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9章 法会试探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隔了几日果然安阳公主的往生法会在大相国寺举办,永安长公主领了太后的懿旨,负责操持法会的宴会,宝如那天换了素服银钗带了祭礼过去,果然看到了跟着弘庆大长公主的宋晓菡。

    客人算不上十分多,大多是安阳公主亡夫那边的亲族以及一些宗室,毕竟一个闲散守寡的公主,大部分高门都是派人送礼致祭后边走了。弘庆大长公主一身素服,脸上并没什么悲色,显然对这个妹妹着实没什么好感,宋晓菡漫不经心的,伺候了一会儿大长公主让她自便,她下来果然找了宝如聊天,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和宝如低声道:“就说是人贱有天收,我家那位还失魂落魄的,又是写诗又是烧纸的,一副恨不得随她而去的的样子——也没见他饭少吃一碗。”

    虽然是这等人死为大庄严的场合,宝如还是被她说得几乎失笑,好不容易才收敛住,问她:“弘庆大长公主也不知道是什么急病么?”

    宋晓菡冷哼了声:“知道什么,她还在恼怒太后不让她操持白事,反让永安长公主个小辈来办呢,整日里抱怨道如今太皇太后不在了,太后也开始抖起来了,那安阳长公主平日里花费无度,夫家那边又管不到她,虽然勉强过继了个嗣子,也不顶用,不知要趁这次法会敛多少财呢……我看永安长公主倒不是那等人,再说人家夫家还在那呢,只怕是她自己眼红罢了,公主食邑就那么点,从前还有太皇太后补贴,如今可不同了,宁国公府那边的收益给二房的也少,她整日里扒拉那点进项,都动脑筋到我的嫁妆铺子上来了,那天还腆着脸让我写信问问大哥任地那边有甚么好进项的能在出海生意那儿插上一股是最好不过的……真真儿的是外边看着好看,其实内里虚得很……”

    宝如看她数落着,脸上却带着一丝快意,轻声试探问道:“安阳公主去世了,你也放心了吧。”宋晓菡冷笑:“我放心什么,他这风流根儿是断不了的,前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也觉得不对,还托了人进来传话,他给我陪了多少小心说就出去一会子让我好歹替他打个掩护,又给我保证一定断干净了,这些日子他待我也还算不错,要不然那天我也断不会让他出去见的,幸好让他出去了,他去了回来没几天,她就去了庄子上,然后就没了,若是当时没让他出去,这最后一面没见上,不知得多么恨我呢,回来又是痛哭一场,只看这还以为是个痴情种子呢,我只等着看他什么时候又有新欢……不过总是去了一块心病,就是这又要有一个月不能看戏了,日日在家里操持家务无聊得紧……”

    宝如低声道:“你还真成戏迷了?少看几天也能这样……”

    宋晓菡怏怏道:“那阮清桐说要洗手不唱要回乡退隐了,正唱最后几出戏呢,可巧正撞上公主丧事,虽然算不上国丧,我们这等人家又是沾亲带故的,哪里好这时候请戏班子,真是的,要是晚死几天就好了……”

    宝如一怔,脑子里不知为何掠过一丝不对劲,问道:“他不是还年轻么?如何就不唱了?”

    宋晓菡道:“他看着年轻,虽然还未成亲,其实红了好些年呢,也有二十多近三十了,唱小旦的看年纪看身段看长相听声音,后头不断的有少年人追赶着,所以大凡这种名旦,越到后头越唱得少,就怕反被年轻的新人比下去了,爱惜羽毛的多在最红的时候退隐,退居幕后调|教几个拿得出手的徒儿出来,才算得上是功德圆满下半辈子有靠了,不过他这般红,我看还能再唱个五年六年没问题的,实在突然了些,他在京城交好的达官贵人也多,这些日子都给送了戏票,道是要唱收山戏了,就在明天,之后就再不唱了,可惜这次竟不能去看他最后的收山戏。”

    宝如蹙眉道:“他给你家也送了戏票?”

    宋晓菡目光闪烁了一下,低声道:“我家三爷不是这些日子都被拘在家里么?其实后来他应了他娘说要断了,婆婆也没怎么狠管着他,只要他在家里就成,后来就没称病了,他就在家里弄了几次堂会,也请了阮清桐来,说起来也是糟蹋人,那些旦角出堂会,唱完戏都要穿着戏服陪酒的,我们家这还算得上是规矩的了,我从屏风有偷看过,他仍是那样冷冷清清的,又说要唱戏喝不得酒,只是持着壶倒酒,哪里像是个伺候人的人,可怜见那样一个干净人儿陷在污泥里,想必早就想着要离开,如今得脱苦海,倒是大幸了……这次安阳去世,只怕他心里也要称快的。”

    宝如追问:“他和安阳有什么恩怨?”

