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番外之意难却(下)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直到晚上卢二郎才满身疲惫地回了家里,看到姐姐一个人一反常态坐在堂屋里对着灯发呆,这很稀罕,要知道卢娘子一贯勤快麻利,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这个点儿要么睡了,如果没睡也不会让自己手上空着,或者会做点针线,或者会看看书。

    卢二郎一愣,问卢娘子:“大姐姐,怎么了?”

    卢娘子看到他回来才仿佛惊醒了一般道:“你怎么才回来,吃过了吧?”

    卢二郎道:“陪唐远、侯公子喝了点酒,姐姐吃过了吗?怎的还不歇息?”

    卢娘子道:“你不是不爱喝酒么?平日里和他们出去都没怎么喝就回来的。”

    卢二郎有些腼腆道:“他们交友广,见识多,听听也有好处,快秋闱了,我听说他们偶尔能见到柳大先生指点,便想着和他们请教请教,下次若是有机会也能见见柳大先生就好了,得他指点一下就好了。”

    卢娘子心一动,道:“你很想听柳大先生指点?”

    卢二郎笑道:“哪有不想听的?但凡读书人,岂有不慕他之名的?只是他如今已很少公开授课了,隐居山林中,只有他的嫡传弟子才能得他教导——听说如今他待许大人家的公子青眼有加……真是羡慕,便是唐远和侯公子,也近水楼台,得过他几次指点。”

    卢娘子看着卢二郎带着羡慕的脸色,又有些动摇,面上只是笑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并不全是靠老师的,否则他教过的学生那么多,怎不见个个都有出息?”卢二郎怕姐姐难过,连忙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其实也是觉得我如今也大了,该认识多些人,总闷在屋里念书,哪里能撑起家来,不能全累着姐姐。”卢娘子听他这般说话,又是欣慰,又有些心酸,打量着他笑着问道:“二郎如今也长大了,该到说亲的年纪了。”

    卢二郎腼腆起来,甩手跑了进房内。

    卢娘子轻轻叹了口气,想起自己长姐如母,却到底只是个长姐,将来为弟弟说亲,却是个大问题,谁愿意自己嫁进来头上压着个如婆婆一样的长姐?无论从哪一方面说,的确嫁入柳家,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无论是对弟弟,还是对已过花期的自己。

    但是——就这样一辈子,为了弟弟,为了卢家,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奉献自己的自我,最理智的活下去吗?

    ==========

    宝如从涵万堂走了出来,涵万堂设在前院,是文蘅和文荪习书的地方,许宁亲自题的匾额,意为包涵万象。这些年她再也没有怀孕过,因此两夫妻心里也有了数知道他们这一世大概也就这两个孩子了,对两个孩子倾注了全副精力,文荪在大一些后,便正儿八经去了柳汝嘉门下受教,柳大先生十分爱护这位小弟子,算得上倾囊相授,这涵万堂文荪来的少了,也就大部分只是卢娘子教文蘅了。

    宝如一边默默想着卢娘子适才和自己说的话,一边深思着,冷不防却听到人细细叫了她一声:“许夫人。”

    宝如一抬眼,便看到侯行玉正在向她行礼,身穿宽袖蓝衫,足上粉底乌靴,生得唇红齿白,目秀眉清,十分端丽温雅的样子,脸上虽然仍有些稚气,身子却已俨然是青年身躯,又隐隐有了一副贵家气象,自从上次宫变后,因侯云松保驾有功,更得器重,而侯行玉作为他的养子,也开始接了些差使,举手投足开始多了些威严,渐渐和宝如前世见到的客人样子越来越像,却依然是一副温和柔软没什么主见的样子。

    这里是前院,侯行玉又是许宅常客,遇到不奇怪,但侯行玉大概渐渐也感觉到了宝如和许宁待他那种似乎周到却又有些梳理的奇怪态度,尤其是许宁大抵心中仍是有着戒意,因此侯行玉虽然心里仍是有着十分亲近之意,却到底慑于许宁那点戒备,并不太敢亲近宝如,今日看样子却是特意与宝如招呼,着实有些奇怪。

    宝如问他:“侯小公子有事?”

    侯行玉抿了抿嘴,脸上有些发红:“我也不是故意的,昨天我是想在门外等唐远他们一起进去找卢姐姐,后来听到你和卢姐姐说话……我就不好进去了……无意间听到,您,是给卢姐姐在说亲事么?”

    宝如一怔,看了侯行玉一眼,侯行玉脸上涨得通红,耳根红透,一副十分难堪窘迫的样子,却仍是强撑着仿佛鼓起所有勇气又问了句:“不知道卢姐姐那边……答应了吗?”

    宝如心中忽然一闪,十分诧异,又仿佛明了了什么东西一样,想了想试探着道:“这门亲事,你觉得不妥?”

