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3章 宝藏得现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夫妻二人黑甜一觉,丫鬟们全都不敢进去打扰。而外头许县令死而复生的事却已飞快传开,一传十十传百,全县老百姓们奔走相告,普天同庆,甚至不少人干脆在门口摆了香案叩谢上天,又有许多人拿了瓜果蔬菜鸡鸭来不由分说地堆在大门。

    瓜果不值几个钱,却都是百姓们一片心意,等许宁醒过来出去听了衙役的回报,便教衙役们都收了起来分给这些日子白天黑夜搜寻他的壮丁乡丁们以犒劳他们。官差衙役们也很是激动,他们皆是许宁这一任才提拔上来的,真心知道这位县太爷到底为本县做了多少实事,剿匪查案杀污吏,修桥铺路,打井开矿,办纺织厂,组织种茶,不过两年不到,青城县焕然一新,东西种出来能卖掉,外头的商人也开始进来收茶收布收矿,人人有差事干有了奔头,眼看着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哪有不真心实意拥戴这个好官的。如今连带这些官差衙役们都深受百姓爱戴,不免与有荣焉,既高兴许宁回来了,一边却又担忧许宁这次只怕要被提拔换走了,要知道这县太爷一换,又不知道换成什么样的人了,正所谓一蟹不如一蟹,他们都是本地人,却也不可能跟着许宁再去下一任,不免喜忧参半起来。

    许宁不知道这些衙役们的想法,却是关在书房半日,鼓捣许久,下笔如飞写了洋洋洒洒一篇奏表,命人飞马送去成都知州府,再顺便请个高明的妇科大夫回来,要给宝如看一看身体,她身子应当是有问题了,他醒来发现床单有污渍,问宝如,才知道这些日子她淅淅沥沥的有下红,虽不多却淋漓不止,她也只说应当是产后的恶露,许宁却变了色,心中存了这事,连发现宝藏的心都淡了许多,倒是心心念念想着立刻请了大夫来给宝如看看。

    晚间大夫请到,把脉后摇头,只道是产后操劳过早,劳倦伤脾,气虚下陷,以致冲任不固不能摄血,恶露不绝,若治不及时或迁延日久,可因失血伤阴而致血虚阴竭,倒要变成个大症候,为今之计只能慢慢的调养,断不能劳神动气,许宁心下暗自懊恼,让大夫只管开方,又飞马派了人去成都买了最好的药材回来煎了给宝如调养。

    却说那知州之前得了许宁搭救,如今又得了他死而复生写的奏表,一看内容,原来上头写着他滚落山崖,迷迷糊糊之间有白鹿接住了他,载着他往密林云深处一处山壁前,听到轰然震响,石壁中开,贝阙琼楼涌现峰顶,有耆儒冠带下迎入内,只见琼楼连苑,瑶树当阶,重重朱红阑干,处处碧云庭户,竟是一处仙乡福地,有一老者身穿水田朱衣,手捧瑶天玉简,道是先蜀皇室,因知当今皇帝圣明,愿将藏宝献上,以泽万民,给他绘了一副藏宝图,让他带回来献给明主,拂袖命翠虬华盖车载他回到平地,待到他恢复清醒,走出密林回到县城,才知道不过一炷香功夫,他居然已失踪三月之久,如今将藏宝图交给朝廷,请朝廷派人发掘宝藏。

    那知州看绘制那藏宝图的白绢,似绢非绢,其色殷鲜,透明雪亮,光软无比,水不能湿,正似传说中的冰鲛纱,如获至宝,慌忙也写了折子,却也并不敢匿宝抢功,只连着许宁的奏表封了密折,派了差役星夜送往京都,又即日派了军队围了宝藏所在那处,却也不敢就挖,只静等京中旨意。

    不多时果然京里飞奔来了特使,命人发掘宝藏所在,数千兵丁在官员监押下前去发掘,发现那处入口居然是在河水之下,将河道上游堵住,泄了水去,露出水中淤泥,发掘进去,便发现石砌密道,一路飞弩毒箭尖刀陷坑不绝,好不容易进去,果然发掘出金银满室,又有金树两株,玉石珠宝、八宝器鼎无数,日光之下,这些宝贝运出来时,灼灼生光,许多人都拜倒在地,痛哭流涕,感谢神仙赐福。

    京中特使及地方官员一毫不敢占,清点后封上封条藏好,又专折飞奏朝廷,准备上缴国库,正是国库空虚,四方匮乏之时,京城里官家看到奏章果然掘得宝藏,龙颜大悦,没多久便下了圣旨,原青城县令许宁治县有方,抗敌有功,又得遇仙缘,发前蜀宝藏,于国于民有大功,着即日擢升为益州知州,兼转运使。

