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6章 扑朔迷离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许宁目光冷厉地在侯行玉和宝如身上扫了一扫,问宝如:“孩子呢?”

    宝如逃避地躲开了侯行玉的目光,回答道:“在旁边厢房内,小荷都看着,太医看过了说四肢完好,筋骨也没受损,只是受了些惊吓,开了些安神定惊的药,已是哄着睡着了。乳母伤到了后脑,公主这边已派人替她包裹伤口,太医也看过,道是要休养一段时间。”

    许宁顿了顿道:“没事就好。”心下却也放了下来,一双眼睛又审视地看向侯行玉,气势凌厉,他前世今生两世为高官,身上气势哪里是一直养在家里的侯行玉能抵挡的?侯行玉缩了缩身子,脸上更是苍白,宝如刚刚得了他恩惠,看着他如今不过是个孩子,不免有些愧疚怜惜,慌忙道:“荪哥儿堕下高台,多亏这位小郎君舍身接住,双臂都受了伤,右臂折了,我们还需好生答谢他才是。”

    许宁眼睛眯了眯,拱手作揖道:“犬子得这位小兄弟舍身相救,定当倾力相报,却不知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所居何处?”

    侯行玉被许宁看着,不知为何只觉得他明明脸上带着笑,眼里却冰冷而富有威慑力,他结结巴巴道:“我姓侯,家里排行老大,大家都叫我侯大郎,我伯父……给我起了个名叫行玉……他在宫里当差的,叫侯云松。”

    许宁道:“原来是侯公公家的小衙内,失礼了,只是如何放心让你一个人来这金明池玩耍?你年纪尚幼,怎能一个从人都没有。”

    侯行玉脸上涨得通红,今日伯父当差,但想着今日金明池开放好耍,便派了两个长随带着自己来玩,结果在宝津楼下他看到宝如下了车,因着赴宴,她今日着意打扮过,宝髻辉煌,几如神女一般,他留了心,闲逛的时候便没了看别的东西的心思,只是找着借口在宝津楼周围观看水嬉,那两个长随只以为他喜欢看那个,也并不疑心,只是看他一直不走,只站在水边看着,也乐得不必陪着主人家四处行走,少不得有些躲懒之举,又看着他年纪既没有小到会被拐子拐走,又没有大到可以威慑下人,一贯脾性又有些糯软,压服不住下人,便少不得或去买些东西,或说去如厕,并不如何十分紧跟着小主人。

    他一直守在楼下水边许久,终于看到宝如又出来,拾阶而下,牵着女儿的小手,含笑说话,眉目舒缓,嘴角微翘,春阳里犹如东风中盛放的花枝一般,他忍不住目光追随着她,正好看到她身后的乳母忽然摔倒,孩子坠落的一幕,他本就全神贯注于宝如身上,看到宝如色变飞扑救那孩子却扑救不及失色大喊,身体早就不假思索也飞奔了过去,刚刚好将坠下高台的荪哥儿接住,至于自己的手会如何,他当时是全然没有想过后果的。

    他讷讷道:“偶然看到有孩子落下,也没想太多便接了,原是有两个家人跟随着的,一个去给我买水了,一个去如厕了,只怕如今找不到我正着急呢。”

    许宁看他神色却疑窦更生,正要进一步追问,却看到有侍女进来回禀道:“外头有两个家人打听,道是救人的侯小郎君的家下人,可否见一见?”

    侯行玉被许宁目光盯得全身不自在,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道:“我正说恐怕要惹他们着急呢,快让他们进来吧。”

    许宁见状也只好不再追问,只道:“我立刻遣人去给令伯父传话,小衙内先好好休养,侯公公宫内当差,不便出宫,这些时日你索性住在寒舍养伤,也好让愚夫妇略尽心意,以酬大恩。”

    侯行玉念过几年书,听到许宁这般客气,心里却有些怵他,只是摆手道:“不必麻烦了,家里有许多下人呢。”一双眼睛却忍不住看向宝如,心里想着若是住在许家,是不是就能见到这位神仙一样的夫人了。

    宝如看他怯生生看她,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眼睛黑白分明,纯净无辜,忽然心中一动,似有触动,前世这位小衙内的确时常到她店里用饭,几乎日日都来,跑堂的伙计都开过玩笑过,她大部分时候在厨房很少到前堂来,有时候听伙计说到那位长得清秀的官人又来了,会偶尔掀了窗帘往外看看他,然后常常便会与他眼神相撞,然后他便会匆匆转开眼神,仿佛冒犯或者失礼了一般,倒教她觉得这人是个厚道人。

    后来被他逼婚时,这又成了他图谋不轨阴险狡诈的罪状,只是如今依稀想起来,当时他看她的目光,的确是这般,似有千言万语不得诉,只能沉默地看着她……一开始,也并不觉得他像坏人的,只以为是个欣赏她做的菜的食客,也的确点的菜往往都是她擅长的,口味偏好甜的,很少有男子好吃甜的,他却十分喜欢。

    只是为何后来会使出那样黑心的手段逼她就范?如今想起来,她明明比他大上好几岁,当时又已容颜大不如前,还是个下堂的半老徐娘,到底有什么能让这位衙内看上的,不惜用那等下作手段?又为什么,既然采取那样下作手段,难道就没想到自己会心怀怨恨么?为什么房内也不安排些仆妇丫鬟?

