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章 不争是争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夏日太阳明媚得刺眼,多日晴天白云,正好晒书。

    远处蝉声阵阵,宝如斜倚在浓绿树荫下,看许宁穿着薄罗短袍,弹墨绢裤子,头发才洗过,松松扎着,站在烈日下一本书一本书地翻开晒着,前胸后背已出了透汗,袍子薄薄贴在他的身上,却并不让人觉得狼狈来。

    无论是前世今生,许宁对书本都十分珍惜,甚至为了防虫,做了芸草香片来,小小一片一片的,还用模弄出了花样来,雅致清香,放在书中便能防止蠹虫,这一世便是这样的小东西,十分大卖,不知获了多少利,她在京城时秦娘子每个月都送账本来给她看,那香铺子里头,名贵的香料其实都是不赚钱的,不过是拉高香铺档次,吸引贵人来看,真正赚钱的反而是这种香片香丸,看起来不过几文钱一片,却能翻一倍卖,每个月卖得多,赚得更多,如今为了防别人说他与民争利,那香铺子他几乎不过手了,全靠秦娘子经营着。

    许宁放了几本书后抬眼,看到宝如正手里执着纨扇一边晃一边无聊地看他,薄而宽松的衣衫松散着露出里头的葱绿肚兜儿,不由一笑:“无聊了?要不约些人来府里打马吊?”

    这些日子,许宁就了她推了许多应酬,只说夫人身子不适要在家调养,新任知州兼转运使许大人惧内之名不胫而走,当然宝如千里寻夫的名声也传了出去,一众官眷乡绅夫人们对她也是甚为好奇钦佩的,仍是时常有帖子来邀宴,偶尔也邀请人来打过一次两次马吊,赏赏花什么的,少不得笑谈这位新来的许知州,原本是青年得在高位,又面目英俊,家资富饶,没想到难得是个洁身自好的,蜀中因有前朝名妓薛涛在前,教坊女子多以她为榜样,人人皆解诗文,颇有不少才貌双全的名妓想上前拢住这位年轻知州大人的心,却一一铩羽而归,少不得纷纷揣想究竟是何等女子才能如此御夫有术,得见到宝如的,才又都心悦诚服的恭维起来。

    宝如摇头:“要应酬还不如就这么躺着发呆呢,而且打马吊也是要仔细思量好生计算的,这边的规矩又和京城不一样,太累了啦,也不知道孩子们几时候到,路上会不会累到。”她找到许宁,事事平顺,便开始牵肠挂肚地想孩子起来,如今蹙着长眉,想着也不知淼淼是不是想娘亲,荪哥儿还记不记得自己,心下更是忧愁。

    许宁含笑宽慰她:“算算日子应该快到了,你放心,裴瑄亲自去接的,他办事一向靠谱,保准你爹娘和两个孩子平平安安到成都。”

    宝如道:“这次给我娘请了诰命,你娘虽然也得了,肯定还是气得很,如今又只接我爹娘过来,你爹娘怕不要气得去一状告你忤逆,杀过成都来。”

    许宁道:“我已让人捎信给他们,说这里才打过仗,路途山匪多,再则天气炎热,请他们先回乡了,又和他们说了已命人送了些土产回武进县,如今他们肯定一直赶着回去看看我到底送了什么回去,哪里会冒险跟过来。”

    宝如点头:“可惜不曾让你看到他们立逼着要将敬哥儿过继过来的样子,前世怎么就没这一出呢,你爹娘看都不看荪哥儿一眼,只说他姓唐,算不得许家的继承人。”

    许宁沉默着理书,一言不发,宝如知他心里也不好受,也懒得再说,只得看看外头的蓝得干净之极的天空,转过话去:“这样热的天,要劳烦裴护卫了。”

    许宁道:“他是个歇不住脚的,就喜欢四处行走,如今才发了笔小财,自然是更欢喜,能回京看看老朋友也好,这次抗击乱匪,他也得了些功劳,得了个御前带刀的御前侍卫职务。”

    宝如想了下道:“他一贯仗义疏财的,只怕没多久又要全没了,倒要趁他手里还有钱钞,好好给他说个亲事才好。”

    许宁点头笑:“他把钱都放我们这里了,说让我们替他收着,大概也不是全不在意的,想必觉得如今未必会拖累女子了?”

    宝如却是想起长公主的事,便将京里裴瑄杀马救长公主的事说了下,却一边暗自观测许宁的神色,一边又说了些京里如今的情势,安妃生了公主,张相如今被人不看好之类的情势。

    许宁蹙眉半晌,宝如心下酸溜溜的,忍不住开口揶揄:“怎么,是不是在可惜?”

