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5章 风光回京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徽熙七年,许宁任满回京任枢密直学士,虽然从从二品到正三品,看上去似乎降了级,明眼人却知道,这是朝廷要用他了。

    枢密直学士这一职务多是熬资历用的,许宁毕竟年轻,虽然因触怒皇家在地方上熬了几年,却做出了一番事业,那一个装神弄鬼的宝藏,大部分人心知肚明所谓的祥瑞遇仙都是糊弄老百姓的,多半是撞了狗屎运剿匪的时候赚到了藏宝图,大大的在朝廷上露了一脸,一下子平步青云从七品升到了从二品,地方大员。如今进了京,是实实在在的京官,又是天子近臣,前程光明,多有人揣测这调入京是许宁座师王歆的手笔,毕竟这几年来张相致仕,他得以入了中书省拜相,一贯喜用寒峻敢言之士,这许宁虽然当年搞了一处殉职的假死,又献了宝藏,却有不少人还记得他当年触怒皇家之事,更不要提他寒门赘婿的出身了,无论是自己出身还是妻族母族,皆是干干净净与勋贵一毫无扯,又是个能吏,这正是王相最爱用的人才。

    许宁年底先是回京磨勘述职,得了上上品的考评和确定的消息后,直接就在京里莲英巷买了一座小园子,园子外头看着小,里头却是自有天地,地方颇大,仓促之间也并不十分修葺,只匆匆把人住的地方收拾出来,便赶在春暖花开时遣了人去接宝如母子三人。这几年宝如到底是因那一次产后失调伤了身子,没有再怀孕,大夫也只是叫慢慢将养着,许宁极体贴宝如身子,这几年换了几个大夫珍贵的药品调养,果然身子有所改善,只是孩子上一直没有缘分。好在许宁和宝如得了一子一女也已满意,倒也不十分遗憾没有再怀上孩子。

    成都转运使府中,两个孩子却是闹着不愿意搬家回京,淼淼要把院子里种的石榴树带走,荪哥儿则是舍不得乳母,抱着哇哇的哭。因为在成都的仆佣大多都是在蜀地典买的,都是本地人,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离乡别井去京城,那乳母丈夫孩子都在蜀地,也是不愿意,只有请辞,荪哥儿一连闹到出发那日都还在哭。他这般重感情,连那乳母张氏都纳罕,一边揩着泪一边也是十分不舍道:“大哥儿重感情,叫奴家好生舍不得,只恨爹娘丈夫孩子都在这里,哪里舍得出去。”

    宝如无奈只得好生宽慰厚赏了那乳母一番,才哄着荪哥儿和淼淼,好不容易哄得启程,仍是鼓着小脸一路不快,直到看着马车外的风景,才渐渐不再哭闹,睁着好奇的眼睛东张西望。

    好不容易到了京师,许宁出城来接的时候,听到宝如说到此事笑道:“我看荪哥儿如今长得越来越像你,想来将来竟是个长情的。”

    宝如点头叹气:“轮到自己养儿子,倒希望他莫要太长情了,重情的人,吃亏。”也不知是叹自己还是叹孩子,她一路带着两个孩子赴京,着实辛苦,许宁便说些京里的事给她听:“你还没到京城,大长公主府便已下了帖子邀你赏花呢。”

    宝如纳闷道:“她请我做甚么?”

    许宁道:“你忘了?宋晓菡已是嫁了进去,大长公主颇为喜欢她,让他们两夫妻都住在大长公主府的,没去宁国公府住。”

    宝如这才恍然问道:“她如今如何?”不管怎么样,对这个因为自己一个无心的举动而大大改变了命运的人,她还是有些在意的。

    许宁道:“这些高门大户,外边看着都是一派富贵荣华花团锦簇的,里头如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依稀听说当年那侍女生下来的庶长子还是留下来了,养在田庄上,卫三郎明面上倒是没纳妾,可是和那些教坊大家们传的风流绯闻可就没断过。”

    宝如有些头疼道:“一想到又要应付这些高门大户,就烦心。”

    许宁含笑:“这是一场硬仗,总不能就留在蜀地一辈子了,孩子们如今也到了开蒙的时候了,也该让他们见见世面。”

    宝如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想孩子们长大以后和你一样走仕途么?”

