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7章 萌生退意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罗氏已是灵活地爬了起来喊道:“媳妇儿!”

    众人一惊,那美貌小娘子轻启朱唇道:“娘,如何和爹爹跑到这里来?家里差人找了一天都找不到你们哩,你们才到京里,地方不熟,不要乱走。”一边让那小丫鬟去扶她,又对旁边之前厉声呵斥的美妇叫道:“叫人拿了相公的帖子送去衙门,叫人来处理。”

    一时下头帮闲心都俱是一跳,虽然都是些滚皮油,就是关进衙门不多时也又放出来了,但是这京城脚下,还是怕惹到不能惹的人,这两老人看着像外地人,身上又带着银子,正适合敲诈,没想到居然是个官儿的亲眷。

    只看到那美妇道:“娘子有所不知,这里一贯有这里的规矩,倒是不必烦劳王大人。”一边又问那几个帮闲:“我们家老太公初来京师,不知规矩,既然碰坏了,那便在茶坊请大家尽皆喝个满堂红,就算是我家老太公赔罪了!”

    那几个帮闲面面相觑,原来便是这些招摇撞骗的,其中也是有规矩的,这边的碰瓷规矩却是如此,三教九流走江湖的人多知道这其中法门,便可以在就近的茶坊合堂包圆请了他们吃茶,这叫满堂红,就算是揭过此事,那古董却不需再作价。只看到那美妇掏了几两银子过来,命人到了附近茶馆包下所有茶桌和茶来,请他们进去。

    他们正犹豫时,且看到几个衙役飞奔也似的过来问:“是哪家夫人发了帖子来报有人敲诈官眷?”

    一时几个帮闲已是慌了手脚,上前笑道:“没有此事,都是误会,已经化解了。”一边又冲着宝如笑道:“原是误会,我们茶也不吃了,还请夫人请回这些官老爷。”

    宝如终于道:“也罢,想是你们的甚么江湖规矩,那我们也就罢了。”一边又对许留罗氏道:“爹娘今日辛苦了,且先回家吧。”一边命人去赁个轿子来,又教人打赏了那些衙役一番,才施施然地回了家。

    回到家中,许留和罗氏都是满脸沮丧,罗氏仍是恼怒道:“那些人就是骗子!欺负我们是外地人!”

    宝如道:“那是肯定的,先前银娘她们不是告诉你们不要去西城那边么?你们怎么过去那头了?那边鱼龙混杂,我们平日都不去那边的。”

    许留道:“还是媳妇你有办法,请动了官老爷来,多亏二郎是官呢。”确实不好意思说他们贪便宜听说西城便宜便去了那边。

    宝如道:“哪里是看二郎的面上!那些差役都是使了钱去请来的,一个一两银子,再有今日雇轿子的钱,雇人的钱,还有和这位秦娘子租行头花的钱,林林总总也花了接近五百钱了,我手里本来就没几个钱,本来就是留给自己一点手头灵便些,如今是真的一穷二白了,却不知爹娘可办了礼下来?”

    罗氏本看着宝如身上那些金翠珠宝心里想着哪一件可以插戴去王府赴宴的,猛然听到宝如说这些却是租来的,吃了一惊失声道:“这些也能租?”

    宝如微笑道:“自然是有的,都是在教坊租的,而且价格不菲,所以不是十分需要衬得上场合的,我也不敢租的,今儿实在是听人来报说你们十分危急了,我又是有孕在身,去了也不顶用,家里还没个男人,这时候哪里顾得上钱?少不得先救了你们在说,如今这秦娘子还等着我给钱退行头咧。”一边进了去,果然将头上的钗环衣物都换了一套家常的,包好和罗氏道:“还请娘先拿五百钱来让我还了这些东西,仓促之间虽然贵了些,但能救回你们总是好的。若是相公在,还要请那些衙役公爷们吃饭才算周到咧。”

    许留与罗氏哑巴吃黄连,面面相觑无法只得数出了五百钱给宝如,却是十分心痛不堪,一时少不得互相埋怨起来不该去西城。

    宝如心内暗笑,正色对许留道:“爹其实不必这么着急的,那徽王府什么好的东西没有?我们送再贵也比他的东西便宜,倒不如送些实在的礼品便算了。”

    许留今日实在疲惫了,只得道:“媳妇说的是,要不还是你定下送什么礼吧?”

    宝如道:“可是我今日困得厉害,还是进去歇一歇,后天便是正日子了,明儿我再想想吧。”一边说着一边进了里院,一边抱起淼淼一边乐不可支地笑起来。

    第二日宝如只是去买了几样寻常礼物,又自己亲手下厨做了四色精致点心装了盒,许留与罗氏这日则蔫蔫的无精打采,连出去逛也没了兴致,看宝如只是买这点礼物,虽然觉得寒酸,却也只是嘀咕了两句,到底舍不得花钱去买名贵礼品,再则看到宝如又掏了钱送了敬哥儿去私塾念书,感觉这个媳妇虽然娇滴滴的花钱太过散漫,平日里待他们也不甚恭敬,但是遇到事却也还是比较靠得住,虽然花了钱,到底是将他们给解救出来了,否则哪里是五百钱就能打发走的?这么看来这个媳妇嘴硬心软,还是可以调}教的,那天看那风度,倒也是堪为自己那做官的儿子的妻子了。

    宝如可不知道许留和罗氏这些想法,她仍是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并不和从前一样在乎他们,晚上罗氏腆着脸又要进来借首饰,好在之前因为想着要收拾东西去蜀地,宝如将许多贵重细软东西都收了起来,这也是许留和罗氏看着屋内空荡荡没什么东西的原因,如今罗氏进来要借首饰,打开看宝如却只有几支细银钗子,手镯,还不如她自己的那些金银首饰,虽然式样不试行,却都是实打实分量足得很。她不知这原是宝如预备在路上插戴的,自然一切简朴为上,只是回去和许留说道:“看样子媳妇竟是当了不少首饰哩,我看从前她插戴的一些首饰都没了,看来二郎和她的日子竟是真的不太好过。”

    许留那日在媳妇面前丢了人,这两日没能摆谱,又不是女眷去不了王府赴宴,心里十分提不起精神,闻言只是道:“只怕再过几日,连你那些首饰也要卖掉了,我今天粗粗算了下,那四十多两的银子,若是我们回武进,都可以买几个小铺子了,如今在京里,却是只怕不够一个月花用,想是当时二郎以为她很快就能跟过去,没留多少钱,京里又没有进项,如何是好。”

    罗氏悚然而惊:“四十多两银子换我们从前都能过好几年花销了!”

    许留摇头不语:“京里样样都要钱啊……这一屋子大大小小八张嘴,白白花出去没甚么意思。”

    罗氏已嗳呀道:“还不如我们回去买几个铺子,再把那些进项捎些给媳妇好了,总好过一家子这么多张嘴在京城坐吃山空。”

    许留默然不语,一边抽烟一边想着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