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1章 裴郎姻缘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唐远道:“卢大娘子呀,见到了,长得也挺好看的,不过不如姐姐好看。”

    宝如噗嗤笑了下道:“少装嘴甜,依你观察,你裴大哥有注意到她么?”

    唐远一拍手:“啊!原来你们是想给裴大哥说媳妇儿!”

    宝如笑了下:“也是听秦娘子说的说那姑娘人不错,穷不堕志,又是个有担当的。”

    唐远想了下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那个小娘子有些爱操心,太唠叨了些,虽然知道人是好的,就是啰嗦得很,一直在叮嘱她弟弟吃饭小心骨头啊,喝茶别太急怕烫啊,她弟弟都那么大了,和我岁数差不多了,哪里用这样一直盯着呀,和我娘有点像,就是爱操心,芝麻大点小事也要反复交代,看上去性子很刚强,太有主见的样子,我觉得裴大哥是娶媳妇嘛又不是娶个妈,裴大哥又是那种自由自在散漫使钱的人,和她那样事事都爱管的人,我觉得合不来。”

    宝如皱眉想了下道:“倒也是,裴大郎这样的人只合配一个与他一般性情相投,温柔又大方的女子,太过拘束管得紧的不太合适,不过人和人缘分也奇怪,关键还是喜欢不喜欢,你看你裴大哥有留意她么?“

    唐远摇头:“裴大哥上桌就一直在忙着吃,吃完又说还和几个老友有约,抬脚就走啦,都没注意席上多了个女娘。”

    宝如笑道:“你裴大哥吃饭一贯犹如猛虎下山,只怕人家小娘子也被吓到了呢,未必就能看对眼了,再看吧。”

    唐远走后没多久,裴瑄就来了,一身利落蓝袍,整个人俊逸精神,进门就笑:“上次不是才写了一封信么?这又有信?依我看我还是走之前再来找你要一次吧,没准晚上又想起有什么话没和许大人说,就没见过这样恩爱的夫妻。”

    宝如含笑:“偏你贫嘴,等你有了媳妇儿只怕你更黏糊,我给你说个媳妇儿怎么样?”

    裴瑄摇手:“不必了我这四海为家的,就没打算过要娶媳妇,何苦害了人家好人家的女孩子。”

    宝如道:“说认真的呀,前儿秦娘子和我说的,说她故交的后人,也是官宦人家出身的好女儿,因为要照顾弟弟所以误了花期,那姑娘姓卢,你前儿周岁礼上应该见过的,你若是有意,我和许宁都可为你操办婚事聘礼,你一丝儿都不必操心,只管专心做新郎官就好。”

    裴瑄一听一只手乱摆:“许夫人,嫂子我的好嫂子、您千万别乱点鸳鸯谱,我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那样的小娘子,别害了人家。”

    宝如道:“你这是真觉得配不上,还是觉得不称意,你须给我句实话,你如今也是做过禁军教头的人,又当着护卫,来日和相公一同,未必没有个好前程,谈什么配得上配不上?只要喜欢便好,至于其他琐务你一应不必担心,自幼我替你操持妥当了。”

    裴瑄笑了下道:“我知道嫂子待我一片赤诚,说老实话说一点都不想飞黄腾达么也是假的,是男人总有点建功立业的心,但是为了那点功名利禄整日里与人低声下气赔小心,我却做不出来。如今跟着许相公,也是喜他不罗唣做事干脆,说话少却只是做实事,去青城这些日子,我看他桩桩件件胸有成竹,造福百姓,很合我的脾气,跟着他倒不憋屈。说实话我原想凑合过几日若是不合意便又去浪荡江湖的,如今跟着许相公就觉得还算有些意思,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是个没长性的人,更没有那种在功名路上求进的志气,所以一般人家的小娘子断看不上我的,我也没耐心去哄女娘,那卢小娘子我那日是见过,人是不错,我也没那资格挑拣,只是她心细,会照顾人,也是个会打算的,是那等过日子的人,我却给不了人家一个稳定日子,你叫我日日俸禄拿到手便交给娘子精打细算,不许喝酒不许晚归家,那我不如死掉算了,做人还有甚么意思呢,便是成了也要生闲气的,倒是不要耽误人家的好。”

    宝如品着这话,居然和唐远揣测的差不多,想来那卢小娘子是个爱操心的,裴瑄却是个不爱拘束的,这是没看上了,便笑道:“我知你意思了,你是想找个不太管着你的?”一边又打趣:“其实不是怕人管,而是没看上人家,若是真的两情相悦,那是自然而然甘心受人管哩。”

    裴瑄脸一红道:“劳烦许夫人替我辞了,这美人恩我万万消受不了,我明日就启程了,许夫人还有什么让我捎带的么?”

    宝如含笑:“不必了,带着这许多历书,你一路些许小心火烛。”

    裴瑄笑道:“我办事你只管放心好了。”一边拿了宝如递给他的信妥帖收好告辞离去。

    送走裴瑄,她便去了秦娘子那儿,秦娘子那边倒是笑道:“人家卢大娘子十分心折,说是难得一份男子气概,听闻又和许相公在办事,十分周到,倒是应了七八分,若是去下聘,只怕立时就成了,裴大郎那日害羞得很,匆匆吃完就走了,我看有戏。”

    宝如含蓄道:“裴大郎立刻就要去蜀地了,一去总要至少三年,只怕要误了卢小姐的青春,不若再多看看。”

    秦娘子是个伶俐的,听话音便立时反应过来:“你问过他意思了?”

