武士了。而教头也是官家精心挑选毫无背景的人,在训练中再加以灌输效忠官家,为官家舍生忘死是荣耀,这就更是皇家最擅长的手段了。

    许宁捏着折子微微一笑,心下却稍定,他就知道官家不是个坐以待毙之人,就算对自己所说仍有疑虑,他也绝不会坐视诸事发展,自己选的禁军精锐,自己提拔的带御器械,定会对他效死,只有手握精兵,他在宫中才不容易受制于人,说到底当日他因病被太后垂帘听政,虽然不知道宫里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可以想见一定是经历过一番博弈,而最后以官家的失败告终,然而如今他有了准备,妇人之流,如何与手握天下至尊权柄又众望所归的年青帝皇抗衡?

    眼看着端午节快要到了,满街都是兜售天师像的,许宁前一日已是买了来贴在门上,又买了不少桃枝、柳枝、葵花、蒲叶等物插于屋内,宝如则买了上好江米板栗红枣等物来包粽子。

    这一日许宁回到院内,看到葡萄架下摆的竹榻上,三岁的唐定正捏着个五毒彩色布老虎呆呆在一旁,而一旁宝如抱着嚎啕大哭的淼淼正在轻声安慰,唐定正是唐远找回来的幼弟,定这个名字还是许宁给起的,之前一直含糊地叫着小三小三的。许宁看淼淼哭成这样,少不得问:“这是怎么了?”

    宝如十分尴尬抬起头来道:“昨儿做端午佩的小玩意儿,用碎布头做了个布老虎还有一些彩色的小粽子。”她指了指地上扔着的一串玲珑小巧的彩色三角布粽子道:“你看,这也挺好看的,昨晚淼淼喜欢得很,两样都抱着睡了。适才我看着天气有些热,便设了榻带了她和小三儿在葡萄架下纳凉,我一旁再做些香包,小三儿看了那老虎也想要,我想着再做一个也不值什么,再说淼淼当时也在睡觉,便给他拿着玩儿了,结果淼淼醒过来看到布老虎在小三儿手里,便放声大哭,还把那些小粽子也给扔了……这孩子,怎么这么独呢……怎么劝都不听。”

    许宁一张俊脸却是沉了下来,从身上取了个彩色丝线编的小粽子递给小三儿道:“小三儿,姐夫拿这个跟你换布老虎,好不好?这是官家赐的呢。这个布老虎是你侄女儿的,还给她好么?”

    小三儿自幼漂泊在外,本就有些敏感,看淼淼哭有些不知所措,却到底年纪太小不知应当如何应对,看到许宁拿了个香气弥漫的粽子香包给他,到底是宫中制的,颜色也鲜亮许多,下头还编着十分精巧的穗子,便放了布老虎接过那香包。

    许宁拿了那布老虎递给淼淼,淼淼立刻止住了哭声,接过那布老虎,眼里还含着泪水,却对许宁露出了笑容,她牙龈上已长出了一点糯米细牙,十分可怜可爱,身上穿着件月白薄纱布衫,里头透出鲜亮的大红绣五毒肚兜,头发也都扎着五彩的辫子,越发衬得肌肤粉嫩,唇红齿白。

    宝如“嗳呀”了一声有些埋怨道:“你这般宠着孩子怎么行呢,女孩子性情总要温婉谦让些才讨人喜欢呢。”

    许宁道:“我的女儿,为什么要讨好别人,只有别人来讨好她的。”

    宝如白了他一眼:“小心把女儿惯成个跋扈独断的性子,将来嫁人受婆婆指摘。”

    许宁笑了声:“你也想得太远了些,淼淼才几岁?周岁都没到!你这会儿就要她知道甚么谦让了?大了慢慢教便是了,这东西是你亲手做的,她视为珍宝,你轻巧送人,将来她便觉得我们做父母的没能力保住她喜欢的东西,有了心事也不和你说,有了喜欢的东西也不敢要,养出一副卑微小心唯唯诺诺的性子,被人辖制只怕连下人都管不住,如何是好?”

    宝如愕然看向许宁,实不知不过是送出去一个碎布做出的布老虎而已,如何就能到父母护不住孩子这般严重的地步,许宁仍是谆谆善诱:“总要让孩子知道,爹娘是她最强的靠山,有什么不高兴的、不满意的,有什么想要的,都可以和爹娘说,爹娘总会尽了力去替她做,若是被人欺负了,不要管来头有多大,爹娘总会豁出命去保住她,这般我的女儿才是个大方骄傲的贵女,无人敢欺。”

    宝如哭笑不得道:“我说不过你这读书人,你这样宠孩子不行的,若是让她什么祸都敢闯,将来总有我们护不住的时候。”

    许宁道:“那也要大一些了慢慢说与她听,如今才周岁,为什么便要夺了她喜欢的东西给别人?”

    宝如道:“这一会儿就忘记了啊,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啊。”

    许宁哼了声:“小时候我在外头拣了只从窝里掉下来的小雏鸟,十分喜欢,把它带回家,结果弟弟看到了想要,我娘就叫我让着弟弟,拿给他玩,我很舍不得,还是给了弟弟,结果那鸟儿被弟弟不小心掐死了,我哭了好久好久,那时候我也才五岁,到现在都还记得。”

    宝如点头:“你这记仇的性子原来是这时候就开始了,那雏鸟儿就算你弟弟不捏死,它离了窝没了父母喂养,迟早也是要死的,小时候想不通,后来总能想得通吧?”

