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章 一夕之欢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许宁是被食物的香味弄醒的,起来狼吞虎咽吃了不少,宝如抿着嘴笑,淼淼依偎在母亲怀里,拍着小手蹬着腿,一副也想尝尝的表情,许宁见了失笑,用筷子沾了肉汁喂她,见她笑得大眼睛成了小月牙,口齿清楚地叫了声阿爹,从宝如手里把淼淼接过来,亲了好几口道:“有东西带来给你们的,因怕引人注目,箱子在裴瑄那儿,一会儿让准能送进来。”

    宝如走到一边去用干艾叶、红花等干草药丢进水里煮了一锅香汤来倒进浴桶,然后出来催他洗澡。

    许宁泡进浴桶,微微有些烫的温度让他整个人都舒心地喟叹了一声,县衙里全是大老爷们,没几个会伺候人的,县衙里又什么都缺要什么没什么,天冷大家也都懒得洗澡,顶多泡泡脚搓搓身子,他闭上眼睛舒服地靠在浴桶边缘,仰着头,然后感觉到有人进来,他睁了眼,却登时慌忙站起来去接水:“你简直是胡来!有孕怎么能提水?”

    宝如抿嘴一笑:“不重,过来我给你洗头发。”

    许宁湿漉漉地接了壶过去,宝如视线却在他左手上臂那里转了转,他的皮肤被水烫得通红,左臂那儿有一道已经愈合的刀疤,她伸了手去摸了摸:“疼吗?”

    许宁脸皮也不知是不是被热水薰的,有些红:“不疼。”一边又坐回了水里,让水漫过了他的身躯,水里的干草药浮浮沉沉地飘着,宝如看他这般大姑娘的样子,忍不住调戏道:“躲什么?前生后世都不知看了几百回。”

    说着一双眼从上到下打量了一圈,把许宁看得略有些不自在,脸被雾气蒸得湿漉漉的,连睫毛也是湿的,看上去越发勾出那一双眼睛仿佛蒙着水汽,似诉千言万语。宝如含笑坐到他身后去解他的发髻,松开头发,将一个木盆放在他脑后,里头用热水泡开了茶籽饼,头发浸进去后一缕缕散开,她拿了把梳子替他从头皮慢慢往下梳,一边浸洗一边用了皂角膏来揉搓,许宁被她按得舒服,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时不时还轻轻哼一声。

    宝如一边洗一边问他:“青城那边累吗?做县令每日做什么?”

    许宁低低道:“无非催苗收税,巡防断讼,有案断案,无案查案,你相公我连相爷都当过,一个县令那是绰绰有余。”

    宝如听他吹牛,只觉得好笑,只道:“前儿太皇太后薨了,听宋晓菡说,张相不行了?”

    许宁道:“嗯,太皇太后一直力保他,如今太皇太后一去,他那相位坐不久的,我那座师王歆便是这一次起来的,他平日看很是刚正,后来我想着他多半后来投靠了太后。”

    宝如道:“那现在也是?”

    许宁道:“现在还不是,他一贯自诩清正,自然不会靠向宫中,也看不上,当年大概还是官家太过激进了。”

    宝如道:“那现在官家什么都不做好吗?”

    许宁笑了声:“有句话你听听就过,莫要出去说,不怕皇帝憨,只怕皇帝干,这意思就是宁愿皇帝无为,朝廷大不了因循守旧,朝堂各方势力倒能互相平衡着,若是皇帝忽然想要干些什么,这就有新人出来迎合,有人反对,有人借机,有人趁势,所以越往顶上之人,若要做件事,那须得反反复复想清楚了才能做。”

    宝如噗嗤笑了声:“你如今这胆子是越发大了,这满口的忤逆犯上的言语。”

    许宁道:“我胆子一贯很大。”

    宝如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替他按着眉心:“胆子大还皱着眉?”

    许宁展眉笑了下:“我是愁你啊,你一个人在京城我怎么放心?我已写信给你爹娘,看看他们能上来不。”宝如道:“大冷天的叫他们来做甚么,前儿你爹娘来,住了没几天就又一溜烟的回去了。”

    许宁道:“信里看到了,裴瑄也和我说了,我爹娘一贯如此,你不要为他们生气,我也是无法了,只能想办法让他们一直留在家里。”

    宝如奚落他:“你这孝子我还不明白么?口上同我这么说,其实我若是真怎么了你爹娘,你可就急了。”

    许宁嘴角含笑:“你刀子嘴豆腐心,何尝会做什么?”

    宝如冷嗤了声不理他,许宁只好逗她说话:“官家如今怎么样了?”

