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0章 贬谪青城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晚了点宫中果然有内侍传太后口谕到,封许宁之母罗氏为太孺人、妻唐氏为孺人,因其与烹调一道有专长,因贵妃有孕在身不思饮食忧思成疾,太后念及龙嗣为重,特宣唐孺人随贵妃之母择日入宫侍疾,指点宫中尚食,为贵妃调理饮食,又赏下了孺人的冠服插戴,金帛若干。

    许宁皱眉与宝如接了懿旨,打发了内侍,许宁饭都没吃,却是匆匆出了门,直至深夜方归。

    第二日一大早许宁便吩咐宝如不要轻易出门,若是安家有人来接,且先称病不见,便匆匆换了官服去翰林院不提。

    宝如看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却也无端相信他会处理好,便自在家逗弄淼淼不提。

    待到中午许宁回来,看到宝如面上微微带笑道:“此事已了,只是原想着过完年才出京外放的,如今却要提前了。”

    宝如有些惊诧问道:“如何说?”

    许宁笑道:“我上表请辞,翰林院诸同僚联名上书官家,请太后收回这侮辱斯文的成命。御史台得知此事,弹劾后宫乱命,命无亲眷关系的臣妻入宫为贵妃侍疾不当,有些言辞激烈的甚至说这是商纣之行,还有人拿了前朝后主强留小周后为例,官家脸都黑了,虽然解释了两句只是指点饮食并非以臣妻为仆,仍是无法,你前世也知道的,乌台御史嘴里哪里有好话出来的,怎么难听怎么说,连我都遭了好几句赘婿出身,寡廉鲜耻,卖妻求荣,枉为读书人的弹劾,最后官家迫于士林压力,不得不收回成命,但仍是将我谪至蜀地永康郡青城县任知县。”

    宝如一怔,转脸问:“这是你和官家早就商量好的?”难道昨夜那些忧心忡忡,皆是装出来的?她心里忽然有了一丝被瞒着的不喜。

    许宁摇头:“顺势而为罢了,前些日子我们原商议的是寻个时机,我上书做个触怒官家的样子,直接贬谪外放,再慢慢图谋长远。蜀地偏远荒凉,峻岭环抱,关隘林立地势险阻,民风彪悍,偏偏是兵家要地,前世应运民乱便是自此而起,一呼百应,从者甚众,我们早有打算,徐徐图之。他那日派尚食来与你学做菜,并非有意,不过只是心疼贵妃,原也未有折辱之意,毕竟曾在广陵与你熟识,都是私下所为,只是被太皇太后这么一提,倒是将贵妃推到了风口浪尖,宠妃魅惑君上的名头是跑不了了,我若是将你送进宫,来日也少不了卖妻求荣媚上的佞臣之名,将来便是得登高位也不是什么好名儿,是以我昨夜想了想,还是得辞,且此事还需要闹到明面上来,这么一闹宫里虽也不好看,倒比来日传扬开来贵妃恃宠而骄皇帝为女色所迷无行无德的名声好,如今官家在士林压力下收回成命,总还得个肯纳谏的名儿,况且令自内宫出的,论起没脸她们更没脸些”

    宝如道:“我虽然不懂这些,但是既然你们读书人反应这般大,为何太皇太后还要下这种令?”

    许宁道:“谁知道呢,许是高位久了随心所欲,看我不过是个小官儿好搓弄,又或者是什么别的思量,也有可能不过一句无意的话,就被人借了来拿着鸡毛当令箭。贵妃必不敢有此意,官家原意也并非如此,无论我是应了还是不应,闹出来都是官家首当其冲,贵妃更是背锅背定了,外人看着只说是官家有此意,将来青史上更是浓重一笔,有时候捧杀者无非如此用心。”

    宝如蹙眉:“官家入继,不是她们保举的吗?”