    许宁停顿了一下道:“你不知道那种感觉,喜欢的东西被从眼前抢走,却并不被人珍惜,你喜欢不喜欢,在爹娘眼里完全不重要。”

    宝如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看到许宁漆黑的眼珠子盯着她,却说不出口,只好道:“罢罢罢,这么小的事情,也值得你把五岁的事情也翻出来听,真真儿的……”

    许宁笑了下:“我难得喜欢什么东西,因为总觉得喜欢也不一定能拿到,拿得到也不一定能留住,若是得到了又失去,更是伤心,我喜欢制香,并不是说喜欢那些香料,而是在制香的过程中种种香料糅杂,制法不一样,先后不一样,出来的香气就能全不一样,这过程令人愉悦,成香之际的感觉也令人觉得享受。我想着这大概也是我如今非要回到朝堂的原因,并非是贪那功名利禄,而是这过程,让我觉得是被许多的人需要的,被人敬仰的,我是有用的……尤其是官家的赏识,天子至尊曾经给予的信重赏识,更是不同……大概是这些感觉,并不是我非要报复什么人。”

    宝如抱着淼淼看向许宁,仿佛第一次听到许宁这般剖白心声,她读书少,并不能形容这一番心情,好像对许宁有些怜悯,仿佛又回到过去,第一次见到站在院子中八岁的许宁,孤身一人,彷徨无一,她张了张嘴:“那时候,至少我是需要你的……”至少我是喜欢你的,她不肯再说这句话,她甚至不愿意承认自己曾经那样卑微的喜欢过一个人,人家却并没有放在眼里。

    许宁看着她眼里有着怜惜和柔情:“我那时候不知道真心实意的喜欢,有时候重过很多东西。”

    宝如眼圈忽然红了,放了孩子转头回了房内。

    许宁垂下眼睫,发现其实说出心里话,也不是那么难,他伸出手去逗弄淼淼,整理她手腕上彩色的丝绦结子,他知道他有许多许多的不足,可是他仍是愿意慢慢煨暖那颗心。

    回了书房许宁看到自己镇纸下头压了张帖子,拿起来看到是宋秋崖那边下的帖子,道是端午那日他雇了一只画舫,准备阖家端午那日在河上观龙舟,请他携眷一同赏龙舟。

    他笑了下知道应是宝如接了帖子,适才却因为孩子哭闹的事情忘了和他交代了,他拿了那帖子沉吟着,外头宝如果然又风风火火掀了帘子进来道:“今儿宋家送了帖子来,我没应着只说要先和你说,他应该他们家侯爷侯夫人、二房三房的人同一只画舫吧?我不耐烦见这些人,你看是不是我们自己赁一只船儿去玩?”

    许宁笑了下:“好教夫人知道,你相公如今官职低微,端午那日是官家也要出来与民同乐的,那河面上百里之内全都清了场,三品以下的官员,是没资格赁船儿靠近那儿的,只能在岸上看赛龙舟。”

    宝如撇了嘴,待要说不坐船,又舍不得不带孩子看那热闹,毕竟岸上人山人海,若是不小心被挤进河里,那可不行,还是在画舫上看最舒心,又近又安全,还能坐着慢慢吃些东西。

    许宁知她想看,笑道:“只管应了吧,我看这帖子上说的,那画舫极是宽敞,已是给我们留了房间,应是极自在的,应酬也没什么的,难道为着那些讨厌的人去看龙舟,你便要不去了不成?”

    宝如叹了口气:“和那些人说话,累得慌。”

    许宁道:“你只管放心,到那日他们未必有空理你。”

    宝如道:“为什么?”

    许宁指了指帖子:“我记得上一世这个端午,我有事没去,后来听说宋家二房一个小姐不知怎的落了水,偏巧当时宁国公带着一家子在那附近,宁国公那个卫三公子你还记得么?就是路上遇到的那个,那么多的仆从没下去,他就先跳下去救了人,结果捞上来人家小姐的清白已是误了,偏偏宋家二房,就是宋秋崖的二弟,当时身上并无差使,白身一个,大长公主脸都青了,与宋家掰扯了一番,最后宁国公与宋家商定,纳了那小姐为贵妾。后来宋秋崖出了事,二房承爵,本朝却不能以妾为妻,那卫三公子后来娶的妻子也是颇有门第不得轻忽,一个侯爷的嫡女却做了妾,当时着实有些传为笑谈,毕竟那卫三公子到最后也没能得个郡王的封,只勉强靠着公主的食邑度日罢了。”

    宝如不可思议道:“我好像依稀是听过这么个笑话,但是这可都是大户人家啊,满船的下人伺候着,怎么卫三公子居然亲身跳下水救一个女子?”

    许宁忍俊不禁:“我后来听说宋大郎和我说,原来那卫三公子那段时间与京里教坊一位歌姬甚是情好,那日也携了上船观龙舟,因为前头有应酬,将那歌姬安置在自己房内,偏巧那日那二房的小姐不知为何穿的衣服,佩的花钗,居然与那歌姬十分相似,那卫三公子当时看到,以为是那歌姬落水,一时情急,跳了下去救人,后来才知道是弄错了。”

    宝如捂了嘴吃吃笑起来:“还有这样的事儿?”

    许宁道:“不错,所以你只管去好了,不管这事发生不发生,我想着那日那么多达官贵人,没人会在意你这样的小官夫人的,再说了有我在呢,你只管笑便是了。”

    宝如笑道:“也好,那那日就要有劳夫君出面应酬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