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4章 拔刀相助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许宁匆匆来去,四邻不觉,只有裴大郎果然留了下来,唐远果然入住了前院,也不知许宁还是裴瑄和他说了什么,俨然一副护卫的姿态,十分骄傲认真,日日晚上睡前都要检查一遍火烛锁墙,才枕着□□入睡。

    裴瑄不知去哪里弄了个木哨给宝如挂着,只说有急事便吹,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宝如实在是哭笑不得。不过亏得他们这么一弄,她确实感觉到安全妥帖许多,夜里也睡得更安稳了。

    京城连日大雪,她既挂念匆匆赶路的许宁,又思念着家里的爹娘,家里的九九消寒图一瓣一瓣的染上,又教呀呀学语的淼淼读九九歌,淼淼学语甚快,很快便已会朗朗上口的念“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看杨柳……”

    接近过年的时候,宫里传来了好消息,安贵妃诞下大公主,官家大喜,直接给了大公主“荣华”的封号,又赏赐了安家不少东西。

    宝如得知是个公主,心下倒是松了一口气,一是能平安生产倒好,二是安贵妃生个女儿,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倒都是安了不少人的心,贵妃深受荣宠,根基浅薄,又与皇后前后脚怀着龙嗣,本就万众瞩目,如今是个女儿,再下一胎不知何时,皇长子地位稳固许多,而安贵妃本就不是个争先要强的,也算是得了安宁了。

    过年后朝中例行放假,京里越发热闹得沸反朝天,日日都能听到鞭炮声,宝如肚子一日比一日大起来,待到十五上元节,满京城的放灯,君民同乐,这在京城是一年盛世,满京城的人这一夜无有不看灯的。宝如在家窝了一冬,算算日子还有两个月便要临产,想到淼淼也都能走路了,正是最贪新鲜的时候,哪有不想看灯的,想来想去还是提前在庆丰楼重金订了一间临窗的包间,方便看灯,正好亲近的秦娘子、唐远两兄弟都一同邀上了,裴瑄自不必说,是要护送她们一路前往的。

    到了上元这日,酉时未到,裴瑄便已到了门外带了马车来接宝如,防着入夜后路上人多不好行走,宝如毕竟身怀六甲,挤不得,唯有提前出行。宝如便已替淼淼打扮停当,带着唐定、银娘小荷上了车,出门看到裴瑄今日打扮十分醒目,他披了件玄色貂裘,帽侧却簪了支鲜红绒花,随着风中飘摇的帽带,无端便在凛冽中多了一份风流倜傥,她点头含笑:“这一打扮停当越发吸引小娘子们看了,裴郎今夜可有约?

    裴瑄笑道:“许夫人莫要打趣,临出门秦娘子非要扯着我道大好节日莫要穿得太寒碜,她先去看几个老姐妹就过去,让我们先过去了。”

    宝如点头又问裴瑄:“唐远呢?也不管他弟弟了?午时我困歇了一会儿,起来就没见着他了。”

    裴瑄道:“他说怕庆丰楼被权贵抢了包间,提前先去占位子稳妥些。”

    宝如失笑:“这京里如今哪有权贵敢仗势欺人呢。”

    裴瑄点头:“这京里掉个砖头都能砸到三品官儿呢,不得不防,有个半大孩子在,遇到耍赖的他也能耍耍赖,遇到讲理的也不好意思和个半打孩子争位子,正合适。”

    宝如笑得不行:“如此惫懒,竟像是积年的市井油子。”

    裴瑄正经点头:“夫人锐眼如炬一语中的,可不就是积年的老江湖了。这京里呆了几年,每年为了看灯抢包间抢位子的事情可也见了不少,许大人将你托付给我们,那可决不能出纰漏的。”

    宝如笑着登车,一路车辚辚而行,京城原是天下第一等繁华所在,路上人流已渐渐稠密起来,走上大街,处处都已扎上了灯楼彩棚,天尚未黑,却都已能看出雏形来,陈设的都是百戏及古玩人物景致,处处显出富丽升平来,最热闹的街道自然是大相国寺一代,今日那里正设醮坛,架起了高高的鳌山,香火好不旺盛,街头巷陌笑声不断,宝如她们一路行去,淼淼和唐定都喜悦起来,唐定一直指着外头的鳌山问这问那,淼淼则也学舌说话,两人倒像似在对话一般,煞是有趣。

    因着路上人渐渐多起来,车子只能缓缓行走,一时却忽然听到前头有惊呼声马嘶声,宝如惊讶探头去看,裴瑄转头止住了马车道:“你们不要下车,前头似乎有事,我去看看。”说完一夹马肚子,急速向前奔去。

