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8章 如此巧合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永安长公主和宝如说了一会儿话便笑道:“听宫里贵妃娘娘说您是个十分可亲的人儿,如今看来果然通透,看着竟不像这般年轻的人,倒像是经过了许多世事一般,见事明白得很。”

    宝如含笑谦逊了两句又问:“贵妃娘娘如今过得可好?”

    永安长公主道:“她前些年生大公主的时候伤了身体,调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官家怜惜,十分眷顾,娘家哥哥听说也提了好几级,过年的时候我进宫,见她气色好许多,说话也同从前一样颇为爱笑,想必身子已是恢复了吧。”

    宝如估摸着永安长公主的性情大抵是不会说人的不是的,只是她进京没多久听了一些不好的传言,说安贵妃如今专宠后宫,官家为她专门在京城郊择了出温泉的山下修建了汤池,兴建行宫以让她养身,又时常得以随驾出去打猎等等,听起来也不知是真是假,只是想必受宠是真的,只是如今这般盛名,对她却没什么益处。

    两人说了一会儿闲话,便有人来请道是大长公主请,便微笑着起了身对宝如道:“我先过去一下,还请夫人有空可以去我那儿坐坐,定当布席扫室以待。”

    宝如笑道:“敢不从命。”

    永安长公主起身随着那女官走去不提,而直到黄昏,宋晓菡一直忙着迎来送往的操持,再也没找到机会和宝如叙话。之后几位公主换了胡服亲自下场打马球,宋晓菡作为媳妇更是要一侧小心服侍着,一些年纪大一些的夫人们则三五成群互相攀谈,有的抹牌有的投壶,有的插花有的赌着下边的输赢斗彩,也有不少夫人来与宝如攀谈,宝如坐了一会不免觉得有些厌倦,便想着回家去了,便让身边跟着的小荷下去问问许宁。小荷如今已是嫁了个香铺里的掌柜,却仍是要进来在宝如面前伺候帮忙着带孩子,银娘年纪渐长回乡去了,宝如身边已是换了几波丫鬟了,小荷如今也被下头的小丫鬟们叫一声荷娘子了。

    过了一会小荷回来笑道:“大人说了几个老爷相邀去赏鉴一副真迹,恐要很晚,因都是知交,推脱不得,夫人若是乏了可先回家去。”

    宝如笑道:“这一进京眼见着以后都是这等推脱不得的应酬了,罢了我们先回家去吧。”说罢起了身去和公主近身侍奉的女官辞行后才出去登了车一径回去。

    车子摇摇晃晃,宝如端坐在车中一心想着心事,忽然闻到一阵熟悉的香味,她掀了车帘一看,正看到窗外一个巷子口伸了一面小招子,上头书着酥炸鸭掌四个大字,她忽然感慨万千,叫车夫停住车,带着小荷下了车道:“我这里走走。”

    小荷不解其意,不过如今夕阳时分,街上人还稠密,料也出不了什么事,便让车夫停在路边,自己跟着宝如慢慢步入那家小巷子。

    宝如走到了那专卖酥炸鸭掌的小店门口,那里热气蒸腾,卖鸭掌的王胖子仍是她熟悉的样子,白胖的脸上笑盈盈,脖子上搭着毛巾,生意十分好。不少人路过会买上一荷叶包的鸭掌带走,这家鸭掌用油炸过,然后用秘制酱汁焖至酥烂,汁水酸辣香美,当年许宁就爱吃,几只鸭掌就能下一大碗饭,那会儿他们拮据,宝如花了很多时间才摸出了最合适的酱汁配料,丁香、大料、陈皮、乌梅酿出上好酱汁来做,只是有些费油。这家还会用猪油网包了鸭掌炸成鸭掌包,也十分好吃。

    这里正是当年她和许宁刚刚入京的时候住的城西,到处都有着好吃的穷人的小吃,宝如停下来让小荷去打包买了一打鸭掌,又慢慢一路走了进去,一路上顺手又买了从前爱吃的醍醐饼、雪花酥、玉带糕,还有狮子糖、芝麻糖、锤子糖、杨梅糖,每样都拣了好几块包在一起想着拿回去给淼淼尝尝,小荷开始还只是帮忙拿着,后来就苦着脸道:“娘子,你买太多啦,平日不是不许大姐儿吃太多糖的么说怕牙齿坏,这些糕点今天吃不完放着要坏的,再说了很多你自己都会做的。”

    宝如才醒觉自己着实买得有些多了,没法子,她一路走在这熟悉的街道,便想起前世往事历历在目,那会儿虽然许宁才入了翰林生活拮据,却待她还算温和亲近,虽然爹娘对许宁没有好脸色不肯受他奉养,却也总还叫自己好好和许宁过日子生下孩子继承唐家香火,那时候一切都还没走到最糟糕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日子都还能过好,回顾起来,住在这甜水巷里的日子,居然是前世难得的唯一温馨回忆。

    她笑了笑不再买东西,却慢慢走到了巷子东头那熟悉的桐油乌木门前,驻足去看那旁边的墙砖,门边数过去第三块的砖头是松的,门槛下头长了一簇婆婆丁,有嫩嫩的黄花开着,旁边有已经吹走一半的绒花。

