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9章 忧心如焚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宝如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许宁已是上朝当差去了。她感觉到全身都犹如被拆散了骨头一般,头昏昏沉沉,扶额半晌,才记起昨夜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不禁掩面而叹,这种时候也矫情不来,许宁固然是借酒纵情,且明显是居心不良,她自己也是半推半就,那些醉后对话自己想假装忘记都不行,这种时候还要昧着良心说自己吃亏,她也做不出来。

    她起了身要了热水自己好好洗了一番,前夜那些纵情片段在身上有着直接体现,让她回忆起来仍然面红耳热。

    晚上待到她安置好淼淼回房的时候,许宁已经将自己的铺盖悄没声息的搬回了卧室,小荷她们之前也只是以为许宁体贴宝如才生产因此不曾同房,如今淼淼也快一周岁了,搬一起自然也是顺理成章。

    许宁泰然自若,与她言笑如常,仿佛与她同床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他们一直是从未分开过的夫妻,宝如尴尬了一阵子也就默许了,这些日子许宁对她犹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不知何时她也已习惯了许宁的存在。一开始是敌非友誓不两立,势如弩张却在有了孩子后不得不将就凑合着过,渐渐从若即若离到似伴似友,共同抚育女儿,一起面对家人……

    日子明明有了改变,表面却依然一如既往,唯有许宁与宝如心中都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至少两人都在往好的那一方面在努力。

    这日许宁当值,宫里却遣了人来,一位自称刘娘子的女子带着几名宫女叩开了她的门,身穿红绡宫装,自称是官家派来和她学几道菜给安贵妃用的。这刘娘子却正是从前官家在王府时的厨娘了,后来带进宫封了个五品尚食……却是比许宁的官还大了,宝如吃了一惊,慌忙拜见,刘娘子却颇为和蔼爽朗笑道:“不必多礼,我这尚食大家也都知道不过还是个厨娘,只是是为官家做菜而已,夫人却是正经翰林夫人,来日必有诰命之分的,今日是官家交代下来,贵妃娘娘如今有孕在身,孕吐厉害,吃不下东西,叫我来与你学几道新鲜菜式,兴许贵妃娘娘看了便能有了胃口,也请夫人不必忧心,官家特特交代了,只是请你指教,若是贵妃娘娘仍是不吃,也不会问罪,请你只管尽情施展便是了。”

    宝如连忙问:“却不知如今贵妃用的是什么呢?”

    刘娘子道:“太医院那边开了苏姜陈皮茶、紫苏姜橘饮这些,也开了一些方子,甚至让医女替她针灸过,仍是没什么用,连太皇太后和太后那边都极为关心,日日督着御膳房这边变着花样做,常用止吐的淮山煲乳鸽、姜汁炖鸡、砂仁藿香粥

    尽皆做过,我这边也带了一张单子来,都是这些日子我们试过的菜式,想必夫人也是识字的,应能识得。

    宝如看了下,心下知道御膳房其实常年对着宫妃,对这止吐其实早有许多应对菜式,如今贵妃反应如此之大,只怕却不仅仅是怀孕的问题,她想起之前许宁说过前世贵妃神秘的死于被发现有孕之前,想必她再天真烂漫,如今也是如临大敌杯弓蛇影了,换成自己在那样的压力下,每日还有太皇太后、太后、皇后三座大山来轮番问自己吃了没有,吃了多少,关心自己的肚子,只怕也是吃不下的。

    她仔细看了下那些单子,沉吟了一会儿道:“其实我也知道得有限,只是从前听我娘说过她孕吐吃一道陈皮卤牛肉有些用处,宫里大概不好吃牛肉,民间仍是多有私宰牛肉的,幸而我这里有卤好的牛肉,再加上陈皮重新熬一熬倒是快捷,若您放心,不若我这就做出来给您带回去试试看,如何?”

    刘娘子笑道:“官家说了若是需要我这提供食材的只管说,若是一时办不了的,夫人提供的也只管放心用,官家如此爱重,我岂敢有话说?”一边又问了宝如需要什么其他食材,立时命人传食料来,没多久果然有马车快马加鞭专程送了食材过来,宝如将自己早就卤好的牛肉重新丢入调制好的卤料内,着意加了许多陈皮,开火再次熬起来,一边又洗了猪瘦肉切丝,与那黄豆芽、豆腐、豆腐皮、金针、木耳、冬笋、冬菇、菘鲊、萝卜鲊切成长丝一同熬煮了一锅十香菜出来,味道鲜香扑鼻,那边卤牛肉陈皮也已熬入味,刘娘子刀工飞快片成薄片码成一碟子卤牛肉。宝如又另外做了两道素菜,一道是嫩姜拌生菜、一道是笋芽炒白果,一道甜点姜汁奶羹,几个宫女也一直在忙碌着打下手,不过一个时辰,几道菜尽皆做好,刘娘子连忙命人将菜放入热窠炭炉内飞快送入宫内,一边笑着对宝如道:“官家夸夫人有巧思擅烹饪,我看果然如此,想必今日贵妃娘娘应能开些胃口。”

    宝如连忙谦辞了两句,又建议道:“我还知道一个偏方叫蛋醋汤的,将蛋打入米醋及糖水内煮开服用,听说有些效果,做着也容易,可请贵妃娘娘在宫里试一试。”一边送那刘尚食出了门。

    晚上许宁回来的时候,却满脸阴郁,看到宝如道:“今日宫里来人请你做菜了?”

