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9章 不如自爱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宝如看她一副自怨自艾、抑郁难安的样子,她进来坐下不过一会儿,便看到她已埋怨了自己好几次,甚至语出不详,不由心中有些怜惜,她一边问道:“上次我与李尚食说过那糖醋蛋花姜汤的法子,你试过了吗?就用银挑子自己殿内煮一煮很是方便的。”

    安贵妃苦笑了下道:“试过一两次,后来太皇太后薨了,宫里又尚简朴,吃食上越发简单,几乎不再宰杀禽牲,虽说已是特特给我这宫开了恩,倒可不必太过苛刻全茹素,我又敢如何?已是让官家为我白白担了多少骂名,哪里还敢早早晚晚的要这要那的生出花头来。”

    宝如道:“今日既然出来,不若让人冲一杯过来让你尝尝。”

    安贵妃可无可不无地点了点头,命人去做,宝如又叫住那女官,吩咐了几个菜道:“一起送过来好了。”

    安贵妃道:“都是白费劲,我连想到吃食都觉得不舒服了。”

    宝如沉吟了一会儿道:“我这里有个乡间故事,说给贵妃当个笑话听听。”

    安贵妃果然提起了些兴致,问道:“什么笑话?你说来听听。”

    宝如道:“一家子有两个兄弟,长得一般齐整,性情也都不错,父母亲都十分疼爱,养到十八岁的时候,先后给他们娶了妻子。这两个妯娌出身仿佛,也都是好人家的女孩子出来的,年龄也是相当。大儿子因为平时做老大的,所以娶了妻子,就一直让自己妻子要孝敬父母,照顾弟弟,凡事都要谦让,家务上要勤劳,但凡父母与妻子起了龃龉,又或者妯娌之间有了争吵,大儿子为了公道总要站在父母或是兄弟一边,责怪自己的妻子,虽然私底下也和妻子说知道她委屈,但是希望她顾全大局,做出个长嫂长媳的样子。小儿子呢一贯做小受宠习惯了,娶了媳妇后也对媳妇十分喜欢,耳根有点软,少不得事事依宠,若是爹娘与媳妇有了什么不是,他总是站在自己媳妇那边,就算是自己媳妇的不是,他也事事都听自己媳妇的分付。日子长了,大小媳妇都生了孩子,家里光景也渐渐好了,大媳妇甚至还给大儿子典了个妾来,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好媳妇,便是公公婆婆都赞不绝口。小媳妇呢却是个悍妇,不贤不孝,横不拈针竖不理线,又懒又馋的名声四处传扬。但是即使是这样,公公婆婆也拗不过儿子,因为小儿子一直被小媳妇降伏得死死的,颇有些惧内,为此公公婆婆也少不得顾忌几分,又怕她利害动不动就要挂脸子,说话还都是和颜悦色。

    后来两家子分了家,大儿子就供养父母,小儿子每个月只出些钱粮,结果那贤良的大嫂那边早早就病死了,大儿子又娶了一个续弦,那续弦却是个厉害角色,大儿子因为是年长续弦,娶了个年轻小娘子,少不得让着她哄着她一些,渐渐的家里钱财都被那小娘子给把着了,又日日和公公婆婆争吵,打妾骂孩的,最后一下子把妾都给卖了,那公公婆婆被媳妇嫌弃,存身不住,索性去和小儿子住了,因着要小儿子供养,对小媳妇也只能小心翼翼。结果后来那贤良大嫂生下来的儿子病死了,依稀听说死的时候瘦得可怜。小儿子这边呢,那小媳妇自后却一直长命百岁,享了满堂儿孙的福。”

    安贵妃噗嗤笑道:“你这说的什么意思?意思是不要太贤良吗?贤良啊,那可是大房才能用的词儿。”

    宝如心下暗叹,若不是太过在意官家,她如何会惶惶不可终日?不就是怕影响了官家的圣名吗?她正色道:“我的意思是,其实呢公公婆婆待媳妇怎么样,媳妇在家里的地位如何,其实端的都是看儿子如何待妻子,若是儿子一直喜爱尊重妻子,那公公婆婆就算再讨厌,也不能怎么样,反而那等一味贤良想要好名声的,自己先放低了姿态让人踩,丈夫又先作践上来了,更不要说别人家了,日久天长,自己操劳不过没了,还可以说是解脱,只是留下的孩子也白白受人摆布,赚下来的万贯家财也都便宜了别人,住你的房打你的娃,何苦来?依我说,丈夫的宠爱也只是一时,孩子倒是一直是你的,为着孩子打算,总要心胸想开一些,如何也要努力为了孩子活出个样子来,便是一时有了什么不好的名声,只要丈夫待自己还好,那旁人无论如何也就只是心里腹诽罢了,又碍着自己什么事了?总要自己快活为上。”

    安贵妃沉默着细细咀嚼了一会儿,眼睛渐渐有了神彩,这时候有女官送了那糖醋姜汁蛋花汤进来,她闻着那甘酸的米醋味,自觉不似从前那样看到食物便想吐了,便端了过来小口啜饮,喝了几口又和宝如说话:“你说的那大嫂那般贤良,最后可会后悔?她将自己丈夫让与别人,又是如何想的?”

