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9章 不得我命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春阳白茫茫一片在窗外闪着,梨花开了满树,溶溶似雪色,有时候清风吹过来,恍眼会让人忽然以为是许宁在那里,一领素衣罗袍扎得一丝不苟,执着一卷书看,长睫微垂,神色淡淡,一如从前宝如看过的水墨画,人淡如烟云,清旷疏远,仿佛无物能萦于其心。

    细看却没有人,院中静谧幽深,只是梨花纷纷落下如雪。

    宝如刚喂过荪哥儿,这孩子不似他的姐姐乖顺好养,吃得少,好不容易喂进去,又吐了奶,吐得宝如一身都是,强撑着打理好,让银娘抱出去让他睡觉,换过衣服,便觉得倦得不行,歪在窗边贵妃榻上睡过去,可是睡得不熟,风吹得梨花枝头摇曳总会让她半睡半醒的惊醒,却又似乎仍睡着,一幕一幕接着做着混乱的梦,勉强醒来后,觉得比没睡的时候更累。

    外头刘氏走了进来,看她小心翼翼问:“又有大人来,说是女婿的同年来致祭……咱们还是把灵堂摆上吧?”

    宝如断然道:“许宁没死,为什么要摆灵堂?让他们走。”

    刘氏哑然,过了一会儿才又问:“香铺掌事的秦娘子和一位卢娘子来探你和孩子。”

    宝如厌倦道:“不是说了不见客么?”刘氏噤声不语,宝如忽然转念道:“让她们进来吧,我正有事要交代。”

    过了一会儿秦娘子进来,看到宝如从前丰润脸颊变得微微有些苍白瘦削,那曾经分外娇憨的下巴已收得尖尖,整张晶莹小脸仿佛只剩下一掌大,唯有一双眼睛仍然和从前一样神光炯炯,却又比从前添了一股凛冽之意。心下暗叹,噩耗传来后小院一直闭门拒客,有传说许夫人产后突闻丈夫噩耗,心伤过甚,拒不相信丈夫已死的消息,坚称许宁仍活着,不接敕书,不设灵堂,不换孝服,如今看来宝如果然一身家常旧衣,天蓝绣襦衬着碧色湘水裙,怀孕期间略微丰满的身段如今却已瘦了下去,显出了过于纤细的身段来。

    秦娘子之前也与卢娘子交代过注意不要提她伤心事,只是笑道:“听说孩子已满月了,我们来给你送些礼。”

    宝如直截了当道:“不必回避,我知道你们是来安慰我的,但是许宁没死,所以我也不需你们宽慰。秦娘子,我知你市井识人多矣,还要劳烦您替我办几件事。”

    秦娘子看她言辞利落,目光澄净,全无一丝悲伤过度神智昏聩的样子,反而说话间沉静自制,举止得宜,又隐隐有一种自上而下的高贵凛然之感,忍不住应声道:“单凭夫人吩咐。”

    宝如起身从书架上拿了一个描金竹匣子下来,打开给秦娘子看,里头居然一条一条码着的都是金条,卢娘子在一旁都忍不住呀了一声,宝如道:“这是黄金五斤,是从前许宁留给我们母子存身所用,如今我想请秦娘子替我拿去选一家镖局,请托最好的镖师和护卫,护送我前去蜀地寻夫,又另外招募擅长攀登、身手敏捷之市井奇人,越快越好,以七日为期。”

    秦娘子吃了一惊道:“蜀地虽然如今匪乱稍平,却是无商队镖局肯往那里去的!”

    宝如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秦娘子叹了口气道:“便是如此,只要请人前去便好,何必非要你一个弱女子前去涉险?那边尚有流寇四处流窜,你的子女都还如此小,如何能离了母亲?”

    宝如道:“我不去恐怕他们不尽心,儿子女儿有我爹娘看着,再劳烦秦娘子多多看顾,京城天子脚下,必无后顾之忧。”

    这时卢娘子也忍不住开口了:“许夫人,容我冒昧进言,许大人将这积蓄留给你们母子,自是希望你们衣食无忧,他是朝廷命官,地方官员也必不会坐视,定然倾尽全力搜索,仍是搜索不到,你在这里雇人千里迢迢前去,耗费何止数万钱?只怕仍是搜索不到,到时候白白将许大人留给你们的财产白白填了进去,你一届弱女子,将来进项艰难,如何拉扯两个孩儿长大?我是吃过苦的,深知其中多少不易,不若耐心等待数日,兴许便有佳音传来。”