    许宁摇头:“不,我只是想给他们有更多的选择,我们努力这么久,不是为了让孩子们顺着我们的路走,而是想走什么路,就能走什么路,我希望我的女儿,不必为生计折腰,不必在人面前卑下小心,不会过颠沛流离的生活,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成婚,能快活平顺一辈子,我希望我的儿子,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穷不失义达不离道。”

    宝如默然许久才低声道:“我倒希望拙笨些好。”

    许宁笑嘻嘻抱起了荪哥儿道:“我们荪哥儿才三岁呢就能背好多诗了,怎么拙笨?”荪哥儿被父亲抱起来,立刻熟练地盘上了父亲的身子,小小手臂紧紧搂住许宁的脖子嘻嘻地笑着,一旁淼淼看着眼热,立时也踩着许宁的大腿上来挂在许宁身上,一只手牢牢便抓住了许宁的发髻上的软幞头巾,许宁一边哎呀呀地叫着一边道:“淼淼淼淼,宝贝女儿,这不能抓的,一会儿帽子歪了遇到人可不得了。”一边却担心女儿没站稳,伸了手去将女儿软乎乎的身子给护住了。

    宝如忍俊不禁噗嗤地笑着,说起来一子一女都不怕许宁,偏偏怕宝如,宝如脸一沉下来,两个孩子立刻规规矩矩的,只有许宁被两个孩子看穿色厉内荏的本质,无论怎么皮怎么猴,许宁也只是嚷嚷两声,却从来不生气不动真格,每次出去回来,就被两个孩子缠着在身上掏袖子袋子,定能摸出些好东西来,或是路上见着的小吃,或是见到的好玩的,有时候甚至是几个松果、几枝草花,却都让孩子们喜得不行,黏父亲黏得不得了,特别有时候许宁出去办公务数日方回,也不见两个孩子有丝毫疏远,反而黏得更是殷勤恨不得贴在阿爹身上,反倒是一应吃饭睡觉的规矩,都是宝如耳提面命,提着戒尺一一强调,把规矩都给立了起来,生生儿是把严父慈母倒了个个儿。

    说话间车子回到了莲英巷口,许宁扶着宝如和两个孩子下了车,看到门首宝如一笑,问许宁:“我以为你会买以前那宅子。”

    许宁自然知道她指的是前世的那个园子,摇头笑道:“那宅子不好,房子多空地少,如今这宅子好,带有个园子,合适孩子们玩耍,虽然荒了些,咱们慢慢修起来便是,又可以给孩子们修几个合适的院子,若无意外,这次在京里大概就要呆许久了,我们有时间慢慢修着。”

    宝如一边点头一边往里头走去,她其实也不喜欢从前的宅子,大而多的院子,入了夜仿佛是一个人住在那空落落的院子里,请多少仆妇也无法排解那种空旷凄清。身旁的淼淼已追问:“要修什么好玩的地方?”

    许宁牵着她道:“给你修个养鸽子的地方好不好。”

    淼淼大喜道:“要一个大大的鸽舍!和若曦家里的一样。”若曦却是成都那边布政使的女儿,和淼淼差不多年纪,家里砌着鸽舍,淼淼羡慕不已。荪哥儿似懂非懂,却拍了手叫好。

    宝如蹙眉道:“养那劳什子做甚么,院子里全是鸽子屎,不够恶心的。”她是个好弄吃食的人,对家里洁净十分在意,在成都就不许养这些鸟儿,淼淼鼓了嘴去看许宁,许宁抱着她指了后园远远的一处道:“我们就修在那里,离屋子里头远。”宝如皱着眉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许了,许宁一边又道:“这次可以让人将家里的阿花阿黑送过来了,这次可有地方养着了。”

    淼淼忙问阿花是什么,许宁笑道:“那可是救了你的恩狗,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待它们。”

