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5章 美人如玉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到了庆丰楼与众人会合,华灯初上,宝如虽然言笑晏晏,心情却十分复杂。永安长公主虽然许宁一直力辩与她并无瓜葛,但因有那一段英雄救美的过往,她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后来有次与罗氏争吵,罗氏有次脱口而出我家许宁连公主都可以娶的,只有你还整日里不知足嫌东嫌西恁不知足!

    后来许宁问罪后,听说她入了空门,她更是心里疑心着到底是如何的高山流水知音情分,才能让她在他死后遁入空门。

    重生后长公主与殉情的柳大家,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难以拔除,虽然如今贪图一时安逸,与许宁又重新做了恩爱夫妻,却到底意难平,无论如何找不到当初那倾心相待的初心。

    她心有些乱,却也一时理不清楚。

    眼看良宵华灯,处处宝马香车,珠塔通天,莲花满地,四处都有丝竹歌声吟啸声起,旁边银娘与小荷一直在抱着孩子们指点欢笑,裴瑄则与秦娘子、唐远在一旁饮酒吃菜,说着一些蜀地的趣事,说到痛快时,拍案叫绝,秦娘子饮酒到了酣时,面如红霞,则手里持了一双玉版边拍边就着窗边高歌起来,声遏云霄,十分动听,唱着唱着却又落下泪来,拍着裴瑄的肩膀大声道:“有花堪折直须折,好儿郎莫要辜负了美人恩啊!”

    裴瑄也喝了些酒,脸上通红道:“你莫要又乱点鸳鸯谱,我才不要成亲。”

    秦娘子道:“我与你说一个故事,那一年我被没入教坊,我那自幼定亲的未婚夫跑来教坊找我,说要我跟他走,他定会好好待我。”

    宝如前世从未听过秦娘子说过这话,十分吃惊转过头来看秦娘子,秦娘子媚眼如丝道:“我问他,他的前程不要了?他说没关系,先安置好我,将来再和家里人慢慢说。”

    裴瑄也问:“后来呢?你和他走了没?”

    秦娘子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我当时没有和他走,还骂他想让我当妾,待我不真心,叫他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来见我。我把他骂走后,整整哭了一晚上,我怕毁了他前程呀!他好好的世家出身,前程光明,怎么能毁在我手里。”

    裴瑄叹了口气:“那你也是为了他好,求仁得仁,既然做了就莫要后悔。”

    秦娘子满眼通红:“我后悔啊,我每一天都后悔,想着若是那一夜我们走了,又怎么样?就算他做不成官,举不成业,我们未必不能是恩爱夫妻,我为什么就不能自私一次?”

    一旁银娘也问:“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秦娘子笑:“他啊,当了官儿,偶尔应酬也会召妓,却从来没有召过我,那以后我们一次都没有见过面,只听说他成了婚,生了子,他人生美满如花团锦簇,却没有我,我为什么不自私一次?我和他走有千百种可能,他可能会半途弃捐,也可能我们终究反目,可是我们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种可能,是相亲相爱美满的一生?曾经有一个人那样真心待我,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我为什么不大胆试一次?”

    众人皆默然,许久以后宝如长叹一声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秦娘子一拍桌子,想是被宝如引发,忽然又宛然清歌起来,歌声亮折清圆,凄心动魄,正是“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唱到“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时,已潸然泪下,又唱到“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时,哽咽不成声,俯首击节,声音哀婉。

    一旁淼淼只是好奇地看着她,被银娘逗着看走马灯去了,宝如看下下头灯火茫茫,想到前一世许宁与自己迥然不同的结局,以及这一世茫然不知的前世,随时一个小小的改动,就有可能将自己以及他人的命运完全翻天覆地,为她歌声所伤,不由也觉得心里酸涩起来。

    裴瑄在一旁看她难过,到底是孕妇,不免有些担心,不由拍掌说些别的话来开解道:“秦娘子唱得果然好,你们看这下头都有好些人驻足停留听这歌声。”

    宝如低头去看,却被一对身影吸引了目光,她戳了戳裴瑄:“你看那个是不是孟大人?”