    宝如点了点头道:“这些道理我也知道,只是有些事情做了以后后悔不后悔我不知道,不做一定会后悔,这些金子是他留给我的,我用在他身上也算还他一场深情,至于孩子,有我一口吃的,总有他们一口吃的,再则……”她微微抬起下巴,看往外头那明净春空,凝眸许久才淡淡道:“若是命该如此,我也迟早有这一天,这其间的岁月,原都是我们努力挣扎偷来,覆巢之下无完卵,尽力而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没甚么好可惜的。”

    秦娘子看她说话大有弃世之念,心下暗自着急,面上仍道:“许夫人,有些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只觉得日子艰难,连一日都捱不下去了,只是过了许久以后,回头看去,也不过觉得也就那样。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便是深陷污泥,也从未觉得自己便不能活得好,哪怕是只能活一日,能笑的,我也绝不让自己哭着过,虽已无白首之人,却有岁月可堪回首,哪怕是爱恋痴愚贪婪嫉妒,也是绝不逊色于别人的人生,更何况你还有孩子,他们将来过得如何,全看你一念之间。”

    宝如抬眼看她良久才笑道:“秦娘子……有时候我真的在想,我从前真的认识你吗?居然这一次,我才算真正认识了你,你原来也是会说这样话的人,我以为你是个难得的冷静通达稳重明白之人,从来不知道你原也是这样的性情中人,我活了这么久,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看透过一个人,甚至是自己——然而这一刻我十分清楚明白,我要去找他。”

    “如你们所说,也许我在家里等着等着,他自己也会回来,一切都大圆满大欢喜,我既不会损失钱财,安稳健康守着孩子等着他回来便好,但是这样以为了孩子的名义名正言顺的苟且偷生,以努力也没有用的借口来掩饰自己的贪图安逸懦弱自私的唐宝如,连我自己都要看不起我自己,将来孩子长大后,我告诉他们,当年他们的父亲是如何的英勇忠烈,然后孩子们问我:母亲,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那个时候,我应该回答什么?我应该告诉他们,我用你父亲留下的金子,把你们抚养长大了,如今你们可以去找你父亲了!他们的父亲曾待我如何,我又该是以如何来回报他?”

    秦娘子哑然,卢娘子不知想到什么眼圈一红,过了一会儿才微微有些哽咽道:“许夫人……我不如你。”

    宝如温和道:“没有谁不如谁,都是自己选的路,就算如何难走,只要依心走完,问心无愧。”

    秦娘子喟叹了一会儿站起来接过那匣金子道:“定不负娘子所托。”

    宝如低声道:“我如今上有老下有小,不得自由,只能劳烦秦娘子了,还请瞒住我爹娘才好。”

    秦娘子起身深深行礼,卢娘子也起来道:“先父也曾有些故交在六扇门的,我托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愿意与娘子同行,莫要小看这些捕快官差,他们黑白两道都熟,又常年查案在外,能量极大的。”

    宝如忙深深鞠躬道:“有劳卢娘子多多费心。”

    卢娘子还礼道:“应当的。”

    宝如亲自起身将她们二人送出门首,却忽然看到有几人从巷口忽然走了过来,一把尖利声音嚷道:“你这不贤妇人!丈夫死了也不戴孝好好在家守孝!可怜我儿才死了几日啊!妻子就守不住了连孝服也不穿……我们许家命苦啊!三个儿子只留下一条根苗啊!”一边就嚎啕起来。

    秦娘子和卢娘子都有些愕然,看过去,正见一名一身麻衣的老妇已是身手利落坐在门首大哭,街坊闲汉已有人围了过来,而巷门口段月容手里牵着披麻戴孝一身重孝的敬哥儿,许留则脸色漠然站在一旁。

    宝如心下洞明,这是冲着敕书上“官其一子”来的了,荪哥儿按约定是姓唐,许家这熟悉的阵势熟悉的号啕,自然是要为许敬争这“官”了,按他们一贯的逻辑,想必是要将敬哥儿过继在许宁名下,承继许家香火,争产夺财。

    朝廷推恩荫封,按许宁这样的品级死去,追赠其子,一般多是封一个太常寺的郊社斋郎而已,连品级都没有,勉强收些俸禄罢了。难为这一对老夫妻千里迢迢进京,又要使出全副看家本领——当然,大概还要看一看许宁到底还剩下多少家产,至少圣旨上那三百匹绢要争到手,这样才值回这进京的路费。

    此时宝如身后刘氏已经出来,看到罗氏如此,立眉叉腰:“这天下还有空口白牙咒自己儿子死的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没见过这般急切的儿子死活还不知道呢就来争家产的!你当我唐家无人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