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7章 密审情人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宝如心下苦笑,前世她与宋晓菡简直是势不两立相互厌恶,这一世居然莫名其妙在旁人眼里居然还算得上说得上话,这高门之中,究竟多少人是这样面上仿佛还过得去,其实遇上命运攸关的利益问题就会翻脸的?

    她斟酌着回答永安长公主:“卫三夫人之父,安乐侯曾在武进外放,于外子有知遇之恩,因此我得以与当时还在闺中的卫三夫人认识,我出身市井,礼仪不娴,与侯门嫡女出身的卫三夫人只能算得说得上些话,若说闺中密语无所不谈,其实是没有的。前些日子我在宝津楼遇到卫三夫人,她曾与我诉苦道是对卫三公子无心读书举业,过于风流颇有怨言,只是端午前我路遇她,她近段日子却是迷上了看戏,与卫三公子倒有些各寻取乐之道的样子,看得开了许多,并不像十分介意的样子。”

    永安长公主看她一番答话滴水不漏,忍不住又看了她几眼,含笑:“夫人年纪虽小,虑事却十分周到,卫三夫人与许夫人,的确是两路人,难得夫人和光同尘,大巧若拙。”

    宝如不知永安这句话是如何说来,只好含糊地笑着,永安看了眼在一旁侍立着的裴瑄,道:“姑母如今来往甚密的男子,有三人,这几天我与裴护卫分别负责内外暗访,又一一查问了姑母身边的侍女、女官。姑母因为腹中有孕不欲外泄,因此悄悄去了城外庄子养病,并没有与那几个男子来往,只是悄悄请了大夫匿名开了堕胎药,那堕胎药我们也请太医看过,算得上中正平和,并不非常虎狼,且姑母孕子时间还早,不当如此凶险,查她服下药的药渣,才发现里头添加了附子一味药,但是庄子上并无外人出入,如今查不出投毒之人,因此此事着实蹊跷,如今一一拷问煎药、煮药的侍女,并无所获,查探其外家人,却并无有被人收买的痕迹,那几名男子,那几天都如常生活,听闻姑母去世,也都颇为悲痛吃惊,致祭之时十分伤心,因此竟成了一桩悬案。”

    宝如其实听到这案子以后,也与许宁有过种种猜测,宝如甚至猜测过是不是弘庆大长公主为了儿子前程所为,许宁却道,若是大长公主所为,前一世为何没有发生,难道这一世是因为宋晓菡告诉了弘庆大长公主么?但是看宋晓菡上次所道,显然是弘庆大长公主自己发现的,所以这一点存疑。两人猜测了几个人皆不得其法,如今在永安长公主面前,她却十分谨慎地一字不漏:“公主英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必那人必能被捕获。”

    永安长公主知她为人老成,对她尚有戒心,自然不会对她说什么知心话,如今只有自己也拿出些诚意来,笑了笑道:“可巧今儿我传了几个人来问话,不知夫人可有心旁听?”

    宝如其实心里对这案子十分在意,但又怕说多暴露自己重生的秘密,听到永安长公主如此建议,心里犹豫了一会儿,永安长公主已是上前扶起她道:“我们且到后头去,在屏风后听,无人知晓的,问话的是裴侍卫,你只管放心。”

    宝如跟着永安长公主到了一处小厅堂内,安坐在了碧纱橱后,这个位置斜对着堂上,能清楚看到堂中央的场景,堂中央的人却不会发现除了问话的人还有别人。

    裴瑄已立在堂上,看到永安长公主已就位,便咳嗽了一声,命人准备,很快两个负责记录的小内侍都上了来,各端坐在一侧,须臾两名侍卫带着一名女子上来,那名女子年约十六,杏脸桃腮,长得颇为清丽,但细看她面目憔悴,嘴唇发白,看上去十分疲惫的样子,上来下跪道:“奴婢四福参见上官大人。”

    裴瑄道:“你的口供我已看过,有一些疑点不明,今日问话,你须如实答来。”

    四福脸上现出了一些几乎崩溃的神色,显然这些天已被问话审讯过无数次:“请上官动问,奴婢但有知,绝不敢隐瞒。”

    裴瑄问道:“安阳大长公主究竟有几名"qing ren"?她腹中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四福脸上木然:“安阳大长公主这些年来,长期来往的"qing ren",有三个,一个是已致仕在家的方铁舟方将军,一个是京里富商骆直允,一个是宁国公府上的卫三公子,方将军是早些年与公主情好,只是近年来已淡了些,骆直允与公主倒是一直有来往,但也只是一月一次,若说这一年来来往得密一些的,只有卫三公子,但这一个月听说卫三公子被弘庆大长公主拘在府上,也不能来往。”

    裴瑄问道:“那么她腹中的孩子,是卫三公子的?”