    许宁耐心与她解释:“官家入继太子,是先帝乾纲独断定下来的,她们不保也得保,先帝三子十三女,皇子一个都没存活,只这一点你就知道先皇后宫之险恶,连强硬如先帝也无力制衡,官家又是个性子不喜拘束的,这些日子动作频频,想必有些叫人不放心不顺心了也是有的。不过如今我这么一辞,被官家又这么一贬,外人看着多少会认为我将来只怕是个可拉拢的,这般我将来再次入朝也好行事,再则官家丢了这么大的脸,将来若还用我,那便是虚怀若谷礼贤下士知过能改,因此如今这招棋虽然看着官家吃了亏,来日方长,却有好处,反而若是你一入宫,便再无可能翻转,因此官家也明白这利害关系。”

    宝如松了口气道:“只是对不住安贵妃了,但她这应当是心病,也不是调理饮食就能治好的,若是平民百姓,倒还能回回娘家,如今嫁入宫里,连吃个好吃的也要顾虑再三,这么小一件事闹得满朝风雨,也实在是难了,昨儿我问那尚食,道是宫中如今一力讲求简朴,各宫皆有定例,吃食上又都有时辰,过了时辰一律不许再叫,宫里又不许生明火,什么都不好吃,竟是一般的民间富户都不及了,咱们至少还能得个随心所欲。”一边又有些神往道:“蜀中,可是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那里?”

    许宁笑了下:“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那里,连累夫人受苦了。”

    宝如叹道:“我不喜欢京城,离得远远的才好呢,那民乱你可有法子?”

    许宁道:“有法子,官家这几日便要放裴瑄回来了,另外私下赠了我一个护卫,你只管放心,必不会连累你和淼淼。”

    宝如道:“看来淼淼的周岁生日竟是要到蜀地过了。”

    许宁摇头:“不必,调令下得急,若是不能按时到任会被罢黜问罪,你和孩子哪里经得起赶路,我先与裴瑄过去,你先留在京里,待我一切打点好了,再接你过去,你在京里也顺便替我理一理这边的香铺和其他产业,因打算外放,我也没怎么做大,又有秦娘子在,也不需你十分费心,只耐心照顾好淼淼和唐远那两兄弟,等我派人来接你便好,这几日先收拾行囊,我即刻便要启程了。”

    宝如一愣,心里忽然起了一阵难舍之意来。从前许宁在朝中做什么,从来不和她解释,偶尔需要她在内眷之间做什么事,也只是简单的交代,从来不似今日这般,夫妻同体,细细分剖,仿佛有着无限包容和尊重,并不嫌弃她出身市井,一窍不通。

    许宁却又想起一事,和她道:“此次虽然名为贬谪,却也只是贬至外地,品级未降,之前给我娘和你的孺人敕封也并未取消,礼部这几日便要下了命令,论理这一向是由我上折子请封的,如今是太后下旨,她不知备细,我是赘婿,兼祧两房,原也当为你娘请封才是,只是如今这事闹成这样,你娘的封号且待我在青城县做出些成绩,以后再请高一些的诰封,恐爹娘要有想法,迟些日子我亲自写信给你爹娘,你也知道此事才好。”

    宝如道:“我娘才不稀罕你请不请呢。”一边脸上却含着笑。

    许宁看她神色,心下暗喜,与她又说了几句和气话,晚上少不得又缱绻了一番,过了几日果然便带了裴瑄上了路,一路往蜀中行去。

    宝如一个人在家里整理内务,却是接连收到了太皇太后、太后、皇后娘家中甚至是安家送来的礼,送礼的人都十分谦虚,口称夫人受了委屈,赔罪云云。宝如看其中有分外贵重之物,便推辞不收,只收下些布匹补品之类的礼品。此外又接到了不少邀宴的帖子,她心知这些人不过是想请她去看看热闹,问问备细满足好奇心而已,便将帖子全都推了只称病不出。转眼一夏忽尔便过,宝如收到了许宁捎来的家书,道一切都好,只是县衙破败,不堪入住,正在想法休憩,请她耐心等候,而武进县那边也捎来了家书,道一切都好,敕封的事已知道了,家里并不介意,只要女婿记得便好,莫要太过劳累等等。

