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3章 番外之意难终

陈灯Ctrl+D 收藏本站

    裴瑄是游侠儿,喝最烈的酒,吃最香的肉,仗剑江湖,闯荡天涯,恣意人生,无牵无挂,也不是没有去过花街柳巷,沾沾女人,却也都是露水姻缘,从不牵连,未有过刻骨铭心之人,清风明月,名花美酒,觉得便可如此逍遥一世。

    然而那一年他去了京城,仗义收留了一对兄弟后,便不小心踏入了名利场中。

    然而这都没甚么,人生因这些经历更为完满,他跟着许宁放过外放,领过暗卫,为民做过主,为国锄过奸,恣意潇洒,威风凛凛,做过许多身在江湖之时做不到的事——也见过许多草莽时见不到的人。

    譬如长公主。

    第一次见她,素裘青衣,惊马蹄下勇救稚子,那一天正是上元夜,处处张灯结彩,天上落着雪,她的眉目清华,立在街道上,萧萧肃肃,风寂马寒,看向他时,目光清澈。他在江湖中,不是没见过自称侠女扶危济困的不羁女子,也曾见过英气勃勃舞刀弄剑的女子,然而那一刻,他却油然觉得,那个女子即便不会武,却也当得起一个“英”和一个“侠”字。

    很快便又再见她,却已是金枝玉叶,天潢贵胄的尊贵身份,他有些讶异,然而对方以汗血马驹相赠,却实实在在送到了他的心中。

    千里马从来都是四海为家之人最喜爱的东西,然而好马可遇不可求,更何况要养一匹好马,也需要灌注十分精力。

    他当真用心养起那匹马驹来,天寒的时候,甚至宁愿到马厩去和那马驹一起睡,俸禄一发,便先拿来买马料,马料比他自己吃的还好,要不是后来跟着许大人见识过那真正的宝藏,他还真有些养不起那马儿。

    用心养的马儿当然好,悉心养成后,那烈马,谁都降服不了,只认自己,日行千里,稳健轻快,正是他最好的伙伴,他恣意四海数年,从来对身外之物毫不在意,却第一次有了一样自己在意,不会随意割舍的东西。

    从蜀地回来,他便被陛下秘密召见,担任了一支暗军的统帅,一支最强的军队,号令皆由他,豪情油然而生,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男儿建功立业的喜悦。

    之后他被官家给了个秘密任务,到永安长公主身边去做护卫,明面上是查一个案子,其实主要是注意太后那边的动向。

    他去拜见永安长公主的时候,永安长公主脸上仿佛能发光一般的笑容,让他吃了一惊,从那时候起,他终于隐约感觉到,大概长公主待他,是有些不一样的。

    他其实是个十分受女子喜欢的男人,浪迹江湖间,总会有女子给他递些眼色,有句老话说得好,与妇人调笑,不问她肯不肯,只看她笑不笑。他一向总是能见到女子们的笑容的,但因着幼时的遭遇,他不愿意成婚,因此并不肯与女子有什么牵连。

    然而这是第一次,他发现被一个女子喜欢,居然也会让他自己心里生出了欢喜来。

    但是她并不热切,也并不表白,他无从拒绝,只看着那金枝玉叶的人,用尽心思地想着法子讨好他,是的,住的地方,吃的东西,喝的酒,每一个地方,他都能感觉到她的用心,犹如春风暖阳,不知不觉吹开梨花。

    他有愧疚,因为他却是要谋算她的亲生母亲,他只能表面上装作不知,一直若无其事的享受着那些用心,却不得不硬起心肠,将太后的动向一一递往宫中。

    刺杀发生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心生愧疚,他拼死保护了公主,没想到箭上有毒,他处置得很快,但依然在脱险后失去了意识。

    之后是高烧和昏迷,然而朦朦胧胧中,他都能听到女子的哭泣声,他以为她从来不会哭的。她总是那样从容不迫,即便是在感情问题上,她也是那样有条不紊,细水长流,润物无声地施展柔情手段。

    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许府,许宁显然也已发现了刺杀的不合理之处,讨论了一番又上禀了陛下,之后便是忙碌的安排,他病体渐舒,却一次也没有见到长公主来见他,甚至一言半语,只是有传言,太后在替永安长公主找驸马,都是位高权重的勋贵门庭。

    然而长公主却剪了头发,立意出家。

    这是宫闱秘闻,外人不懂,掌握着宫廷禁卫的他却知道,他隐隐有些为那个聪慧的已经猜到一切的长公主而感到了遗憾,一边是固执的生母,一边是算得上圣明的天子,她无法抉择,只能选择逃避出家,这已是她能选择的最好的路了。