    这宅子只修了几进的房舍,后头一大片便是个园子,单是园子约有四五十亩地大,园子里只建了小小一栋小楼,颇为空旷,有一个小小的荷塘,其余一些地方都是荒草,有些地方从生着一树一树的桃李和柳树,显然园子已经许久没有人整饬修剪过,杂花生树,树下牡丹芍药等都零乱长着,旁边花架上都是荼蘼紫藤等花,长得十分恣意,甚至有些树上有着鸟窝,却显出了一股生机勃勃的野意来。淼淼已是欢呼了一声带着荪哥儿跑到了草地里,追着几只蝴蝶蚱蜢跑,宝如一边喊道:“仔细有蛇!不要去草深的地方!水边也不要去!”许宁却道:“无事,前儿让人刚撒过硫磺粉驱虫粉,专门留着这一片草地让他们玩一玩,荷塘那边我前儿让人放了水翻了土,准备种些好藕,养些鱼。”

    宝如道:“倒是可以慢慢修整,你那香室是不是也要修出来一间。”

    许宁道:“慢慢来,我想着这后头做个倒轩,前头花厅、客厅、书房等都已有现成了,我们再修一些客房,将来安置客人、幕僚、护院、下仆的厢房都修起几个院子便好,后头这园子便是内院,我合计着修四个院子,主院自然是我和你住的,你喜欢芭蕉和花架子,我们就种这个,孩子们住的院子,女孩子的都是绣楼,种些玉兰等花树,男孩子的则靠外的院子,将来长大了也好分开,种些竹子梧桐的便好……”他一边慢慢地和宝如说着,一边指点,淼淼时不时插两句嘴:“我要种兰花,还有我的石榴树。”

    许宁好脾气地和她商量:“石榴和兰花不搭呀。”

    淼淼蹙眉:“为什么。”

    许宁和她解释:“兰花是个孤高清幽的,石榴却是个热闹喜庆的,都一起种院子里不搭的。”淼淼便皱了眉头道:“那水仙行么?”

    许宁道:“水仙的香味和兰花的却是冲了,都太强烈,院子的搭配也要分个主次,兰香是王者之香,人家推之为“第一香”,又是个君子之香,你若要种了它,院子里便要仔细搭配,要么雅到清极,要么俗得喜气,你便换些热热闹闹的如牡丹芍药蔷薇这等。”他一边慢慢与淼淼说着搭配,淼淼似懂非懂,却也对阿爹的话十分信服,嗯嗯的应着。

    宝如看他细心教养,心下却想到前一世许宁养了几盆兰花,那日开了花邀了几个同年来赏花,她那日知道他邀了人,便自作主张让仆妇去买了些盛放的时花来和那些兰花一起摆在院子里花团锦簇地煞是好看,结果他那天脸色铁青,专门和自己说了句:“以后不要自作主张。”

    她当时莫名其妙,如今想来,他若是肯慢慢和自己说这些道理,自己又何尝会闹笑话?

    想到这里,她心情微微有些低落,许宁抬头看她似在神游,问她:“在想什么?”

    宝如呵呵了声:“想那一年你邀了人来赏兰的事情。”

    许宁脸色变了变,过了一会儿才道:“那时候是我不对,该提前和你说清楚的。”

    宝如叹道:“没什么,都过去那么久了,我只是想着雅这个字,也不知要多少代养成,难怪那些世家的人要那样心高气傲,所谓三代为官作宦,方知穿衣吃饭,我这市井出身人家,也只好入得门来油漆香,柜中无有旧衣裳,墙上挂着时人画,祖坟青松三寸长……”

    许宁看宝如并不是在翻旧账,心下一宽,脸色一松,笑道:“世家风范,原是讲究个自在倜傥,太过讲究也不过是拾人牙慧附庸风雅,到底还是得看个人眼光,只说那时人画,也有好的,不可一概而论,只是这眼光,还是得自小儿看过好东西,用过好东西,慢慢地读书,见识够多,才能慢慢养出来的。”

