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福祸相依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上元夜就这么过去,宝如那一天后就没有收到卢娘子送来的东西,她虽然好奇,却也没有追问裴瑄,倒是公主府、齐国公府都有送了厚礼过来,却也并非一味贵重,难得的是用心。公主府上送来的是一套说文解字精装本,上头注释明显与外头书行里卖得不同,更为详尽,又有竹丝缠枝花卉纹多宝格盒子,里头居然是檀香木做的木牌子,每张正面雕着图,反面雕着相应的字,这是一套十分精致的教孩童识字的木牌,与说文解字相对应,正适合用在淼淼开蒙。齐国公府则送来了几匹贡纱,一匣子名贵药丸,都是太医院配好的药丸子,每匣都有方子,注明成分及其主要疗效,显然是宫中常备,与外头卖的又大不同,其中更有几样孕妇产妇专用的药,安胎顺产,十分珍贵,又有大相国寺方丈亲自开光的护身符,这也不是一般人能求到的。每一样礼都送到了心坎上,又并非贵重到令人不安,让收礼的人不免承了这份情,宝如少不得去打听了下裴瑄那边收到什么礼物,公主府送了一匹才三岁的大宛小马,裴瑄虽然再三推辞最后仍是收下了此马,面上虽然不说什么,却看得出十分喜爱,养在后院,一日三顾,如今冬日,新鲜草料难得,裴瑄将钱都拿去买了豆子麦子精心搭配草料悉心喂养。

    宝如点头叹气,这位长公主,深谙送礼为人之道,她十四与右监门卫大将军王崇之子,右卫将军王修定亲,十五及笄时王修急病,将军府上文请求辞婚,公主却认为皇家更要守信诺以为天下表率,坚持如期下嫁,结果没多久王修病逝,这位公主便一直孀居公主府至今已届十年,算起来如今也不过二十五岁而已——胸襟手段绝非泛泛,只不知她只是单纯感谢,还是别有心思。

    不过她很快没时间再想这些,春暖几日后,运河解了冻,唐家两老终于带着唐昭如赶到了京城,唐定唐昭如淼淼一屋子三个娃娃乱糟糟闹哄哄的在院子里闹腾。

    刘氏和她抱怨:“也不早点写信,后来还是许家那两个老不死的到家里胡咧咧地说叫我们盘了香铺子筹钱给女婿,女婿前程要紧,我们才知道你又怀孕了,女婿被贬了,结果天冷了你爹病情有点反复,老二也身子不太好,一时没能上京,运河冻上后女婿那边写了信来说已派人照应,让我们开春再上京,我们悬了一冬的心。”又发牢骚:“所以说走什么仕途,好端端在家里开铺子有什么不好,都说伴君如伴虎,那通天路也是好走的?如今连老婆孩子都顾不上。许家那两个就只知道叫我们出银子,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儿子我们养,仕途我们供,福他们享,他们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脸有多大呢!”

    宝如看刘氏虽然操心,却仍是大包小包带了一堆吃的用的过来,连许宁的衣物鞋帽都有,知道她惯是嘴硬心软的,慌忙笑道:“这一胎十分安稳,和前一胎一样,顺顺当当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早晨起来略微有些抽筋,抻一抻也就好了。”

    刘氏嘀嘀咕咕又念叨:“这是得亏你有福气了,若是别人,哪有这般省心?”宝如委婉解释:“他原也不知道我有孕的。”唐谦连忙道:“当然是朝廷大事重要,却不知那许家说的需要用钱打点前程的可是真的?若是真的,我们也不是不能尽些力的,虽说我们不同流合污,却也不必过于清高,该打点就打点,该送就送。”

    宝如摇头失笑:“我骗他们的,若不是如此,他们两老还日日想着从我这里揩油,全不顾儿子的前程。”

    刘氏冷笑:“我就说呢,许宁这人虽然父母昏聩,一向他还是知道些羞耻的,哪有大大咧咧说要钱去跑官儿?那样岂不是糟蹋了他那探花出身?官场本就是熬资历的,官家也是寻常人,一时生气又能生气多久?再说了,大不了不当着官儿了想个办法回乡里去,日子不知道多好过,何必呢。”

    唐谦轻叱道:“女婿有出息是好事,妇人家莫要拖后腿,官场起伏是常事,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

    宝如笑道:“真不必了,他原就想外放,如今正合他意。”