    宝如持着家书知道许宁必是已亲自写了信回去给家里解释,想起前一世他直到入了中书省才请了诰封,那时候爹娘均已故去,娘虽然得了个诰赠,却毫无意义,唯有罗氏摆着相府老夫人的谱颐指气使,前世种种犹如噩梦一场,如今想来却只能唏嘘一番,如今许宁待她如此,她有时候竟会恍惚觉得前世种种果然不过是一场梦一般,时间居然会洗淡许多东西,当许宁持之以恒,她也渐渐很难再坚持那样痛彻心扉的怨恨。

    日子流水一般的过,她每日只是紧守门户,在家里翻着许宁留下的书,探看蜀地风物人情,又派唐远在外打听蜀地来的客商,看那里做些什么生意往来,这一日忽然裴瑄却上了门,宝如又惊又喜,问他:“你如何有空回来京城?”

    裴瑄笑了下道:“我奉了许大人之命,押送一批货物前来京城,今儿已交给秦娘子那边请她点货了,另外有些物事送来给你的。”

    宝如好奇道:“什么货物?”

    裴瑄笑道:“大人在青城县,招募了许多家里无地贫苦的妇人,自掏腰包买了原料,命她们这两个月织了许多布匹出来,命我押送来京城静待时机贩卖。”

    宝如笑道:“蜀锦听说是极好的,莫非相公是想靠这个为那些妇人谋一生路?”

    裴瑄摇头:“蜀锦哪里得这许多呢!那要做得十分繁琐,不是一般农妇做得来的,如今大人却只是让她们织的最便宜最普通简单的白麻粗布,这样的东西只好用作白事,平日里哪里有人用,在蜀地都不好卖的,如今相公却特特织出来上万匹让我运送上京,这其中又不知花了多少运送之费,依我看竟是赔本的生意,大人却只是让我交代秦娘子等待时机,且不必卖,我竟不知是何道理了。”

    宝如怔了怔,过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噗嗤一下笑了起来,道:“你只管听他的话便是了。”

    裴瑄看她一笑犹如春花绽放,不由呆了呆,过了一会儿才道:“也只你们夫妻心灵相通了,除非国丧,否则这许多白麻布绝卖不出去的,那些织娘们却都等着钱过年哩,大人还满口许她们高价,真不知他那里来这般的信心,莫非他知道哪位病重了?”

    可不是国丧么,前世大概秋天太皇太后忽然薨了,满城布铺子的白布登时脱销,她还记得当时她四处命下人购买,直跑到郊县才买到了一些,较平日竟是翻了了好几倍,许宁这可真是要狠捞一笔了。

    宝如含笑不语,只是请裴瑄坐下看他捎来的东西,打开一看,大部分都是些吃食,一缸一缸酿制的酱和酢以及几捆子晒干的菌菇木耳笋干发菜等物,又有一大包给女儿的玩具,样式都十分精巧,花样与京城大不一样,里头夹着一封信,宝如不好意思当着裴瑄的面拆信,只收进袖内,却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只想着等裴瑄走后看信,一边问裴瑄那边的情况。

    裴瑄摇头道:“好穷的地方!买个甚么东西都没有!连那县衙都是破败不堪,也不知上一任是如何住的,听许相公道官不修衙是惯例,只是也太寒碜了。县衙里当差的差吏,尽皆有外快,个个如狼似虎,哪日一不高兴了便上街去敲诈勒索店家,哪里还有人敢开甚么店!许相公一到就差点被他们辖制住了,弄了些山匪半路劫道,幸而有我与刘渊在,把他们打跑了,抓起来审了半日,好在许相公明察秋毫,居然问得那匪徒无言以对,最后终于供出来道这是惯例往日上边任了知县下来,便有人提前告诉了他们,然后他们中途打劫后,将那知县打一顿,收了官凭文书,再勒索个千两银子,然后放了他回去,那县令没了官凭,少不得要差遣差役捕头们去捉拿匪徒,差役捕头们装模作样抓几个替罪羊屈打成招,再拿了官凭文书还给县令,那县令只以为是差役能干,又因为没了钱,少不得要听差役们摆布弄些清查矿税、网罗富户的法子,他们再狐假虎威,虚张声势,任意施为,居中取利,真正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了!要不是相公带了我们,一个读书人,真是好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