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1章 回乡度夏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裴瑄果然如他自己所言,没几日便又精神抖擞起来,虽然仍然面容有些清瘦憔悴,没有从前那神完气足的英姿挺拔,但他这人性子开朗不羁,言必带笑,眉目开朗,叫人只是忘了他刚刚大病一场。

    宝如看他如此,也宽了心,每日两个孩子也正是活泼好动爱说话的时候,日日缠着宝如,日子吵吵闹闹,转眼天气渐渐暖起来了。

    这日许宁却对宝如道:“去年你说是想回家看看的,如今我看天气暖和,正好上路,不如你带两个孩子回去看看好了。”

    宝如一怔,她这些日子又要照应裴瑄,又带着两个孩子,早就忘了回家这事,被他一说,有些意外:“可是裴瑄还没全好呢,你朝政那样忙,我看你日日都那么忙的,男人心不细,不如我还是多留些日子吧。”

    许宁笑道:“你放心吧,裴瑄身子硬朗着呢,都已好了许多了,你不早点上路,下去天气就热得厉害了,两个孩子路上万一不舒服,我又没陪着,岂不担心,再说荪哥儿再过了今岁,就该正经念书了,我打算让他去跟着柳大先生,你不早些带他回去看看爹娘,以后中途回去可是要打断功课的,你爹娘虽然能来京城,可是如今他们年纪也大了,来回奔波,又住不惯京城,何苦劳烦他们?我想他们如今定是想荪哥儿和淼淼的。”

    宝如被他说得也十分思想起爹娘来,便道:“那我好好收拾下行李,总要采办些礼品才是,你爹娘那边也不好落下了……”

    许宁道:“不必麻烦,我已让纫秋和冬都打点好了,车子和船都已定下了,你只管将你和孩子们的衣物和用品收拾收拾便好。”

    宝如有些感动他的用心,笑道:“怎的这般积极了,去年说到我要回去,你那一副不情不愿舍不得的样子,如今倒又大方起来了?”

    许宁抿嘴含笑:“夫人高兴,我就高兴。”一边低了头去轻轻抱了抱宝如,用脸侧微微摩挲,宝如感觉到他的呼吸与自己的交错,无端生出一种缱绻之感,也抿了嘴笑起来,许宁伸手去抱她,含糊不清道:“这些日子太忙了,冷落了夫人……”一边手轻轻抚摸宝如的肩膀,仿佛十分珍视,一寸寸的抚摩,一双深邃的眼睛凝视着宝如,深情暗蕴,又饱含了热情。

    这些日子许宁一直忙着那收税的事情,要建章立制,确实忙,宝如已许久没有得到许宁这般抚慰,眯了眼微微抬起头让他亲自己的下巴,感觉许宁的手掌在她身上点火,配合地让他宽衣解带。

    缱绻一夜,第二日收拾了一些行李,许宁又亲自替她检查打点了一番,连荪哥儿最喜欢的木头牛车都给带上了说是怕荪哥儿到时候找,宝如笑他着实比她这个做母亲还要细心,许宁笑而不语,过了许久才悄悄和她道:“其实你也和孩子差不多心性。”

    宝如脸上飞红,两世为人,早就自觉一颗老心满身沧桑了,如今还被许宁这般说,忽然觉得十分羞耻,扭头去叮嘱孩子去了,没再理他。

    隔日风和日丽,宝如便带了两个孩子上了船沿着水路回乡,许宁亲自到渡口相送,临走之时,两个孩子吊在他手臂上非要他抱一抱,他一一都抱起来亲热了一番,宝如看他眼睫毛微微湿了些,心里不由暗笑果然还是舍不得吧,就看许宁抬头看到她抿着嘴笑,便又过去轻轻抱了她一下,虽然一抱即放,两个孩子都欢呼大笑起来,宝如脸上飞红,看许宁虽然也笑着,眼角却有些红了。

    轻舟一路很快便日行数百里,连行了数日,岸边风景都差不多,好在孩子们乘船不多,觉得新鲜,宝如又一路上与他们、丫鬟打马吊斗牌,过得也并不贫乏。

    一日到了个渡口,方才入了夜,暮色四合,船却忽然停了。用过晚饭后,和冬、纫秋来禀明道船有些问题,且先上车走一段儿,宝如虽然有些纳闷,却也知道和冬和纫秋一贯是许宁外头得用的大管家,这一次把他们两人派出来一路护送她和孩子,已是非常重视,便也依言下了船改登车,车子倒是已准备好了,十分宽大,她和两个孩子坐在上头十分舒适,大概因为船的问题已误了行程,车子一直在行驶,不过走的是官道,所以孩子们看了一会儿车外的风景就都蜷在被窝里睡着了,宝如搂着他们也睡了一觉,天亮的时候,宝如掀开车帘看了看,看到行在野外,微微奇怪了下,觉得怎么这么久都还没到驿站,从前她去蜀地的时候,一路有镖局的人护送,住的也都是官驿,安全,但是一般大概半天左右就能到一处驿站,如今都走了一夜居然没找到驿站。

    不过她也只是心头略略奇怪了下,孩子们醒来了又开始闹腾,她便转头去安抚他们不提。

    到天黑的时候,他们一行马车行进了一座山下,一路随着山路进了山门,进了一幢别业内,沿路都是一树一树的橘子,深绿纷披的枝叶里头夹杂着一簇簇雪白的橘子花,清香扑鼻。

    宝如带了孩子下了车,淼淼也觉得有些奇怪了,问道:“外祖父外祖母住在这里么?”