    侯行玉慌忙摇头:“怎么会呢……柳家……那是难得的好人家,多少人都想嫁进去,而且卢姐姐又那样能干,进去持掌中馈,定是十分妥当的,想必……想必也是能顺应公婆、夫妻和美……再说这对卢二郎的前程也是大有好处,卢姐姐一贯以他为先的……”他脸上已经微微有些黯然之色,几乎要哭出来一般道:“那……那我先告辞了,打扰夫人了……”似乎勇气已用尽,侯行玉有些仓皇地转身便要走,几乎已经自说自话地认为卢娘子定是会嫁进去的。

    宝如看他仿佛立刻就垮下去的双肩和仓皇的背影,心里不知为何想起了前世那些琐碎的并不令人注意的记忆,那种欲言又止躲躲闪闪的目光,那经常光顾却又从来没和她说过话的反常……她忽然道:“你喜欢你卢姐姐?”

    侯行玉整个人都僵住了一般,并不敢走,却又不敢回头,宝如只看到他红透的耳根,过了一会他才讷讷道:“许夫人……莫要坏了卢姐姐的名节……我只是……只是仰慕她而已……”他仓皇解释,眼角却越来越红,口拙嘴笨,宝如轻轻笑了下安慰他道:“不必着急,我也就是随口一说。”

    过了一会儿她道:“你卢姐姐并没有答应,只是说想再考虑考虑。”

    侯行玉脸上先是结结实实的一喜,却又有些黯然,宝如几乎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你宦官养子出身,配不上她?又或者是年纪太小,怕她只是把你当弟弟?又或者觉得她不会喜欢你?你给不了她幸福?”

    侯行玉脸上的表情是十分难堪的,终于细如蚊讷地开了口:“许夫人,我……”

    宝如一向爽利干脆的人,有些看不上他这样的性格,但到底与他有着前世一段孽缘在,仍是耐心下来道:“你喜欢她,却不敢说,因为对自己不自信,觉得没把握给她最好的生活,最体面的日子,所以你连争取都不敢争取一下,连喜欢她都不敢承认,这样的人,的确配不上她,因着两人过日子,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坎坷需要夫妻一同去克服,你连开始都不敢,自然将来更谈不上挡在她的身前为她遮风挡雨了。”

    侯行玉被她这么一激,眼睛睁大了,终于有些按捺不住道:“我不是那样懦弱的!我……我……只是……”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理由已经都被宝如说过了,他红了脸有些难过道:“喜欢一个人,本就希望她幸福,她如果幸福的话……再说,兴许我也只不过是单相思……”

    宝如笑了下:“幸福?如果她想要的是那样的生活,嫁进一户高门,过循规蹈矩的日子,那她早就该嫁了,为何留到今日?任何一个女子,都渴望遇到一个能一心一意待她的人,只是大部分女子只能由父母挑选,盲婚哑嫁,但是卢娘子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她能够对自己的婚事全权做主,为什么她没有嫁?”

    侯行玉哑然,宝如也不再说什么,毕竟卢娘子究竟喜欢不喜欢侯行玉,她也不清楚,她仅仅只是觉得,若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却没有好好去争取一次,怎么知道没有机会呢?若是一开始就没有给过别人机会,怎么知道他们将来的日子过不好呢?不管怎么样,至少该让对方知道,有人喜欢她,也愿意给她选择另外一样生活的机会。

    宝如走远了,侯行玉一个人呆呆站在院子外头,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难堪和难过。院子内传来一阵一阵的琴声,是卢娘子在教许小姐弹琴,门口出来了个小丫鬟,好奇地看了看他问道:“侯公子有事么?”

    侯行玉摇了摇头,那小丫鬟没说什么,将院子的门关上了。

    侯行玉一个人茫茫然走了几步,站在梧桐树下,痴痴看向那门口,他喜欢卢姐姐么?因为住在许宅时间长了,和唐远他们混的熟,自然和她也熟悉了。明明是女子,却极有主意,仿佛甚么都难不倒她,琴棋诗书,生计杂务,样样皆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待弟弟又是无微不至,因为来往多了,他和唐远都得过她做的针线,或是鞋,或是香袋结子之类的东西,做得极好。他开始以为女子都是如此,像许夫人、像卢姐姐一样,待到年纪渐长起来,伯父开始想替他物色妻子,早日开枝散叶,他接触过一两个,才发现原来闺阁女子,并不都是这样的,她们娇憨甜美,柔弱温顺,但是都不是他觉得可以共度一生的女子。

    大概他这一生未能从女性长辈身上获得过什么关爱,以致于当他发现原来可以有这样的女子,即便被生活所磨折,也能坚强柔韧的爱护纳入她羽翼下的人,他在许夫人身上见过至死不渝的爱,在卢娘子身上见过无微不至的爱,他常常想着,若是卢娘子嫁为□□,是不是也会将那种关爱倾注在丈夫身上,她的丈夫,多么幸福啊。

