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5章 心生疑惧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直到长公主过来,宋晓菡才不再说这事,勉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但眼睛四周肤光粉融,长公主显然也看出了不对,却仍是体贴替她遮掩道:“春日,风里有柳絮,想是被迷眼了?我在后头设有更衣休息所用的房,弟妹可以去洗个脸,我让她们伺候你。”

    毕竟有婆婆在,这般着实失仪,不免会让人以为她有何不满对外人倾诉,宋晓菡果然起身往后头去整理仪容,长公主便坐下与宝如说了几句家常话。她语言风趣,对孩子们也极为喜爱,送了些小礼物给人,说话体贴风趣,还给宝如说了一些宫中的事。

    两人说了些话后,永安长公主才委婉问及宝如在蜀中的事,宝如想了下,含蓄的将裴瑄一些平日里的作为说了一些,这几年永安当年所赠裴瑄的马,一直被裴瑄宝爱非常,从京里带去蜀中,又从蜀中带回京里,俨然视如手足,而浪迹江湖,又颇有些仗义疏财之举,永安长公主果然十分感兴趣,虽未曾连连追问,却总是恰到好处地问起一些细节让宝如得以继续说下去,看得出她竭力掩盖在自幼养成矜持优雅的教养下头强烈的好奇心,宝如所说的那个世界,与她所在的世界,却是完全不同的人生。

    毕竟是主人,也没能说多久永安便有些依依不舍地起了身来笑着与宝如道歉,去应酬别的客人。

    宝如便带着孩子看水中的水傀儡戏,只看到船上小彩楼内开门,有小小穿着彩衣的木偶人举棹划着一小船出来,又有一白衣木偶垂钓,随着乐声钓出活小鱼一枚来,又有水中沉浮的木偶表演舞蹈、蹴鞠,各种动作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十分有意思,淼淼和荪哥儿看得眼都不眨,又一直缠着宝如问东问西,童语可爱,使得宝如也忘了应酬的一点小郁闷,指着下头与孩子们谈笑风生。水中戏台节目丰富,但是看了半日,孩子们还是经不住困,一个个打起呵欠来,荪哥儿干脆便伏在了乳母身上睡眼迷离。

    宝如便起了身去与公主道歉辞行,长公主笑着让人拿了一盒香以及一匣子宫纱软花道:“这是前儿看到的香,觉得味道很清,极为适合你,还请您不要嫌弃先收下,另有一盒子时鲜纱花,让孩子顽或是送人都可。”一边让人去通知裴护卫。

    宝如看了眼那盒香,却不见给裴瑄的那盒沉剑,心下暗自揣度,边让跟着的丫鬟接了香笑道:“有劳公主破费了。

    永安公主含笑命身旁女官将她们送下去,宝如走下宝津楼,裴瑄也已在楼下等候,宝如下来看他笑问:“你也在下头看戏,没去逛逛?那可白白耽误了您。”

    裴瑄也笑道:“还好,杂耍什么的乐子,我混迹江湖多年,并不稀奇了,倒是这宴席上的酒是当真不错,厨师也很可以,想必是宫中御厨做的,我坐在那儿自斟自饮,听听曲,也挺自在的。”

    宝如心下了然,原来长公主的功夫是用到这上头了,只不知为何之前买的香却没有送出手,是了,想必她贵女出身,赠香这种容易引人联想的事情做出来总是不大好,大概当初买香是一时意动,回家后却不知又有多少揣测和反复思量,最后仍是没有送出。

    只是男女有别,尊卑有位,礼法森严,却不知这位看上去颇为矜持的长公主,能用什么办法擒获这位浪子了。

    从宝津楼走下之时,暖风吹来,花香熏人,远处水面在阳光下金波荡漾,令人十分心旷神怡,宝如不由放慢了脚步,牵着淼淼指点着四周的风景,后头乳母抱着荪哥儿跟着,裴瑄走在最下头,因着居高临下,能看到远处临水殿前有着两艘彩船,船上立着十分高的秋千架,船尾乐人吹笛击鼓伴奏,秋千架上有着身着彩衣的健儿登上秋千奋力荡起,将秋千几乎荡入天空中,而荡到最高处时,那健儿会忽然松手,从空中一个筋斗投入水中,犹如白鱼一般跃入水中,姿势优美矫健,入水翻起白浪,引起了岸边轰天的喝彩声,连裴瑄也来了兴致,指着那水秋千道:“这个我也能荡,入水还能一丝浪都没有。”

    宝如含笑看过去,正要开口,忽然听到后头荪哥儿的乳母尖叫了一声,她转过头去,脸色猝然改变!只见那乳母不知被哪里飞来的一只马蜂追着叮,她惊慌失措之下用袖子一边驱赶马蜂一边将荪哥儿往左边避开,没想到一时太过惊慌失脚滑到整个人往后倒去,右手因驱赶蜜蜂并没有抱紧荪哥儿,左手摔下的时候被栏杆打到吃痛松开,后脑勺重重磕到了台阶上,而左手抱着的荪哥儿则完全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整个往台下坠去!

