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2章 死而复生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许宁近前来伸手将宝如紧紧揽入怀中,宝如闻到了真切的水汽和干净的衣物上薰的香,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现喉咙梗住了,鼻子一酸,眼眶里发热,睫毛沾湿了一片。

    许宁感觉到了她的泪水,低头轻吻她的长发,温声道:“是我,你辛苦了。”

    这个怀抱那样紧,好像要把宝如整个人揉进他的身体里,宝如感觉到了一种茫然的恍然,好像心里还有空在想:果然没死嘛,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仿佛真的有多么委屈一般。

    其实她也没有做什么。

    许宁抱着手下那个裹在宽大素绫中衣里头的身子,感觉瘦得可怜,一种强烈的感情从胸口直欲冲出,他深深呼吸着伸手去扳起那张泪流满面的脸起来,低头吻去那些咸涩的泪水,他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渴望和庆幸,清晨阳光给屋里纸壁染上一层暖色的光,他颤抖着去亲吻那张有些干裂的唇,隐隐约约许多学过的诗词在胸口鼓噪着,依稀是白首不相离,又仿佛是梧桐相待老,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着头温柔缱绻的吻着宝如。

    许久以后他们两人仿佛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宝如含着鼻音问许宁:“你到底怎么回事,没死为什么不回来?闹得沸沸扬扬的连朝廷敕表都得了,这会儿再活过来怕是要欺君之罪了。”

    许宁眼角斜斜地飞起,嘴边眉梢布满了灿烂的笑意:“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听裴瑄说你生产一切顺利,儿子如今是谁在带?”一边起了身到了床边桌子那儿拿了一样用帕子包着的东西走了过来。

    宝如道:“他还小的很,放在京城了,我爹娘自会照应她。”

    许宁有些叹息:“你这身子才生产过,这般千里奔波,只怕要坏了身子,明天我让大夫来看你。”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打开那脏兮兮的布帕,从里头拿出了一串羊脂白玉珠串来,整串珠子显然是同一块玉料雕出来的,通透温婉,下头坠着的坠子是金累丝托上嵌着一块晶莹剔透,碧如新柳的绿宝石,光泽温婉,许宁将那串项链围到宝如颈上,满意地看着那串珍珠衬得宝如肌肤如雪,可惜的是宝如形容憔悴,不免有些美中不足,他不由的有些遗憾。

    宝如低头看那坠子,奇道:“你这是掘了宝藏了?”

    许宁含笑低声:“可不是么?你听说过前蜀宝藏的传言么?”

    宝如一愣:“你真的挖到宝藏了?”

    许宁低低道:“前朝覆灭的时候,五国并立,后来便是本朝□□得了天下,当时蜀地富甲天下,最后攻破其皇宫的时候却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当时就一直有传说,蜀国皇宫的宝藏被藏起来了,好让流亡的蜀国太子得以复国。”宝如瞠目结舌,许宁笑道:“我来青城县任县令的时候,阅读县志,这里民间也一贯有说青城山有宝藏的传说,却从来没人找到过……倒是有樵夫砍柴砍到过中间藏着银锭的树圆木,也有渔夫在江中捞到八宝刀鞘,却也仅此而已,无人真正发掘到宝藏。”

    “那天我滚落山崖,由于连日下雨,想必土石松软,我猝然落下去居然在山崖中央的山壁那儿陷落了下去,一路滚进去到了山腹中的一个大洞里,里头黑乎乎地不辨方向,我摸索着路走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借着石缝里的一点天光,发现到了一处极大的山洞中,看起来应是天然形成的,我慢慢走了许久想找出路,却来到了一处石室中,里头堆着一个一个的大箱子,打开一看,全是各种各样的金银珠宝,更有金银器皿、刀枪剑戟等物随意丢掷,最想象不到的是,还有两株一人高的八宝树,赤金的树干,纯金的叶片,又用各式各样的宝石雕刻成美丽的花朵,若是在阳光下,一定十分迷人,我当时都惊呆了。”

    宝如低头看那坠子又看看他,脸上神情几乎写着不信两个字,许宁忍不住笑了:“我说得是真的,我给你挑了这个,只是觉得合适你。”

    宝如想了一会儿道:“那后来你怎么走出来的?没吃没穿的。”许宁嘴角几乎藏不住笑容,他的宝如,根本不特别关心那令人为之神魂颠倒疯狂的宝藏,反而一直在替他着想,想着如何出去。

    许宁道:“我从那里好不容易找到出口,却不能出去,都是陷阱。”

    宝如吓了一跳,上下打量许宁,他显然刚清洗过头发和身子,修过脸,一点都看不出受了重伤的样子,她伸手去掀许宁的袖子,许宁也并不躲闪,看着她拉起来,也只看到一些已经结痂的擦伤。

    许宁道:“放心我没那么傻,我仔细看过他的阵法,依稀知道些破解的方式,另外找了一条生门,走了好几天才从另外一个小山洞走了出去,结果却深陷密林之中,根本不知方向,不知到底身在何处,而自己又饿了好几天,那些金银珠宝都是吃不了的,我在外头想着办法吃些野果子和野菜,又弄了些鸟蛋什么的,差点变成个野人,走了好久,才走出了大山。”

    宝如看他轻描淡写,却知道绝没那么简单,饿着肚子,滚下山崖,又极为疲惫的在黑暗中寻找路途,换别人只怕早已被野兽吃了,他却逢凶化吉,足足陷在山里几个月,想必过得也是野人一样的生活了,难怪他回来也先去洗漱换衣……大概是怕自己担忧。

    她低头不语,许宁却抱着她翻身上了床笑道:“我如今也累得很,你陪我歇息歇息,等醒过来我得上奏表章,一是要说说我怎么没死,二是得想办法将这宝藏的事报给官家又不能牵连到自己。”

    宝如卧在他的胸膛上,感觉到他也瘦得骨头微微有些硌人,稍微蹭了蹭脸低声道:“要把宝藏交给朝廷么?”

    许宁低声道:“那么多的宝藏,我们是一辈子都用不光的,如今国库是空的,官家若是有了这宝藏,能放手做很多事情,但是这东西献上去是个麻烦,我得想个好办法好好布置,不能让人知道我已进去过,更不好让人知道我还截留了一点呢,只能借托为神神鬼鬼往祥瑞上靠了,我只有个大致想法,却还没有想清楚布置清楚,我先睡一觉,起来再慢慢想周全了。”

    宝如看他话越说越小声,知道他其实也已疲累到极点,便也不再说话,将头靠近他的肩窝,两人就这般交颈而眠,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虽然是白日,两人也无从顾及,一人大难不死逃出生天,一人千里奔波终于得见良人,这一觉,却是两人这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安心的一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