    一来一回数日,许宁接到圣旨的时候,众人贺喜不迭,一时车马填门,庆贺不绝,整个蜀地官员乡绅都来贺他,不日便往成都上任,少不得忙忙碌碌收拾一番。百姓们知道他要走,又是一番轰动,不过知道他好歹还是在成都为官,又放了些心。待到赴任那日,一县的绅衿民庶,为感许宁德政,送了许多万民散德政牌,约有上万人手执高香一路送至城外,蜀地文风本盛,许多举贡生监,又都做诗文送别,亲自携来面呈,络绎不绝。累得许宁步步停舆,人人慰劳,到了成都府转运使官衙,又有成都官员来贺他,便是宝如也接了不少帖子,人人趋奉不迭,许宁却要她安心休养,替她全数推了应酬,只在内院安心调养。

    宝如看到众人这般兴奋踊跃,十分意外,问这转运使是何职务,许宁笑道:“主掌益州这一路财赋﹐兼领考察地方官吏﹑维持治安﹑清点刑狱﹑举贤荐能等职责,官家这是喜极了,一下子把我从七品升到了二品,我过些日子便给你和你娘请个诰封。”

    宝如含笑:“你有死讯的时候,早已追赠了户部侍郎了,却早也不是七品了,如今那么大的宝藏都献给他了,能不高兴么,他倒信你,也不怀疑你是否藏了东西。”

    许宁笑吟吟道:“他知我甚深,当然知道那些什么祥瑞都是假的,定是我发现了宝藏编了个祥瑞遇仙、歌功颂德的梦,彼此心造不宣罢了,只是为着免除后患,这次发掘宝藏我却是故意弄大些,让这蜀地的官员都参与,亲眼看着那秘藏从水中发掘,陷阱原封不动,这般才能显示出我一毫未取,大公无私,高风亮节……谁也不知道那里从山崖往下还有别的密道,我前些日子已让裴瑄将那道全填上了,全无痕迹。将来回京官家若是问我实情,我就说是在匪徒窝里拿到的藏宝图,看着像是真的,编了个借口让官家好发掘。”

    宝如点头叹道:“可见虚伪了——你若真要干干净净,便是不拿又如何?我们又能吃多少米粮呢,你既要这名声,为何不干脆都献了出去名副其实,也算个问心无愧,拿了也不敢使劲花,何必何苦沾那一身腥,拿了钱还要立牌坊。”

    许宁道:“天予而不取,反为之灾。官家一贯仁慈,但是人心易变,如今他不计较,来日他一呼百应之时,却怕要清算,我如今和前世不同,却不能把合家性命都押在他身上。家国百姓固然重要,你们却也是我的责任,我要替你和子孙后代打算,少不得将后患扫干净,给你们铺好路。我也没拿多少,却至少足够三代富贵了,总不能让你白白跟了我两世——便是那裴大郎,也尽可做个富家翁了。”他面上坦然,全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心中却微微一动,如此宝藏何人不贪,前世他总觉得宝如夫人胸襟,常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鸡犬不宁,如今却恍然发现,除去情爱,在钱财前程方面,这个女人却有着常人不及的豁达和清高。

    其实他却是误会宝如了,宝如其实出身市井最是市侩俗气不过,如今不计较,一则自幼受了教养不受非分之财,二则一直觉得这一世似梦如幻,是白白赚来的,已是满足,对那些宝藏却没甚么想头,毕竟她重活一世*淡薄,许宁又极擅经营,照顾得她和家人极好,并没什么了不得的*难以满足,若是等到孩子长大,许宁又做个穷官,处处拮据,只怕她又是另外一番想头了,所以贫贱夫妻原是最难,这一世他们日子不再拮据,二人心平气和下来,倒是都露了一番真性情来。

    宝如听到两世二字,却是触动前日所梦,含笑道:“我还道你这次真的又重生到另外一处去了,想必那里也还有个唐宝如。”

    许宁伸了手去撩起她的头发,低声道:“只这一世我便偿了你,绝不会丢下你。”

    他长睫微垂,神色淡淡,语声平平,似话家常,宝如却无端从中听出了一种缠绵悱恻、生死相许来。

    她为人虽然爽利,于感情上却分外羞耻于表露,许宁又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因此两人一贯极少有儿女情长缱绻情深指天图誓的作态,更不会说什么直白露骨的话,便是上一次秋闱,许宁误以为宝如没于洪水之中,也只是痛哭失声,之后又只是平淡度日,虽然一直情好,她却从未相信过他们之间有着甚么非你不可生死相许的情和爱。

    只是这一次,忽然也感觉到了面前这个人的不同,这个人给了她暗,却同时也给了她光,亲手让她痛,却又让她得到了依靠。

    也不知是什么孽缘,偏偏两世就都栽在了彼此身上,他们彼此似乎算不上倾心相爱,痴恋如寻常男女,但是命运教他们紧紧捆在一起,贪嗔爱恨怨,仅仅相连,以致于彼此都成为了对方最特殊的一个存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