    裴瑄一看,忍不住笑:“果然是,居然也带着个女娘,那女娘竟然还带着幂离,这年头谁还戴这前朝的东西呢,大概长得实在漂亮,怕人看去。”

    宝如抿了抿嘴,看那女子手里提着盏鸳鸯灯,身形袅娜,明明就是那柳大家,却不知前世那柳大家到底是为何撞死在许宁墓碑前,她又看了眼裴瑄,这男儿剑眉星目,英气勃勃,今夜那长公主眼见也是有些心折,她只不信前一世喜欢许宁的人立时便会改了人,那长公主难道就因为一个男人救了她便随意倾心?难道果然前一世她们果真与许宁并无瓜葛?

    再说宋晓菡,这一世也没有选择许宁。她深深地迷惑在命运的不可知中。

    有个小荷却道:“我看秦娘子若是唱歌收钱能收好多哩,你看那个穿得很好的男人,站在那里听了好久了。”

    银娘忙追问:“是哪个?”

    小荷指点道:“你看那一个穿蓝袍的,腰上带着玉鱼的,看起来就穿得好气派。”

    宝如看过去,触上那男子目光,那男子应有三十许了,蓄着短须,衣着华丽雍容,头上纱帽镶着玉石,他微微侧耳,的确是一副听歌的样子,因着四处灯火通明,她目力甚好,看到那男子面容,却吃惊了一下,只觉得十分面熟,回忆了许久,依稀想起似乎前世曾来府上拜访过许宁的,想必大小也是个官儿。

    那男子显然发现她们在指点于他,终于转头离开了。

    这时候秦娘子也已扑倒在桌子上,显然醉得不轻,银娘嗳呀呀地叫:“这可喝多了,一会儿怎么回去呢。”

    宝如哑然失笑:“没关系的一会儿一起送回我们屋里睡便是了。”几人正在说笑,包间门却被人敲了敲,小二高声叫道:“客官,有人求见。”

    宝如一愣,裴瑄问道:“什么人?”

    小二道:“说是齐国公府上的仆妇,奉国公夫人之命来请。”

    宝如一怔,齐国公却是当今宋太后的娘家兄弟,却是怠慢不得,她点头道:“请她们进来。”

    果然进来了两个青衣仆妇,施礼后垂手道:“我们太夫人听闻探花娘子也在赏灯,特派了车轿过来请许夫人到我们国公府灯棚一同赏灯。”太夫人,这便是太后的生母了,宝如心下凛然,委婉道:“天也已晚了,孩子也瞌睡了,不知太国公夫人邀请我,可有旁的甚么用意?又或者我改日再登门向太夫人请教?”

    那仆妇笑道:“并不曾有什么用意,只是适才长公主殿下过来与我们太夫人赏灯,身上衣裙有些污浊,太夫人问起来说是路上原是下车买盏心仪的花灯,却遇到惊马践踏,眼看便要伤及孩童,护了一护,好在遇到一侠士出手斩断马首,救了公主,只知名姓,正要过后相谢,我们太夫人一问名姓,护卫里却有人认得,只道曾任禁军教头,又说现在跟着许大人做护卫的。太夫人听得此事十分高兴,想着既然是裴护卫护着有孕的夫人出外,想应当是许夫人出外赏灯,命我们一家一家酒楼查探,这样巧第一家酒楼便问着了,正是想请夫人与裴护卫过去一叙,也让太夫人一表谢意,不敢劳动夫人太过劳累,只是说几句话一表心意便好,至于孩子,我们可命护卫护送与保姆暂时先回府上,我们带了一队护卫,却无疏失的,还请夫人放心。”

    宝如与裴瑄对视了下,裴瑄显然十分意外,宝如想了想道:“也好,那便依这位管家娘子所说,我们这边过去一叙吧。”

    小荷扶着宝如起身,裴瑄殿后,便扶着宝如下了楼登上轿子,果然软轿旁仆从甚多,边一路又围着步障,保护着宝如一路顺顺当当到了齐国公府的灯棚,才下轿子便有仆妇上来小心翼翼一路接了进去,上了一处高台,果然远处万家灯火一览无余,景色十分优美,而这帷帐又十分厚实,地上铺着地毡,墙角燃着炭炉,又十分暖和。

    进到其中果然上头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旁边坐着白日见过的那名女子,正是永安长公主,她已换了一身素蓝衣裙,柳眉凤眼,气若幽兰,于淡泊处自生一股高华,宝如正要上前施礼,便已被太夫人叫道:“快快起来,你身子重莫要多礼了。”一边长公主已是上前扶了她笑道:“莫要多礼,原是打算感谢恩人的,若是劳动了夫人,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宝如看她大方自然,虽有前世的事梗着,心下也着实生不出恶感来,笑道:“不敢当,裴护卫虽然是我相公的护卫,却只是护我周全罢了,今日救助幼童,实无我的功劳,实是他自己听到响动前去查看,出手相助而已,不敢当恩人二字。”