    时间赐予了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的智慧,苦难磨折却又让她柔韧温和,偌大天下,这样一个女子,却无处可以庇佑,无人能够托付,没有人听过她的真心话,又或者,没有人想要听她的真心话。多么奇怪,皇帝的女儿,却无人真心爱护于她,便是自己,也只是一个居心叵测安置在她身边的棋子,却已让她眼睛发亮,大概,还曾做过一些温柔缱绻的打算。

    形势越来越紧张,许宁将妻儿都哄出了京城,他蛰伏多年,也就为了这一次的图穷匕见。

    太后最后被深禁于深宫内祈福养病,齐国公夺爵,流放,簪缨世家,轰然败落。也不知那女子,在青灯黄卷之间,是为自己的母族而痛哭,还是会为了自己的人生而感觉到哀悼?她斩断自己的尘缘,决然将自己送回许府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他不知道,他只是出去骑了整日的马。如今功成名就,比起从前,更应痛快逍遥,然而狂风闯荡胸膛,并不让他感觉到久违的豪情,夕阳西下的时候,他读书不多,却想起了一句诗,忍教长日愁生,谁见夕阳孤梦,觉来无限伤情。

    他忽然想家了,想起小时候父母尚在的那个家,阿爹时常带着他出去骑马,而阿娘虽然时常对阿爹怨怼,却待自己和弟弟十分温柔体贴。

    他……想回家看看。

    他真的向官家辞了官,回了家。他一贯任侠,官家虽然一再挽留,毕竟大事已成,却也到底还是依从了他,毕竟他也一直在明面上没有任甚么重要职务,也就放了他走。

    他回了家乡去看,那样多年他流浪许久,开始想要报仇,不肯回去看,后来报仇已无意义,仇人已老病不堪,却害怕勾起伤心事,也一直没有回家。

    未老莫还乡,还乡需断肠。

    旧府邸因为曾发生过灭门血案一直废弃着,全家的坟墓仍有故友修整祭拜,老街坊还有记得裴家的,看到他拉着手痛哭流涕,问他可成婚生子,知道他仍一个人,恨恨用拐杖敲着他:“教你爹娘在地下如何闭得上眼睛?”

    他在家乡逗留了数月,修了爹娘的坟,给家乡修桥整路建私塾,乡亲们十分感动,给他在原来裴家的旧址重新修葺过,他看着自己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爬过的桃树,一起钓过鱼的鱼塘,感觉到了自己如同一点蒲公英,飘飘忽忽许久,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而第一次有了扎下根定下来的感觉。

    乡亲们厚道,上门来说亲的络绎不绝,他走在修好的空落落的裴宅里,想着是该有个女主人来操持这里,是该有些调皮的小萝卜头,一个个嘻嘻哈哈地用笑声闹声来填满这里。

    应该是谁呢?

    生命里曾经认识过的女子一一从脑海中掠过,他却只想起了一个女子,她高贵却不傲慢,聪慧却不刻薄,喜欢一个人,却并不会为此放低姿态卑微柔弱,自己有困难,却不肯求助于人,给人带来困扰,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担。

    后院那匹佳人赠的马儿恢恢的叫着,仿佛提醒他着什么。这是她给他的一样最好的礼物,一个让他发现自己不会无牵无挂,不是孤身一人的伙伴。

    京里传来了消息,太后薨了,举国致哀三月。

    他跨上马,向京里风驰电掣而去。

    皇庙里,永安素衣银钗走出院子,缺月孤桐,老鸦呀呀的叫,扑腾飞走,她抬头去看那老鸦,却不妨看到一个英挺男子,一身墨绿立领长袍,面上含笑,凤眼明亮,他向她伸出手:“殿下,此间事已了,不知可愿到同裴某到民间四处看看?”

    ……

    永安长公主也薨了的消息传开来的时候,遥远的裴瑄的家乡修好的新宅子里,多了一位美貌的主母。

    而许久以后,也同样急流勇退的许相爷携妻子儿女回乡,也曾特特绕道去探了探这位从前的老友,裴瑄大喜,与许相爷饮酒吃饭,谈孩子教养,与世间那等凡尘俗世的男子,并无异样。

    公主与唐宝如说起前尘种种,不免自嘲道:“做大侠其实就是怕麻烦,当时我那身份,他自然绝不会考虑我,最后峰回路转,其实也无非是我对他已不再是麻烦罢了。”

    宝如摇头叹气:“公主未免自谦了,能让浪子回头的女人,从来都不是容易做的。”

    公主凝神了一会儿笑道:“不必再用旧时称呼……当时已觉得自己是一缕幽魂,是行尸走肉罢了,他却忽然出现对我伸出援手,让我发现原来我也可在阳光下行走,嬉笑,成为一个普通的母亲和妻子,我曾给予他的,不过是一些矜持的喜爱和暗示,他还给我的,却是真实鲜活的下半生。”
  • 背景:                 
  • 字号:   默认