    宝如斟酌道:“听他的意思,是不想成亲太早受拘束,那卢娘子听说是个爱操心的,只怕将来脾性不投要生气。譬如我就听说那裴大郎时常在外周济穷人,若是成家,只怕那小娘子定是不满的。”

    秦娘子笑道:“那卢娘子哪里是个吝惜钱财的,我看只是接触太少了,成家成家,总要顾着家一些,去那勾栏行院里头找女娘,那就不管你,只管喝酒作乐,自然是好的,只是日久天长衣服破了没人补,喝醉了也没个人替你喂水,生病时没个亲近人照应,到老了膝下没个儿女奉养,你说是不是?那卢娘子操持家事十分有能干,是个贤内助,与裴大郎若是能成,将来必是能打点好家里,一应事都不教他操心的。”

    宝如道:“我看裴大郎拒绝之意甚明,不如你还是先让那卢娘子另外找人,他明日也便启程回蜀地了,下次再回却不知什么时候了。”

    秦娘子叹了口气道:“也罢,我与那卢娘子说吧,可惜了。”

    宝如抿嘴一笑,其实裴大郎将来若是跟着许宁,只要许宁这一世稳妥走着,官家也牢牢立起来,裴瑄的前程不肯限量,倒不必急着这时候便找妻室,俗话说男儿先立业再成家也有一点道理,到那时候站在高处,挑选的余地更多一些。更何况他本人如今也并不着急,秦娘子可惜毕竟是站在那卢娘子立场着想,那娘子花期已过,上无父母做主,下有幼弟须照拂,难得找到裴瑄这样未娶过又品行好,前途也看着光明的青年男子了,更何况那裴瑄还有一副好相貌,仪表堂堂。

    她与秦娘子又说了几句闲话后才起身辞了回家。

    第二日果然裴瑄辞别而去,宝如去送行,在渡头看到秦娘子带着卢娘子送行,想是仍有些不死心。卢娘子双眼明亮,娥眉修长,身姿窈窕,果然是个美人,手里牵着个约八、九岁的男孩儿,收拾得也很是干净利索,只是见人有些怕生的样子。

    几人见面不及叙话,送走了裴瑄后,卢娘子才上来行礼,十分大方,又叫那男孩儿行礼,那男孩子有些羞赧,生如蚊蝇,卢娘子微微皱眉,笑着对宝如道:“这是我弟弟卢峰,见人少了有些怕生,还请许孺人勿怪。”

    宝如笑道:“不必,孩子有些天性如此,长大了慢慢就好了。”

    卢娘子抿嘴一笑道:“久慕夫人之名,今日见到果然闻名不如一见。”

    宝如笑了下:“我能有什么名声呀。”

    秦娘子一旁恭维道:“探花一怒为红颜,触怒官家谪蜀地,这都能写话本了。”

    宝如失笑:“怎么听着跟杨贵妃似的不是什么好名声。”秦娘子点头:“正因为能让男子做到这一步的女子太少,所以我们女人才这般羡慕了。”

    宝如点头不言,与两人说了几句话便又觉得困倦了,自发现有孕后便也发现身子的确比从前要更容易困倦些,她也就笑着与她们道别后赁了轿子回双槐坊去了。

    却不知后头卢娘子与秦娘子道:“年龄居然这般小,看上去一团娇憨的,也难怪许大人疼她。”

    秦娘子笑了下:“她是外若内刚,我先也觉得她十分娇憨天真,结果前几天她公公婆婆被人碰瓷,她那一套行事老辣得很,教我也算是刮目相看,那许相公也是个年纪轻轻便极有手腕的,你看我那香铺子小,赚得却是一点都不少,前儿说让裴大郎送了一船的白麻布来,我正愁着怎么卖呢,结果就正遇国丧,翻了好几倍,这次又带了一船的历书回去,都是极精美准确的,回去刚好遇上过年,这又是一笔进项,听那裴大郎说他是一分不留尽皆照拂百姓替百姓们找出路,真正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两人真是般配。”

    卢娘子听得她说,也笑道:“别的我不懂,只用人这一条就不错了,居然能想到用你来掌香铺子,你于品香一道上本就精通,言语便利,手中又有多少人脉,那香铺子赚得多,你其中之功也不可没了。再说那裴大郎,你也说他武艺高强,又人品高洁,若不是他一路押送货品,哪里轮到他赚这些钱呢?我听闻蜀中成都一地,也是十分富庶之地了。”

    秦娘子点头赞许含笑:“不然怎么想着给你介绍那裴大郎呢,我冷眼瞧着足可托终身,可惜他大概是浪子心性,一时还未有定性,又去了蜀地,只怕误了终身,不如再看看别觅良人吧。”

    卢娘子抿嘴笑道:“不必,他心性不定,我便以真情磨他,总能教他知道我的好处。”

    秦娘子一怔转过头,点头叹道:“你这般却是不行,咱们女人家,最怕一个痴字,竟是我害了你了,一沾上这个字,竟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卢娘子笑了下,秦娘子知她心志甚坚,不由又委婉劝了几句,见她竟是一副认定了裴大郎的感觉,不觉微微有些头疼,又是担心她误了终身,又是怕那裴大郎不耐后反要怨怪于她,却也没法子只得希望过些日子她见不着这人心思淡了,再给她寻个好的男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