    唐谦又唠叨了几句,刘氏哪里理她,一边快手将屋里又收拾了一通,收拾出了一间产房出来,又脚不点地地去了厨房□□吃的菜。

    宝如得了爹娘陪伴,心中愉快,过了一些时日又细细给许宁写了封信,说了自己的近况及爹娘的一些情况,又说了些京城诸事,然后便叫了裴瑄进来,只道如今已有爹娘陪伴做主,无需他在京城浪费时日,请他回青城县去陪着许宁,裴瑄道:“那边尽有团练乡兵护着县衙呢,夫人怕甚么?来之前许相公便已交代,一定要等夫人平安产子,事事顺意后方能回去,横竖也没多久了,夫人只管放心便是。”

    宝如看他如此,只得改拖驿站信差帮忙送信不提。

    转眼产期已近,唐宝如却一直没有收到许宁回信,她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刘氏知她忧心此事,宽慰道:“这寄丢信寄迟信的事儿多了去了,再说他也忙吧。”

    宝如便也掠过了这一丝不对劲,三月初八,宝如清晨起来小衣上便见了红,到了晚上腹疼进了产房,叫了稳婆大夫坐镇,一切顺利,驾轻就熟,虽然依然是疼痛,却没了第一次那样对不可知的惶恐,第二日晨光初起的时候,宝如便生下了个儿子,全身红通通的大哭。

    儿子肖母,这一个孩子果然眉目有些像宝如,唐家两老喜出望外,宝如也十分喜爱,抱了孩子反复细看,许宁之前已有信,道孩子若为男则名为文荪,只是如今大家还只是小二小二的叫着。

    然而孩子洗三之时,不好的消息传来,原来去岁蜀地多县因歉收饥荒,二月之时,因许多典买地之人无力赎回土地,眼看春耕便到,误了一年耕种,整年全家无着。于是便有匪盗张进、李仙等啸聚亡命,剽掠数地,其时两蜀大饥,旬日之间,聚集归顺匪徒的有数万人,沿路裹胁、愈聚愈多,匪首干脆称了王挑起了反旗,起兵作乱起来,转略数郡,官军居然无敢撄其锋,纷纷落败,所向州县开门延纳,乱军入据成都,遣兵四出,北抵剑关,南距巫峡,传檄所至,无复完垒。消息传进朝廷,朝堂震动,官家大怒发兵剿匪。

    宝如接到消息,一霎时十分茫然,民乱,不是两年以后吗?为何会提前了?

    而这时候驿站已停了接民间信,只接朝廷信件,宝如心急如焚,叫了裴瑄来商量对策,裴瑄道:“夫人不必忧心,我们那地方定是能守得住的,许相公必定安然无恙,我这边启程过去看看。”

    宝如也不及和他交代备细,匆忙收拾了些包袱和金银给他带去。

    裴瑄才出发没多久,公主府那边遣人送信来,上头言道蜀地匪乱,斩杀官员,一路州县大震,吏多避匿,有青城县令许宁独修战守之备,以乡兵扼其冲,督兵鏖击,大破乱贼。送信的仆妇笑道:“我们公主认识些军中的大人,知道许夫人此时定是担心忧虑,专门遣人打听了军报,此事在官家面前也过了明路,不怕被人弹劾刺探军机的,请夫人只管放心便是,这些民乱不过是乌合之众,螳臂挡车,迟早会被平,到时候许大人有此功绩,定能得了奖赏的,只管放心在家休养才是。”一边又送上了几色礼物道:“这是我们公主贺贵府公子诞生之喜的。”

    宝如心乱如麻,看到此信果然心里一松,对公主充满了感激,连忙称谢,又命小荷赏了那仆妇,那仆妇只是谦辞不受,毕恭毕敬地告辞回府复命。

    宝如则拿了这信去给爹娘说了一番,唐谦刘氏这几日也是听了左邻右舍地打听,心里都悬着,听到这一项才放下了心,又问:“那长公主为何会替我们打听消息?”

    宝如想起已往蜀地赶去的裴瑄,将前次路遇长公主,裴护卫出手相护的事说了一番,唐谦点头道:“这次可是承了大人情了,来日等许宁回来,你们须得好好感谢公主。”

    宝如嘴里应了,心下却仍是不安着。

    待到孩子满月之时,噩耗传来,青城县令许宁恪尽职守,身先士卒,率众救护百姓,抵抗匪乱,不幸堕入山崖,以身殉职,官家得知此事,十分痛惜,降敕书进行奖谕,赠青城县县令许宁为户部郎中,官其一子,赐绢三百匹以赏其忠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