    宝如点头:“我怎么听着倒像是许相公在炫耀呢。”

    许宁微微有些困窘:“不是炫耀,只是有些东西,做到极致,自有其美,比如一篇好的文章,比如一幅好的画,我只是希望孩子从小就有这样的眼光,能够享受这些,领会这些,却并不是让他们便沉溺其中为之所拘束,更不是说是为了什么世家的虚名,才气名望这些虚东西。”

    宝如转头看了看他,垂睫道:“我理解你的意思,譬如调香,你是真的喜欢,读书也是,固然一开始你是真的为了出人头地,但是手不释卷的苦读,必然总是真心喜欢的,好比我做菜,那也是真心喜欢,这样菜和那样菜如何搭配才好,做出来会什么味道,大家吃了会不会高兴,我也都很喜欢想这些,并不觉得累,我想着,大概道理都是一样的。”

    许宁抬眼看她,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许久才低声道:“当初是我太年轻,想差了,如今经历了许多事,才误得这些道理出来,白白读了许多书,倒不如你看得明白。”

    宝如脸一红,转过脸去岔开话题,她其实始终对许宁这样的好学问存着一份敬意的,却经不得夸奖,便转移话题道:“看你这园子规划,竟没安排你爹娘的住处?”

    许宁咳嗽了两声道:“安排客房便好了,我爹娘对京里十分住不惯,说是连粪都要掏钱让人运走,水也要买,饭食都吃不惯,高门夫人也都不好打交道,不喜欢来京里住。前儿我娘托了人写信给我,让我回去给她做主,说是我爹有了钱,居然典了两房妾,她气得不行,日日在家吵闹,又和我说若是那两房妾生了孩子,只怕到时候要分了家私去,让我好好劝说我爹。如今她日日在家里和那两个妾斗闲气,想是一年半载都没空来京里的。”

    宝如睁大双眼,努力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幸灾乐祸,偏偏仍是忍不住嘴角弯弯:“前一世可没这事?公爹一直十分严肃正经来着,这又是怎么了?”

    许宁想了一会儿道:“前世一直和我们住,大概在我们面前要摆长辈的谱儿,不太好意思提这个,我娘又看得紧……再一个,我想着前世,只怕我们许家男丁都应该中了招了……我爹长年累月的吃有问题的饭食的话,年纪又大,只怕没这些想头的。”

    宝如早就忘了这事,这下吃了一惊:“你还是相信前世我们是被害得无子的?”

    许宁抬头道:“很难说,我上次查着大嫂那改嫁的母亲,改嫁的人家却是开油坊的,越发像了,只是仍是没有证据,她又不肯改嫁,到底是敬哥儿的母亲,不好白白冤枉了她。只是如今我已有亲生儿子,她应该也不会再想这些念头了吧,而且家里边我上次已和爹娘说了,如今我也算是高官了,家里不好再让大嫂使唤干活,买了不少人回去伺候,给她和敬哥儿单独弄了个院子,静静的养着,莫要再让她做饭干活,又替她出钱给敬哥儿请了先生,我又买了些人回去伺候他们,爹娘性命应该是无忧的,不过是生些闲气罢了。”他淡淡地说着,并不十分担忧父母,自从那次让敬哥儿过继的事以后,他几乎绝口不再提过亲生父母,倒像是陌生人一般,只是花了钱远远供养着便罢了。

    宝如见识过他的薄凉冷漠,如今看到他将这份薄凉还到他生身父母身上,有些心里痛快,却也以此为鉴,不免在两个孩子的教养上更经心了些,小心翼翼地不偏不倚不敢偏心,养孩子不容易,一不小心便成仇,她有些迷惘,却也只是从自己和许宁身上,跌跌撞撞地摸索着,许宁却似乎全不以为意,对孩子们千娇万宠,她时时为许宁过于宠溺孩子生气,却总也扳不过来。

    他总是笑眯眯地应了,然后转过头继续对孩子们予取予求,将自己所有所会全无保留地给予和教养,仿佛要从两个孩子身上弥补自己曾经受过的所有不足一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