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2章 玉石俱焚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此案最后阮清桐一一如实供述不讳,他发现此事后,再次易妆为女冠前去公主府找安阳公主,安阳公主正收拾行李准备去别业,仍是见了他,阮清桐逼问安阳公主事实真相,安阳公主是个不好受孕的体质,好不容易有了孕,若是别的情郎的,偷偷生下也算了,偏偏这是自己名义上的外甥的骨肉,生下不祥,万万不能留下,正是心情十分低落恶劣之时。看到情郎逼问,骄纵脾气一起,不愿再和往日一样扮演那燕婉情好来,少不得露了些真面目,气头上不免又仗着身份高贵说了些轻贱的话,只说与阮清桐的相遇和爱护本就是事先打算好的,看他装得如何坚贞不屈,不也还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阮清桐大梦初醒,一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失魂落魄,安阳公主看他难过,她原是情场老手,习于挑弄男子感情,便又安慰了他几句,她却万万想不到这样一个戏子,与她其他"qing ren"不同,却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一旦抱定主意,昔日恩爱顿时翻成仇怨,他本是戏子出身,自然对市井中那等药饵熟识,假意被安阳公主安慰心回意转,自己却悄悄出去买了一味催人命的药放入了公主那堕胎药中,然后与公主依依不舍了一番,又约定等她从庄子上回来再见面,然后将自己昔日"qing ren"走上了黄泉之路。

    千古艰难惟一死,他原打算等公主死后他也自己偿命的,然而事到临头却又苟活着,直到官府找上门,他才感觉到了释然,终于得到了自己的报应,阮清桐直接被押下天牢等候定罪,想来定是性命不保的,也不知消息传出后多少人要为之叹息这一代名旦的陨落。

    他们刚刚跪送走帝辇,临走前李臻在前头交代许宁、长公主等人如何处置此事,安贵妃与宝如在后头,到底才亲眼见到一桩为情杀人的案子,众人都居于高位,不免都有些触动,安贵妃持着宝如的手十分有感慨的说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宝如看她大有自感身世之意,看官家正在前头交代并没注意她们,便宽慰安贵妃道:“娘娘身为一品内命妇,荣宠贵极,已是比许多女子幸运,实不必太过自伤,总该为了孩子,自得其乐一些。”

    安贵妃看宝如一双饱含同情的眼睛,忽然忍不住嫣然一笑,握了握她的手道:“夫人果然是古道热肠,我的处境并不是你想象的那般——有时候不争即是争,请放心便是了……”又过了一会儿忍不住看了看许宁,又看了看她叹息道:“许大人待您真正是始终如一,也难怪夫人能一直如此谦厚纯善,这世事无常,多少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唯有夫人始终保持初心,还望将来一如既往才是。”

    戏尽人散,许宁解下身上的暗蓝大氅,给宝如身上披上,宝如转头看整个戏园子冷清无限,仿佛适才来的时候热闹兴盛都是错觉一般,湮没在黑暗里的戏台子里,仿佛仍有着清响透云,曼声动魄的唱腔在隐隐传来。

    许宁带着宝如登了车,车子动起来,这一夜细究源头,仍是因为宝如而起,她心中滋味难言,一直不说话,许宁却怕她心里存了事,一心要开解她,问她道:“适才贵妃与你说什么?”

    宝如还在怔怔想着阮清桐的事,听他问道,想了想将安贵妃说的话说了,许宁道:“你别为她担心,她在后宫这几年,虽然看着凶险,如今不仍是稳稳当当的宠妃之位坐着?绝不是毫无心机束手待死之人。官家这人,若是在他面前利心过重或是机巧心过重,都会招致他厌恶,倒是她这般始终真情流露,才让官家始终看重她庇护她,你看皇后端重沉静,言行识度,诚敬晓谨,却到了火灾一案,才触动了官家,大概是终于有高人点醒了她。越是身居高位,越会猜忌身边之人的真心,也越在意和珍惜那点真心——你看那安阳得了人的真心却弃若敝履,玩弄人的情感,到底是自作自受了。”

    宝如沉默许久才发问:“官家问罪那阮清桐,会不会影响你们之前的布局谋划?今日这事,到底是谁告诉官家的呢?”