    宝如脸上变色直冲过去要抱住荪哥儿,只是堪堪擦到荪哥儿的衣角,她眼睁睁看着荪哥儿坠下约有三丈多高的高台,下头正是青石砌成的地板,前头水边满满的都是观水嬉的人,她声嘶力竭地大叫了一声,整个人都面如土色攀在栏杆上,几乎随着本能要跳下去,下边的民众抬头看到有东西忽然坠下,眼看三岁稚童,便要摔在石板之上!都纷纷惊叫起来,却看到旁边斜刺里冲过来一个瘦小男子,伸出手臂去接荪哥儿。

    宝如心如擂鼓疯狂跳动,耳朵嗡嗡作响,眼睛几乎瞪出泪水来,眼睁睁看着那瘦小男子接住了荪哥儿,却整个人被荪哥儿带下去的冲力只带着往地上跌去,抱着荪哥儿在地上滚了一滚,裴瑄单手一撑阑干,身子一扬袍袖一展整个人斜着越过了栏杆,脚一点在中间点了几下,从台上稳稳跃到了下头,宝如将淼淼交给小荷,疯狂地不顾仪态提起裙角从台阶往下飞快奔跑下去,转过墙角,奔往荪哥儿坠楼的地方,那儿已经围了一群人,裴瑄已经抱起了荪哥儿,看到宝如面白如纸奔了过来,发髻零乱,衣裙潦草,连忙宽慰她道:“没事,看着没有外伤。”

    宝如几步奔过来,喘息不定,去看荪哥儿,看到他还睁着眼睛呆呆地,待到看到宝如伸手要抱他,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嚎啕大哭着扑向了宝如的怀中,宝如心仍砰砰跳着,一边抱着荪哥儿,一边伸手去解他的衣服看有没有伤,待到将他衣衫剥开发现浑身仍是雪球一般一点伤都没有,哭声有力,脉象洪壮,才仅仅搂着荪哥儿道:“你吓死娘了……”一句话没说完眼泪已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这时飞跑来了一队禁卫驱赶呼喝着人群,只看到永安长公主匆匆忙忙从上头行来,看到宝如慌忙问:“如何了?孩子可有事?我已命人去传太医,很快便能到了。”宝如语声哽咽,仍是一阵阵心悸,强撑着道:“应该没事……幸好有位小哥……”她前头又惊又怕,见到儿子又顾着检查儿子抱着他哄着安慰,这会子才想起那位救人的小哥儿,转头去看,裴瑄已蹲下正在替他正骨捆扎,看起来手臂奇怪的扭曲,似是手臂已骨折,她感动得无以伦比,哽声道:“谢谢这位小郎……”

    那少年抬了头看她,脸上因痛楚都是汗水,却仍勉力笑道:“没事的夫人,孩子没事就好。”他脸色苍白,眉宇文秀,却正是前阵子刚刚见过的侯行玉!

    宝如既惊又惧,一边道:“若不是你勇救荪哥儿……”她一阵阵后怕,只觉得背上湿凉的一片,复又对天命因果起了一丝疑惧:“上一世我杀了他,这一世怎么偏偏是他救了儿子?”

    正是六神无主之时,后头小荷带着淼淼也赶到了,永安长公主道:“上头那乳母也已让人救治了,还请许夫人、裴护卫先回到宝津楼定一定神,太医一会儿就至,上头也有些药和绷带,可先给这位小郎救治,我再让人去通知许大人前来,如何?”

    裴瑄看她赶到迅速,处理事情又井井有条,不由有些赞赏道:“便如此吧。”一边将侯行玉扶了起来,一行人重新转回了宝津楼内,弘庆大长公主也遣了女官来问候,又赏了些跌打药并白布过来,不多时太医也赶到了,公主却是请了两位大夫,一位专攻儿科的一位专攻跌打外伤的来,正好儿科的那位给荪哥儿把了把脉看了看脸色和舌头,这时荪哥儿已在宝如的怀中渐渐哄转过来,不再哭泣,太医道:“无妨,只是受惊。”开了一帖定惊安神药来。

    另外一边专攻外伤的太医给侯行玉验看肿成萝卜样的胳膊道:“右臂断了,左臂脱臼,脱臼这只想是被人接过了,接得还好,莫要多劳动,断的那只接得也好,接骨的人是高手,上了夹板好生养着,应该还能长好,只是不能提重物了。”

    宝如忙道:“还请太医只管开方,一应医药疗养,我们尽皆出了。”

    那太医也是骨科圣手,手脚身为利落,不过一时已包扎好上了夹板,开了药方后便离去了。

    侯行玉抬头看着她,脸上微微有些腼腆,眼睛里带着一丝期冀问宝如:“夫人,你还记得我吗?”

    宝如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她望着前世自己亲手杀死的这人,心下滋味复杂难言,两人相视无言,这时门外许宁猛地推开门,胸膛起伏不定,薄唇紧抿,脸色铁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