    许宁看了她一眼展眉道:“不是,前世长公主入皇庙出家这一事十分奇怪,她是太后亲女,谁敢勉强她?只是她与官家虽然不是亲姐弟,感情却一向十分好,我想着,当年官家突然病重,我被清算问罪,之后她出家,这当中究竟有何关联。太皇太后过世,张相势弱是必然的,此消彼长,王歆这一次便要渐渐强势起来,不知道官家京里布置得如何,若是能处置好,他不与太后联手,太后没有得力的外臣,也做不成事,倒是合了官家的意,最好是想办法让他们互相制衡。”

    宝如看他思索半日居然想的还是这些东西,忍不住道:“我告诉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公主有可能看上裴护卫么?不是问你这些深宫秘事朝堂大局的。”

    许宁道:“这我怎么知道,当时我又没在,不过她拖这么长时间没嫁太后也没说什么,不是太宠女儿,就是待价而沽,笼络朝臣,官家毕竟不是亲弟,自然也不好插手太多,也不知她到底想嫁什么样子的驸马。”

    宝如嗔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人凡事都是想着利弊,就没想过人有七情六欲,裴大郎那日威风凛凛,手提单刀,头簪鲜花,英挺风流,哪有美人不慕英雄呢,只是我心里总觉得有些顾虑,怕裴大郎这样的不羁男儿,侠义英雄,要被皇家那些规矩束缚,倒不如这些日子在蜀地给他物色一个合适的,不是都说蜀女多才。”

    许宁将一本书从箱子中拿了出来,听她夸裴瑄,心下不由发酸,嘲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行侠仗义,所救不过一人一村,我却能造福辖地百姓,来日辅佐官家,惠民济世,未必就不如他一介武夫了。”

    宝如心里想着事,也没计较许宁这仿佛含酸的语气,一边道:“我们这次往西一路行来,路上见到那些难民流离失所,哀嚎遍野,好不可怜,其实那些宝藏若是用来行侠仗义,只怕倒是真的能实实在在花在穷人身上,上交朝廷,呵呵,中间不知道要吃多少层。”

    许宁叹道:“我们都是朝廷官员,凡事都要步步小心,如今却是不好随意仗义疏财了,一不小心便要担个收买人心,私赈冒赈的名头。你道我为何求着外放,这几年官家必定都是在京里收拢自己得用的人,那些老臣子自成派系,他若要成一番事业,定要有自己的人手,且只能往年轻里头挑,我却最好不要往里头搅合,以免将来牵扯不清,抽身不能。”

    宝如抿着嘴笑:“这会儿却又怕抽身不了了?不宁死酬君恩了?”

    许宁摇头:“为国为民我无愧于心,为臣为官我也恪尽职守,对不起谁我都没有对不起官家。”

    宝如点头:“为父为夫,你又如何?”

    许宁一塞,双眸漆黑看向宝如,哑声道:“我试着做好。”

    宝如转头伏在竹夫人上笑不可抑,一头及腰长发也是散落在榻上,随着身子摆动着。她这些日子被许宁逼着调养身体,连灶台也不许近了,应酬大多推了,各种阿胶燕窝海参流水价地送进府里吃着,脸色渐渐又恢复了红润,虽然肌肤一时未有从前之丰盈,却也多了许多光泽,想来也是找到了许宁,心情一轻的缘故。许宁看着她渐渐恢复健康,心中也暗自欢喜。

    成都风气闲雅,虽然战火才过,在许宁一意休养生息下,很快又恢复了元气,货物充沛,民间富裕,客商通商后没多久,裴瑄果然护送着唐家两老和唐昭如、淼淼和文荪两个孩子过来。

    宝如喜不自禁,抱着淼淼和荪哥儿居然落泪半日,唐家两老看到许宁升了官,身子健康,喜不自禁,他们之前知道宝如居然一个人雇了镖局的人保护直接往蜀地寻夫,提心吊胆许久,如今看到女儿女婿都平安无事,哪有不高兴的,晚间却提了出来,要让荪哥儿姓许。

    许宁有些意外,看了眼宝如,转头温和对唐家两老道:“可是我爹娘那日说了什么难听话?爹娘不要放在心上,他们平日里就是这般的,忍忍便过了,这孩子是唐家的长男,也没什么的。”

    唐谦摇头道:“我们这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你如今有长进,孩子跟着你的姓,将来前程也好走些,再者如今我们一有昭哥儿了,二则又有大姐儿在,这荪哥儿还是姓许的好,宝如以后再生便是了,万一若是都是女儿,便让淼淼接着我们唐家的财产,荪哥儿还是留给你亲自教养比较合适,你如今身在高位,一府知州,两个孩子都没一个跟你的姓,岂不是白白让你受同僚们的笑话?”

    话语倒是字字句句都替许宁着想,许宁转头去看宝如,宝如含笑微微点头,许宁一叹道:“无论姓唐姓许,在我心中都是一样疼爱的,只是岳父母若是坚持,那大哥儿便姓许,岳父母大恩大德,许宁定努力回报。”

    不争即是争,唐家两老处心积虑这一招,却是看许宁身在高位,只怕来日要嫌弃女儿市井门户,又要以自己赘婿出身为耻,正好许家两老刚刚作死,把这个儿子的心往外推,而自己女儿却是千里寻夫,又有一子一女,眼看着还正是情好的时候,他们两老再在孩子姓氏上让一让,让出这个大人情来,多花些心思多施些恩惠,才能让女儿生活平顺,恩爱如初。再者也是防着许家那两个老不休的又一直打着让侄儿过继的主意。

    两老这心思,其实许宁和唐宝如都知道,却也只是装作不知罢了,横竖两人经过一世,于这上头其实都已看淡,只是世情如此,荪哥儿若是随着许宁的姓,的确来日更平顺一些,不会有人指着他的出身说三道四。于是也就顺水推舟,让荪哥儿姓了许。

    住下一个多月,唐家两老便思乡之心越来越盛,加上水土不服住不惯,还是辞别了许宁和宝如,一径回乡去了,许宁则娇妻在侧,儿女双全,又是地方最高长官,无人拘束,说不得的志满意得,过了一段极为美满平顺的日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