    于是目光开始渐渐倾注在那个淡然坚强的女子身上,然后日复一日在这样的注视中,觉察到了自己的心意,完善了自己心目中想象的那个未来的妻子——就是这个样子的。

    午时到了,日上中天,梧桐树上有蝉鸣声声,而地上的树影也越来越小,巴掌大的梧桐叶绿意盎然,侯行玉看着那院子的门发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似乎是有点不甘,又好像是想要再努力一点点,木门咯吱一声响了下,几个小丫头和妈妈护送着许家大小姐出来了,看到树下有人颇为警惕,待到发现是常来的侯公子,便又不在意了,只有许文蘅远远略微蹲了蹲身行了个礼致意,她已经有了些少女娉婷袅娜的身姿,施礼起来落落大方,侯行玉连忙作揖还礼,许大小姐便在侍女们的簇拥下往内院走去了。而又过了一会儿,门口再次打开,青衣素钗的卢娘子也走了出来。

    侯行玉双脚都已站麻,却忽然冲了出来对她道:“卢姐姐!卢先生……”

    卢娘子一怔,站住了,转过脸对侯行玉颔首道:“侯公子,可是又有问题?”侯行玉时不时会拿着书来向她请教问题,十分尊重,不似别的男子,对女子有一种从心而出的轻视,她对他一向印象不错。

    侯行玉却忽然冲口而出:“不要嫁进柳家!”

    卢娘子脸上一僵,没想到这事居然让侯行玉给知道了,心中正有些窘迫,侯行玉却道:“我今年也有十八了,嫁给我,好吗?”

    卢娘子突然接到表白,十分突然,懵了一下,侯行玉却道:“我一直喜欢姐姐您,您若是嫁给我,我会待您一心一意的。”

    太阳十分明亮,金灿灿的,面前的少年长得十分俊秀,白皙的脸上却透着红霞,额上密密的都是汗,应该十分紧张,但是一双乌黑眼睛却十分热切的饱含着期冀。

    她本该拒绝的,却不知为何在这样的眼光注视下居然心怦然跳了一下,有些卡壳,过了一会儿才将之前组织好的语言慢慢说出来:“侯公子,承蒙您抬爱,我……不胜铭感,但是,您还年轻,前途远大,且不提令尊对你寄予的厚望,而我花期已过,与你岁数差得太远,等我年老色衰之时,您弃旧而怜新之时,倒要白白将今日这一番怜惜化成怨怼,今日这份情,我且记下,就当是公子一时冲动,今后万勿再提了。”

    侯行玉紧紧抿着唇道:“我知道,您不信我的诚意,我会证明给您看的。”说罢也并不停留,大步走了出去。

    卢娘子眯了眯眼睛,忽然感觉到阳光太强烈……这年青男子的热情,也犹如这盛夏的阳光一般,直接炽热得难以直视。

    半个月后,侯云松来访,许宁颇为吃惊,毕竟这些年,后党和妃党都很自重,几乎不明着结交重臣,只是稳妥而低调地抚养着自己膝下的皇子皇女们,延入书房后,侯云松才有些难堪而又带着些怒气道:“今日来,是为了我那逆子……他半月前回去后,便与我提出,要娶你们府上的女西席,我一打听,那女西席年纪大了玉儿近十岁!倒不是嫌她品行不好,能在贵府任教,那想必品貌才华都是过关的,但是想来不过是玉儿见的女子少,一时兴起,过上几年那女子年纪大了,老妻少夫,到那时候夫妻到后悔也难了!再说那女子父母皆丧,玉儿本就差在个出身上,再娶这么个没根底的,对前程有何助益?”

    过了一会儿他又叹了口气,他与许宁算得上熟识,将许宁视为知己,说话也有些不太顾忌,直截了当道:“我已给他看好一户人家,世代京里人氏的,那女子的父亲是进士出身,放过一任县令,正需要我替他活动入京来,因着玉儿性格有些软善,怕被媳妇欺负,那家子将来多有倚重我家,那媳妇必不敢在玉儿面前硬腰子,听说平日里也是个温厚和善的,唯有这般,日子才和美……结果我先是好生劝他,他从前事事听我,偏偏这件事上不肯再听我,偏要跪着求我,我生了气,倒要看他能坚持多久,没想到这孽障……竟然硬生生跪得晕过去也不肯起来!我这些年,把他当成我的亲生子一般的抚养,哪里受得了他这样子,只是他为何偏偏不能理解我这一片慈父之心……”

    许宁慢慢听了他的话,心下已有数,心里想了一会儿道:“恕我直言,侯兄所言的那门亲事,只重门第,却有些不妥之处,如今你只想着那边有求于你,因此低声下气逢迎于你,又担心令郎性格软善,因此给他娶个性情温厚的,却不想因势而来,也可以因势而去,谁又能保证一直鲜花着锦?再说娶个性格温厚的妻子,两夫妻都是面人儿的性子,总有你们长辈帮扶不到的时候,到时候一门子软和人,岂不是等人打上门?我们在朝堂的,哪一日不是如履薄冰,谁有没有两三门仇家?”