    宝如道:“是啊,那个刘娘子应当就是你从前说过的官家钦封的五品尚食,果然十分麻利,我做菜的时候她也给了我许多建议,脾气又十分爽朗,明明是个五品官,却一点官架子都不摆。”

    许宁满脸不快,伸手拿了她的手来,看到她手背嫩如凝脂,手指纤长白皙,到底忍不下心来,又唉声叹气了一轮,宝如问:“这是怎么了?”

    许宁道:“今儿贵妃吃了你做的菜,居然多用了一碗饭,太皇太后、太后大喜,听说是个翰林夫人做的菜,便命人赏,巴巴地把我传了进去赏了些金帛,连皇后也赏了东西下来。”

    宝如道:“居然真的吃?依我说这也没有特别到哪里去,是贵妃心里不安,才这般反应剧烈的,从前我们家隔壁那庆嫂子,你还记得吗?他家三代单传,前边两胎都是女儿,公公婆婆和丈夫都盯着她这一胎,怀第三胎的时候就是吃什么吐什么,听别人说吐得厉害的都是女儿,更紧张了,越发吐起来,一点都吃不下,公婆还说她作妖,她到我家来,见到我娘就哭,说一想到肚子了可能还是个女儿,就觉得再也吃不下了,我看这安贵妃也是这样子,未必即使我做得多么合她胃口了,想必是看到官家巴巴的替她想办法,再怎么样也要吃下去。宫里赏出来,你应该高兴才对呀,是不是怕人说你以幸进坏了名声?”

    许宁仍是反反复复看着她的手,宝如抽回来恼道:“老看我的手做什么?”

    许宁蹙眉道:“太皇太后说既然能吃得下,不如请许夫人到宫中小住几个月,给贵妃开开小灶,那宫里哪里是你这等人呆得住的!就怕被人算计到了你尚懵然不觉,我一听就请辞说家有幼女,皇后娘娘却道正好皇长子也将满周岁,只管带入宫内,宫里尽有乳娘,无论如何亏不着淼淼,又说若是怕夫妻久分,可恩准休沐之日返家一次,话说到这份上,我哪里还敢推辞,心想着回来要不还是拿根柴火烫一烫,报个手已烫伤不知还来得及不,只是如今却有些舍不得你疼。”

    宝如睁大眼睛道:“你这也是胡闹,欺君之罪你也当得?”

    许宁长叹一声道:“官家也没想到会这样,散朝后给我特特道了歉,说也不好驳了太皇太后和太后的意思,再则贵妃也确实喜欢吃你做的菜,还是希望你能进宫,他倒是给我保证了一定让你在宫里妥妥当当绝不会让你损了一根头发丝儿,可是……”他满心忧虑,来回走了几步,居然一筹莫展,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他重生后极少遇到难题,许平意外去世宝如和离是一桩,秋闱洪水又是一桩,如今却又遇到这一桩,他如何不心急。

    宝如笑道:“难得见到能难得住你的,你这是怕卷入争储的漩涡里站错队?只是如今也由不得你了吧?”

    许宁住脚道:“皇后嫡长子名分已定,又出身名门,皇子都还小,官家才登基年轻力壮,还不至于就到争储站队的地步了,内宫诸人再傻也不会这时候就拉拢大臣沾一身腥,日子还长着呢,我只怕你傻乎乎的,被人算计了也不知。”

    宝如眉毛立起来道:“我哪里傻乎乎了!”

    许宁苦笑:“夫人你不傻,是直,只是这直在宫里是行不通的,你得能屈能伸,连淼淼都被送进去,这叫我如何不怕,若是有人拿了淼淼的命来逼你做甚么,你怎么办!”

    宝如自己并不甚担心,但说到淼淼,也不由有些担忧道:“这倒是,不过真有人这般大胆?你是不是过于担忧了。”

    许宁苦笑一声:“我何尝不知道如今官家正是壮年,前边又有时鱼这一桩,再动就要留下痕迹,这时候不会有人轻举妄动了,你入宫应当没有大碍,可如今我是一丝万一都受不住了!”

    宝如看他一筹莫展,实实在在的在为自己担忧,心下微微一暖,其实自己活了两世,真不是许宁口中那个爽直单纯的唐宝如了,宫里也不见得便是龙潭虎穴,休沐又能回家,实不必这么忧心忡忡如临大敌,她正要开口说些宽慰他的话,许宁忽然目光炯炯凝视在她的腹部上道:“早知如此,早该让你怀上孩子的,这般就有借口了。”

    宝如脸霎时通红,一甩袖子转身进去找淼淼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