    她凝眸看着那花,感觉到了一阵错位的恍惚,真奇怪啊,这些东西和从前都一模一样,连花都是自己记忆中的开法,自己却和许宁完全不一样了。

    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头上扎着红绒绳的小女孩蹦蹦跳跳跑了出来,手里捏着一个铜板,奇怪的看了宝如一眼,想是买糖的心占了上风,哒哒哒地往糖铺子跑了过去,宝如凝视着那女孩子一路跑出去,心里恍然若失,又缓缓走到了巷子另外一端,这儿有一口水井,因为水甜,所以大家叫这巷子甜水巷。

    暮色已经降下,水井边却有个男孩子正在呜呜咽咽地哭着,宝如又是一阵恍惚,走了过去,喃喃问道:“你怎么了?有甚么伤心事?”

    那孩子抬了头,两眼哭得通红,五官清秀,看起来却已有十三四岁了,只是身子瘦小所以蜷缩在井边哭的时候看着像个孩子,面貌却有着奇怪的熟悉感,宝如茫然想着,自己居然记得那么久以前随便见过的孩子?

    黄昏十分,到处都影影绰绰的,大概是这柔和昏暗的光线中,宝如面庞清美,目光温柔,颇为可亲,分外令人信任,虽然是个陌生人,那少年仍然如同前世一般抽噎了一会儿便倾吐心声道:“我爹娘让我过继给宫里的中贵人做儿子,我不想去,我认得字,先生说我可以试试考秀才的。”

    宝如将手里刚刚拿住的一包芝麻糖递给他,如同前世一般。前一世她宽慰他了两句给了他一块糖便走了,这般巧如今手里也有着一包糖,她想着吃了甜的,大概心里会好受一些吧。

    她记得这件事是当时她也觉得十分大惊小怪,本朝宫里的内宦过了中年方许收养子,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把儿子送去做宦官样子的人家,回去当成奇闻说给许宁听,许宁淡淡道:“这有什么的,若是有志气,做宦官儿子又如何,他爹娘大概也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才要把儿子过继出去,武皇帝曹孟德也是宦官养子,不也成了一世枭雄,便是宦官本人也不见得毫无建树,前朝高力士平乱有功,官至骠骑大将军,进封渤海郡公。”

    宝如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她当时无端从许宁脸上,看出了一分自伤以及自勉来,大概他也一向是如此勉励自己,即便是赘婿出身,也要做出一番成就来的吧。

    念及此,她对那少年柔声安慰道:“中人也有做出一番事业的,比如前朝高力士,他后来当了骠骑大将军,还得封了郡公的爵位,那曹孟德不也是宦官养子?你爹娘想必也是不得以,只是日子是自己过的,过成甚么样子,还得看你自己。”

    那少年手里捏着那包才出炉的芝麻糖,怔怔看着她,黄昏风吹过来,宝如头上仍簪着牡丹花,清香袭人,衣裙华丽,容光照人,那少年忽然开口问她:“娘子是不是那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

    宝如身后的小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少年脸一红,宝如含笑道:“好好回家去吧你爹娘怕要着急呢。”一边转头往来时的道上走了去。

    一直回到车上,小荷笑得满脸通红,一路唧唧呱呱的:“娘子今儿这一身纱裙,乍一看还真像观世音菩萨,不怪那孩子误认了,我看让相公照着你这样儿画一幅观世音菩萨,定好卖出高价。”

    宝如轻嗔她道:“莫要亵渎佛祖了,小心被佛祖责怪。”

    回家后到了晚间,许宁回来,宝如将那鸭掌热了给他做宵夜,许宁一尝便笑:“你今儿去过甜水巷了?”

    宝如道:“是的,路过闻到香味,想起从前有些怀念便下去走了一走。”

    许宁看了她一眼,闷头吃了一只鸭掌才道:“那时候满心觉得不得志,当了官儿结果也还是那样穷窘拮据,想做什么都做不了……委屈你了。”

    宝如笑道:“今儿可巧,又遇到了从前那要被父母过继给中人做养子的孩子在井边哭得委屈得很。”

    许宁一怔,宝如问他:“你还记得吗?那会儿我回家也给你说过的,居然巧成这样,我也就是偶然路过,兴起进去,偏偏就那样巧遇得到,这命之一事,实在太玄,我着实有些怕起来,奇怪的是都过了这么久了,当年也就是说了几句话,我今儿看到他,愣是觉得眼熟得很……”

    许宁忽然脸色微微变了:“宦官养子,是不是年约十四岁?”

    宝如一怔:“看脸是十三四岁的样子了,看身子还瘦小得很,五官看着倒像个女娃儿……”她忽然话音一顿,仿佛也想起了什么来,脸色变苍白,看向许宁:“侯行玉?”

    许宁脸色铁青,很久以后才说出话来:“他祖上是个皮匠,伯父侯云松年少家贫入了宫掖,深得皇后倚重,因为为人谨慎,行事稳妥,官家也颇为倚重他,后来出任过一任监军,抵挡过羌人,颇有权势。当年他因着侯云松的提携,官途上也算亨通,又刻意与我结交,我竟没想过……他居然对你有非分之想……”说到这里他已经咬牙切齿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