    许宁心中一软,温声道:“是谁都不重要,也许是官家的人,也许真的只是巧合,我们都不能去细究。这些东西你不必担忧,我们自会处置,今日之事,永安长公主回去自会与太后说明,这之后皇家必会申饬宁国公府和弘庆大长公主,削爵削封必是能有的……我大概年末会有个升迁,应当会入枢密省,之后官家便会有大动作了。”

    宝如从前并不喜问这些朝廷大事,如今却忍不住问道:“是要做什么?”

    许宁淡淡道:“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无论官绅士民,皆要纳粮缴税。”

    宝如吃了一惊道:“这很难吧……能做到么?”她默默将可不要和前世一般这句话咽了下去,心里却有些担忧。

    许宁淡淡道:“勋贵以宁国公府等人为首,经过此案大概会收敛羽翼,至少不敢当面反对,最大的阻碍还是在文官之中,我们已有应对之策,你不必担忧。”

    宝如迟疑了一会儿才低低道:“你说前世,安阳公主是不是也怀孕过?”

    许宁在黑暗中转头过去看她,开解道:“以安阳公主这样的个性,她和阮清桐的事情迟早会发,前世阮清桐虽然不知道她有孕的事,却会在卫三与安阳公主的□□被发现的时候,明白安阳公主待他不过是犹如一个小玩意儿,以他这种玉石俱焚激烈的个性,前世未必没有动作报复,而前世安阳公主没死,那只怕阮清桐前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宝如常常呼出了一口气,许宁问她:“你不是想回乡么?看看需要带什么东西回家。”

    宝如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终于下了点决心:“你要干大事,只怕总要内眷应酬来往,互通消息,我还是留在京城吧。”

    许宁本就舍不得她和孩子回乡,自然应了。

    许久以后她又低低说了句:“我甚么都不懂……做事也只会添乱。”

    黑暗中许宁温柔道:“这些权谋手段,你不需要懂,我会处理好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会为了我自己的道,去做,却不需要你来沾手,宝如,我只想与你一起享受那些譬如春天的花、夏夜的蝉鸣、秋日的暖阳、冬天的落雪,来看我们重来这一世间所能拥有的一些美好的东西,其他那些,对你来说,都不重要。

    宝如眼圈忽然一热,这些日子来的犹豫、纠结、紧张、顾虑都仿佛被许宁温柔的话语给抚平了。

    第二日,裴瑄过来的时候带来了消息,阮清桐衣服边上藏了毒|药,押送途中就已服毒自尽。因着安阳对外本就声称急病而死,阮清桐又未过堂,也只对外宣称他假冒女冠招摇撞骗畏罪自尽而已。宝如惆怅许久,却遍寻记忆想不到前世的痕迹,他们两夫妻都没有看戏的癖好,何曾留心过这样一个名旦最后究竟如何?因着宝如数年前在端午画舫上一个无心的义举,引起了始料未及的变化,改变了无数人的人生,若是许宁推演得不错,这一世和上一世的结局,大概只在于上一世只是阮清桐没了下梢,这一世却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安阳公主府不知情的无辜侍从及上下仆妇都被开释,而近身知道此案备细的侍女如四福等人则听说都在皇庙出了家,多少保住了一条性命。另外那两个情夫,明面上虽然开释了,却一个基本再不可能起复,一个则为了此案交了巨额的赎金,出狱后直接将京城所有产业店铺变卖远离京城。太后果然传了弘庆大长公主以及宁国公夫人进宫去狠狠申饬了一番,官家又责令宁国公上下男丁闭门反思,宋晓菡自然也不得不随夫闭门不出,实在无聊之时,也托人捎了信给她,备述家中之无聊寂寞,又狠狠为阮清桐的死掬了一把同情泪,中间还写了些琐事,道是前阵子卫云祥原本看着庶子大了,想正儿八经将庶子记入她名下,延请名师教养,她为此事与卫云祥狠狠吵了一架,决不让步,如今宫里不知为何申饬了宁国公府和公主府上下,卫云祥也被宁国公亲自持杖动了家法,卧床数日,道是再也不提庶子教养的事了,最后才说了来意想问问宝如可有生子妙方替她推荐一二。

    宝如哭笑不得,却也拿了信去和许宁感叹:“前世她那一胎,看来十之八|九是假的了。”

    许宁心里想着只怕宋晓菡嫁人数年无子,怕是被卫三那一屋子的美妾算计了也未可知,但宝如太过憨直没想到这一层,自己也万万不能点醒,只让她认为宋晓菡前世与他确无瓜葛是最好不过的,当然也就笑着点头,将此事含糊揭过不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