    侯云松听他说得有道理,脸色已是缓和了些,许宁又道:“再说卢娘子,品行才华我就不说了,只说她一个人抚养幼弟长大成才,又能自食其力做西席,正是个顶门立户十分有志气的贤内助,可放心将子孙后代交予她照顾的妥当人,你道她父母双亡,根底浅,却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看重她这一点,正因为娘家单薄,所以更会用心帮扶夫家,不说别的,柳家你知道吧?”

    侯云松一怔:“哪个柳家?”

    许宁低声道:“说与你你莫要说出去,这也是你那儿子的眼光好,居然看中了柳大先生看中的好媳妇,现正托了人来让内子探口风呢。”

    侯云松脸上十分激动起来:“是隐鹤先生?”一时又十分诧异道:“这般人家,她自然会应了吧?那也没我们玉儿什么事了。”说到这里,居然有些隐隐失落起来。

    许宁道:“正是,那卢娘子如今尚未松口,想是担心齐大非偶或是有些别的什么顾虑……再一个,那柳大公子,也近五十了,膝下又有两女……”

    侯云松搓着手道:“那倒是,后母难为,何况是这等门第,做错一点要被多少人嚼口舌哩,再说我们玉儿年轻俊朗,哪有女子不喜欢的……”一时居然又有些庆幸自己儿子有着这样大的优势来,不由又向许宁称谢道:“倒是一言惊醒梦中人了,如此也算得上贤妇……我回去再考虑考虑,择日遣媒人来,倒也是希望贤夫妇从中玉成说和才好了……”

    许宁道:“这却要看令郎的造化了,那女先生也只是我家西席,这婚姻大事,我们却不好乱说的,再则柳先生那事,还请您不要宣扬了。”

    侯云松道:“自然是自然是,那柳大先生若是提亲不成,面上自然无光,到时候反而做下仇人来,我们小门小户倒是不怕拒婚,我且正儿八经派个媒人登门说媒,也好让她知晓我们家的诚意来,事不宜迟,我先告辞了,改日若是事成,必要登门道谢。”说罢果然真的告辞一阵分也似的回去了。

    过了几日,卢娘子家里果然接了官媒,听到是侯家遣了媒人来,她十分吃惊,那日只以为侯小公子说说而已,家里是必不可能同意的,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动其养父遣媒,心下微微也有些感动,但也并没有应下来,只是婉转说了些年龄太大之类的话。

    侯家也并不轻易放弃,请了个巧言的媒人来说和,侯行玉更是亲自登门几次找了卢二郎,送了不少实用却并不贵重的礼物,再三表诚意,更是一日一封书信,让卢二郎送给卢娘子。

    如是几次,卢娘子居然应了。

    唐宝如万万料不到侯行玉居然真的做成这一桩事,十分讶异,她先前劝侯行玉,也只是看不过他这畏缩样子,却也并不认为卢娘子会答应,不由又有些疑心到前世的事来,暗自后悔,遣人请了卢娘子来,婉转道若是被人胁迫,或是被人威胁,许宁必会出面替她做主,请她千万不必草率决定终身大事。

    卢娘子听她说这些话,笑道:“那侯小公子一副腼腆温良的样子,哪里会做出什么逼娶的事情?许夫人真真儿是费心了,确然是我自愿。”

    唐宝如有些讶异,卢娘子看她神色惊奇,笑道:“你是觉得我居然会答应,很奇怪是吗?论理我也不该对这么小和我弟弟一样的小公子有什么男女之情。”

    唐宝如点头道:“看你们之前来往,算得上坦荡清白。”

    卢娘子沉默了一会儿道:“他只是让我想起了那一年上元夜的自己,曾经也有着一颗热忱的心,一往无前的勇气,去向一个人表白自己的倾慕之情。”

    唐宝如忽然也沉默了下来,卢娘子眼圈微微发红:“那时候我渴望能放下一切,和那个人走向天涯海角,但是最后我选择了留下来承担我自己的责任。”

    “然而现在,我肩上的担子已将能放下,本可以循规蹈矩走一份稳妥的人生,却有一个人,将他年轻热情的心捧在手里,向我奉献,许我一个一生一世的白头之约——我怎么舍得糟践这一刻的真心?”

    “所以答应他,就好像保有和珍藏了那一份年轻的时候的真情,至少这一刻这一时,他待我是真心的,至于将来什么样子,我已经不在乎,纵被无情弃,我也绝不会为这一刻而后悔和羞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