    宝如看向了前头引着的纫秋,纫秋只是恭敬道:“老太公老安人已在里头候着夫人了,这别业是大人置下来给夫人和小姐公子惊喜的,后山有一片橘林,如今满山都盛开着橘子花,正是好玩的时候,再过几个月便结了果子,十分好玩,景色也好,又有瀑布可以玩水,正好和老人消夏。”

    荪哥儿听到可以玩水,早就大喊一声欢呼起来,拉着淼淼便要往前走,宝如一双妙目却扫向纫秋,纫秋低了头,宝如没说什么,看着前头果然自己爹娘迎了出来,看到两个孩子早笑得满眼满脸的喜欢道:“来了?来了就好!”

    宝如上去让孩子们和唐谦、刘氏见礼,刘氏连忙掏了两个荷包出来笑着递给他们道:“都是小玩意儿,拿着玩,拿着玩。”一边又对宝如道:“女婿前些日子遣了人来说你有些苦夏,说置了个别业让我们一家子住着好好避暑歇息,把我们一家子都接了来了,昭如也在里头,因不知道你们是今天来,所以让下人们带他去瀑布后头玩儿去了,一会儿让他出来认认亲。”

    唐谦看到外孙子和外孙女都来了,喜气洋洋,亲自下厨做饭,一家人用过饭后,宝如带着孩子回房打发他们洗澡,好在劳累了一天,孩子们经不得累,很快便睡着了。她自己出来略微走了走,看到果然房舍齐备,房内一应东西也十分精美,又找了这庄头来问了问情况,知道这别业已造了许多年,山以及山下的田地都一块买下了,又一直赁给附近的农户租种,宝如问了下经营的情况,发现这里水源也近,土地也肥沃,各色农作物都种有,几乎都可自给自足,问起所在方位,却已接近闽越一带了。

    看起来那庄头也并不知道这别业主家身份,只知道是唐姓的,口口声声只是叫唐夫人,宝如也不说什么,只是心下暗自盘算着,打发了那庄头走,叫了纫秋来,问道:“许宁是怎么交代你的?”一边又正颜厉色道:“不要拿别的话敷衍我,我说的真正交代的话!”

    纫秋这些年第一次见到主母厉色,不由有些忐忑道:“大人只是让我与和冬护送您和少爷小姐过来,与老太公老安人一同会和,便在此等京里的消息。”他这话倒是对的,只是含含糊糊,并不说等京里的什么消息。

    宝如却没有追问,沉思了一会儿,直截了当问:“若是京里消息不好,你们下一步是做什么?”

    纫秋脸上微微变白,没有说话,宝如道:“他呼喇喇这般忽然把我和孩子还有我爹娘都打发过来,只怕是早就计划好的后手……京里是不是有变,他没有把握?”

    纫秋根本不敢看宝如,额上出了一层密汗,宝如又问道:“是不是若是京里消息不好,他便让我们在此隐姓埋名在此隐居?”又想了一会儿道:“这里离福州已是不远了,若是事情不妙,罪及亲属,还可以出海而去,是也不是?想必许家一家人,许宁也已有妥当安排了吧?”

    纫秋闭了闭眼睛,仿佛理清了一下思路道:“夫人过虑了,京中一切安好,大人运筹帷幄,绝不会有什么不妥的,还请夫人安心休养。这里经营已经数年,□□齐备,十分安全,夫人只管放心在这里与两老、公子小姐度夏便好了,我与和冬都在这里伺候着夫人。”

    宝如看纫秋脸色,却也猜到了七八分,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摇了摇手,将纫秋挥退下去,自己一个人静静坐了一会儿,一颗心飘飘悠悠仿佛落不到实处,看着孩子们睡得如此恬然,又似乎自己如今也该听着许宁的安排,留在这里,京里也未必就凶险了,一时一会儿想到永安长公主和裴瑄那些疑点,也不知到底京里是何情形,一边又想着官家与许宁都准备了这么多年,然而忽然又想起那会模仿笔迹的柳大家,终究是个隐患,也不知许宁提防了没有,想了许久终究觉得自己能做的有限,为今之计似乎也只有孩子第一,茫茫然解了头发钗环,上床与孩子睡了。

    然而心里大概终究是有事,所以才入梦便又迷迷糊糊梦到了前世,许宁将休书递给自己,一张脸冰冷阴郁,他冷冷道:“账房那边已安排好了给你的银子和车船,你明日就可启程回武进,以后好自为之吧!”

    她却不知为何,从前明明是满心愤怒怨恨,在这一个稀里糊涂的梦里,她却没有接那休书,而是抬了眼去看许宁的眼睛,那双冷漠的眼睛里,并没有该有的快意,他狼狈地错开了眼神,大概没料到她如此平静,宝如却看出了一种穷途末路的悲哀来。

    宝如惊醒了过来,看到烛火摇摇欲坠,哀伤动荡,原来是窗子没关好,有风鼓噪着进来,吹得窗架子噗噗响,帐幔的影子摇在地上,乱成一团,无从分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