    那太夫人听她说话,又覷了她两眼笑道:“难怪是探花娘子呢,这一份不贪功不媚上的气度,谁人能比,他既是你的护卫,自然救助公主便有你们平日教导的一份功劳,如何谦逊。”一边又笑道:“不若传那裴护卫进来我们好生谢谢。”

    长公主虚扶着宝如坐到了一旁,才回了座位笑道:“外祖母说的是,只是今夜匆忙之间,也备不下什么礼,只能口头言谢了。”

    宝如谦逊了两句,看着那太夫人命人传裴瑄进来,过了一会儿裴瑄大踏步走了进来,躬身施礼,太夫人连忙叫起,上下打量了一番,怪道:“身量虽高,却也并不如何雄壮,如何就能斩断马头?”

    一时座中女眷都笑起来,裴瑄脸上掠过了一丝不自在,长公主慌忙笑道:“那靠的是巧劲儿,外祖母不听过庖丁解牛的典儿么?今日我看裴护卫自上而下,手起刀落,想是借着那股冲劲,又劈得正是地方,所以才能一刀斩落。”

    裴瑄微笑了下,拱手道:“公主慌乱之间仍能洞幽察微,果然临危不惧,大有风范。”

    长公主脸一红,座中女眷也都善意地笑了起来,太夫人笑得高兴,问了几句裴瑄的家乡、父母,又是如何做了教头,一一问了起来,裴瑄也知机,籍贯父母倒都是真的,却将教头一事含糊过去,只说是朋友所荐,宝如心中暗赞他粗中有细,问了一轮后太夫人赏了些金帛,才让他下去。又拉了宝如的手问了些籍贯父母的闲话,又问了问孩子的情况,才又感慨道:“年纪也太小了,这样小这就怀了第二个了,偏偏丈夫又不在身边,真真是可怜见的,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若是遇到什么事情,也只管遣人来我们国公府说说,但有我们能帮上的地方,绝无坐视之理的。”

    宝如低了头只是笑,又有人低低地隐晦说起宫里的事来:“那一位真是深得荣宠,说是皇后生嫡长子时排场都未必如她。”

    又有人嗤笑:“就怕恩宠太甚也不是人人能承受得起的,听说生的时候十分凶险,足足拖了一天一夜,顶头那位不吃不睡地守着,后来生下来的时候,听说母女平安,当场就哭了。”

    不免有人又在讥讽:“我们也生过几次孩子了,就没一个这般兴师动众的,要说害喜得厉害的也有,只这一位实在厉害了些。”

    太夫人仿佛都没听见,只是拉着宝如的手问她妊娠反应,知道她能吃能睡从来没吐过的时候,不免叹气道:“你这孩子倒是个有福的。”宝如只是低头微笑,问什么就答什么,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其余人的闲话也只当没听见。

    长公主看她一派沉稳,忍不住也拉着她和她说了些闲话,最后看她面露疲倦之色,便和太夫人道:“外祖母,我看许夫人身怀有孕也是熬不得夜的,不如派人先送了她家去吧?”

    太夫人笑道:“你说的是。”一边又命人拿了四对金八宝嵌珠簪子并几匹上好锦缎道:“这些不敢说是谢礼,只好是聊表谢意,改日我们再专程备上厚礼。”长公主却拿了一寸来长的点翠盖子琉璃瓶儿来给她道:“这是进上的菊花露,我听说孕妇容易上火,这东西兑水喝下火清肝的,夫人且拿着尝尝吧。”

    礼物都不是极珍贵的,却十分周到,宝如看她们十分掌握分寸,也只是微笑着都收了礼,起身告辞出去,果然又有一对侍卫仆妇专程送着她回复,裴瑄则护卫一旁,一路回了府。

    回到巷子口的时候,轿子微微停了下,宝如掀开轿帘,看到巷口一个女子穿着一身湖绿袄裙,披着兔毛斗篷,提着一盏桃花灯,站在树下,看向了骑着马的裴瑄。

    灯下美人如画,正是那卢娘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