    四福摇了摇头:“我确定不了。”她迟疑了一会儿道:“卫三公子家中有妻室,公主只是贪他貌美又会说话,其实床笫一事上,却有些不当意,有时候还是会去找找骆直允,那段时间骆直允出外行商未回,她……”四福脸上出现了十分晦涩的脸色:“公主傍晚在宝丰楼上往下看,看中哪个男子美姿容又身子健壮的,便让侍卫跟上,尾随到无人之处,用布袋套上用马车带到别业,一夜风流后又用布袋套上将其送出……许多贫困书生等人只以为是自己遇仙遇狐了,并没有告官……若按时间算,那段时间,却也有可能是那些不知名的陌生男子……”

    这话着实太过悚然听闻,一时裴瑄脸上十分一言难尽,连宝如都忍不住与永安长公主对视,永安长公主满脸惭色,宝如却心里暗惊听到这不可告人之事,自己不会被皇家灭口吧!永安长公主显然也知道她的顾虑,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做了个请她放心的恳切手势。

    只听到外头裴瑄问道:“那些男子,都不知姓名么?”

    四福摇头:“都是公主亲自看上便让侍卫去办……送回去也是拉到荒郊野外往外一扔便走的……侍卫们一贯做得干净机密,也不可能被人发现。”

    裴瑄仿佛被噎住了一般,许久才继续问:“那么依你之见,公主三个来往的"qing ren"之中,谁最有可能会因情产生不悦而谋害公主的?”

    四福哭泣道:“奴婢不知……依着奴婢看,三位待公主都十分绸缪情好,也不是不知道公主不可能嫁给他们却仍是跟着公主的,岂有因这事便下毒手?都是两情相悦之事,又无勉强……再说庄子上守卫也十分紧密,奴婢真想不到谁会谋害公主……”

    裴瑄问道:“她有孕之事,可有哪名"qing ren"知道?”

    四福低声道:“公主其实是极难有孕的身子,从前一直未有孕,上个月葵水未来,奴婢提醒过她,按她的吩咐出外找了个大夫悄悄看了,倒是应是有孕,但时间尚早,不好判断,公主斟酌考虑了数日,还见过了卫三公子,卫三公子被拘在家里,奴还是找了熟识的丫鬟才递了话进去,卫三公子这才两人相处之时卫三公子似乎还哭过,卫三郎走后,公主也哭了一会儿,便叫奴出去找个好的大夫来,开堕胎的方子,奴还请了人看了方子,觉得可以了才抓了药方来,公主便安排了行李去了庄子上,想来卫三公子应当知道此事。”

    裴瑄又问了几句譬如是通过那个丫鬟通知卫三公子的,公主身边有几人知道此事的,之后让四福在供词上画了押,便让人下去,过了一会儿又传方铁舟。

    须臾两名侍卫带着一名男子走了上来,面上有些倨傲,看到裴瑄一身四品侍卫服,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这名男子虽已年过四旬,身有八尺,面有短须,剑眉下一双眼睛湛然有神,身姿笔挺,器宇轩昂,龙行虎步,年轻时应该是个美男子,虽然被侍卫带上来,脸上却并无惊惶之色。

    裴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淡淡道:“下官奉旨密查安阳大长公主身故一案,有几句话请方将军如实答话。”这人居然是个将军,宝如吃了一惊。

    那方将军听说是安阳大长公主一案,冷静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惊讶和一点惶然之色,高大身躯已跪了下来道:“臣方铁舟遵旨。”

    裴瑄淡淡道:“六月十五午时,安阳大长公主身故之日,请问方将军所在何处?”

    方铁舟顿了顿,回忆了一会儿道:“臣赋闲在家无事,白日都是在家中带着孙子识字,家中下仆皆可作证。”他终于忍不住反问道:“安阳大长公主不是急病而死么?难道是被人害死的?”脸上起了一丝愤慨。

    裴瑄顿了顿道:“方将军与安阳大长公主之间有私情,是否被你家人知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