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5章 王府邀宴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宝如回到屋里的时候脑子里头都还是一脑袋的浆糊,唯有银娘欢天喜地,小心翼翼地服侍她回了屋子,才回屋便看到裴瑄带着唐远、唐定两兄弟正在院子里,一杯茶水也无,只有许留、罗氏两老坐在那儿问东问西,看到宝如回来才有些不满道:“二郎不在,你门户也须严谨些,便是二郎的护卫,也不能这般大咧咧地说来便来,他说是你让他来拿带去给二郎的东西?可清点好了?需得当面清点才好,这一路若是遇到个山匪蟊贼的,只怕少了什么说不清楚。”

    宝如心下暗笑,却知道这两老是幸好悭吝的,只是她这些天给许宁备下的东西,多是吃用的和一些常用药品,而且为了不打眼,并不珍贵,总以实用耐用为主,也不废话,只叫银娘小荷将那好几个大包袱拿出来,解开拿了单子一一与裴瑄对看,许留和罗氏慌忙睁大眼睛仔细看,只见一包做好的内外衣裤鞋袜,一包各色纸张笔墨,一包如紫金跌打油、万用养生丹、正露丸、青龙白药粉、天王解热散、六味地黄丸、藿香正气水等各色家常备用药品,再有一大包解开全是一包一包的种子花籽等,最后是满满一包袱吃食,熏肉香肠干菜腌蛋腊鱼等物,居然一样值钱的都没有,不由有些失望道:“都收好吧,怎得捎这等平常东西?那边难道没有卖?何必千里迢迢从这边带过去。”

    裴瑄收了那副风流浪子的做派,一副谨言慎行的样子,闻言道:“那青城山因落草为寇的人太多,商人不往那头去,夫人准备得十分周到,京里的药材与笔墨纸砚,比那边的又要好又要便宜。这菜种更合适了,我们相公正打算在县衙后园辟个菜地让衙役们每日种些菜,也好打打牙祭。”

    许留一副牙疼的样子,让裴瑄收了东西,又问了几句那边的境况,裴瑄心里早知道二老是什么样子的人,更何况如今青城县也的确有点不堪,只将那县衙如何破,人手如何少,地方如何穷大大渲染了一番,许留皱了眉头久久不言,裴瑄才问道:“老太爷可有什么东西要我捎去给许大人的吗?”

    许留一哽,过了一会儿才道:“且与我捎几句话去吧,就说……”他皱眉沉吟了一会儿道:“就说我和他娘都很挂念他,如今外放了也要好好精忠报国,早日做出业绩调回京里,不必挂念家里,他媳妇怀孕了我们会好好照顾的。”

    裴瑄眉毛一动,看了眼宝如,宝如道:“二郎前些天写信来却说那边衙门破败,身上又受伤了需要些银钱买药补养身子,让我想法子给他凑些银两,我这边手头紧,又想着穷乡僻壤的那边恐怕买药也不方便,就买了些药给裴护卫带过去,却不知爹娘如今手头可宽裕,让裴护卫捎一些银子过去也好。”

    罗氏道:“我们哪里有钱!”许留连忙道:“如今地里还没收租,手里暂时有些拮据,不过既然二郎开了口,无论如何也要捎一些的。”一边转身往屋内走去,过了半晌才拿了个包裹出来递给裴瑄道:“这是一百钱,你拿去让二郎好好调养身子,只是如今家里也艰难,都指望着他顶门立户呢,望他好歹争口气立起来才好。”

    裴瑄想到宝如专门让他带了一匣子的金珠子给相公花用,又有诸般物品□□齐备,这许老太公说得正言大气的,其实对亲生儿子如此抠门,脸皮抖了抖,实在不好意思笑,将那包裹放入怀中道:“都记住了,必能带到的。”

    罗氏十分心疼道:“路上可要小心,莫要让山贼给剪了去……”

    唐远终于忍不住开口插嘴道:“裴大哥可是禁军教头,武艺高强得很,再说了,就一百钱也怕贼啊,连裴大哥一路的车船打尖的费用都不够。”

    罗氏脸一红,看到唐远小孩子一个,却不好计较,只好转过头对宝如道:“你这族弟好不晓事,在别人家里打秋风也好意思嫌主家穷哩。”

    唐远满脸涨红,正要发脾气,裴瑄慌忙拉了他道:“我们先回去了,许夫人身上有孕哩我们莫要扰了她。”一边一阵风也似的带走了唐远两兄弟,他原本是来蹭顿饭吃的,如今看情形不好,自然是早撤早好,只是许夫人有孕这却是第一天听到,许相公听到只怕要高兴坏了,正好船已定好,早日将货带回去,也好让许相公高兴高兴。

    宝如看裴瑄拿走了东西,心下又重新想了一番有没有甚么遗漏的,才又施施然地回了屋内去看淼淼不提。

    一时小院门被叩响,银娘去开了门,外头立等一个青衣小童道:“李翰林夫人拜帖,我们家夫人邀请唐孺人八月十日相国寺赏花,这是帖子,立等回复。”

    银娘慌忙道:“我家娘子身怀有孕,不便出行,已是吩咐了暂时不接帖子了,还请回复贵府,不能奉陪,敬请谅解。”一边又拿眼去看罗氏,罗氏懵然不觉,只拿眼睛去看那帖子,却又不识字,银娘连忙咳嗽了声,许留却是想明白了这是要等打赏,连忙从袖子里掏了一文钱递给那小童道:“有劳小哥跑一趟了,拿去买糖吃吧。”

    那小童看了一眼那文钱,笑了下:“多谢老太公,只是我正换牙,吃不了糖哩。”一边拿了帖子便转身出门去。

    银娘跺脚道:“这是怎么了,这孩子还小,但是至少也要打赏个十文钱哩,一文钱别人还以为你骂他呢。这是相公的同年,还好打发,若是贵人府上的管家,那总要五十文。”

    罗氏惊呼道:“五十文!送个信而已!”