    宝如道:“还不是那样,中秋照常宴请了内外,前儿徽王府请过我和你娘去了一次,贵妃见了下我,看上去好差,自怨自艾的,我觉得她这般,只怕生孩子可不好生啊,人瘦得就只剩下两只眼睛了。”

    许宁道:“她毕竟出身一般官宦人家,原也是当娇女养着的,她爹的位子还是她做了贵妃以后稍微提了提的,官家当年是徽王府次子,本也不需她做甚么,大概本来也只是紧张,结果时鱼一桩事,后来又是你进宫的事,闹成那样,多少有些慌。”

    宝如道:“可见宫里至高之位,好歹也是一品诰命了,仍是如此,倒不如做个普通妇人,至少半夜肚饿,能推相公去买。”

    许宁脸色微微一黯:“我如今却也做不到。”

    宝如道:“没关系,只要你别替别人买——说真的,听说蜀女多才,戏本上又说出过女状元的,许大才子没遇到个卓文君,也总该有个薛涛吧?□□添香磨墨,也算雅事一桩。”

    许宁含笑:“蜀女多才不多才我不知道,但有一样特产很是有名。”

    宝如问:“什么特产?”

    许宁正色道:“这样东西用大米小麦做原料,用肉桂、当归等中药材制曲,然后用泉水酿造而成,色泽红棕、酸味柔和、醇香回甜、久存不腐,川菜少了它就不能成菜,正是保宁干醋,我已买了一大瓮收好,一会儿便让裴瑄送来,正可解夫人之忧。”

    宝如先听到吃食还认真听着,待到许宁说到干醋,噗嗤一声就笑了,用手在他肩膀拧了一下:“许相爷是不是在转移话题?”手下肌肉居然紧实坚硬,她微微讶然了一下。许宁反手握住她的手腕含笑:“有没有遇到蜀女,还请夫人亲身验之。”

    ……

    银娘提着一大壶热水靠近净房,正要推门,却听到里头扑啦啦有水花的声音,银娘停手侧耳倾听了一下,蹑手蹑脚又走开了,到了半个时辰后,她又提了水来,看到净房门已打开,地上地下全都是水,夫妻两人都已换了干净的棉纱面丝绵袄窝在里间床上,许宁懒洋洋地拿着布巾在替宝如擦头发,脸上有着餍足的神情,宝如则窝在被子里闭着眼睛,脸上酡红。

    都收拾干净后,许宁在炕上抱着淼淼,看宝如翻看外头裴瑄叫了几个小子扛过来的大箱子。

    除了些蜀地特有的各色笺纸、扇子扇坠、胭脂汗巾、蜀绣蜀锦、茶叶等特产,外有拇指大小的彩泥人,一摆就两只小公鸡对着啄米的木偶、皮影灯、鲁班锁、空竹等玩具全用匣子装着,许宁便捡了那些玩具来一样一样的与淼淼玩乐,宝如一边理着那几样蜀锦一边问:“什么时候回去?”

    许宁道:“明天就走。”

    宝如讶然:“这么仓促!”又有些担忧:“会不会太过匆忙?”

    许宁含笑:“跋涉千里,只为一夕之欢。”

    宝如脸一红,看了眼正在专心致志玩那小公鸡的淼淼,正色道:“你那边可安排好了?若是被人参个擅离任所、疏忽职守可了不得。”

    许宁道:“无妨,县里诸事我安排妥当,他们只以为我到了州里办差,如今县衙被我整治得铁桶一块,倒是你这里需得再安排妥当,否则我实在安心不下,如今我那边诸事已定,我让裴瑄留在京里,你但凡出行一定要唤他随行,宅子里他入住不便,让唐远住进前院,他是你族兄,有事也能当个报信的用了,待到过完年开春天暖了,你爹娘上京,裴大郎再回蜀地。”

    宝如道:“我这里天子脚下,住得离皇宫又近,你那儿穷山恶水的,正是需要裴大郎的时候,还是让他过去吧。”

    许宁正色摇头:“真不必了,我还有个刘渊,你别担心我,我那边招安了不少山匪,正在训练,裴大郎还收了几个徒弟呢,唐远若是知道,肯定要喊得嗷嗷叫。”

    宝如忽然有些艳羡:“只恨我身子不灵活,这京里整日不是邀赏花便是邀做寿庆生,实在没什么意思,如今等到我生下孩子再等孩子大一些才敢赶路,都不知到什么时候了……”她脸上表情恹恹,低下头弄那些小东西,许宁看过去只看到她乌发如云,耳垂缀着枚银丁香,貂裘领中颀长脖子被深黑色貂毛一映,肤光如雪,许宁喉结动了动,他其实比宝如还要郁闷,却仍是不得不安慰她:“很快就好了,正好那儿也不好住,等你一切都弄好,我就收拾好了,一切妥妥帖帖,迎接夫人大驾光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