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4章 宝津楼上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芒种节那日,禁中开放皇家禁苑金明池供官民赏玩。

    那一日垂柳翻天,池水清明,已是暮春时节,天气和暖,花正繁,香闻数里,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更不要说游人如织,四方之人,扶老携幼都来看热闹,正是万人胜会,人山人海,挨挤不开。

    因着许宁这日仍要当值,便托了裴瑄一路护送。宝如一早携了淼淼和荪哥儿,带了小荷等丫鬟家人,与裴瑄一同出行,到了禁苑内,只见绿树花枝上系着彩线绣带无数,风中花枝招展,落英片片,淼淼和荪哥儿才出来便看到大大的用柳枝编成的马车、大马,上头还点缀各色鲜花,喜得全神贯注看个不停,指指点点问个不休,一路往宝津楼走去,今日永安长公主正是在宝津楼宴请女眷,这样时节,能在宝津楼宴请,显见得圣眷颇深了。

    裴瑄护送她们到了楼下,本要出去散散心待散席再来接宝如,果然看到门口就有知客的女官对宝如道:“我们公主正等着许夫人呢,这位是裴大人吧?公主亲自吩咐了,说曾得裴护卫相救,若是今日到来,万万还请进去用一杯薄酒。”

    裴瑄虽然为御前护卫,却都是跟着许宁外放在外,这宝津楼却也没有进来过,看着这重殿玉宇往下看去能看到船坞码头、战船龙舟,不由也有些兴趣,便由着女官引领在四楼一处房间歇息用酒,而宝如则带着孩子一路引到了五楼上,往下望去便看到了有下头水里搭着戏台,演着水傀儡戏,放着水秋千,又有支乐船在一旁,上头尽皆女伎身着彩衣,各持乐器在水上演奏,乐声经过水面,更是仙乐飘飘。

    孩子们早看住了,一直嚷嚷着,走上去正看到永安长公主迎了出来,她今日是主人,穿太素便要失礼,因此刻意装扮过,一身烟霞色的裙衫重重叠叠,外边却用浅灰色的透明纱袍罩着,端庄华贵却又不失妩媚,她看到宝如笑着道:“来得正好,我专门安排了水傀儡戏,正合适孩子们看,今儿来的女眷不多,上次听说三郎的媳妇和你曾是旧交,可巧她今儿也和姑母来了,因着随意,她也不必伺候姑母跟前的,您请先安坐入席,与她先叙叙旧,用些点心,莫要嫌粗陋了。”

    宝如笑道:“这宝津楼,何曾能踏进来过!今儿还是托了公主的福了,岂敢嫌弃?”

    永安长公主笑着亲自将她引进去,引荐了一番几位公主及品级高的诰命夫人,果然除了弘庆大长公主,安阳大长公主也来了,衣着流光溢彩,分外华贵,安阳大长公主到底还是穿了那件白孔雀毛织成的玉版牡丹裙,大概还是花了心思将那香脂污的地方遮掩清洗过了,配着一身羊脂玉头面,腰间还坠着一对双鱼玉佩,分外光辉动人,她正对着一旁弘庆大长公主笑道:“三郎今儿去哪里玩耍了?下头这样热闹,坐在这儿看着实有些没意思,便是我也觉得有些闷,想必三郎坐不住下去玩耍去了。”

    弘庆大长公主笑道:“今儿还有别的女眷,没许他进来,原是安排他在楼下饮酒的,想必他也是要抽空子出去顽的,这些日子公公拘得他有点紧,索性让他松快松快,这儿有三郎媳妇服侍我呢。”

    安阳大长公主扫了一眼后头的宋晓菡道:“姐姐也莫要总想着让媳妇伺候,您得三郎这一子太不容易,如今还是要多留心孙子的事儿才好。”