    许留有些尴尬咳嗽了声道:“下次再有帖子来,你进去让二媳妇答复打赏去。”银娘脸上有些不豫道:“娘子如今有孕哩,如何让她劳神。”一边又问:“太公太孺人,晚上想吃些甚么?我去买菜。”罗氏被她一生太孺人叫得心头舒爽,连忙道:“吃些鱼也罢了,最好再来个旋煎羊白肠、辣脚子,天气热得很,再来个水晶皂儿就好了。”银娘便伸手便道:“这都好办,只要五十文钱便能办好。”一边伸手向她要钱。

    罗氏一愣道:“你找唐娘子拿去。”

    银娘道:“今儿大夫说让唐娘子好生养养哩,所以方才娘子已是在外头吃了东西,说身上懒怠动,已是进去睡觉了,我怎好进去打搅?只是这晚上的饭却不能不做……太孺人该不会这五十文钱都拿不出吧……上次侯府的夫人遣了人来送礼,打发那来送礼的人赏钱都要五十文了,孺人如今身上有孕,哪里管事,正指望太孺人管家了,眼看着就要到中秋了,到时候走起礼来,光是打赏门房都要不少。”

    罗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不容易才从荷包里数出了四十文钱给她,又心疼道:“那辣脚子和水晶皂儿就别买了,我再看看。”银娘一边嘟囔道:“四十文钱刚刚好够,却是油盐米都不太够了。”罗氏连忙假装听不到,走出去和许留悄悄说话道:“这样下去不成哩,这京里东西太贵了,吃得又差,这一点子东西将来如何是好,如今二郎也不在,蜀地山长水远的,不若我们先回武进再做打算。”

    许留想了一会儿道:“媳妇现有孕在身,二郎是个心思重的,对这媳妇又看重得很,将来二郎若是知道我们来了京城又不照应媳妇不太好,不若和媳妇商量下,叫媳妇把这里的东西收拾收拾,咱们找个客船搭着,也不怕颠簸,一同回武进的好。”

    罗氏心里想着也对,晚间吃饭果然对宝如说了这话,宝如却道:“这天气这样热,一路回去上次我和淼淼一路晕船上来,回去定要晕船的,我如今浑身都不舒服,断然是赶不了路的,再说了如今二郎不在,京里好不容易走通了些许门路,还有不少同年座师,过年过节都要走礼的,正要我好好养着这些门路,来日止不住那一日便要用上的,如何能就走了?万万不可的,爹娘想回去只管回去好了。”

    许留一时有些抉择不下,心想着走礼走礼,虽然要送出去,总该有人送回来吧?再说唐家难道真的一文钱都没有给女儿的,便道:“这也罢了,那你如今有孕,不好操持家务,不若你将二郎给你的家用给你娘拿着,让你娘开支好了。”

    宝如欣然道:“那最好不过。”一边唤小荷道:“小荷,去把我梳妆台上那个盒子拿过来,给娘拿去做日常花用。”一边又道:“相公留下来的其实没有多少,这些钱都是前儿我爹娘听我说京里艰难给捎过来的,只是如今我实在懒怠管家,要烦劳娘操心了。”

    一时小荷过了一会儿果然拿了一个沉甸甸的盒子过来,罗氏一入手便感觉到沉甸甸的,心里十分喜悦,打开一看居然是一盒子的雪花银角子,林林总总加起来总有个三四十两,又另外有一个提篮里头散碎着几串钱,平日里两老见到银子少,一时看到这许多白花花的碎银角子,早就闪花了眼睛,许留一看也十分满意笑道:“既然如此,这家且就要让你娘管起来,若是不够,我们自然会往里头补贴些,总让你好好养胎便是了。”

    宝如含笑道:“理当如此。”心里却已笑破了肚皮。

    才吃过饭,外头又有人叩门,一个青衣仆役鞠躬递贴道:“徽王府王妃八月十日举办赏桂宴,有请许探花夫人届时登门一叙,立等回复。”

    银娘这次却是不敢拒了,接了帖子进来给宝如,罗氏惊呼道:“王妃宴请!”许留轻咳了两声道:“贵人相邀,不可拒绝。”宝如接了帖子叫了那仆役进来回复道:“得王妃邀请不胜荣幸,若无意外必当赴宴,只是我家老孺人也是前日到京,不知可否一同赴宴,还请转告王妃娘娘。”

    那仆人恭恭敬敬下头重复了一遍宝如的答复,又道:“小人定当传达,明日必有回复”,也不拿赏,直接辞别,态度十分谦恭,一时许留和罗氏都被震了一震,许留叹道:“这才是大家仆役气象,今天那一双眼掉到钱眼里的小童才是给主家招祸哩!”一边又絮絮叨叨教导了一番宝如那日要如何做,却完全忘了适才他面对那仆役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应付来。

    宝如则如同风吹过耳,只是唯唯称诺,吃完东西放了碗便道:“也没几日了,送王妃的礼却是要爹娘费心了,我先进去哄淼淼睡先。”一边起了身盈盈进了里院,许留和罗氏却有些拿不定主意,商议了一番道第二日且上城里去逛逛,买几样礼品便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