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7章 百种须索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卢娘子这些日子偶有听说会到香铺,或送衣物或送吃食,当然不是只送裴瑄一个,而是唐远唐定的都一起送了,连宝如这边都收到了吃食和孩子衣物,宝如知道她家贫,送来这些东西又偏偏极用心思,光是孩子穿的鞋子肚兜,巴掌大的小地方也费劲心思做得精巧非凡,柔软舒适,料不是上好,却难得的合适孩子用,她只得变着法子给她回礼,或是给她弟弟送些笔墨纸砚,或是送些油米,或是些做好的肉脯鱼干之类的东西。一来一往,也算知道她用心良苦,只是碍于女子名声,看出来的人也都绝口不提,只怕戳破窗户纸给人难堪。

    上元夜本是彼此有情的男女们一表衷情的良宵,只是若是神女有意,襄王无心,一个处理不好,那就变成了一场难堪和伤害。

    宝如抬头去看裴瑄,裴瑄骑在马上看到卢娘子,微微一怔,转过头对宝如道:“夫人先请回去,我有些许小事要处置。”

    宝如看了眼卢娘子,卢娘子遥遥给宝如行了个礼,眼神不躲不闪,宝如颔首回礼,转头看了眼裴瑄委婉道:“裴郎君擅使刀,却不知是否亦心有慧剑?”

    裴瑄却明白她的意思,笑了下道:“烦许夫人担忧了,我省得的。”

    宝如微微一笑,放下轿帘,裴瑄命那国公府护卫先行将人送回府,却翻身下了马,牵着马向卢娘子走去。

    卢娘子抿嘴而笑,垂下睫毛,盯着站到了她面前的长靴,耳根飞起了一层薄红。

    她不好意思正视眼前的男子,却知道那眉如剑,目如星的男子正注视着她,玄色腰带上用的红色丝绦系着长结子,正微微晃荡着。

    她终于从袖中取了一只荷包,上头精心绣着五彩鲤鱼戏莲,那隐有她的闺名,她出生之日,母亲梦到一尾锦鲤入怀,醒后便觉腹疼生产,便给她起名阿鲤。

    她低低道:“近日看裴郎君腰上荷包陈旧,我做了个不知合用不合用。”

    裴瑄终于开口,声音沉静温和:“卢娘子,听说你出身官宦世家,却因为父母双亡,族中凋零无人护持,一个人抚养幼弟长大,十分可敬可配。我十二岁时家中生变,猝然失去父母亲人,后来浪迹江湖,尝遍人情冷暖,更是知道你一个单身女子,守门立户的不容易。”

    卢娘子脸上发热,眼圈却忽然一热,若不是父亲多少有些同年座师照拂,她一个孤女带着弟弟,早就不知被欺负到哪里去了,这几年她小心翼翼周全,不肯将就不肯苟且,多少深夜扪心自问几乎要放弃却仍是咬着牙根硬挺过来,如今听到这一句话,几乎要落下泪来,她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希望有个人披荆斩棘而来,救她于水火之中,和爹娘一样,叫自己一声“阿鲤!”,而她终于能撒一次娇,诉一次苦,尽情的哭一次。

    裴瑄却道:“我也想和卢娘子说说我家从前的事,不知卢娘子可有耐心一听?”

    卢娘子点了点头,裴瑄道:“我爹是个开镖局的,身上有些祖传的武艺,性如烈火,好打抱不平,因着身上有着武艺,手下又有一班镖师,一般人也不敢和他做对,在家乡也算得上说得上话的人家,便是当地官府也要敬上三分。我是独子,深得他宠爱,从小就亲自教我武艺,六岁扎马步,七岁开拳脚,埋桩柱,大一些便日日带着我跑马射箭,耍拳弄棍。他好交天下英雄,因此家里时常有人来访,又因为讲个义气,虽然很少亲自押镖,却时常要出门去替人排忧解难,或是替人去居中调解。我娘是家中独女,嫁到我家便时时为我爹生气,因他撒漫使钱,又多不管家,但凡有个亲友来求说有难处,他便慷慨解囊,为着这事,家中也不知吵过多少架,从我懂事起我爹娘就没有哪一日不生闲气的。直到我十五岁那一年,因为娘又因为我爹又去替朋友出头的事生气吵架,我怕回家见我娘生气,那日没有回家,在外头朋友家借宿,结果那一夜我爹惹了仇家带了许多匪徒夤夜上门灭门,上下仆妇尽皆被杀,所有家财被洗劫一空,一把火将家中烧成白地。”

    卢娘子捂住嘴巴惊呼一声,裴瑄抬了眼皮,双眼幽深淡漠,有如寒潭:“我第二日才知道家里出了事,却未能回家看,就被朋友塞了盘缠让我立刻逃,怕人家还要斩草除根,也无人敢收留于我,我带着盘缠走了数家与我爹来往甚多,曾受我爹恩惠的人家,却人人惧祸,无人敢收留于我,从那时候起,我便开始流浪江湖,一个人浪迹天涯,寻访仇家,可惜在我长大武艺练成,找到那仇家的时候,他却已病重不能行,垂垂待死,也并没有活得多么风光,他在江湖上杀人甚多,到老自然被手下背叛,被仇家追杀,连儿子的命都没有保住,倒是膝下有着孙儿才八岁,我看他也活不了多久,杀了他身上背了人命倒白白误了我的人生,总不能也学他杀了他的孙子斩草除根,那又有什么意思,我爹娘也活转不过来,再说我爹娘也不是想让我当个杀人犯背着人命混迹人间的,所以我放弃了报仇离开了家乡,再也没回去,听说后来他到底还是被仇人杀了,也不知那孙子最后如何。”

    卢娘子是个聪明伶俐的,这会儿已知道裴瑄想说什么了,脸上唰的惨白,裴瑄笑了下道:“我这些年,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什么人成亲,因为那总叫我想到我的爹娘,他们待我都极好,可是却从未有一天放弃过对对方的厌烦怨怼,我其实和我爹很像,性子已经养成,改不了啦,我固然不想让我的女人跟我吃苦,更不想某一日自己身死异乡还连累妻子儿女,如今跟着许相公,其实也是极为危险,只是在许夫人面前,我们说得轻描淡写,其实有一次和那边的土司谈判催税,许相公差点就被他们抓去杀了。他文文弱弱一个书生,有时候倒有我敬佩的勇气,我也想跟着他看看能走到什么地方,因此我也不希望被困在一个小家里头,每日为油盐酱醋烦恼,像许相公那样,做事做到一半又要对唐娘子牵肠挂肚,我却没他这般大本事能两者兼顾,天地广阔得紧,我想多走走多看看。”

    卢娘子面如白纸,几次微微张嘴,却终于没有说出那句话,裴瑄停了口,温和地低头看她,似乎有些期待地等她说些什么,却终于没有等到那句话。

    最后是裴瑄将卢娘子送回家门,拱手道别后翻身上马,低头说了句:“小娘子性格刚毅,百折不挠,来日必有锦绣造化,若是将来遇到什么难处需裴某效劳的,只管开口,裴某愿尽绵薄之力。”

    卢娘子俯首凝重施礼,裴瑄颔首转头驱马而去,卢娘子看他始终不顾而去,心中无限空茫,怔怔立于门首,屋内弟弟一直候着她回来,听见响动开门出来,看到长姐满脸濡湿,吓了一跳问:“长姐怎么了?”

    卢娘子低头看他,伸手抚摸他的头发,笑道:“没什么,早些睡吧。”一边眼泪却又落了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