    宝如抱着淼淼看着前头喧哗声越来越大声,心下有些不安起来,毕竟在她记忆里,有着一个并不美好的上元夜,虽然时间过去了两年,她却依然有着浓重的阴影,渐渐前头又传来了惊呼声,仿佛数十人一起叫喊的声音,然后又静了下来,只听到一个孩童大哭的声音,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还是将淼淼交给银娘,嘱咐她看好淼淼和唐定,自带着小荷下了车往前头街道走去。

    前边聚集了一圈人,宝如带着小荷走过去,远远便看到裴瑄站在一辆马车座位上,一手持刀,垂头而立,那雪花长刀垂下,有血滴自刀剑滑落,空气中有着血腥味,宝如心里抽紧,小荷连忙在前头开路,却惊叫一声低声转头道:“娘子别看!”

    宝如却已看到地上横着一具马尸,却是无头,马头飞在一边,断口平滑,显然是被一刀斩下,天气寒冷,很快便被冻住,并无多少血液飞溅,只是前头却有一穿着斗篷的年轻女子抱着个女童,女童正放声大哭,那年轻女子将斗篷解下,将风帽替女童戴上,显然是不想让她看到那血腥场面,裴瑄在车上居高临下道:“那小娘子将你家孩子带走吧,莫要吓到孩子了,这里我来处置。”

    那年轻女子抬头,众人微微有些骚动,原来之前她低着头又有风帽遮掩,众人看不出她相貌,如今抬头只看到她眉裁翠羽,眸如寒星,端的是眉目如画,眉宇间隐然一股清华尊贵之气,看上去也不过是二十出头,她身后跟着一个仆妇,面上有着惊惶之色。那女子道:“这也不是我家的孩子,我不认识她的,只是路上看她将被惊马践踏,所以情急护之,不知这里街坊哪位识得这孩子的父母,速速让人来领去。”

    一时围观众人有人道:“那是街头张包子家的闺女,也不看好孩子,这上元夜也是能让孩子乱跑的?也不怕被花子拐走了,真是危险,多亏这位娘子了。”有人已是主动跑去找人,又有人道:“还得亏这位壮士一刀斩下马头,好臂力!果真神勇!”果然有人奔过来抱了那孩子,又对那娘子和裴瑄感恩不已,便要问恩人名姓,裴瑄只是笑着摆手请他们看好孩子。一时惊马的主人也追赶了上来,吓得面无人色,看到马头被裴瑄斩下,也并不怨怼,反感激不尽,裴瑄倒是从怀中掏了二两银子给他道:“你也不容易,这马肉好歹也还能买些钱,以后小心些吧。”

    一时渐渐众人散去,那女子上前给裴瑄施礼道:“小女子姓李,排行居长,今日得恩公义举搭救,还请教名姓来日道谢。”

    裴瑄眼上有了赞许之色道:“在下银杏坊裴瑄,你一弱质女子却能舍命相救陌生孩童,我也不过是拔刀相助,分内之事,当不得谢。”他看天上甚寒,那女子适才脱了斗篷,内里一身素色锦袍,身后那仆妇也并未穿甚么御寒的衣服,看上去倒像是忽然从甚么甚暖的地方走了出来的样子,并不曾打算在这街上长时间行走,想必也是忽然看到惊马,便解了身上的貂裘大氅递给那女子道:“此地甚冷,这大氅今日才上身,若小娘子不介意,先请借此御寒。”

    那女子接过貂裘,抬头面上含笑正要说话,却忽然看到宝如立在一侧,大腹便便,脸上神情滞了滞,复又含笑道:“我当时也并未想太多……这里血污满地,还请贵眷先离了这里吧?”

    裴瑄转头看到宝如,啊了一声道:“竟是让夫人久等了,我看到事情危急,忍不住出手阻了一阻,这里污浊肮脏,还请夫人上车。”一边匆匆看了看天色,与那女子拱手道:“这位娘子先请了,裴某还有事在身,先行告辞。”

    宝如在裴瑄护送下上了车,从窗口看出去,看到那名女子仍站在路旁一侧目送车子,那貂裘并未披上,而是交给了身后的仆妇捧着,神情十分怅然,天空有一点点雪粒纷纷落下,那女子纤弱身形仿佛将随风而去。

    宝如上了车便一直沉默,想起前一世的某一个上元夜,许宁回来和家里说过一件事:在街市上看到一名女子勇救一素不相识的孩童与惊马蹄下,那女子后来半边身子为惊马所踏,臂骨断折,他路过不忍,送了那女子前去医馆医治。

    后来又有一日,他回来十分惊诧对她说,原来那名女子,正是孀居在家的永安长公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