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0章 天伦之乐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宝如看许宁脸色不好,宽慰他:“罢了,如今也不过是个小孩儿,横竖我也不是和前世一般去开食肆了,未必遇得到他。”

    许宁冷哼了声,却又想起一事问道:“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如今细细说与我听,是谁害你?”

    宝如默然了一会儿才道:“时间长了,记不太清。”这些年来她刻意让自己遗忘那段不堪时光,然而杀人就是杀人,和杀鸡杀鱼不同,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唐宝如自幼被父母千娇万宠,即使被丈夫嫌弃,也从来没有见过甚么十分不堪丑恶的东西,虽然并不觉得自己当时有错,却总不愿意回想细节。

    许宁看她皱起眉,长长的眼睫颤动着,嘴唇发白,抿得死紧,心中突然有种浓重的悲伤如潮水涌上,又酸又疼,寥寥数语,她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这一份怜惜来得太迟,而他骨鲠在喉,如今仇人出现,岂能不追根究底,硬着心婉转问她:“我让林谦将钱给你,你拿到了吗?”

    宝如冷哼了声:“隔了那么久才拿给我,不过五百钱,还是来说媒的,说的就是侯行玉,满嘴什么住不尽的高堂大厦,享不尽的膏粱文绣,我当时也没注意,只是他当时说话着实有些不尊重,十分轻贱人,他从前在你面前那叫一个谨慎小心斯文腼腆的,谁知道那时候居然如此呢?我可受不了这种两面人,当时就给他骂走了,钱也没留。隔了两年吧,店里忽然老有人来做鬼,先是有人拿了假银子来,掌柜的看不出收了,我让掌柜的描赔,他直接铺盖一卷跑了,凑合着又聘了个掌柜来,才开张又有人抱了个死孩子来道是吃了我家的饭菜,一群人穿麻戴孝日日在我店里号丧,还道要告上官府,好不晦气,我料到是被人算计了,想着悄悄躲起来再说,收拾了细软便走,却被林谦收买了轿夫,一顶轿子赚了我去,一个夫人对我说她丈夫看上我,她做主可以纳我入门,到时候姐妹相称,绝不亏待了我,那林谦又给我说了些威逼的话,只说那侯行玉手里如何如何有权,叫我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当时正是一肚子气,辛辛苦苦经营了那么久的食肆,就这样被一个膏粱纨绔给弄砸了,横竖也没甚么挂念的,索性同归于尽,也算为民除害,便含糊应了……”

    许宁看她嘴上说得利害,眼圈却微微发红,胸脯也起伏得紧,好像陷入了一个哀恸的梦境难以自拔,他心潮翻滚不定,道:“我知道了,待我先整治那个吞钱的林谦给你出出气儿,以后有机会再整治那侯行玉。”

    宝如摇头道:“林谦这等小人,能避则避,俗话说好鞋不踩烂狗屎,咱们犯不着招惹这等人。侯行玉……一命偿一命,当初他做了恶事,也拿命来偿了,前世因果已了,这一世没有牵扯,他也没有那机会了,何必白白花费心思,脏了手呢,你做你的大事去。”

    许宁知她心结,低声道:“或者我们找个时间去大相国寺捐些钱做个往生法会?”

    宝如笑了下:“这一世时间长了,有时候真觉得前生似大梦一场,往生,谁往生呢?你我都没有往生,却仍流连在这一世,也不知是何因果。”

    许宁沉默了一会儿道:“许是你我缘分未尽,又或者是我欠了你的,这一世让我偿。”

    宝如被他逗了下,微微笑起来,勉强振作精神问道:“如今你回京,官家如何?”

    许宁心里不断盘算,嘴上漫应着:“官家表面上对我淡淡的不甚关注。我冷眼瞧着,他越来越有威严了,收放自如,待臣下恩威并施,并不过分热忱,却又恰到好处地让臣下念恩。如今宫中形势逼人,他也不方便出宫,只是在我奏折上批字暗示过几句,再过几日,便是前世有名的禁宫失火了。”

    宝如茫然了一会儿,显然对此事已不太记得了,许宁淡淡道:“前世禁宫天降火团,内宫八殿失火,有人借此弹劾新法引起天灾示警,朝纲不整,政失其本,失火又问罪了一批官员,朝堂变动颇大,许多官员或升或降或补,后来待到我注意到的时候,发现一些并不引人注目却十分关键的位子上的官员都换了,那之后变法就开始变味,许多政令到执行的时候就变了味,我那时候太年轻,又深信恩师,重生一次,这却是我和官家的机会了。”