    弘庆大长公主脸上有些阴郁,但她一贯要强要面子的,自然不会说媳妇一直没消息,只是笑道:“前年他秋闱没中,他爹正拘着他好好念书呢,如今也还年轻得很,倒不忙。”一边又转头对宋晓菡道:“正好许夫人也来了,你且松快松快去,不必伺候了,今儿难得三郎表姐有心,你也多顽顽。”

    宋晓菡一直木着脸,听到这话躬身道:“谨遵公主命。”一边下来带着宝如下去拣了个靠窗的座头坐了,安置两个孩子和仆妇稳妥,才和宝如说话:“没想到永安长公主会请你来,她平日里不太请客,偶尔请也是为了还席,请的大多是自家人和熟悉的命妇。”

    宝如笑道:“也是前儿春明园牡丹宴上她顺嘴邀了我的。”

    宋晓菡应了两声,脸上有些疲倦,只和她说了几句话便没怎么说了,呆呆看着下头的水傀儡戏,却显然神不在那上头,看上去心事重重。

    宝如一边捡着桌上的核桃松子等物剥开给孩子们吃,一边看着远处有的龙舟夺标活动,看了一会儿却忽然被楼下人潮中的两人吸引了目光,男子一身剪裁合身的描金玉色襕衫,头上戴着玉冠,英俊非凡,身侧一个女子戴着严严实实的幂离,只是幂离下头露出的那一角阳光下反射出洁白光泽的玉版裙,可不就是刚刚才见过的安阳大长公主?

    她转脸去看宋晓菡,却看到她面色铁青死死看着下头,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看她,脸色十分难看道:“我身子有些不太舒服,失礼了。”一行清泪却忍不住,哗的一下滑落下来。

    宝如吃了一惊,转头看了下上边的弘庆大长公主并没有关心这边,才低声道:“你怎么了?若是不舒服,下去歇息下?”

    宋晓菡拿了手帕拭干净泪水,深呼吸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没事……想必你也看到了……他们这般毫不遮掩的……明眼人,只怕身败名裂就在眼前了……”

    宝如轻轻咳嗽了声道:“我竟不知你在说什么。”

    宋晓菡整个人其实已在崩溃的边缘,低声道:“我知道你看得出的,适才你才拜见过她,哪有认不出的?他这些日子时时有个什么礼便亲自去送给姨母,婆婆全不疑心只以为他孝顺,但是几次从那里回来,内衫都是换过的!我开始还只是以为安阳公主那边是不是有甚么狐媚子迷住了他,结果前儿我看他们二人相对而笑……哪里还用查!他们根本连遮掩都不舍得认真遮掩!这事若是发出来,他前程尽毁,也会被卫家放弃,甚至连累妻儿,将来他的孩子都会抬不起头来!我晚上跪着与他分说这厉害关系,他先是一口否认,后来又含糊其辞说以后会注意的,今儿看来,竟是被那狐狸精给迷住了心!什么人伦都不顾了,什么前程也不在心上了!”

    宝如看她激动不已,胸口起伏不定,想是这是压在心里许久不敢宣诸于人,今日终于忍不住和自己诉说,她心里暗自叫苦,只好装作听不懂地道:“想是卫三有甚么不妥之处?不如和你婆婆禀报?”

    宋晓菡摇头道:“不可,此时只有我知道,若是告诉婆婆了,他来日必要怨我,但是他们这般张扬,只怕被人揭破之时,我又怎么办?再则一个是亲儿子,一个是亲妹子,婆婆只会骂我拢不住丈夫的心,然后一床锦被遮盖了,我既失了丈夫的心,又不得婆婆尊重,她一贯待我十分信重,我如何敢这般做?”

    宝如心下暗自骂宋晓菡糊涂,都这样子了还在害怕丈夫因此怨恨自己,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宋晓菡却喃喃道:“我已悄悄让家里替我物色个绝色佳人,若是能长得有一两分像的更好,送到我这里来,好歹先让他收收心……只是,我这心里的苦,又有谁知道?我真的是为他前程名誉着急,他却只以为我嫉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