    宋晓菡道:“也是坊间传闻,我上次和你说过,就是安阳曾看上他去强请他他没去,这事我也问过他起其中,他只是支吾着不肯再提这事,想是顾虑我们身份罢了。”

    宝如看宋晓菡神色有些怅然,不觉心中有些起疑,一个见过几次面的戏子,何至于此?便试探着问道:“你们家三爷请戏班子唱戏,也让你们内眷见戏子?”

    宋晓菡脸色微微变了变道:“也没什么,就是唱完戏进来打赏后进来谢赏说过几句话罢了。”

    宝如看她神色,情知有所隐瞒,但看她在安阳大长公主死去一事上却颇为坦然,看起来并没有恨之欲死的地步,也没有因她死去额手称快的地步。

    因着是白事,宴会也都是虚应着,草草用过饭以后大部分人都回了,永安长公主却遣了个女官在门口,将宝如引到了后头,过了一会儿她转回来道:“前头有些忙,累夫人久等了。”

    宝如看她面有疲色,知她这些天应该是累到了,忙道:“公主还当保重玉体才是。”

    永安长公主笑了笑道:“我今日与大姑母说话,看她神色,并无异常,有向我打探问我四姑母究竟是什么病,又问一些后事料理的琐事,看起来倒是平静,也不知是真还是早有准备——我略试了一试她,说四姑母如今名下只得一嗣子,将来香火不旺,她也只说四姑母还是身子不好没福气所以没有子嗣,脸上着实没什么可疑之处。”

    宝如想起今日的疑点,犹豫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些无稽,自己只是觉得因为重生所以觉得宋晓菡身上出变化的可能大,但是真相未明之时,若是白白冤枉了人,屈打成招,就做下孽了,她犹疑地开口道:“我看宋三夫人态度也十分自然,不像是心虚的表现。”

    永安长公主脸上有些郁郁,她这些天一直奔忙,却暂无头绪,仍是宽慰宝如道:“这案子不能明着查,单靠我们这样琢磨,其实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查出来的。”

    宝如想了一会儿道:“我与安阳大长公主不熟,不知她那些日子是否有见过外客,是否这些客人也要略微查一查有无可疑之处。”

    永安长公主道:“姑母到庄子上都是闭门谢客的,只在京里的时候见过卫三郎一面。”

    宝如道:“若是不是什么正经客人呢?譬如卖什么东西的,或是公主无聊了想听听戏什么的……”她含蓄地提醒,毕竟宋晓菡是这一世的变数,而宋晓菡提到的阮清桐,又偏偏是公主死的这几日便要放弃如火如荼的前程退隐回乡,由不得她不敏感的联想起来,虽然一个戏子是如何在戒备森严的公主府投毒杀人她想不明白,也觉得不可能,但是这是她依据前世和今世这唯一的不同来判断的了。

    永安长公主摇头笑道:“姑母是称病下去的,那庄子颇为偏僻安静,想就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挑的那里,到京里去请戏班子也好买东西也好,都不容易,更何况她腹中有孕,当时想必不会有这心思听戏的。”

    宝如想了下觉得也对,又和永安长公主说了些话,知道裴瑄这些天也一直在忙着查案,说到裴瑄时,永安长公主不自觉的眉目都带了笑容,显然情不自禁,宝如看在眼里,少不得又心中叹息一番。

    宝如回府的时候,许宁却没回来,他这些日子也有些忙,宝如习以为常,只收拾过后看顾了孩子便自己睡了,深夜许宁才回来睡下,第二天一大早许宁又已出去当差,她也只是在家里看卢娘子教两个孩子弹琴,忽见青柳跑来请她道:“公主府来了轿子立等夫人过去有事商议。”

    宝如有些讶异,让卢娘子看着孩子,连忙换了衣服上了轿子去了公主府。

    永安长公主一见她便道:“昨儿你说的那事,我回来后传了四福来细问,果然有进展!”

    宝如连忙道:“可是公主有见过什么人?是看戏么?”

    永安长公主道:“不是,据四福说,姑母因为要堕胎,心中到底觉得伤阴骘,因此去庄子前,还找了从前来往的女道长说经,那女道长道号清虚散人,据说原是华阳观的游方道姑,姑母从外头曾带回公主府过,后来偶尔会来,姑母都会留宿清谈道法整夜,经常也有入道之意,时常共食共寝,与她十分融洽相好,不过那清虚散人没去庄子上。但据四福回忆,姑母大概心中感慨犹豫,堕胎药拿回去后一直是自己收在屋内,清虚散人留宿的那几日,曾在公主寝室停留且公主不让人伺候,是有机会下药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