    宝如看他浓密的眉毛紧蹙着,目光幽微难测,知他大概和官家又有了什么默契,只是她迟疑了一会儿才道:“知道有大火,不是应该提前疏散人群么?大火一起,就不是我们凡人能控制的了,万一火势酿成惨案,也不知多少人要被问罪,多少人烧死……我知道你们成大事不拘小节,可是好歹给孩子积些福。”

    许宁一怔,含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官家仁德,哪里会借机反伤了人,他这几年都在断断续续地修宫,将防火隔离的巷道都给修了出来,水缸等蓄水的也都齐备,又着意在宫禁中整饬了一番人事——前世我们着实对这些内宦婢女太过轻忽了些,官家还道待那日要想法子在后宫组织宫宴,让所有的禁军及宫卫都戒备,定不会造成和从前一样惨重后果。这天火不可避免,人事上我们却能有所调整,这几年官家一直下棋一般的,缓缓的将一些名不副实,借着祖荫,尸位素餐的人放在了殿中丞等位子上,还有一些太后那边的人手,连王相……兼领着兼领玉清昭应宫使的名头,少不得也要问个管理不严的罪,到时候我们提前备好的人,却能借这一次机会上了。”

    宝如点头:“你们说的我虽不太懂,不过筹谋得这般仔细,想是周密妥当的,只盼着你行事的时候多想想孩子。”

    许宁眯起眼睛,双目微垂,宛然若有所思,宝如看他一这般,便是属于完全专心致志,不受外物打扰的时候了,他无论是温书还是写文章,常常会有这样的时刻,一旦入神,就万事不在意,便自己起了身走了出去,才走回屋便看到淼淼带着荪哥儿飞扑了上来,紧紧抱住她的手臂道:“阿娘!我想吃糯米糕!”

    荪哥儿还不大知事,只知道跟着姐姐喊着:“糯米糕、糯米糕!”

    宝如笑眯眯带着两个孩子杀向厨房桌子那儿,找了糯米粉和水、雪花糖来,和出了糯米粉团,便带着淼淼、荪哥儿一同玩起来。

    许宁回过神来去厨房的时候,看到宝如带着两个孩子玩得正开心,糯米粉撒得桌上地上到处都是,一团一团的奇形怪状的糯米粉粘在宽大的玄漆木桌上,淼淼一边捏还一边教着荪哥儿:“你看我的,我们再给阿爹捏一个船。”荪哥儿则完全在胡来,将手里的糯米团拉出一条一条的,宝如倒是一本正经在捏着糯米兔子,桌子上已摆了一排的小糯米兔,点着芝麻眼珠子竖着长长的耳朵,只是头上花钗不知何时被插了一团糯米捏成的花,看起来还糊在那累丝金钗头上,用红胭脂染了花瓣,倒是像模像样的,可怜到时候送去清洗也不知得费多少工夫,一看就知道定然又是淼淼忽发奇想要给阿娘插花,宝如完全不顾自己好歹也是个诰命夫人的身份,毫不犹豫地让那孩子插花了。

    许宁叹了口气,忽然有些发愁。他们夫妻两人因为前世无子,再加上两世岁数累加,几乎可说得上是老来得子,两人都宠孩子宠得有些无度,虽然宝如一开始还板着脸做做黑脸,但是随着两个孩子长大,渐渐发现亲娘也就是嘴巴嚷嚷,其实一样舍不得心软得一塌糊涂,如今两个孩子简直无法无天,比起其他人家的孩子三岁学规矩,四岁开蒙,五岁学拿笔练大字,身旁妈妈丫鬟们尽是管束教养妈妈,每日耳提面命的教着,自己家里这两个孩子着实有些没规矩。

    但是他还是舍不得孩子吃苦,不说两个孩子平时都极为乖巧,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只说有什么为难事,孩子那漆黑的眼珠子一可怜兮兮看着他,眼泪汪汪,他就心软得一塌糊涂,简直如同那被宠妃蛊惑的帝王,甚么都不重要了,写不出字就写不出字,那笔这般硬,若是手指长歪了怎么办。再说学规矩,那见了父亲进来便要垂手侍立,见了母亲必要问安,不许动手动脚,不许高声大语,不许大笑发怒。他倒觉得好生生分,他就喜欢一家人玩在一起,孩子们柔软火热的手臂腻上来,仰着头大声笑,两眼弯弯嘴里露出洁白细牙,伸手揽着他的脖子,抚摸他的胡须茬,拔他的头发,将嘴巴凑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热气喷得痒痒的。

    全都是令人感觉到重生一世已经无憾无悔的感觉,几乎可以为之付出一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