    宝如迟疑了一会儿,只觉得这话有些难答,似是指宫中那位,又似暗喻其自己,过了一会儿笑道:“无非也是欢喜爱重丈夫,希望能为他做到最好,只是这最好却有些难判定,是众人都说的好呢,是丈夫觉得的好呢,还是自己心里喜欢的好。”

    安贵妃缓缓道:“自己心里喜欢的好?”

    宝如想着前世今生,不知为何心头感慨万千,缓缓道:“但凡欢喜一个人,便会不由自主以他所喜为喜,以他所忧为忧,一思一想,都不由自主为之所牵,一言一行,都忍不住为其着想,总想着如何做才能叫他欢喜,让他锦绣前程样样好,只是这却又有一点差池之处,若是你以为你这般是待他最好,偏偏他却要的不是这些,那样便是阴差阳错,不过是白白欢喜一场。若是得上天眷属,侥幸两人心心相印,你所做的所喜的,恰好都是他想要的喜欢的,这样才算得上花好月圆的美满眷侣,然而这却是又要看各人的缘法了,倘若你觉得这样对他好,可他喜欢的偏偏是那样,又或者你从前待他这样他喜欢,到了后来,他却再也不喜欢你这样了。你要在刚刚好的时间刚刚好让他喜欢了,又能刚刚好的喜欢了一辈子,才算得上功德圆满,但是人心易变,因此,我们可以把握的不过是自己一颗心罢了,横竖别人的心,外人的心,都是不好揣测的,哪里能事事尽如人意呢?因此倒不如先让自己开心才是真的。当然,若是有孩子,那又多了一个人让你牵肠挂肚,神魂为之系,从前都听人说父母为着孩子甚么不愿意,如今轮到自己有了孩子,方明白其中道理。”

    贵妃忍不住道:“有时候真不知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是错。”

    宝如叹了口气道:“人出生哪里有选择的余地?我以为选择并没有对与错,我们当努力生活让自己的选择变成对的。”

    安贵妃瞬间默然,小口小口喝着那蛋花汤,久久不言,不知不觉已是将那蛋花汤喝完,她放了汤碗,过了一会儿长叹道:“妹妹年纪轻轻,说的也不过是市井言语,却偏有大智慧,我不如你,难怪许大人待你如此,秋闱也好顶撞皇家也好,竟是前程都不要了。”

    宝如不由笑了一声,安贵妃哪里知道,他们这其中又是经过了多少磕磕碰碰,两个人互相刺得遍体鳞伤,她曾经给出了她一片真心,他当时要的却不是那些,到了这一世,他想要的,她却已经没有了,反而如此,他们倒是能心平气和的相处,所以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不过如此。

    安贵妃看她的笑大有自嘲之意,心下不由暗自揣测是否这一对夫妻也有些不为人知之处,然而两夫妻年纪轻轻,成婚不过数年,又能有什么样子的波折?她虽疑惑,却也聪明地不再问这些,唐宝如不过寥寥数语,却让她心中仿佛忽然打开了一扇窗,她自己到底是想怎么样?肚子里头那个能动的肉,仿佛又在提醒,她将是一个母亲,要为那个孩子负责。两人又说了些养胎养儿的闲话,宝如也给安贵妃说了几样菜式,她口齿伶俐,说得那菜式十分引人胃口,又说了些笑话,看贵妃脸上开始有些倦色,便知她身子重容易困乏,便知机问道:“贵妃可要歇息一会儿?”

    安贵妃虽然有些不舍,却毕竟身子困乏,那一杯姜汁蛋花汤进了胃里,暖洋洋的,第一次没有反胃的样子,胃中饱足,便眼皮子沉重起来,她让身边女官送了宝如出去,不过片刻便睡沉了。

    宝如走出内侍,在过道内却看到一角明黄,连忙跟着前边的女官俯首行礼,李臻轻轻道:“不必多礼,有劳许夫人宽慰贵妃了。”

    宝如有些忐忑,自己适才说的那些却暗含有莫要太看重男人之意,将身心寄托于一人,是一件太过沉重的负担,如若有回应,那倒还有前行之勇,若丝毫没有回应,怨怼便生,李臻看她脸上凝重肃然,知她有些害怕,只得淡淡说了句:“其实男子也未必不和女子一般,期待和欢喜之人长相厮守,只是男儿的天地更大些,家国天下都在肩上,仅仅只是让追随依附自己的人平安喜乐,便已需要殚精竭虑了……”他待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自己对这样一个臣子的妻子剖白有些冒失,便住了嘴,走进了内室。

    宝如抬了头,看着官家走了进去,她已许久没有见到官家,这次见到,却觉得官家似乎比从前笑容要少了些,眉心紧蹙……他大概也难吧?

    而远在蜀地的许宁,如今又在做什么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