    细想起来,他当时进门说话倒是含笑惊喜的,看到自己仿佛十分意外,全不设防,毫无防备被自己一烛台戳倒,也并不挣扎喊叫或是垂死反抗,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惊骇哀伤……

    宝如已经许久没有想过那一日的细节,毕竟是亲手杀人,虽然自己偿了命,心里却并未就此释然,如今再次见到这样犹如小兽一般湿润祈求的眼神,不知为何心里微微难过,仿佛前世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疏忽了一般,一个肯奋不顾身救一个素不相识孩子的少年,会在十年后,变成一个不择手段逼良为贱的纨绔子弟么?

    并非不可能,但是……至少这一刻这一时,她没办法将眼前这个刚刚救了自己儿子的少年恩人,和前世那个恶贯满盈,以势压人,手段下作龌蹉的纨绔衙内联系起来,横眉冷对或是报仇雪恨。

    宝如开口劝道:“下人伺候总有些不周到,你年纪小,他们必是有些不精心,否则如何会这半日了才找来?想必侯公公时常在宫内当差,你一个人在外宅住着,压服不住也是有的,手臂断了可是大事!若是伺候得不好,食水不精心,睡得不安稳,将来写不了字手臂长不好可怎么得了?还是来我们府上住着,好医好药养着,小心调养,总让你尽快恢复好。”

    许宁脸色漠然,不再开口,外头两个家人已是进来,满脸凄惶,一见到侯行玉立刻下跪磕头泣道:“是我们疏忽了没看住小主人,只是我们二人跟了小主人一日,一直小心伺候着,实是有事才暂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主人责问下来,还请小主人怜惜,为我们开脱一二!实是万万想不到小主人会去救人!我们足足找了大半日,才找到了小主人,此次疏忽,主人家定要问罪我们,罚银还是小事,怕是要打一顿再直接典卖了我们,似我们这般犯了错被典卖的,讨不到身价银,也没有甚么人肯买,家里还有老有小指着我们这点银子回家养家,求小主人怜悯体恤!否则我们也只有去死一途了!”说罢砰砰地磕头起来,满脸泪水,嘴里沙哑,嘴唇干裂,看上去十分可怜。

    侯行玉看到那两位家人这般作态,早已慌了,面红耳赤道:“快起来,这是我的不是了,你们离开时原让我不要乱走在原地等着的,我也是一时义勇,并未想到连累你们,等伯父回来问起,我只说你们也在身边,只是拦不住我,横竖与你们无关便是了。”

    宝如冷眼看着侯行玉被两个下人辖制住了,心下更是纳闷这样软的脾气,当日究竟如何能下这般辣手?侯行玉救人,又被公主这般大阵仗将自己做和一行人接走,当时看到的人何止数百上千?这两个下人只要回来一问便知小主人下落,结果却花了这大半日才找来,分明是当时惫懒跑到哪里去玩耍偷空了,如今又这般威胁小主人,显然是那等仆人中的老油条了,不是甚么好人。

    她看向许宁,许宁睫毛垂下,目中神色变幻莫测,看着那两个下人见侯行玉应了,破涕为笑道:“小主人好生仁厚,今日又舍身救人,好人有好报,来日定有福报!如今救了贵人,想来主人听到也是高兴的。”

    侯行玉被他们这般一夸,面红耳赤道:“我也不是为了什么好处才救的孩子……”一边却又偷偷看宝如,似是解释一般道:“我就是看到孩子落下来了心急……不是为了报答什么的,夫人莫要放在心上……”

    这时外头靴声急响,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宦官迈步走了进来,面色焦灼,看到侯行玉已是着急道:“行玉如何了?”一边又喝骂地上跪着的两个下人:“叫你们跟着哥儿,如何倒让哥儿受伤了?”

    两个下人却一改在侯行玉面前伶牙俐齿的模样,不敢再说话,垂头跪着。

    侯云松一边厢却看到了许宁,慌忙拱手行礼道:“奴婢见过许相公。”

    许宁与宝如双双还礼,许宁将今日之事说了一遍,又道:“侯公公,令侄今日救了犬子,感佩在心,愚夫妇想着尊使如今在宫内当差,出宫不变,小衙内住在外头,只怕下人照顾或有不到之处,不若住到舍下,有我看着,延请名医,细心医治调养,于他身体也有利,我们也算尽一份报恩的心,不知公公意下如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